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连山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连山志

半块烤红薯

  • 仙侠

    类型
  • 2020.09.29上架
  • 9.34

    连载(字)

37位书友共同开启《连山志》的仙侠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阿沁之死

连山志 半块烤红薯 4326 2020.09.29 13:40

  世间万事皆有因果,有轮回,有不可逆!

  连山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的妹妹将会死于一场祭祀仪式中,他的命运又会因为妹妹的死而改变。

  八千年前的浐河流域处生活着十二个氏族,十二氏族的先辈为抵御外敌和野兽的入侵,形成了一个氏族联盟。

  在这个氏族联盟中最末的一个氏族为有渔氏族。

  有渔氏族于浐水之畔筑巢而居,捕鱼为食。

  连山是这个氏族同辈中最有名望的人。

  盖因他七岁时能斗狼,十二岁时能搏虎,还有一长技便是捕鱼,十五岁时,他从浐河里捕获了一条数百斤重的鱼,打破了历代先祖的记录,故而,在浐河一代有着鱼王的称誉。

  随着年龄的增长,连山所表现出来的个人能力远超同辈中人。

  有渔氏族的族长更是钦点连山为下一任族长候选人。

  阿沁是连山的妹妹,因于浐河东岸的沁水旁出生,故而得其名。

  前不久刚行过成人礼的阿沁已出落得亭亭玉立了,即便是在氏族联盟里,也找不到能与之媲美的第二人。

  有渔氏族因为有了连山和阿沁这一对兄妹,在氏族联盟中的地位也迅速得到了攀升。

  但,好景不长。

  一个人若锋芒太露,就必会遭他人忌妒!

  连山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尤其是在被钦点为下一任有渔氏族族长之后,氏族联盟的成员们在感到欣慰的同时更多的是畏惧。

  他们担心连山的个人能力过于强大,最终会打破氏族联盟的平衡。

  于是,有人将一件陈年往事翻了出并在十二个氏族里传播开来。

  在二十年前,浐河流域发生了一场巨大规模的地震,三座相连的山脉被夷为了平地,事发三个月后,连山出生了。

  这原本是没有任何关联的事情,但是却被有心人利用了起来,非说这场灾难是连山带来的。

  随后,他们又各方取证,把近二十年来发生的风灾、水灾、雷灾……还有那些不太平的事情,都归咎于连山的头上。

  一时间,谣传四起。

  甚至,还有人说连山是妖邪和灾难的化身。

  谣言如同悲凉的秋风,吹在身上,寒凉彻骨。

  阿沁忍受不了这些人诋毁兄长连山,便想要找氏族联盟去讨个说法。

  只是,她把这件事儿想的太过于简单了。

  氏族联盟中的那些老狐狸铁了心的要挤兑连山,又怎么会因为阿沁的出现而改变主意呢!

  但是,为了能使阿沁心服口服,有人提出烧蓍(shi)草和龟甲,让鬼神来决断凶吉。

  上古之人,不问苍生问鬼神,凡是出现了意见相左、不能服众、无法决断的事情后,便是以烧蓍草和龟甲的方式来裁决。

  灵龟活百岁能通灵,蓍草千年生茎三百,因其两者长久,故能辨凶吉。

  鬼神者:一为天,天神者昊天,二为地,地祇者后土,三为幽,幽冥者土伯,载于四方、四巫、三山、五岳、四海、八荒、川、河、湖、水、风、雨、雷、电……

  问于鬼神是一件非常神圣的事情,无论结果如何,都必须遵从鬼神的旨意做事。

  阿沁自然知道问于鬼神的后果,但她十分有信心,因为兄长连山无论如何也不会是妖邪的化身。

  而且,问于鬼神是最能有效的替兄长平息那些谣传的方法。

  奇怪的是,原本准备好的蓍草竟无缘无故地断了几根。

  这是非常不好的象征。

  就好比采摘水果时,明明挑选的都是很好的果子,可回到氏族后就变成了坏果子。

  又好比,圈养的牲口无缘无故就少了几只。

  总之,蓍草无辜的断成两截,一定预示着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

  果不其然,在用蓍草烧龟甲的时候,出现了异象。

  原本龟甲只需经过火烤就会出现裂纹,然后根据裂纹的方向、大小以及裂纹的数量就可以辨别凶吉,可是这片龟甲直至烧焦了也没有出现任何兆纹。

  这就显得异常的诡异。

  因为,一万块龟甲中也难以出现一块不显现兆纹的龟甲。

  更何况这块龟甲出自于浐河中,而且是一只达到了百年寿命的灵龟,制干的时间也已超过了三年以上。

  这种灵龟的龟甲问于鬼神是非常灵验的,谁知却出了异象。

  出现了异象之后就会有两个极端的解释。

  如果在问于鬼神之前,所求之事是一件好事,那么不由分说这件事一定是极好的。反之,就将会是一件极为可怕的事情。

  但由于氏族联盟的成员所问之事为:“连山究竟是不是妖邪和灾难的化身。”

  这是一件不好的事情,故而,问于鬼神的结果就变得十分糟糕。

  有数人指着龟甲面露惊容地说道:

  “连山为妖邪和灾难的化身,已毋庸置疑了!”

