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连山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通碑神拳

连山志 半块烤红薯 6326 2020.10.02 08:26

  不知过了多久,连山终于醒了过来,他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块平整的石板上面,身处一个昏暗的洞穴里。他感觉身体异常沉重难受,全身骨头都似是散架了般酸软无力。

  隐隐约约能看到旁边坐着一个人,背对着自己,在那人面前生着一堆火,火光跳动忽明忽暗。

  “咳……咳……”连山想试着翻身爬了起来,结果牵扯到了肺腑,痛的他忍不住咳出了声,之前与那魁梧男子的战斗伤的不轻。

  “你终于醒了!”背对自己坐着的文真,听到动静,连忙起身过来将连山扶正。

  “我们这是在哪儿?”连山在文真的搀扶下坐了起来后疑惑地问道。

  文真舒了口气,道:“醒了就好,我熬了一碗药汤,你先喝了它我再慢慢跟你讲!”说完,文真撒开手转身走到了火堆旁边,稳稳当当地端起了一个石碗,(切确地说,是一块石头中间有个凹槽,形似石碗),他小心翼翼地将石碗送至连山面前。

  连山双手接过,能感觉到石碗传来的热量,并不是很烫,像是温了很长时间了,顿时心中一暖,没想到文真这么细心。一口气喝下了整碗药汤,再长长舒了几口气后连山才觉得浑身舒服了许多,只是胸口的疼痛感仍然不减。

  文真看着连山喝完药汤后,从其手中接过石碗便回到了火堆旁,他将石碗置于一块平整的石头上面,面朝连山坐在了另一石墩之上,坐定之后他才开始细致地说道:“当你在和那个魁梧男子搏斗的时候,白兕兽发现了一处攻势薄弱的地方便蓄力待发。就在我们双双被击倒,所有人都把注意力放在我们身上的时候,白兕兽就一鼓作气突围了出去,带着那群人在山里面兜了几个圈子,最后它甩掉了人群折回去将我们两个带到了这里。”

  “是白兕兽救了我们?”连山心中有些不可思议地问道。

  “是的!”文真很平静的回道。

  “我昏睡了多久?”连山继续问道。

  文真向火堆里丢入了几根干柴,道:“两天!”

  “那我们现在在什么地方?”连山追问道。

  文真右手持着一根木棍,在火堆里捣弄了几下,使火焰一下子冒了起来,随后说道:“在你昏睡的这段时间,我四处观察了下,这里很有可能就是那个天坑的底部!”

  “这……太不可思议了!”连山低语,心中难以平静。

  文真说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我第一眼看见这头兕兽,便觉得它不太一般。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头兕兽生出了灵性,假以时日,有成为妖王的潜力”

  “妖王……”连山不可置信地念叨了一遍。随后蜻蜓点水般看了一眼文真就又收回了目光。在火光的映照下,文真的脸上如同泛着红光,让连山不由得认为,文真就像是一位智者懂的东西真多。不像他,对这个世界完全处于懵懂无知的样子,心中不禁对文真也有了些许钦佩感。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事情?”连山小声问道。

  文真笑了笑说道:“去过的地方多了见过的事情多了自然也就知道的多了!”

  连山接着问道:“我被那个魁梧男子打倒后见你施法想要救我,徒手放出了一团白色雾气,那是什么?”

  文真挠了挠头尴尬地说道:“我有幸摸索到了气海,有召唤云雾的能力,那团白色气体,是我召来的白色云雾,本来想趁着迷惑他们的时候乘机逃走,没想到给那个魁梧的男子识破了!”

  连山没想到,眼前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人,竟然也摸索到了气海领悟到了脱俗的法门,不由得另眼相看。

  “说起来,是我连累了你,要不是我一时冲动暴露了自己被他们擒住,你也不会因为救我而落到如此地步!”文真颇为愧疚地说道。

  连山苦笑着摆了摆手道:“你不是也没有丢下我独自离去嘛!”

  两人默契的相视一笑。

  随后文真郑重其事地问道:“我看你双手凝集的能量不太一般,能告诉我你掌握的是自然界中的哪种能量吗?”

  连山看了看双手,真切地说道:“雷和电”

  “什么……”文真吃惊地看着连山,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有什么问题吗?”连山问道。

  文真努力使自己平静下去后,长吁了口气,道:“人世间所有的法,莫过于地上法和天上法两种,没想到你掌握的竟然是天上法!”

  听着文真的话,连山心中很是不解,便问道:“什么是地上法什么又是天上法?”

