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真的不想当天下第一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过招螳螂拳

  林白沿着刚刚西门广逃窜的小巷子一路找过去,迎面走来一位卖糖葫芦的小商贩,旁边跟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

  林白对小商贩抱拳道:“这位兄台,有没有见到一位叫西门广的醉酒男子?”

  小商贩一愣,马上说:“没……没见到,西门广谁啊?不认识。”

  林白只好再次抱拳:“打扰。”

  刚走出没多远,林白听到后面小商贩对小女孩说:“莹儿,这就是作恶多端的下场,这不,仇家都寻上门来了。莹儿以后要做一个好人,知道吗?”

  小女孩天真烂漫的声音:“莹儿知道啦。”

  林白这才反应过来,这小商贩不仅认识西门广,还知道西门广是一个作恶多端的淫贼,只是唯恐引火上身,才谎称自己不认识西门广,也没见过西门广。

  想来这轮回镇没有其他武林高手了吗?区区一个西门广,就能作恶一方。

  正思索着,林白已经走出了巷子,巷子外面是一条大街,街对面有一家客栈,招牌上挂着“同福客栈”四个大字。

  林白心想,这么巧?《武林外传》里的同福客栈?是不是掌柜的就是那位风韵犹存的佟湘玉?

  林白犹豫了一下,跨步走进了客栈。

  “哎哟,客官打尖儿还是住店啊?”果然掌柜的是一位风韵犹存的成熟美妇。

  林白说:“不打尖,打听个人。”

  掌柜的忙过来拉着林白的胳膊:“客官先坐,喝点茶慢慢说。”

  林白瞅着这位掌柜的确实颇有几分姿色,正欲开口,从客栈后院冲进来一个五大三粗的胖子,满头大汗:“柳掌柜,刚刚西门府派人传话,他们西门广大少爷今天晚上要在咱们客栈请螳螂二子喝酒,让备上好酒好菜。”

  林白明白了两件事,这位掌柜的不姓佟,姓柳。

  林白还清楚了,今天晚上西门广会来这家客栈吃饭,还要请两位客人。

  这两位叫螳螂二子的客人,莫不是西门广搬来的救兵?

  与其孤身闯西门府,不如就在这家客栈等西门广主动上门,瓮中捉鳖。

  可是系统送的三清太极拳时限只剩大半个时辰了,到时候西门广还不来,自己可如何应付西门广和那螳螂二子?

  想到这里,林白像热锅上的蚂蚁,喝着柳掌柜泡的生普洱竟喝出了白酒的滋味。

  柳掌柜看出了林白的不自在,便问:“客官,这是上好的普洱,为何客官喝出了焦虑的神色?客官可有什么心事?”

  林白放下茶杯:“实不相瞒,那西门广与我有仇,我本也是来打听他下落的,没成想冤家路窄,他今日会到你们客栈宴请客人。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啊!”

  “嘘!”柳掌柜神神秘秘地捂住林白的嘴:“客官,可不能乱说话啊!”

  林白说:“你们为何都那么惧怕那西门广?我与他交过手,武艺平凡得很嘛!”

  五大三粗的胖子说:“客官有所不知,那西门广其人确实自身武艺平平,可是西门广在江湖上路子很广,各色修炼奇门异术的三教九流他都很熟悉,随便招呼两个来,都不好对付。”

  林白继续问:“那西门广今晚请这螳螂二子,又是何来头?”

  柳掌柜轻声说:“螳螂二子是轮回镇东郊有名的恶霸,使一套极其怪异的螳螂拳,在东郊奸淫掳掠,为非作歹,轮回镇东郊的居民都是敢怒不敢言啊!”

  柳掌柜继续说:“前些日子听说那西门广在江湖上放出话来,说打听到了一本什么厉害至极的剑谱的下落,在江湖上引起了不小的震动,很多江湖中人眼红不已,都想打听到那本剑谱的下落,所以西门广为求自保,近期频繁与各路奇人异士联络。”

  “周大嘴,饭做好没有?你就在这聊天了!”柳掌柜对胖子说。

  “小双她们把饭菜早做好了,就等那西门广和螳螂二子来了。”周大嘴说。

  柳掌柜看门外天已经黑了,说:“客官,一会儿西门广等人就要来吃饭了,那西门广和螳螂二子歹毒得很,客官要不然回避回避吧,不要直接跟他们起什么冲突。”

  林白端起茶杯:“这西门广,欠一位姑娘一个道歉,今天这个忙,我帮定了!”

  正说着,门外响起一阵猥琐的笑声:“哈哈哈哈!果然,西门兄请客,都会选在这同福客栈,莫不是因为那柳掌柜的风韵迷人?啊哈哈哈!”

  “海螳兄,有美人,大家一起享受嘛!你说是吧,海螂老弟?”

  “啊哈哈哈哈!”

  “他们来了!”柳掌柜轻轻给林白递了个眼色。

  林白背对大门而坐,因此西门广等人并未认出林白。

  “哟!西门公子今日有空到同福客栈吃饭,真是难得啊!”柳掌柜伺候西门广等人入座。

  西门广说:“上好的龙井,顶级的女儿红,全部上来!今天我要跟这螳螂兄弟饮个痛快!”

  系统任务是活捉西门广,林白一估摸,这三清太极拳还有半个时辰的时间,差不多该动手了。

  林白放下茶杯,右手在桌子上重重一拍:“西门广!你调戏良家妇女,竟还有脸坐在这里喝酒!”

  “哟呵?这是谁在叫板?”西门广抬头,发现竟然是林白,顿时有点底气不足:“你……你怎么在这?”

  海螳说:“西门兄,这位小兄弟这么不懂礼数,你跟他客气什么?”

  西门广正欲说话,被海螳制止:“西门兄,你善待年轻小兄弟,这我可以理解,但是今天有人当着我们螳螂二子的面公然对你西门兄不尊重,我海螳第一个不饶他!”

  海螳站起来,恶狠狠地对林白说:“小子,你过来给我们三位大爷一人敬三碗酒,再钻个桌子,今天就饶了你!”

  若是一般的习武之人,面对螳螂二子这样的敌人,断然不会有什么底气,可林白现在装备着传说级的拳脚武学三清太极拳,林白怕什么?

  林白说:“既然你们两位也想跟着西门广一起挨打,那就休怪我出手没有轻重了!”

  海螳在轮回镇哪里受过这样的挑衅,听到林白说这话,立马怪叫一声,双拳化爪,一招“螳臂千钧”,以排山倒海般的力量砸向林白:“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贼!”

  林白一招“雪影无踪”,勉强躲过海螳这凌厉一招。

  海螳的“螳臂千钧”虽没有砸中林白,却将林白身旁的柳木餐桌砸了个粉碎。

  林白虽然装备着三清太极拳,却还是吃了个惊:“这螳螂拳果然威力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