  “恐怕还不是一般的妖邪,因为连鬼神都不敢作出决断来!”

  一时间,众说纷纭,皆是指向不好的一面。

  这一幕阿沁是亲眼所见不容有假,若说她此前不信氏族联盟那些牵强附会之言,自是在情理之中,可问于鬼神之后,无论结果如何,都已不可逆转。

  氏族联盟的成员迅速给连山定下了妖邪化身的罪状,欲要派出人去抓捕连山,

  阿沁急了,他知道一旦哥哥被抓结局只能是死路一条,她忙跪在氏族联盟众成员的面前恳求道:“求求你们救救我的兄长连山,是我不该问于鬼神的!”

  氏族联盟的首领摇了摇头,神态严肃地说道:“没有人可以违背鬼神的意旨,连山为妖邪已作实锤需立即制裁。”

  阿沁心急如焚,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这时,有一名老族长蹙眉道:“若你诚心想要救兄长,或许还有一种方法,恐怕也是唯一的方法了!”

  阿沁忙问道:“是怎样的方法?”

  那名老族长叹道:“献祭自身,以敬鬼神。”

  听到这八个字后,阿沁瞬间失神,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她当然知道所谓的献祭自身究竟意味着什么。

  上古时期,有活人祭祀,是为敬天(昊天),崇地(后土),尊祖(先祖、祖神、土伯),可化解一切灾难。

  阿沁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子,若当时听了兄长连山的话,不去理会那些谣传就定然不会问于鬼神,也不会有此时的生死抉择。

  想到此处,她眼角的两行泪水无声地滑落了下来。

  “哥,你宠了我十六年,而我任性了十六年,这一次就当是我最后的任性吧!”阿沁慢慢止住泪水,目光越发坚定了起来,片刻的时间,她做出了人生最艰难的抉择。

  “我愿意献祭自身,以敬鬼神,只求不要伤害我的兄长连山!”说完,她缓缓起身,向着祭祀神台走去。

  氏族联盟的成员没有想到阿沁会这样选择。

  “孩子,你这是何苦呢?妖邪的化身是连山,不是你呀!”氏族联盟的首领痛心疾首地说道。

  阿沁惨然一笑,道:“可他是我哥啊!”

  氏族联盟里的成员们各自有着小盘算。

  杀了连山,只能除去眼前一灾,若阿沁选择献祭自己,是可以除百灾的。不管短期还是长期,只看利弊的话,后者要更加符合众人心中所想。

  氏族联盟的首领真切地问道:“孩子,你还有什么话要说的吗?”

  阿沁平静地道:“我若死去,兄长必会追责于你们,彼时一定会发生巨大的冲突。”

  听至此处,众人皆心虚地点了点头。

  他们深知连山的性格,若是阿沁出了事,只怕整个氏族联盟都会被掀个底朝天。

  阿沁继续说道:“不可说成是我为了救他而献祭自己,该说成是我为了整个氏族联盟而献祭自己。”

  氏族联盟中的成员一时间只觉得对不起阿沁,其实他们最初的想法只是想要挤兑连山,根本没想到过问于鬼神后会演变成此时的局面。

  “孩子,你有什么话想要告诉兄长的?我可以代为转达!”氏族联盟的首领问道。

  阿沁仰头看了看天空,凄惨一笑,道:“天空好美,我希望我哥能替我看遍这世间的山山水水,不留遗憾!”