  文真细致地说道:“地上法,就是在地面上显现的,比如金、木、水、火、土、泽……而天上法极为罕见也不宜掌握,它属于苍穹之上,甚至宇宙之外,比如风、气、光、暗当然还有你掌握的雷电,据传言天上法或有可能是某种规则。”

  连山若有所思,不过他想到了文真是有召唤云雾的能力,便问道:“云雾,也属天上法的一种吧?”。

  文真稍稍点头,道:“勉强能算得上!”

  连山又问道:“天上法和地上法,除了罕见和不易掌握之外,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同之处呢?”

  文真言道:“地上法相互克制,无论怎么修炼终究是离不开这片天地的,而天上法克地上万法,修炼到最后能超脱于世间。”

  “超脱于世间……”连山不太明白文真说的超脱于世间是什么意思!

  文真见此,便说道:“关于超脱于世间,我现在也不能完全的理解,毕竟我们所处的是一个资源匮乏的时代,能够打通气海就已经很不错了,其中只有极少部分人能够掌握能量,若是能获得控制这股能量的法则那便是非常的不可思议了,只是这个概率太小了。”

  “原来如此!”连山不禁有些感慨,自己不仅打通了气海还掌握了能够控制雷电能量的法则,但是想到巫族族长说过的话语后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身怀一物,会给自己带来莫大好处的同时也会伴随诸多的祸患,说的正是白玉龟壳其上的雷电神术吧。

  文真继续说道:“若你掌握的是地上法在之前的魁梧男子战斗中只怕会被瞬间秒杀!

  “瞬间秒杀!”连山一阵心悸,一想到和魁梧男子打斗的场景,他的心中便会不由自主地腾升起一股莫名的无力感。就像是自己如同蜉蝣,对手如同大树,尽管魁梧男子双臂也被自己的雷电所伤,连山认为那不过是对方的大意,是自己的侥幸。

  见连山神情有些呆滞,文真郑重地说道:“你大可不必往心里去,你应该感到自豪才对,因为你才修到气海境第一层,而被你伤到的那个魁梧男子已经是气海境第四层的人了,跨越数个级别还能伤人,这件事儿要是传出去,会惊呆脱俗者(修者的一种称呼)的。”

  听到文真这般说道,连山的心中才稍微平衡了些,不过当他听文真说到气海一层和气海四层的时候,他有些不太能理解,便问道:“什么是气海第一层,什么又是第四层呢?”

  文真将手里的棍子也扔进了火堆,随之说道:“我听族中老人说过气海境大致能用九个标准来衡量高低,是根据凝聚能量显现于体表的范围来决定的!”

  “具体是怎么划分的呢?”连山追问道。

  文真言道:“能量凝聚于手掌为第一层次,能量凝聚到肘为第二层,能量凝聚至肩膀为第三层,能量凝聚到胸为第四层,能量凝聚到腹为第五层,能量凝聚到大腿为第六层,能量凝聚到小腿为第七层,能量凝聚到双足为第八层最后是头部为第九层,直至充盈全身气海圆满。”

  连山若有所思。

  自己能凝聚雷电于双掌中,由此能划分在第一层。

  而之前那个魁梧的男子,已经能凝聚能量于双臂一直到胸口,这是到了第四层。

  像牦和牤,能凝聚能量于双肩,那是第三层。

  如此一来连山心中明朗了许多。

  “那他们之间有什么区别呢?”连山又问道。

  “每上升一层所需要凝集的能量几乎会是前面的一倍之多,也就是说凡达到气海境第二层的人要远远强于能量凝聚于手掌的气海境第一层的人,他们之间可以说是倍数之间的差距。”文真说道。

  “原来如此,我和那魁梧男子竟差了好几倍啊!”连山低语道。

  文真怪异地看着连山,说道:“是的,但你却伤了他,这是多么惊人的一件实事!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我也不会相信的,我坚信等你修炼到了气海境第四层,你能轻松压制他。”

  听完文真的话,连山才完全释怀那种畏惧,重拾起信心。

  过了会儿,连山问道:“你知道怎么做,气海才会圆满吗?”

  文真想了想道道:“成为修者,第一步便是要打通气海也就是檀中穴,打通气海之后只需勤加练习气海境终会圆满,若是能获得适合自身的法则,修炼起来有法可依,速度便会快上许多”

  “按你这么说,达成气海圆满似乎不难啊!”连山自语道。

  文真摇了摇头,笑着道:“你想的太简单了,假如气海第一层一个月达成,第二层需要凝聚的能量翻倍,如果每日修炼的时长是一样的,第二层则要两个月达成,第三层则需要四个月达成,第四层需要八个月达成,第五层需要十六个月达成,第六层需要三十二个月达成,第七层需要六十四个月达成,第八层需要一百二十八个月达成,第九层则需要两百五十六个月才能达成。”

  连山惊叹道:“天呐……那岂不是要花几十年的时间!”

