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觉者的传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试招

觉者的传说 000使者 3401 2003.10.08 01:41

    我动了,手随心走,一股强大的气能从身中发出,顺著手掌而击向父亲。同时,由於力量的汇聚,还携带著周围的气能如潮水般的涌向我的身体,在一定程度上,强化了那股击向父亲气能的强度和速度。

  父亲看到不妙,居然如此强大的的先天之气从我手掌心处激发出来,而且如此强大,已经大大高出他的水平。

  父亲也动了──一时间,只见他全身气势大增,身体周围自然起了旋风,围著身体而转动,引动自身的先天气和引动的大自然的力量结合而用双手激发而出,和我自然发出的先天气能碰在一起。

  “轰!轰!轰!......”

  随著一系列的“轰轰”声剧响後,弥漫在空间的灰尘慢慢降归大地後,只见中间的空地上出现了一个大坑!

  父亲被这股相碰的气能击退了好几步,我呢,还是站在原地并没有动!

  虽然我只用了千分之一的力量都没用到,但如此的能力出现在我的身上,父亲惊呆了!

  我看著父亲,促狭的笑著说:“还继续吗?”

  父亲摇了摇头,万分惊奇的看著我,惊讶的张大嘴问:“你是怎麽做到的?”

  但我现在还不能说那些东西,只好愧意告诉他:“还不是跟你学的,都是你教我的啊。”

  “是吗?那你怎麽比我还厉害,光是你刚才那一击,就具有那些传奇人物──勇者的力量。可是我可比你练还久,怎麽会这样?”

  不会吧,这个问题也要问我,那我不是成了你的老师了。不过提醒一下,对父亲以後有好处。我想後对父亲说:“我怎麽知道,还不是练那你教的那可以入定的练气法後,感觉好象天地和我一体似的,他就是我,我就是他,使的时候,气一出,自然就带动周围的气跟著击出了。”

  如此的回答让父亲深思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直到母亲的柔和的声音从路的尽头传来:“完了吗,来吃早点了。”

  父亲这时才回个神来,看了看我,象看怪物似的,万分高兴的笑著说:“哈哈,没想到我有如此的儿子,哈哈。”

  笑声一直没停的父亲走到剑旁,拔起剑,看都不看刷的一下插回剑鞘,笑著对我说:“小奇,走,回去吃东西,我的宝贝儿子。”

  “恩。”

  回到家里,吃著早点,父亲高兴的向母亲叙述著刚才发生的事。最後神色飞扬的说道:“看,我们的儿子多有本事!以後,一定是这块大陆,不,是整个大陆的强者。他肯定会成为新的传奇人物!”

  母亲听後,惊讶的看了看我,才对著父亲说:“看把你乐疯了,就是真要成为此,他也要好多东西要学。他现在已经到了上学的年龄。”

  “我看学校里那些东西根本就不行,不过让他去交些朋友,见识见识也不错。”父亲喝了一口汤继续说:“学校的事,我早就联系好了,是这里最好的学校,不过就是入学严格了些。现在看来,对小奇来说,根本就不成问题。”

  母亲温柔的看著我,说:“好了,好了,就这样。快吃吧,再说下去,汤都要凉了。”

  父亲听了笑了笑,放下汤勺,神色促狭的对我说:“等吃了後,我们在吃练练。”

  我愣了愣,怎麽还要练,不解的望著父亲,疑惑的问道:“还练?”

  “呵呵,是,等吃完了在告诉你。快吃吧。”

  我看了看正在吃东西的父亲,本想探察一下父亲是怎麽想的,但觉得此太不礼貌了,那有如此对待的。只好放下心头的疑惑。赶紧吃完後,放下碗对著父亲说:“好了吗?”

  父亲看了看我,笑了笑,一口喝了碗里的汤,说:“好了,走。”随手拿起放在桌脚的剑,牵著我的手走了出去。

  我和父亲又来到湖边。

  这时候,父亲目光一凝,严肃的对著我说道:“这一次,我们只用招式来打,气只用於护身和观测就可以了,你在招式上只用和我相等或底於我的内力来打,如何?”

  呵呵,原来父亲是要我如此打,那正好,刚才本就想好好练一下,只是忘了控制自己了,现在正好。

  “好,那这次,爸爸可要先出手哦。”我微微一笑,应道。

  “好!”