  “就这些了吗?”氏族联盟的首领蹙眉问道。

  “嗯,就这些了,我怕说多了自己就不想献祭了!”阿沁艰难地维持着笑容,可鼻子一酸,眼眶再也堵不住,泪水如泉眼般涌出。

  就这样,在氏族联盟里各方成员地注视下阿沁献祭了自身。

  祭祀的程序非常繁杂,需要用到各种骨器,如骨叉(头部扁宽有血槽,尾部有勾刺的动物骨头打磨成型的骨器),骨笄(两头尖尖,适合固定的骨器),骨镞(头部为菱形,骨箭的一种),最为重要的便是祭坛。

  整个祭祀的过程是由十二个氏族的风相(早起部落记载事务的职位,后来演变成大祭司)共同完成的。

  于日中开始,日入(日落)结束。

  到了黄昏时分,天空中下起了细雨。

  自浐河打鱼归来的连山一整天都没有见到妹妹阿沁,不由得担心了起来。

  他顺着浐河往氏族联盟的方向走去。

  泥泞湿滑的路面使他摔了好几次跤。

  当他一遍又一遍呼唤着阿沁的名字而得不到回应时,心中愈发紧张了起来。

  他加快了步伐,赶往了氏族联盟的地方。

  只是一切都晚了……

  祭祀仪式早已结束。

  阿沁没了……

  当连山看到阿沁尸体的那一刻,整个人瞬间爆发出了滔天的怒意,欲要问责于氏联盟的人。

  氏族联盟的人早已算准了连山会暴怒,便提前在四周埋伏了数十人,只待连山前来就立刻将其制服。

  被制服后的连山奋力地做着挣扎,可是一切都显得徒劳无功。

  “连山,我知你心中有怨,亦有恨,须知阿沁死前只希望你能好好的活下去,望你能理智一些!”氏族联盟的首领说道。

  “理智?就是你们这群理智的人,害死了阿沁!”连山吼道。

  “阿沁为了整个氏族联盟的兴亡而献祭了自身,她注定是会被刻在十二氏族的岩壁上流传万世的,你可以为了一时的气愤问责于在场的任何人,你也可以马上毁掉祭祀神台,我们绝对不做阻拦!”说完,氏族联盟的首领示意众人放开了连山。

  连山得以喘息,扒开身边的人后立即朝着阿沁的尸体奔去。

  当他伸出手准备砸烂祭祀神台的时候,高举的手突然停住了

  阿沁已经死了,这是不可逆转的事情。

  若自己坏了这祭祀神台,氏族联盟的人便不会将阿沁献祭的事情刻于岩壁上了,那么阿沁的死就毫无意义了。

  “为什么,为什么你这么傻啊!”连山跪在了阿沁的尸体前,伸出手去在阿沁冰冷的脸庞上轻抚着。

  当他眼中的泪水滑落到阿沁手上时,阿沁紧攥着的手松动了,露出一物落在了连山的面前。

  这是一块打磨光滑的鱼骨头,骨头的两面各刻着一个字。

  一面刻着:“山”字。

  一面刻着:“沁”字。

  这是阿沁在临死前唯一的精髓寄托,连山将这块鱼骨头握在手中,感受着阿沁临死时的绝望,心中之痛苦,已经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我能带阿沁走吗?”许久之后,连山向氏族联盟的人问到。

  “原本是不可以的,不过这场祭祀阿沁全程是自愿的,其灵魂归于天,血液归于地,故而不会出现结怨不散的现象,你可以带她走,但尸体需归于大地!”氏族联盟的首领这般说道。

  连山只是点了点头,随后颤颤巍巍地抱起了阿沁,行尸走肉般地朝着浐河东岸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连山的泪水没有干过,他想到了这十六年来阿沁长大的点点滴滴,此时,他多么渴望阿沁能够醒过来,能够听到他说话,能够……

  也不知走了多久,连山发现自己来到了沁水旁。

  这里是阿沁出生的地方。

  连山抱着阿沁在这里驻足了许久,直至天蒙蒙亮时才清醒了许多。

  阿沁死了,纵然是连山万般不能接受也已无法逆转了,他抹干了血泪后,亲手将阿沁埋在在了沁水旁。

  如果可以,连山多么希望躺在坟墓里的那个人是自己而不是阿沁,可这一切都已成定局。

  连山在阿沁的坟前一跪就是数日,直到第七天傍晚时分,浐河边刮起了一阵阴冷的风,这个季节本不该有风的,初时连山也没有在意,只是觉得面前的火不够旺了,便往里添了些干柴。

  没过多久,从浐河岸边的小道上沿途走来了一个人,这个人头上插着七色鸟羽,身上披着蛮兽之皮盖至膝盖,腰间捆着夔牛之尾,脚上包着蛟龙甲壳。只露出半边面容和四肢在外,整体散发着一股令人压抑的气息,显得有些异类。

  不多时这人已经走到了连山的身旁,他也不顾连山感受如何,找了一处空地,径自坐了下去。

  坐下后见连山悲伤不已便问道:“逝者为谁,何故如此悲伤?”