  文真笑了笑,道:“倒也不必这么悲观有的人天赋异禀又以法则打通气海,只需几天即可达成气海境第一层,勤加练习后气海境界圆满也就几年的工夫,正所谓天道酬勤,努力的人自然会比懒惰的人要更快达成的。”

  听到“天赋异禀”时,连山狐疑地看了文真一眼,这不是摆明了夸自己嘛,自己便是以雷电神术打通了气海,而且只用了几天就达到了气海境第一层,还是在断断续续的修行中做到的,要是勤加练习,他相信自己还能更快成长。

  想到此处,他嘿嘿一笑,又引发身体五脏六腑传来疼痛,还想继续追问些事儿却被文真出言止住了。

  “你的身体还很虚弱,不妨试着一边修炼一边疗伤吧!我再去附近转转,顺便找些能吃的东西,等你身体好了,我们再想办法一起离开这里。”文真关切地说道。

  连山也只好作罢,见文真离去后,他便开始运转了震字雷电神术。

  他发现雷电的力量在外能产生强大的破坏力,现在身体受伤了,在内它又能快速修复身体。

  脱俗的法门果然是神奇。

  一夜的时间他都在不断地运转着震字雷电神术的六十四个动作,同时雷电的力量也在修复着他脏腑的创伤。

  一直持续到第二天一大早,连山感觉身体好了很多,已经可以自行活动了。

  神奇的一幕出现了,雷电之力已经从连山的双掌蔓延到了肘部。

  “气海境第二层?”连山很是吃惊。在几次测试后,连山确定了,自己的确是达到气海境第二层了。

  他感觉到身体格外的强壮有力,每次凝集能量时都能听到雷电摩擦发出滋滋的声音,只不过很细微。

  跳下石板,他打算出去转转,活动下筋骨。

  文真这时候也正从洞外进来了,见连山已经能够自己行动了很是欣慰,他将采来的果子递给连山充饥,两人便围着火堆闲聊了一番。

  聊到关于这个天坑的时候,文真神色凝重地说道:“在你疗伤的时候我在这个天坑里面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怎么个奇怪法?”连山一口吃完最后一个果子,伸了个懒腰后问道。

  文真神情紧张地说道:“这个天坑中有三个相连的洞穴,我们两人住着一个,白兕灵兽住着一个,这两个洞穴并没什么奇特之处,但是最边上那个洞很怪异,入口处被一块巨大的石碑挡住了,只有不到拳头大小的缝隙,在石碑后面时常有诡异之声音传出,使人不敢接近”

  “走,去瞧瞧看!”连山有些好奇,究竟是怎样的地方,连文真都这么紧张。

  文真点头,随后起身走在前面带路,连山紧跟其后,两人径直走到了一块巨大的石碑前。

  这块石碑给人一股强烈的压迫感,越是靠近越令人心悸,另连山不由得想起了巫族埋葬先贤之地的那块石碑,这两块竟有些相似之处,不同的是,这块石碑上面刻的多是人形图案,文字并不是很多。

  在靠近石碑之后,能听到有诡异的声音从石碑后方传出来,似野兽吼叫又像是人类在嘶喊,细听之下甚为恐怖。

  连山忙收回思绪,将目光落在了石碑上面。

  石碑上面有刻有远古的文字和人形态的图案,连山和文真相视一眼,都对那些文字十分陌生,不过看到人形刻图时,连山却是很入迷。

  他发现这些人形刻图似乎是在做着某种动作,因为刻图中的人形有的双臂环抱于胸前,有的双臂伸展开向前,有的双臂举过头顶,还有的双臂展开成一个大字……

  细数之下,人形态的刻图一共有八排,每一排有九副,共有七十二副刻图,排列的十分整齐。

  突然,连山灵光一现,他想到了白玉龟壳上面的六十四个动作和这块石碑上面的有几分相似之处,不同的是白玉龟壳上的动作大多是盘坐着双手挽结手印而石碑上的图案更像是一个人在耍着一套拳法。

  文真指着其中一副刻图若有所思地说道:“这副刻图好似一个人在打拳。”

  连山也有同感,他照着第一排的第一副刻图,摆出了一个双手握拳,双臂交叉抱于胸前的姿势;

  随后又按照第二副刻图,双臂展开向前;

  紧接着第三幅刻图,双臂举过头顶;

  接着是第四副图,双臂展开形成一个大字;

  第五幅刻图……

  第六幅刻图……

  ……

  越往后,连山越发觉得身体轻盈,有一种说不出的畅快感。

  等到连山按照石碑上七十二副刻图的动作完整地做完一遍后。

  一种从未有过的神清气爽感,自下而上充盈全身。

  举手投足间都充满了力量,身上也不再觉得疼痛,之前受的伤也有明显的好转。

  连山感到非常神奇,将自己的感受分享给了文真,让文真也尝试一遍。

  文真尝试做了两组动作后,一头倒在地上,面露痛苦之色,看上去十分难受的样子。

  连山连弯腰忙扶起文真问道:“你怎么样了?”