  这次父亲没把剑丢出去插在地上,而是把剑鞘丢出去插在地上後,双手持剑,斜持著。剑长95公分,父亲手持25公分的长的手柄,慢慢的提起来,斜摆在左肩旁,定著。忽然一剑向著我的腿部刺去。

  我先以能量护其身,内隐著,脚自然的随心动,向坐绕开此後正准备以脚压剑时,只见父亲的剑势变了,手一转,自然的斜削向我的右边腰处。我连忙以左手指发出一股指能,点在剑背上,激偏剑时,而右手以手当剑,刺向父亲的腰部。父亲剑随势一偏後,提剑一挡,将我发的指能用剑背挡下来。

  父亲向著我笑了笑,没说什麽,继续打著。

  我心里生出一股惭愧来,因为刚才我已经动用了比父亲更大的气能才缓解了那招。如果以招式而言,我现在还不是我父亲一回合的敌手。

  看来,我只是专注在身体的改造上,对於其他的武学从没很好的练习。根本就不象父亲是从生死边缘打过来的。既然已经如此了,那只好先练怎麽回避。

  我心一静,发现父亲的每一招其实都有路可寻。父亲本身就是有一股气场,而父亲每次运动的时候,自然会有股气随著而动,我只需先一步避开那些气走的方向就可以必开父亲的招式。

  .......随著我对父亲的气场了解的深入,对其行动了解的也因此更深入,也是因为这样,我才能每次都很自然的避开父亲的招式。而且我对我自身的气能的控制越来越自在,逐渐以比父亲更少的气能的使用而对应父亲的招式。父亲眼里逐渐有种惊奇的眼神,而剑的威力也在逐渐的加强........

  慢慢的,在我和父亲的打斗场里,逐渐被行成一股旋风,旋风围绕著父亲而旋转著,剑上呈现出不光是父亲的气能,还有父亲引来的大自然的能量,二者融合的附在剑上,攻向我。

  而我因为对心控制心及以心观察气能的动态的深入,以微弱的气能在其中活动著,对於父亲攻击来的招式都能先一步的必开,还不时的加上我的攻击........

  如此过了2个小时後,父亲全力的进攻,我且自然的在旋风里避著,也逐渐加强了进攻的次数。此时,我以在这个世界中级战士的气能加上我独特的心术和父亲周旋著.......

  如此又过了1个小时,母亲来到我和父亲较量的场地旁,看到父亲如此全力的进攻,而我且象大海里狂风大浪里的小船,随时都有可能淹没。越来越心焦的她,不由的大喊一声:“该结束了,云!”

  到此,我想也是该结束的时候了。父亲帮我练好了身法的控制,使我在实际的情况里能自如的以微弱的气能对待,对於我以後的进展起了不小的作用。同时,还透过刚才的打斗,将他一身所学的招数及用法,全在刚才中施展的淋漓尽致,使我受益非浅。

  我以手心处发出一股气能击在父亲手持的剑身上,正好可以使父亲暂停一下,趁此跳开,先一步跑到母亲的身边说:“妈妈,好了。”

  此刻的我全身犹如还没开打似的,自然的呼吸著。母亲看在眼里,眼睛越睁越大,眼神包含著不可思议,惊讶。

  这时候,父亲额头微布著汗水,手持著剑,直呼痛快,走到剑鞘旁,捡起剑鞘,把剑插进去後,转身对母亲畅然一笑道:“看来我们家的小奇是个天才,才没多久,就能在我全力的攻击下,仅以不到初级战士的气和我对打,居然他在其中自由正在!哈哈,小灵,看,我们的儿子多了不起!哈哈。”

  母亲的头不由自住的点了点,好一会才回个神来对著父亲说:“对了,你不是要去办事吗?今天不去了?”

  父亲一听,撒腿就跑,声音远远的穿来:“我去去就回,儿子就交给你了。”

  看著父亲远去的身影,直到看不到後,母亲和我才转回家里。

  回到家的母亲,教起我识字等最基础的东西,我看到这些字我脑袋大了,看著母亲认真的样子,又不忍马虎她,只好跟著学了。

  以後几天的日子里,在学这些最基础知识的时候,我偶然间发现了一个窍门──就是以微弱的精神能量进入其对方的大脑,可以把对方正在想的复制过来,然後融合在自己的大脑里。这样,学东西的速度就会大大的提高。

  而我体会到这个方法後,我学习的速度猛然的提高的很多。但由於不断有奇迹的事情出现在我的身上,父母已经不奇怪了,而当成很自然的事。反而在他们的心目里,如果没有奇迹的事情出现那才是奇事。而我在学习的时候探知道父母的想法,令我啼笑皆非,哭笑不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