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自饮离殇空流韵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自饮离殇空流韵

朝暮意十一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20.02.16上架
  • 2.19

    连载(字)

0位书友共同开启《自饮离殇空流韵》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初见?

自饮离殇空流韵 朝暮意十一 3324 2020.02.16 17:11

  夜晚的长安城灯火透明,尤其在通往皇宫的长安街上坐落着一幢青楼,令男人向往。这座青楼唤作芳香阁,这里不仅是供人消遣,更是达官贵人商议事议的宝地。

  “芳妈妈…”从远处传来一阵呼喊声。“哎呦喂,顾将军您怎么又来了?”芳老鸨挥动着手绢无奈地扭着她那臃肿的身段走过来说道。“妈妈忘了?我来找祁姑娘啊。”“将军,倾玫姑娘身体不适,这半月之内恐怕是不能见客了,这儿有这么多姑娘,老奴在给你挑个好的?”说罢,芳老鸨转身就招呼了两个姑娘。“不必了,既然如此那我改日再来。”“那恭送将军。”面对顾离殇的犀利眼神芳老鸨尴尬一笑,闪躲着他的眼神当他离开芳香阁的时候才长舒一口气,走上了楼。

  “妈妈来了”温柔的女子回眸一笑,是个男人都会掉进她的温柔乡里。“我的小祖宗啊,刚才可吓死我了,你说你这又闹出?”“妈妈,倾玫确实今日身子不适,就劳烦妈妈走一趟了。”“你这死丫头,就知道我平日惯着你。”“谢谢妈妈,妈妈来快坐下尝尝我近日新泡的茶。”

  “少爷,你明知道祁倾玫在里面,为何不冲进去?”说话的正是顾离殇最得意的手下—慕千初。“我要是冲进去,岂不是打她的脸,看看她刷什么花样,给我盯紧她。”“是。”

  “以后别再来找我了。”“怎么了这是,谁惹我的姑奶奶不高兴了?”傅玦嘻皮笑脸道。“我爹已经给我定婚了,我们以后别再见面了。”苏流韵别过头狠心说道。“你说什么呢?韵儿,是不是在逗我。”“你背着我干了什么事我都一清二楚,收起你那肮脏的勾当吧。”“韵儿,你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好了,今天你累了,我明天再来找你。”傅玦要去抱住苏流韵。苏流韵愤然甩开:“你以苏家名义到处收取租金,差点害苏家丢了名誉,我不报官已然放过你,就算我之前看走了眼。”傅玦听此立马解释:“韵儿,我错了,我不该收取租金,我这都是为了凑足聘礼,好让你爹同意你嫁给我。”“傅玦,你明知道我不在乎这些的,你根本就不懂我。”苏流韵转身离开那瞬间往事由然而生。

  “小姐,我们这样会被老爷发现的。”“放心,不会的,快给我把住了。”“老爷,不好了,小姐又翻墙跑了…”“快,沁霜。”“小姐,这么高,我们还是回去吧。”“我才不,你在这儿等我,我先跳。”“小姐…”说罢,苏流韵纵身一跃,可却崴了脚踝。“来,沁霜。”就这样苏流韵第12次翻墙出逃成功了。面对着熙攘的街道,苏流韵一下就忘了脚上的痛苦,拥进人海里。“小姐、小姐…”“小姐,他们追上来了,我去引开他们,我们到时候在那集合。”“好,你小心。”过了几条街,苏流韵才发觉脚踝痛的不行,于是就拐进了一条胡同里休息。这时穿着一身素净的人走向苏流韵询问状况,苏家人追过来,苏流韵一把拉过这男子躲在他身后。“他们走了,小姐。”“谢谢你啊。”“小姐客气,不过为什么这么多人在追你?”“小女子的父亲嗜赌成性欠下了好大一笔钱,他们就想把我抓买进青楼里,今天多谢公子搭救,敢问公子尊姓大名?”“不敢当叫我傅玦就行,这钱你拿着以备不时之需。”“多谢傅公子。”从那以后苏流韵每次偷偷出府的时候都会找到傅玦,一来二去便产生了情愫。可渐渐地苏流韵发现傅玦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善良搭救她的人了,一切因为利益都变了。

  “千初,宫里安排的怎么样了?”“已经安排好了,随时可以让表小姐进宫。不过…”“不过什么?”“少爷真的要把表小姐送进宫里吗?”“你什么时候这么爱多管闲事了?”“属下不敢,只是…”“我自有分寸,这是一个机会。”话音未落顾离殇就被远处走过的苏流韵撞了个满怀。苏流韵如梦初醒一般,惊了一下。“什么人?”当顾离殇后退一步时他和慕千初都震惊了。“辞婧?”顾离殇小心翼翼地喊着。而苏流韵并没有理会顾离殇就匆匆离开了。“慕千初,我是不是看错了?”“少爷,祝小姐她已经…”“我们走。”迟迟顾离殇的眼神都离不开苏流韵。

  祝辞婧是顾离殇的救命恩人,更是他最爱的人。三年前,顾离殇被追兵追杀,跌至悬崖底部,是祝辞婧上山采药时偶然间发现的。短短的一个月之内顾离殇便爱上了这个姑娘,并把她接入府中。本来已经定下来婚约,可是祝辞婧因病逝世。从那以后顾离殇变得不苟言笑,他把顾府上上下下都翻新,只为不再有她的影子。在顾离殇的内心深处,无法挽回自己心爱人的生命是他最不能被提及的痛。

