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绛川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远东药丸

绛川录 乾玄 2250 2020.09.04 21:04

  定武城西北的炼鹰谷中,一道魁梧的身影和一只巨熊相战正酣。

  不远处的背风坡下坐着两人,其中一人正把手中的长刀在石头上磨得锋利,另一人则用小刀削着一根根粗长的木签子。

  磨了一会儿,绛流云看了看手中的长刀,满意地点了点头,咧嘴吆喝道:“喂!老龙,别玩了,快点把肉送过来,爷的大刀已经饥渴难耐了!”

  “好嘞!”龙鳌答应一声,随即两臂张开,一手钳住面前巨熊的一只熊臂,另一只手托住熊腹,怒声咆哮道:“起!”便是在巨熊惊恐的叫声中将其高举过头,随后重重地砸在地上。而后,龙鳌双手抱住那只熊臂,一脚踏在巨熊身上,猛地一拽。只听刺啦一声,一阵血雨落下,巨熊竟是被生生撕成了两半。

  龙鳌抹了一把脸上的熊血,一手拖着一半熊尸,满脸憨笑地向着绛流云、哥应星走去。

  大约午餐时分,三人围坐在火堆旁,烧烤着插在木签上的熊肉。

  咬了一大口烤好的熊肉,用袖子擦了擦嘴,绛流云朝旁边的哥应星道:“诶,闷葫芦,咱们来到这里多久了?是不是快可以离开了?小爷我是已经受够了这个鬼地方喽!”

  哥应星稍微盘算了一下,才开口道:“时间应该差不多,过一会儿应该就能收到大都督的指令了。”

  果然,三人刚刚用完饭,一只战鹰就出现在了他们的上方。

  从战鹰身上取下信件后,哥应星将其看了一遍,朝另外两人点了点头,说道:“三月期满,大都督令我等即刻返回定武城,不得有误。”

  听到此话,绛流云高兴得直接蹦了起来,“哈哈,终于能离开这个鬼地方了!我的床哦,小爷可想死你了!”说着便率先朝着谷外跑去。

  看着绛流云狂奔而去的身影,哥应星仍站在原地,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

  一旁的龙鳌用肩膀碰了下他,问道:“闷葫芦,你又琢磨啥呢?和俺老龙说说?”

  “看大都督的意思,此番回去,你我二人便要正式成为这位贵公子的部下了。”

  “那咋了?怎么,你觉得亏待你了?”

  闻言,哥应星却没有回答,而是转头看向龙鳌道:“那你呢?你已经决定追随于他?”

  龙鳌憨笑一声,“追随他那可是大都督的意思,而且这小公子也不是啥废物点心,无论是生存技巧还是武艺,这三个月里那都是大有长进呐。俺老龙还是那句话,只要酒管够,俺就算为他赴汤蹈火,又如何!”随后他又看向哥应星,“那你呢?”

  “我吗?我......”

  三人出谷后,又赶了三日路程,方才回到了定武城。这三人各自回营房梳洗了一番,才敢去帅帐求见袁麟熙。不梳洗不行啊,这三个月的野外生活,让绛、哥、龙三人差点被当作了野人。

  见到三人后,袁麟熙微微点了点头,“你们此番任务,完成得尚可。本都督并非无信之人,自当履行当日承诺。着绛流云升任亲兵营什长,哥应星、龙鳌担任其手下伍长。好了,你们先出去,本都督还有些话要与绛什长说。”

  “喏!”

  待众人退出大帐后,绛流云一脸嬉笑地走到袁麟熙旁,“大都督,那个...我...”

  “怎么?嫌官小?想要个大的?”

  “不不不,瞧您说的,这官不官我不在乎。不过,有我的信吗?”

  “信?当然有。”

  闻言,绛流云明显兴奋了起来,“真的!有云羞妹妹的信吗?”

  听到这话,袁麟熙从一旁抽出了一沓信件,满脸玩味道:“小姐所寄的信可是不少啊,不只是小姐,连星泉圣师府上的那位千金,也寄了好几封呐。”

  “真的!快快,快给我...”

  不料,袁麟熙却猛然将这些信件给收了起来,轻咳了一声:“咳,本指望这三个月里,你小子能长些本事,现在看来,怎么脑子里还是净装着这些儿女情长的事?怎么?屁股好了,就忘了刚来的时候的教训了?”

  “哪能呢,大都督您英明神武,小子我可是打心眼儿里敬佩啊。您的教诲那我必是铭刻于心,怎敢言忘呢......”

  “得得得,少跟本都督耍嘴皮子。把你留下来是说正事的,月初归任雄将军兵败白桥之事,你可了解?”

  绛流云点了点头,“大都督,您传给我们的信件中有说过此事,大致情况我已经了解了。”

  袁麟熙则是取出一份军报,递给了他,“这是详细的战报,你且看看。看完后,说说你的想法。”

  绛流云接过战报后扫了一眼,撇了撇嘴。“大都督,在炼鹰谷的这三个月,哥应星也不时教我一些统兵之法,军战基础我还是懂的。恕我直言,我并不认为敌军那位新任的霜狼之主,此番计策有多么绝妙。凭心而论,此番战败,并非是敌人有多么神机妙算,而是我军的将士,是在被一头蠢猪所统领!这如何不败!身为一军主将,他归任雄被一个小小的诱敌计,给骗得像发了情的憨牛一样,只知道往前冲。霜狼之主身边没有霜狼义从,这合理吗?还有他那个儿子归远山,人家弄了一个假传令兵就把他骗得像个二傻子一样。接到传令也不知辨别真伪,过桥渡河不知先派斥候侦查,这是什么样的智障才能秀出的操作?如果这父子俩不是苍云派来的卧底的话,那我只能说,他们的脑袋可能是屁股投胎变成的。我看这二人也别让他们当将军了,干脆拉出去,把脑袋劈开喂蜣螂得了!”

  听完绛流云的话,袁麟熙长叹了一口气:“唉,此二人的能力,我早已知晓,庸才也。但是,老师在时,与苍云的连番大战,使得我军很多大将身殒。大将凋零,你们年青一代又尚未成长起来,远东,已快要无人可用了。归任雄虽然能力平庸,但处于这人才青黄不接之时,且归家在远东也算得上是一条地头蛇,本都督也只能咬着牙任用他了。”

  随后他站起身,再次长叹一声:“唉,我们这一代,光复远东已是希望渺茫了,只能寄希望于你们。如今,远东统兵之将,尚可一观者,除了本都督外,恐怕就只有陈皮岛的那位了吧。可惜呀,可惜......”

  “大都督,按您所说,我觉得咱们远东......”说着,绛流云从怀中摸出一个小瓷瓶,从瓶中倒出了一颗小球,他用二指捏起这小球,举到了袁麟熙眼前。

  见此,袁麟熙有些懵,他不解道:“这不是我们远东的军用药丸吗?你小子这是什么意思?”

  “没错大都督,这就是军用药丸,远东药丸,远东,要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