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连山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首阳山巅

连山志 半块烤红薯 3786 2020.10.11 09:03

  片刻后,连山不解地问道:“你与大戎氏族之间究竟有着多大的仇恨,以至于连普通的族人都不肯放过?”

  中年男子惨然一笑,道:“五年前,我游历至此时遇到了一位美丽的女子,她就像花丛中最美的蝶,夜空里最亮的星。你知道吗,当我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我就知道我的心已经属于她了,和她相处的那段日子,是我这一生最有意义的一段时光,可氏族中突发变故我不得不赶回去处理,于是和她定下了三年之约,三年之后,我来娶她,她随我走!”说到这里时,他的眼神变得极尽温柔。

  “后来呢?”连山低声问道。

  中年男子沉吟了许久,才缓缓说道:“三年后,我如期而至,再次来到这个朝思暮想的地方,我满怀希望的踏入大豲氏族,却发现整个氏族空落落的,仅剩下一些神志不清的老人留守于此,几番询问后得知,原来是大戎氏族的人不久前夜袭了此地,我心急如焚的寻遍了整个大豲氏族也没有找到我朝思暮想之人以及她的亲人,最后得知她为保贞洁已经自缢而亡了。天塌了,地陷了,我的世界从此崩溃了……”说到此处,中年男子已是泪如泉涌。

  “好可恨的大戎氏族!”连山愤愤不平地道。

  许久之后,中年男子深叹了口气,满脸悔恨地道:“从那以后,我的心中只有仇恨,我便暗自发誓,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也要让大戎氏族的人血债血偿,只是如今大仇虽报,可我的心却难以释怀,我永远的失去了她,我好后悔,当初为什么不直接带走她,而是定下三年之约啊。”

  看着满脸懊悔的中年男子,连山也时感同身受,当初若是勇敢一些,将阿沁带走,阿沁又怎么会惨死。

  想到这里,连山对眼前神情异常低落的男子说道:“你为何不去昆仑山,问于神明呢?”

  中年男子听完连山的话后,眼中重新燃起了一丝希望,口中喃喃自语道:“我在游历时,对昆仑山上居有神明一事略有耳闻,世间若真的存在神明,那我便可以将心爱之人救活了!”

  “对,去昆仑山……”他突然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似得,眼神坚定,不再那么悲观了,嘴里感激地说道:“谢谢你,小兄弟,你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你让我重新找到了一丝活下去希望!”

  “你的伤势严重,先喝下石金源液调息好身体吧!”说着,连山就伸手从怀中去取石罐,可不小心将阿芫给自己的玉石吊坠也一同带了出来。

  玉石吊坠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了中年男子的面前。

  连山刚欲弯腰拾起,却被中年男子抢先一把抓在了手中。

  他盯着玉石吊坠,神色紧张,双手颤抖,转而激动地问道:“你,怎么会有这块玉石?”

  连山见状,也不知中年男子怎么会有这么强烈的反应,便说道:“是阿芫给我的,他说这块玉石能带给我好运!”

  “阿芫……”

  “阿芫……”

  “为什么,为什么连名字都一模一样,你说的阿芫是谁,他在哪儿?”中年男子近乎疯狂地问道。

  连山回应道:“阿芫是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和她爷爷相依为命,住在一个不起眼的小院里!”

  “四五岁的小女孩,难道是……”中年男子突然悲喜交加,一时间竟忘记了自己重伤在身,猛然地站起来,身体却是一晃,一头栽倒了下去。

  连山只好将他扶起,背到了阿芫和他爷爷住的地方。

  等到中年男子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守在自己身旁的是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她红扑扑的小脸蛋甚是惹人喜爱,身体虽然有些瘦小但却很灵活,一双水灵灵的眼睛正好奇地看着自己,嘴巴一张一合想要说什么却又迟迟没有开口。

  “像……真像!”

  中年男子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想要抚摸阿芫的头,却被阿芫快速闪身躲开了,他只好收回手臂轻叹了口气。

  看着阿芫脖子上戴着玉石吊坠,在玉石上面刻着三个小人儿,顿时他明白了一切,带着笑容再次熟睡了过去。

  这或许是他近些年来,第一次能够安心的入睡。

  太阳初升,万物初始,此时的生命之气最为强盛。

  参天巨木在清风中摇摆,飞鸟嬉戏于枝头,薄雾缭绕于岩崖,花草吐露着芬芳……

  连山盘坐在首阳山顶上的一块巨石上吞吐着最纯净的空气,享受着第一缕阳光的照耀,他的全身蒙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

  他向着大豲氏族的方向看去,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美好的感觉。

  阿芫的母亲虽然死了,可她的父亲又出现了,现在两人应该相认了吧!

  有了阿芫的父亲坐镇大豲氏族,想必大戎氏族余留下来的人再也不敢侵犯了。

  现在的大豲氏族看起来很落寞,但是随着大戎氏族的土崩瓦解,那些被抓去做奴隶的大豲氏族人也都回到了自己的族群。过不了多少年,这个氏族便会再次兴起。

  在运转了几遍震字雷电神术后,连山感觉身体无比的轻松畅快。之前所受到的创伤也已无大碍,能量也尽数恢复了。

  “是时候出发了……”

