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绛川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炼鹰之谷

绛川录 乾玄 2286 2020.09.01 18:09

  二人相谈间,天已开始泛白,一夜已是过去了。

  袁麟熙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就到这吧,一些必须要知道的格局和情况你已有些了解,剩下的待日后再慢慢告诉你。本都督照顾你一次,回去好生休息,到午时再来帅帐即可。”而后他又取出一个小瓷瓶扔给绛流云,“你之前所涂抹的,是你从宫中带来的上好灵膏吧。宫中灵膏温和,对于根除伤疾自是极好的,可惜愈合伤口的速度实在是慢了些,不适于军中使用。这瓶中装的是军营所用的愈伤膏,虽然用后会有些疼痛,不像宫中灵膏那般温和,但是其愈合伤口的速度却是极快的。你且将这愈伤膏拿回去,再涂在你的伤口上,不然就凭宫中灵膏的愈伤速度,你这屁股没三天时间是好不了的。”

  绛流云接过瓷瓶后便一瘸一拐地回了营房,过了一会儿,一声惨叫响彻了整个军营。“啊!!!!天杀的大花猫!小爷我和你拼了!这是什么破药膏!这还叫有些疼?再疼一点小爷我就上天了......”

  随着天色渐渐变白,定武城内的军营如一头从沉睡中苏醒过来的钢铁猛兽,开始显露出自己的爪牙。不过对于军营中的士卒来说,今天的起床号子,怎么都让人觉得那么...那么的奇怪???

  临近午时,绛流云才缓缓从床上爬起。看了看自己的屁股,他不得不感叹于军营愈伤膏的神奇,仅这一个早上的时间,伤势便已好了大半。不过这药膏涂在伤口上时所带来的疼痛,着实是令人难以接受,至少绛流云是不想再体验那种滋味了。

  摇了摇脑袋,将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甩去,绛流云匆匆洗漱整理一番便向帅帐赶去。时间已快至午时,要是去晚了,搞不好又是一顿军棍。

  想到这,绛流云不由轻叹一声:“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在这远东军营里,大都督要打军棍,怕是主君大伯也救不了小爷啊。”

  为了屁股着想,绛流云只得加快了自己的速度,终于在午时刚至时赶到了帅帐。进入帅帐后,发现帐中除了袁麟熙外,只站着两个士卒装扮的人。左边那个身姿挺拔,面如紫玉、目若朗星,在军人的刚毅中似乎还带有一丝书生的儒雅之气。再看右边那位,生得似巨人一般,绛流云便已是高挑之人了,可这汉子仍是比他高了足足两头有余;且这大汉甚为魁梧,身上的肌肉如花岗岩一样,闪烁着危险的光芒。仅凭这体格,绛流云就觉得,这大汉绝对可以一个套路就把他从定武城的西门给锤到东门。

  看到绛流云进到帅帐,袁麟熙从椅子上站起走到他的面前。“还算是守时,本都督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两位。”说着便看向那位带有儒生气息的俊朗士卒,“这位是哥应星,和你同年,是远东本土人士。从军至今已有五年,现在是本都督帐下的亲兵。哥应星这小子文武双全,犹好读书,对兵法颇为了解,他的一些想法,让本都督都甚为震惊。”

  随后袁麟熙又转身向那魁梧大汉看去,“这憨子叫龙鳌,比你大了一岁,远东本土人士,也是本都督的亲兵。这憨货自小长在军营里,有着一身的蛮劲,前年冬天时在雪原上赤手空拳的,把一只冰熊给活活打死了...”说到这,袁麟熙也不禁无奈地抚了抚自己的额头,如何抬起腿踹了龙鳌一脚,“你这憨子就不能分出点肌肉去长长脑子?光知道向前憨冲有个屁用!难不成你还能一人打一支军队?”

  挨了踹的龙鳌也不恼,挠了挠自己的头,嘿嘿笑道:“大都督,您也知道,俺整不出那些花花肠子来。反正有啥冲锋的活儿,您就都交给俺老龙,俺保证冲在第一个。”

  闻言,袁麟熙无奈的摇了摇头,而后转头向绛流云正色道:“人已经介绍完了,现在我们来说说正事。臭小子,以后这两个人就跟在你身边,本都督现在交给你们一个任务,前往定武城西北的炼鹰谷,野外生存三个月。若是完成的好,本都督就升你小子做什长,他们两个也升为伍长。若是不能完成,军法伺候!”

  绛流云闻言大惊,“大都督,这...这不太好吧,我初来远东,这伤还没好全呢,您就把我扔到那野地去,这不是要了我的命吗!”

  “怎么?你想抗命吗?本都督军令已出,违令者,斩!”

  见到这般情况,绛流云也知道此番是躲不过去了。与其再徒费口舌,还不如趁现在先拉拢拉拢新得的这两个小弟。

  于是绛流云便转身看向哥、龙二人,笑着问道:“大都督让你们二人以后跟在本公子身边,你们可愿意?”

  听到这话,哥应星抱拳一礼,“既是大都督之令,哥应星自当领命。”

  绛流云复看向龙鳌,只见龙鳌憨笑道:“只要酒管够,俺老龙就听你差遣!”

  看到这般情况,绛流云笑着点了点头,在心中却是一叹。

  这时,袁麟熙也是看向哥、龙两人,严肃道:“你们二人记好了,本都督让你们跟随这臭小子去炼鹰谷,不是让你们去给他当保镖,是要你们教会他如何在远东生存,以及怎么做一名合格的远东军人。若是三个月后,这小子还是这般怂样的话,你们就给本都督去军法处各领八十军棍!你们可明白了!”

  “喏!”

  绛、哥、龙三人收拾好行装,在有些昏暗的天色中,出城向着位于西北的炼鹰谷行去。站在城墙上目送着他们的袁麟熙低声自语着:“臭小子,军中青年一辈里最好的两块璞玉,本都督可是交给你了,你若再不能在远东成势,便太辜负我与老师的苦心了。”

  随后他轻轻一叹:“唉,我们这一辈,注定是无法完成远东的光复了。你们这一代里,虽然又哥应星、龙鳌这样的人才,可依旧不足以让本都督看到光复远东的希望。臭小子,你能将这希望,带给本都督吗?”

  袁麟熙转头看向插在城头的绛氏军旗,上面绣着一只血色的战鹰。“我绛氏以鹰为图腾,秉持冲天凌霄之壮志,成睥睨天下之霸图。对于战鹰来说,这炼鹰谷便是最好的蜕变之地。炼鹰谷,首在一个炼字。绝壁险峰,最能激发雏鹰展翼翱翔的本能;无数猛兽,最能磨练苍鹰狩猎、搏杀的技巧。臭小子,希望等你回来之时,不再是这幅纨绔怂样,而是一只欲试翼云天的血色战鹰。”

  这时,一旁的亲兵递上了一封军情信,袁麟熙拆开看了看后,转头向着东北方向望去。“苍云狼啊苍云狼,看来你们的狼群里面,出了只有意思的小狼崽儿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