  文真面色凝重,颇为难受地说道:“这组刻图有问题,我越往后做,越发觉得五脏六腑剧烈翻腾,像是有一股强大的力量要将我的五脏六腑撕碎!”

  “怎么会这样!”连山心中很是疑惑。自己完整地做了一遍后身体越发强壮,并且全身充满力量就连之前所受的内伤也有明显好转的现象。而文真才照着做了两组刻图,五脏六腑就剧烈翻腾,甚至有些站立不稳。

  突发此状,令连山一时间想不明白其中缘由。

  而文真的脸色苍白,一副摇摇欲倒的样子,如果没有连山扶着,只怕马上就会栽倒下去。

  “我需要调息一下!”文真说完便就地打坐,调整着自己的身体状况。

  连山见文真已然入定便不敢有所惊扰,转而将目光再次投向了石碑之上。随后闲来无事又照着石碑上面的刻图,按照顺序再次连贯的做了几遍。

  一种从未有过且不可言语的舒畅感传遍连山的全身。

  石碑上的刻图很不简单,这是连山最直观的感受。

  最后他索性将石碑上的七十二副刻图完整地记在了脑海中。

  想要刻意去记住这七十二幅刻图是很难的,但连山此前用心按照顺序完整地做过几遍,深知这九组刻图是连贯想通的,只要记住一个动作就能很容易的联想到下一个动作,故而将这七十二幅刻图熟记下来并没有花费连山多少时间。

  甚至等到连山完全将刻图熟记于心后,文真仍处于调息之中。

  闲来无事,连山仔细地观摩着石碑上面的那些远古文字,只是越看越令他生出一种熟悉的感觉,他想到了在巫族圣地中那块石碑前端的文字,便从怀中取出了那块之前在巫族记录了天碑内容的羊皮卷。

  对比之下,连山发现了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这两种文字似乎是出现于同一个年代,连山不假思索地将此地石碑上的文字也记录在了羊皮卷上。

  这一凑起来,足有一百零八字符,虽然不知道这些文字所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但每次观看时总能使人陷入深思遐想之中。

  在记录好文字后,他将羊皮卷贴身放好,坐在了靠近石碑一旁的一块石墩之上,等着文真醒来的同时也不由自主地陷入深思中,具体在想些什么却很是模糊。

  一段时间后文真慢慢睁开了双眼,他深深吸了一口气之随后又缓缓地吐了出来,面色也逐步恢复了正常,想来是没有什么大问题了。

  “好险……刚刚真的是太可怕了!”文真心有余悸地说道。

  连山问道:“为什么我照着石碑上面的刻图做完一套动作后能感觉到身体有明显的好转变化,而你仅做了两组就突发此状呢?”

  文真言道:“我也说不好,其实我做完第一组动作时就已经感觉到身体出现不适了,只是强忍着想要做完第二组,没想到差点着了道。”

  连山没有怀疑文真的话,只是觉得这一切有些匪夷所思。

  文真又说道:“我方才看你在做这一套动作的时候,动作连贯,像是在耍着一套拳法。双臂大开大合间,能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很是神奇!”

  连山点了点头,低语道:“我也认为这是一种拳法,修习后对身体大有好处,只是这套拳法我能习得,你却习不得,很古怪!”

  文真随即笑着说道:“这也不难理解,世间万事有机缘有因果。属于你的机缘别人染指便成因果,这块石碑上的刻图,便是只属于你的机缘,我若是强行索取,就会染上因果。”

  经过文真这样一解释,似乎一切就说得通了。

  “这套拳法,你要牢记,往后勤加练习不要荒废了!”文真认真地告诫连山。

  连山郑重地点了点头,随后说道:“你说的在理,属于我的机缘,不能荒废,不过这套拳法还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呢!”

  文真想了想说道:“既然是从通过石碑上习得得,不如就叫通碑神拳吧!”

  “通碑神拳!好,就叫通碑神拳吧!”连山笑着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