  他深知自己脚下的路还远着,容不得他耽搁,简单收拾后便向着渭水之源的方向进发了。

  想要穿过渭水之源,有一个氏族是连山不愿意去的,但是这个氏族也是他绕不过去的。

  那便是大狄氏族。

  连山听阿芫的爷爷说过,渭水之源住着一个庞大的氏族,大狄氏。

  大狄氏和大戎氏在百年前同出一族,是狄戎氏族的两个分支。

  只不过分开后,他们之间的联系便少了,也不再参与氏族间的事务,但同族同源,他们还是不会忘记的。

  倒是近些年来,大狄氏族和大戎氏族走的很近。尤其是大戎氏族的戎铖与大狄氏族的狄勐二人,经常联起手来对一些弱小的氏族进行强取豪夺,用非常手段不断敛财。

  而连山与狄猛也是有着很深的渊源。

  此前连山被狄锰和戎铖联手,多次的进行了截杀,第一次在天峪幸运逃脱,第二次在帮助有邰氏族消灭山魈的时候差点就死在了狄勐的手中。

  连山是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理,能不产生碰撞最好,万一真的碰到了,那便只有战了。

  正午时分,连山来到一条山泉旁,正欲饮水解渴的他突然发现泉水呈现淡红之色,细看之下,像是血液。

  连山迅速起身,往泉水上游看去,但见一个扎着发髻,披着兽皮大衣的少年躺在泉水旁,鲜红的血液从他的身体顺着手臂流到地上,渗入到了泉水中。

  连山走进一看,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一同行过一段路程的大月氏族的牦。

  只不过牦此刻看上去像是受到了很重的伤,身体多处破开了口子,血流了一地,伤势十分严重。他的脸上被晒的脱了一层皮,嘴唇干枯,一副严重脱水的样子。

  连山轻轻触碰了下牦,发现还有气息,只不过很微弱,便将他背到了一颗巨树下面的树荫处。

  “水……”

  “水……”

  刚刚放下牦,连山便听到了他微弱的声音。

  想来他是打算喝水,只是没想到手都已经碰到泉水了,终究还是差了那么一点儿,倒在了泉水岸边。

  虽然搞不清楚他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儿,也不知道観叔、虢叔、牤还有月去了哪儿,但目前也只有等牦醒了才能从他口中得知。

  连山使双手从泉水中捧了些水,慢慢滴在了牦的嘴唇上。

  又将阿芫父亲给自己的那罐儿石金源液滴了几滴在牦的嘴里。

  随后去周边寻到一些止血草,用牦腰间带着血的骨刀,割下了他的一缕头发,然后手心化出雷电之力将其烧成灰烬,与止血草搅拌成糊状,涂在牦身上的伤口处。

  过了没多久,牦好似有了意识,想要翻身,举动却显得非常困难。

  连山将他扶正盘坐,提醒他运转功法疗伤,自己则在一旁为他护法。

  夜尽天明;

  牦终于脱离了危机,他忽然猛地睁开双眼,扫视着周边的一切,发现身前坐着一人,便抓起身边的骨刀就向着连山刺了过去,口中大声喊道:“杀……”

  连山对牦毫无防备,突发此状,让他大惊失色。

  眼看骨刀逼近,想要躲闪已是来不及了。

  随即,连山双手捏拳,通碑神拳与雷电神术几乎是同一时间演化而出,使双肘猛然用力硬生生将骨刀夹断才幸免于难。随后轻轻一掌按在牦的胸口,将其推到在地。

  “我好心救了你,你却要杀我,这是为何?”连山质问道。

  牦摔了个七荤八素,牵扯到了全身的伤口,痛的只龇牙咧嘴,不过也因此举而清醒了许多,这才正眼瞧上了连山几眼,不可思议地说道:“怎么会是你?”

  连山盛怒地说道:“怎么就不能是我?我要再晚来些,你就已经死了!”

  这时候,牦翻身爬了起来颇为不好意思地说道:“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你是要害我的人!”

  连山忿然作色道:“我要害你,就不会救你了!刚刚要是我反应稍微慢上一点,恐怕就已经死在你的骨刀下了。”

  即便如此,连山还是心有余悸,如果不是有通碑拳的瞬间加持,光靠着雷电之力,一瞬间只怕聚集不齐那么纯净的能量,就算能挡住骨刀,也会留下伤口。

  牦慢慢冷静了下去,神情却很是低迷,他哭腔着说道:“都怪我……我真是没用……我是个废物……”

  他一边说,一边用手捶着地面。

  连山平息了下心情后,大惑不解地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在此,你的族人呢,他们去哪儿了?”

  牦突然哭出了声,他边哭边道:“在得知甘谷的妖王已经消失后,我们便出发上路了,等我们赶到渭水之源后,我主张修整一番,结果観叔、虢叔、牤还有阿姐他们被大狄氏族的人算计给抓走了,只有我逃了出来,可我太废物了,我救不了他们啊!”

  牦一边说一边用拳头捶着地面,看得出,他很自责也很悲愤。

  “大狄氏族?”

  听完牦的诉说后,连山若有所思。

  大狄氏族的狄锰为人凶狠歹毒,可以说为了利益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都能做得出来的一个人。

  只是连山心中仍有诸多不解,便问道:“観叔和虢叔都已经是血海境高手了,如何能被大狄氏族的人轻易算计抓住?”

  牦看了一眼连山,背了一下脸上的泪水道:“他们在食物里面下了毒,导致了我们无法凝聚能量,観叔和虢叔为了将我救出去也受了不轻的伤。我虽然侥幸逃出来了,却没有办法去营救他们,我真的是个废物啊!”

  “大狄氏族为什么会对你们下手呢?”连山问道。

  牦气愤地说道:“狄锰那个畜生,他抢了我们的牲口和箱子,把観叔、虢叔和牤关了起来,还要让我姐去……去……”牦气的眼睛发红,胸口剧烈起伏,却是再也说不出口。

  虽然牦没有说出口,但连山也已经猜到了个七七八八。

  那狄锰定然是劫下了大月氏族的物资还嫌不够,又垂怜起月的美貌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