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觉者的传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复活魔法(上)

觉者的传说 000使者 3526 2003.10.29 04:55

    

  回到自己的寝室才一会,隔壁寝室的采凤走过来,推门就说道:“小奇,走,吃午饭去。”

  我本以为是其他什么事,原来是叫我吃饭,我看着采凤,轻松一笑:“不了,你们先去吃吧。”

  “看来你是有事做。那我回来的时候给你带一份来,你慢慢忙吧。”说完,采凤转身走了。

  没过一会,只看见他们兄妹离开了寝室,向著食堂的方向走去。走的时候,那周天云还嘀咕著:“不说就不说嘛,干嘛跑开嘛。从没见他跑得着这么快,就象风一样。诶,本还想能和他一较高下,看现在的情景,我差他太多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真正有一较高下的机会,诶......”

  听到这里,我真不知道说什么好,没在继续听下去,坐在床上,心想:‘方法是告诉他们了,至于怎么样,就看他们自己的努力。我还是好好想想怎么在这里过这两年。如果天天这样被人缠,那可不好玩。既然肉体在学院里做成这样......那也好,以后就照这样,少去课堂,多花点时间自我锻炼。恩......至于学分嘛......走一步算一步,反正对我从这里能不能毕业都无所谓。在过几天就到假期,去哪里呢?恩.......对,去那里看看,这样可以增进对他们种族的了解。’

  打定主意的我,心里嘀咕着:‘现在才中午,这样吧,练练功,看看这肉体,随便想想提升肉体的事。恩......还是将这魔法阵启动,门嘛,当然关起了。窗户也关上。恩.......对,在加深一下魔法阵。’

  边想边做,我一边用能量遥控门,将门关上。一边用用能量遥控敞开的窗户,将窗户也关上。随后,分化出部分精神能加入魔法阵,加强魔法阵里的精神点。

  一切都做完后,我床上打起坐来,练起了功。

  在功态下的我,一一检查起上,中,下三田,发现和我离开差不多,而周身的经脉和穴位都还是老样子,并没有新的进展。唯一不同的是肉体的精神能反而微微倒退,难怪肉体在控制能量上弱了少许。在肉体的精神能和我留在肉体的意识有股若隐若存的线,将两者奇妙的联系着。

  就从这里下手。老样子,以能量屏障护体。我重新让随我而修的那精华的精神能和肉体的精神能合一,让肉体的意识完完全全的合我合一。

  想到就做,我深入功态中,做起了融合精神能和意识本体之事,时间飞快的跑着,外面的天色逐渐暗淡下来。好象在这中间采凤来过,怎么开也开不了我的门,周天云也来过,也是怎么开也开不了我的门,之后都走开,留下了一样东西在门前。

  而我因为不能分心,如果一分心,那后果就太严重了。轻者四肢瘫痪算是小事,重者能量失去控制爆炸,自身连死怎么死都不知道。

  在融合的这段时间里,除了那不能动用的那占90%的精神能,我将两部分精神能量完全融合在一起,带着的意识也和留在肉体的意识完全合一。但这也决定了我如果在想以能量体出去的话,那必须两年之后的事。

  因为如果只是带着那十分之一的精神能和能量,那就不是主我。如果在这样的情况下以能量体出去,那么回来的时候,我可能变成肉体的附属品,就如精灵魔法似的。其决定权在肉体身上,而不在是我了。

  不过话说回来了,我现在的能力只算没经过无人岛的磨练之前的能力,想来在这星球上,还找不到能和我匹敌的生命。虽然如此,但也不能太自大,前世的经历告诉我──自大只能让自己自满,失去增长自己能力的机会,所以还是按照以前的路子走最好。

  此刻外面的天色全黑了,我和女导师相约的时间也快到了。

  我从功态里醒来,解除了能量屏障的保护,用心眼一看──采凤和周天云正在自己的寝室里各自修炼著今天我才告诉他们的方法。而在我的放门外放着一盒东西。

  这好象是采凤放的,是......饭盒。她真的带饭回来给我。

  我起身走出寝室,打开门将放在门前地上的饭盒拿起来,捧在手中。看了看在努力练功的采凤,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我,打开了饭盒,拿起里面的餐具,吃起了已经冷了的饭菜。

  一边走,一边吃,向着山里走去。

  大约刻把种的时间,我来到了早晨周天云两兄妹晨练的地方,才想起来──我没有问女导师杨冰是在后山什么地方,这里这么大.......真不知道是女导师杨冰故意如此,还是我自己多心。不过没关系,对于我而说,可以用心眼观察就知道她的具体位置。