  连山听闻后心中更加哀伤,低不可闻地说道:“最亲的人”

  虽然连山只说了四个字,但是那人仿佛有着一双能够洞察一切的眼睛,将连山里里外外看了个透彻。

  他也不顾连山此刻的心情如何,自顾说道:“世间万物皆有生死,生而寿长者为妖魔,生而命短者为鬼神,生而不死者为神明,天帝赐凡人生于天地间,葬于天地间,亦降神明于天地之间,天帝亦爱之。”

  意思是说,世界上的万事万物,都是有生有死的,妖魔的寿命都是很长的,不敬鬼神或者被鬼神带走的人命都是很短的,有些人自出生就不会死亡的,因为他们是天帝派到世间的神明。天帝赐予凡人生命,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同时也终结在这个世界上,这一切自然是由神明受天帝之命而指引着,因为天帝爱着世间的万事万物。

  连山听完之后一时之间说不上话来,只觉得身旁的人不像是凡人但也不像是鬼神更不像妖魔,但若说他是神明可又感觉差了点什么。最后连山还是忍不住问道:“先生有大智慧,莫不是神明?”

  那人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是神明,但是我所行之事,皆为神明所指引,可以算作是神明的信使,他们都叫我巫。”

  连山很惊讶,他想起了氏族中的壁画上记载着有巢氏、燧人氏、伏羲氏和女娲氏的事迹,这些人被氏族中的老人称为祖神,也有人叫他们神明,因为他们曾经降下福泽,哺育着万民。

  “莫非这世间真的有神明?”连山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连忙说道:“都说神明有大智慧大神通,先生能否降下神通将阿沁唤醒?她不该有如此惩罚,求你施法救救阿沁,我只要她活着就好,我愿替她承受这一切!”

  连山说的十分虔诚,哪怕此刻用他的命去换阿沁的命,他也毫不犹豫。

  神明的信使巫摆了摆手道:“我虽有些神通,但却救不得,万事万物,皆有轮回有因果有不可逆,我亦帮不得。”

  见连山很失望,陷入抑郁之中。神明的信使巫继续说道“你虽为凡人,却有着大智慧,身怀大神通,只是你自己不知道而已。”

  连山看了看自己结痂的双手,苦笑着说道:“我连最亲的人都保护不了,哪里有什么大智慧,大神通!”

  巫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继续说下去,顺手拾了根木柴,丢入了火堆中,便开始讲起了自己:“我从昆仑仙山走出,一路向东而行,翻千山越万岭,走万里之遥。途中遇到妖邪、鬼魅、恶物无数。饿了食之以肉,冻了裹之以皮,困了借之以穴,走至渭河之源,然后顺着渭河走到了此处。”

  连山这才仔细地打量了一番身边之人,不看还好细看之后他是无比的震惊,虽然看不清巫的容貌,但是从巫身上裹着的凶物皮毛上能感受到阵阵摄人的气息令人生畏。被他裹着的恐怕不是普通兽类的皮毛,多半是鬼魅和妖邪的。

  一时之间,连山被身旁的人惊的愣住了半晌说不上话来,内心里不由得对神明的信使巫敬畏了几分。

  普通人若是见了巫的这身装束早已吓得不轻了。见连山虽然惊讶却并没有胆怯,神明的信使巫突然神色严肃的问道:“你敢不敢顺着我来时的这条路,向西而行登上昆仑仙山?”

  原本连山因阿沁的死沮丧到了极点,甚至有过殉死的想法,但是听闻了巫的话语之后,让他陷入深思的同时,又有了一丝说不清的希望。

  “若我登上了昆仑仙山,先生可愿降下神通救活阿沁?”连山接连数日哀伤双眼早已黯淡无光,此时才慢慢变得明亮了起来,他在等待着对方给予一个肯定的回答。

  神明的信使巫郑重地说道:“你若上得了昆仑仙山,跟随神明修得神通,将来又何止只救阿沁一人,这天下万民皆将为你所救!”

  连山听得是心惊肉跳,他可没有想过救万民这么伟大的事情,只要能救活阿沁他就心满意足了。如果登上了昆仑仙山,不求自己修得神通,只需求得神明降下神通,哪怕是用自己的命去换阿沁的命,那便也是值得的,想到此处,连续数日沉痛的心情总算是缓和了些。

  神明的信使巫见连山心有所动,便说道:“凡人想要登上昆仑仙山,堪比登天,你若真想登上昆仑山,首先得有驭百兽、驱妖邪、诛鬼魅的能力,除了精进的修为之外还需要有足够的勇气和智慧。否则单凭一腔热血是万不可能成功的。”

  连山双手攥拳,目光坚定的说道:“只要能救活阿沁,纵然是粉身碎骨,我也不会退却半步。昆仑仙山,我一定会登上去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