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觉者的传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九章 回家(下)

觉者的传说 000使者 3701 2003.11.19 00:44

    

  从小树林出来的小路上,到处可见砍在树上的剑痕,断箭。小路上不时出现一些横倒在地面上的枯朽的大树。绿油油的小草从它们的底下艰难的冒出来,迎风而舞。微风从不时树林中穿过,发出哗哗的声音。

  走在通往商业同盟城的大路上──大路上行人稀稀少少的走在坑坑洼洼的路上,而我眼里所见的不是拖儿带女的妇人,就是撑着拐杖一拐一拐走的男子,或是穿着勉强能遮身衣服的小孩……

  我轻叹口气:“诶,战争......”

  这时候,一匹快马 “哢哒,哢哒”的急速驶来,将周影从思考状态中唤醒过来。他一看:“那骑马的骑士,穿的是拥兵团里统一的服饰,但怎么我没见过他呢?”

  才起疑问的他,随即哑然一笑,自言自语道:“呵呵,我真糊涂,这么多年了,想来也加入了不少拥兵,不再是以前那百人拥兵团。记得去年团长来的时候告诉我,现在团里全部的人有5000多。”

  马背上的骑士显然看到我和周影站在大路中间,远远的就急喊道:“前面的让让!前面的让让!”

  我和周影侧身到路旁,让过飞驰而过的骑士。地面的泥浆马上顺着速奔的马蹄飞溅而起,溅向路边的我们,然飞溅而来的泥浆被我们的护身屏障一一挡住。

  看着逐渐远去的骑士,周影的眉头微微一皱,轻轻的自言自语道:“怎么回事?现在团里的人怎么这样?.”话到这里,没说下去的他,凝神看着正逐渐远去的骑士。

  飞奔中的骑士向著城门的方向飞驰而去,不断的急喊道:“前面的让让!前面的让让!”大路上稀少的行人忙一一避开,让过飞奔的骑士。在骑士奔驰到一小路口时,他没有向城门驶去,而是拐进路口,顺着小路而去。

  “那不是去团长家的路吗?”看见骑士拐进小道,周影纳闷道。

  我接话道:“我们走快点,一会到家就知道了。”

  周影点点头,恭敬道:“是。”

  我微微一提劲,加快行进的速度,身后的周影见到此,忙也一提其劲,紧紧的跟在我身后。随着我速度不断的加快,我紧紧遥跟在骑士的身后,而周影的速度逐渐跟不上我的速度,被我甩在后面。

  时间没多久,我远远的跟随着飞奔的骑士,回到久别的家。这时候的家虽然还是原来的样子,但在家的左右两边,是十几排密密麻麻的房子。从房子里,不失的传出小孩欢快的笑声。在中间的场地里,一群群欢快的孩子正在那里尽情的玩耍着。

  飞奔中的骑士在离房子大约500步的距离停了下来。骑士从马上翻下来,走到一棵苍天大树旁,有节奏的拍打着树干──“啪,啪啪,啪啪啪,啪。”然后回到树林中小道上,双手不断相互相搓,焦虑的等候着。

  一会的工夫,从树顶传来一男子的声音:“口令!”

  焦虑中的骑士一听,忙停下相互搓着的双手,说道:“家!”

  树顶的男子回道:“欢迎你回到灵云佣兵团的家,你可以过去了,马留在那里,自然有人会招呼。”

  骑士一听,说:“谢谢。”马上向着中间的房间小跑而去。

  在骑士才离开一小会,这颗树干直径有五,六步宽的大树中间,开了一道门。从里面走出来一个身背大弓的佣兵。

  他走到马旁,牵着马向著大树走去,看著小跑而去的骑士,嘴里叨叨著:“战争都已经结束了,还这么急,不知道又有什么事发生。”

  树顶上的男子显然是听到他的叨叨声,喊道:“别叨叨了,还不快进来。”

  身背大弓的佣兵不耐烦的看着树顶,嚷道:“什么叫叨叨,要不我们换个位置,你来这里,我去树顶.......”嚷归嚷,但是是照上面那人说的做了,牵着马,走进大树中。

  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的我,站在一树底下,用心眼扫了扫周围。发现除了这里外,在家的周围的树上,草丛中,小道上,还有大大小小的很多暗哨。而这些暗哨所在的大树或地下,全由似蜘蛛网般地道,将它们连接在一起。而我继续看下去,在这家的地下,居然是一地下城市,只是比矮人族的洞中世界,小了许多。

  这里怎么变成了这样?我是隐藏进去,还是这样走进去?自己的家,为什么要用隐藏的方法进去?当然是正大光明的走进去。’

  我看了看后面,周影提着那黑枪,背著包袱离这里还有一段距离。心想:‘本来以他现在的能力,如果不是因为那枪太重的原因,自然能跟上我的速度。不过,那东西对他提升自己是个好东西,不等他了,我先进去。’

  我从树背后走出来,顺着树林中的小道,走到刚才那苍天大树旁,学著刚才那骑士的做法──先敲几下树干,然后走到小路上静静的等着。

  有趣的是,在我静等的时候,我以心眼清楚的看见顶上几个弓箭手,拉弓上箭,指着我。只有一个弓箭手没拉弓上箭,他一拉树干旁的一小绳,然后双眼微微一紧,看着我,才开口说道:“口令!”