  我飞身上树,坐在树枝上,将已经吃完空的饭盒放在树枝的丫处,以心眼观察起后山的一切。

  我一一找遍整个后山,居然都没有发现女导师杨冰的影子,我不由问自己:‘是自己来的太早呢?不对啊,看现在的夜色,应该时间差不多了。那......扩大心眼观察的范围,看看她现在在什么地方。’

  我逐步扩大着心眼观察的范围........教室那边没有她的影子.......教师寝室她也不在.......图书馆已经关门了,不用看了........食堂也没在........就包括我们的寝室那里也没她的影子。

  ‘不可能,难到她没在学院里?还是我没什么地方没看?恩.......想想,对了,图书馆!’

  我重新以心眼观察图书馆那里──果然,她在图书馆里的一个地下室里,墙上的那几个火把将那里照的亮堂堂的,而她正坐在那里看著书。看到此,我哑然一笑,心想:‘原来在这里,她怎么还不来?这样,我去找她。’

  从树上飞下的我,快速的下山,向着图书馆方向走去。

  来到图书馆,一看那紧闭的大门,周围还有魔法阵在运转着。但这对我算不了什么,最外层的魔法阵直接走过去,反正对我起不了影响。

  可是一走进那已经紧闭的大门,心想:‘怎么进去呢?打烂大门进去?算了,我可不想引人注意。恩......对了,可以用开锁术开门进去。’

  走到门前,调动能量运用起开锁术,只听“卡,卡”两声,大门打开了。

  可是我才迈开脚才进大门的那瞬间,就清晰的感受到魔法阵的运行。而且在这里面,魔法阵一层一层的,一层比一层厉害。大门也在我进来后,自动的关上。

  在我肉体的记忆里,这里白天可不是这样的。不会是这里有什么东西需要如此保护吧?不过对于我来说,我可不感兴趣,现在直接去找女导师好了。至于大门关上了那没关系,反正对我影响不大。

  顺着心眼观察的位置,我左绕右绕,总算来到那处地下室。到了一看──这里根本就没有门,真不知道她是怎么进去的。但根据肉体这段时间学得的资料,这里应该有所谓的暗门,或是魔法启动,或是咒语开启,或是机关打开,或是其他的方法。

  不过什么事都是有痕迹可询查,它们都有个共同的特征,就是有移动过的痕迹而造成空间里微弱能量差异。一般很少有人单凭精神能感受到,他们都是通过各种方法来增强其感受能力。比如在我从肉体的记忆里得知──凭一些特殊的兵器就能在一定的条件下增强其感应能力。

  知道原理那就简单得多。我以心眼观察,注视起那些能量移动痕迹──原来这里是机关和魔法一起运转,暗门才打开。

  机关很简单,就是墙角下那处突起的地方,魔法?我可不知道,不过想来凭我所控制的能量或魔法能,在加上心眼观察,精神能在一旁,应该能打开这处的暗门。

  我走到墙角处,一脚踩在那突起的地方,同时调动起部分微弱的能量进入魔法阵。可惜事出我预料之外,门竟然不开,而那魔法阵,在将我灌进去的能量导向另一个魔法阵。

  我一看,那怎么行,谁知道那魔法阵是做什么的。忙调动精神能量,将那部分微弱的能量收回来,重新在心眼的观察下,调动起火,风,水,地,电,光魔法能,灌进这魔法阵里。

  这次我让这些不同属性的魔法能进入这魔法阵,一看有不对尽的地方,就改变其进入的魔法能属性,经过一小段时间,在我乱七八糟的瞎搞下,暗门“卡,卡”开了。

  走进暗室,一看女导师看着我吃惊的模样,我当作没看见,笑着说:“杨导师,你说话不算话,让我在后山等你。我在后山等了半天,根本就没看到你。原来你在这里。”

  “你.......你是怎么进来的?”女导师杨冰吃惊的问道。

  我装傻道:“当然是走进来的。现在可以告诉我复活魔法了吗?”

  “走进来???这里可是暗室,没几个人知道这里,你怎么走进来的?”显然女导师杨冰没被我的话题转移思维,依然清醒的问道。

  我装成不耐烦的神态,说:“这里有什么难?只是一些魔法阵在运作。就拿这暗门的魔法阵来说,只要给它相应的魔法属性能量就开了。杨导师,你到底说话算不算话,告不告诉我那复活魔法?”

  “给它相应的魔法能量,你!”女导师杨冰一下子话接不上来,惊讶不已,呆呆的看着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