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真的不想当天下第一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你别吃醋,我不是亲他我是在催毒!

  西门广下半辈子,再也不会有半点不老实的想法了。

  西门广强忍住裆部的剧痛,对林白和顾弦月道:“谢不杀……之恩!”

  顿了顿,西门广又道:“这栋宅子,二位如果看得上,就过来住。”

  又转过头对毛阿四道:“这栋宅子以后归林白少侠所有,再给他留二十个家丁!”

  毛阿四见跟了三十多年的主子西门广受此大罪,眼噙泪水,道:“是,公子。公子,我跟你走。”

  西门广淡淡道:“那你跟我走吧。去备马车!”

  “是!”毛阿四垂着断掉的右手,去安排马车了。

  林白见西门广已成半个废人,被家丁扶着,带着家眷,今晚坐马车离开轮回镇,心想西门广应该不会再作恶了。

  林白忽然心情大好,走到楚玉面前:“你受苦了。”

  楚玉见到林白,眼泪又扑簌簌地流:“我……我以为,你被金银二老害死了。我以为……呜呜呜……再也见不到你了。”

  林白心有点紧,道:“怎么会呢!我这不是来救你了?”

  楚玉擦了擦眼泪道:“嗯嗯。”

  顾弦月见林白对楚玉甚是关心,心中不觉一阵失落。

  顾弦月道:“有什么话,我们回去再说咯!”

  林白欲背起楚玉,这时候两个家丁走过来:“林公子!西门公子安排好了,以后你就是这栋宅子的主人,我们已经备了空房间,今晚就在这里休息吧!”

  林白心道这西门广虽然生性风流,但为人倒也爽健,这么好的宅子说送给林白就送给林白了。

  林白看着楚玉,道:“不必了,今晚还是回包子铺吧?”

  楚玉挂着眼泪点点头。

  林白又对顾弦月道:“要不,你今晚住这儿?”

  顾弦月赶紧跳起来:“我不!你们去哪,我去哪!我才不要一个人住这破宅子!”

  林白对家丁道:“那就行了,你们忙去吧。我们回包子铺了。”

  家丁道:“是。马车已备好。”

  林白和顾弦月扶着楚玉向大门外走去。

  只见西门广和家眷们的三辆马车也在大门口,西门广见林白过来了,忙拱手道:“今日,林白兄没有取我性命,我西门广永远记你这份情。来日方长!告辞了!”

  西门广的三辆马车载着西门府的老老少少一路绝尘而去,从此轮回镇再无西门广,再无西门府。

  林白的马车车夫见林白他们过来了,忙下车迎接,将楚玉安顿在后座。

  林白对顾弦月道:“你跟着姐姐坐吧,我随车夫坐前面。”

  穿过五条街,离开了轮回镇北郊富人区。

  忽听“嗖嗖嗖!”三声,三支毒箭射向林白的马车。

  一箭射中车夫,车夫吐血身亡。

  一箭射中马,马惊叫一声倒地身亡。

  还有一箭射中了林白的左臂,林白感到一阵钻心的剧痛:“顾弦月!楚玉!小心!”

  马仰车翻,林白左臂中箭,右手一把抱住后座的楚玉,一招“开阳薄雾”腾空而起。

  顾弦月也一招轻功,离开马车。

  “这是西门广的埋伏?”顾弦月恨恨道。

  林白放下惊魂未定的楚玉,这才感觉中了毒箭的左臂已经开始发黑:“这是什么毒?”

  楚玉见林白受伤了又开始流泪。

  顾弦月却大喊:“林白哥!不要动!左臂保持下垂!看我的!”

  说罢顾弦月左手捏个兰花指,右手食指顺着林白左臂中箭的位置向上臂移动,在肩膀处“砰!”点了一下穴道,又顺着林白胸膛向左移动,在左胸“砰!”点了穴道。

  “毒性扩散已经止住了,林白哥,忍住!”顾弦月左手一把握住毒箭,猛地一抽,毒箭带着黑色的毒血喷涌而出。

  “好……痛……”林白痛得直跺脚。

  顾弦月道:“箭已经拔出来了,不知道这什么毒,不好配解药,只能催毒了!”

  林白疑惑:“怎么催毒?”

  顾弦月道:“我们去那边树下。”

  说罢顾弦月就拉着林白到街边的大树下面,伸手就脱林白的衣服。

  “啊?你?”林白大惊道,“脱衣服干嘛?”

  “给你催毒!喂!我一个小女子都不害羞,你一个大男人害什么羞啊!那你自己脱!”

  林白只好把上衣垮下。

  楚玉赶紧捂住了眼睛。

  顾弦月却不害羞,站在林白后面,暗暗运气,左手捏住林白肩,右手捏住林白右肩,用力一挤,林白感觉体内有一股暖流在向左臂中箭的伤口处涌动。

  涌动的暖流越来越多,忽然“噗!”一下,一大股黑红色的毒血喷涌而出。

  林白道:“差不多了吧?”

  顾弦月白了林白一眼,竟嘟起性感俏皮的嘴唇,在林白左臂的伤口处亲了下去。

  “啊?!你干嘛啊!”林白大惊失色,仿佛失身一般。

  顾弦月没理林白,在林白的伤口处吮吸着,林白感觉到顾弦月嘴唇的柔软和温度,心中竟升起一股冲动。

  但很快又按捺住那股冲动,毕竟楚玉也很好,只是楚玉不会武功,不会解毒罢了。

  林白一时心里有点乱,竟忽略了左臂的疼痛。

  吮吸完毕,顾弦月吐出一大口毒血:“这下,应该差不多了。回去包扎一下。”

  林白看着顾弦月:“你还会催毒?”

  顾弦月很豪迈地说:“我会的还多着呢!”

  又转过身对楚玉道:“楚玉姐,你别吃醋啊,刚刚我若不帮林白哥把余毒吸出来,到时候毒性发作,也是会要命的!”

  楚玉红着脸,点点头:“我……我没吃醋呀……”

  林白麻利地穿好衣服,对顾弦月和楚玉道:“马车没了,马也死了,我们只有走回去了。”

  楚玉问顾弦月:“刚刚向我们射毒箭的,会是西门广吗?”

  顾弦月很肯定地说:“不是。”

  林白问道:“不是西门广?我还以为他佯装把宅子送给我们,还给我们雇马车,就是想趁机暗算我们呢!”

  顾弦月道:“刚刚那个毒,我吸到嘴里,无色无味,却能让你的手臂短短时间就发肿变黑,这是西域的断肠黑,是剧毒的一种。”

  林白大惊:“断肠黑?”

  顾弦月道:“是的,中了此毒,如果不及时催毒,半个时辰就全身发黑,肝肠断裂而死。所以西门广绝对不会有这么稀有的毒箭。”

  林白心道,那会是谁呢?

  神龙道人?不可能!自己就是正面打,也有可能打不过神龙道人。

  那会是谁呢?不管了,先回包子铺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