  我一边以心眼继续看着这一切,一边按照刚才那骑士的说词说道:“家!”

  但这次好象并没有出现我想象中的情况,之间那隐藏在树顶的弓箭手又拉两下小绳,手一招,快速的从背上取下箭,拉弓上箭,瞄准我后才说:“你不是我团的人,也不是团里的朋友,请不要离开那里。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没想到会受阻拦的我,看到他们的一举一动,微微纳闷,心想:‘难道我露出破绽了?不会吧。我一言一行都是照那骑士做的,还有什么没做?记得刚才那骑士猛搓双手,难到是那搓手的动作?!’

  此念才从脑海里闪现而出,大树底下的门开了。从里面走出三个佣兵,以三角的队形,手持大剑,小心翼翼的向我包抄而来。

  此时,前面的骑士已经跑到了中间场地的边缘。这时候的他,放慢了小跑的脚步,没有直接走场地中间过去,而是从场地的边缘,绕走向中间的房间走去。

  而在树顶那位弓箭手拉了绳子后,分别从左右两边的房间里,走出了十多名女佣兵。有组织的将在场地中间正玩耍的孩子们,一一带回左右的房间中。

  这时,树顶上的那位弓箭手在看著我的同时,头不转的对另外两名弓箭手轻声说道:“雷蒙,雷肃,你们两个好好盯着他。如果他动一下,就动手!”

  “是。”另两名弓箭手整齐,低声应道。

  我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根本不去理会正逐渐逼近的那三名手持大剑的佣兵,而是抬头看着隐藏在树顶的那名弓箭手。无视茂盛树叶,以眼神直视着他,缓慢的对他说道:“上面的那位朋友,你也不必如此吩咐他们这样吧。我动动就射?这样可不太好吧。如果这事让你们团长和副团长知道了,他会怎么处罚你们,这你们心里应该知道。对了,问你一下,我记得这里以前不是这样的,怎么现在这么严?”

  树顶那位弓箭手看着我直视向他的目光,听到我说的话,将他吓了一跳,好一会没说话。但毕竟他是受过训练和战场的洗礼的,没一会他恢复常态,冷笑一声:“哼,想不到你还对团里的规矩知道不少。可惜的是,这条规定在前几个月就改了。如果不是你们前几个月偷袭这里,我们还不会......我怎么会和你说这些。闲话少说,说,你是谁,怎么会知道一些进入这里的暗号?”

  ‘偷袭!’我蒙了,心想:‘怎么会扯到偷袭上去?难道在大战结束后,这里还有争斗?用心灵感应看看是怎么回事。’

  说动就动,我以部分微弱的精神能量进入他们的大脑里,才知道──原来在前几个月前,一群不明身份的人偷袭了这里,造成了十多名孩子在这场偷袭中死去。而在这里护卫的人,也有部分人受伤。但这还不算什么,可耻的是,当时团里的人没抓到对方任何一个人,包括受伤的偷袭者。眼睁睁的看著他们在魔法师的掩护下,从容的退却。

  为此,团里上下震惊了。因为凭现在团里的实力,居然有人能在偷袭被发现后,还能从容的离开,并且没抓到对方任何人。之后,团里派出了众多的探子去查探消息,但都没有得到任何消息。为了保障这里的安全,也为了保护这些在战争中失去亲人的孤儿,不再受到伤害,才加设了这些暗号和众多的暗卡,严格的保护这里。并且在这个地下,正修建一地下堡垒,以此来加强这里的保护措施。

  而取得这些资料,对现在的我来说,也就是瞬间的时间。心里不由的叹息道:‘战争,战争.......’

  这时候,树顶的那名弓箭手见我沉思不语,微怒道:“不要以为不说话就能瞒过我们。大家小心点,陈陨,你去将他绑起来。”

  “是。”手持大剑中的一人应声道。只见他将大剑往背上一背,从腰处掏出绳子,小心翼翼的走到我的背后,伸手就要捆绑。而树顶的那三名弓箭手且全神贯注的看着我,如果此时,我一动,三根箭就会毫不犹豫的射过来,而另两名手持大剑的佣兵自然也会扑上来。

  ‘我可不想就这样让他捆起,但也不想伤害他们。既然如此,那么就.......’我心念一起,能量屏障从自身膨胀开去,将呈三角站立在我周围的三人推开。

  树顶上的那名带头弓箭手看到下面的三人莫名其妙的退开,心知不妙的他,低喉一声:“射!”

  只见树顶上“嗖,嗖,嗖”射下三只箭,整齐而飞速的射向我来。

  “住手!”“停手!”两处阻止的声音在箭射向我的同时,分别从前面和后面传来。同时,两股强大的气能从前面和后面飞速而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