  “这是怎么了,何人如此歹毒?”“这苏家世代清廉,结果还是遭遇不测了。”众人纷纷感叹。苏流韵在远处看见很多人围在苏府门前,立马跑过去,挤过人群,苏流韵这辈子也忘不了那个血流成河的府邸。

  “爹,娘…”苏流韵冲进苏府,四处寻找父母。“苏小姐,在下是衙门钦差—何洛。苏小姐,在下协同衙门一定会将此事彻查到底。”苏流韵跪在父母的身旁泣不成声:“爹、娘,韵儿再也不跑了,我求求你们快醒过来啊…”第二天轰动全城的苏府灭门惨案成了全城热议的话题,在一旁吃茶的傅玦听此立马奔向苏府。

  奋力来到苏府面前,曾经气派恢宏的苏府就在一瞬间陨落,门口高高挂起的白灯像孤魂野鬼一样阴气森森的。“韵儿,我听此噩耗,立马就赶过来了,你怎么样了?”“出去”此时的苏流韵跪在父母的灵柩面前,仿佛抽去了灵魂一样面容憔悴。“韵儿,我在这儿陪着你。”说罢傅玦就跪在苏流韵旁边。“沁霜让他走。”“不,韵儿,我在这儿等你。”“你给我走。”苏流韵使出全身力气吼道。“傅公子,你还是离开吧。”傅玦见状也识趣的离开了,走出门外不屑的嘲讽了几句,便趾高气昂的挥袖离去。“什么情况?”“回少爷,昨晚苏家被灭门了,好像只有他家大小姐外出才逃过此劫。”“竟有此事?”“苏家虽在朝中一向低调,是皇上身边的人。但是,却不知因何…?”“那便等着听皇上的安排,先下还有更重要的事,走吧。”“是。”

  生命无常我们来不及说再见,为父母守孝的那几个夜晚,苏流韵似乎成长了许多,她发誓不惜一切代价只为苏家上下报仇雪恨。“小姐,接下来我们怎么办?已经过去了半个月,我们跑了那么多次衙门却没得到什么消息。”“既然敢在大庭广众之下灭我苏家恐怕也早已做好了后路,我们不能指望他们,得自己查。”“怎么查?”“进宫。”“小姐是想进宫竞选公主陪读?”“没错,进宫是我唯一的机会。”

  皇宫-----

  “小郑子,人都选好了吗?”“回太后,早就安排妥当了。”“那就准备下去吧。”“是。”“儿臣参见母后。”“秦儿来了。”“母后召见儿臣不知所谓何事?”“秦儿,你也到了适婚的年纪了,哀家想着举办一次公主陪读趁此给你选个合适的王妃,你意下如何?”“孩儿并无异议,只是在宫里举办恐有不妥,我们要不要跟皇兄说一声。”“哀家还有说话的权利,你就放心吧。”“孩儿全听母后安排。”说巧也不巧,早在殿外的当今圣上---齐烨将一切听得一清二楚,可还是喜气洋洋的进殿请安,正当齐秦要请安的时候,太后一把拉过:“秦儿今日腿疾发作不便请安,皇帝今日怎么有空来哀家这儿?”“无妨,今日折子少,便想着抽空来看看母后。对了,前两日朕托巧匠打造了一对玉观音赠与母后。”“素芝收下吧,皇上有心了,近日哀家听说边塞战事不断,还请皇上多花些时间在政事上,不要枉顾了先皇的用心。”“儿臣谨遵母后教诲。”“皇上,这个时辰顾将军也应该到了议政殿了。”“既然如此,母后儿臣就告退了。”“皇帝慢走。”

  出了宫殿,齐烨一脚踹在了范来喜的屁股上,“呦,皇上你这是何意?”“你这臭小子胆子太肥,竟敢欺君。”“呦,皇上您这可是太冤枉奴才了,奴才是实在看不下去了,这太后也太偏心了。”范来喜一边揉这屁股一边鸣不平。“行了,朕清楚母后的用意,算你有点儿眼力见。今晚奖你个大鸡腿。”“谢,皇上。”其实从齐烨记事起,当今太后便独宠齐秦。也是齐秦无论是诗词歌赋还是骑马射箭都高于他,理应这太子之位就不应该顺应嫡庶之规矩,德才兼备才是首选。可最后先皇选了齐烨,从那以后,一切都变了。

  “顾将军?”“臣有要事要禀报皇上。”“进来吧,来喜让他们都下去,今晚再奖你个鸡腿,”“奴才遵旨,”“有什么事值得你跑进宫来?”“皇上听说了吗,苏家被灭门了。”“朕知道,敢动朕的人…”“皇上不着令让刑部去彻查此事?”“此事严峻,施计者一看就深谋远虑了很久。这一石二鸟之计不仅能断朕一条右臂,更能让城中百姓惶恐,所以断不可轻举妄动。”“那依皇上之意是…”“先着手当地县城查办,让幕后主使以为朕并不在意一个吏部尚书,这样在他不注意的时候一局拿下。”齐烨一边说一边走向窗边执扇思索。

举报

作者感言

朝暮意十一

朝暮意十一

我相信每写一个画面脑海中只要有联想就是成功的。

2020-02-16 17:1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