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绛川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父女夜话

绛川录 乾玄 2452 2020.09.13 18:47

  夜晚的苍云冷房间里,苍云哲正在和自己的女儿聊着天。

  对于这个成就了霜狼义从史上最年轻领袖的女儿,苍云哲可谓是十分的满意。今日授剑拜将后,作为一位主君来说,国家有了新的军事支柱,苍云哲可以稍微松一口气,身上的担子也轻了些许;可作为一个父亲来说,仅有的这么一个女儿,马上就要投身战场,在刀光箭雨里搏杀,若说不担心那自是假的,所以苍云哲此时的心情可谓是十分的复杂。

  但不论是作为主君还是作为父亲,都没有理由去阻拦已经踏上实现自己志向的征途的女儿。所以苍云哲也只能多和自己的女儿聊聊天,把自己所知的兵战之事、为将之道尽可能的教授给她。

  苍云哲喝了一口热茶,捋了捋自己的胡子。那样子倒是不似一位国之主君,更像一个和儿女闲聊的和蔼家翁。

  只见他微微一笑道:“冷儿啊,你之前和绛氏的三战,父亲都了解了。绕后焚粮、定武诱敌,这两战很好!完全把霜狼义从的速度与悍勇给发挥了出来,打出了我苍云的气势。”

  说到这,苍云哲却话锋一转,“不过,冷儿啊,你在白桥之战中所用的计策,是不是太简单了些呀?归任雄此人是个庸才,才会被冷儿你给打了个仅以身免。若是对方为一良将的话,恐怕就没那么简单喽。”

  面对着自己的父亲,苍云冷的冰山小脸也柔和了几分,她唇角微勾,向苍云哲说道:“父亲,白桥之战女儿所用计策实为阳谋,父亲不必担心。”

  “哦?那冷儿就跟父亲详细说说。”

  闻言,苍云冷微笑着点了点头,从一旁取来了一幅地图。“父亲且看,女儿在白桥之前亲自诱敌,敌将便面临两个选择,要么追上并生擒女儿,要么担心中伏而不予追击。女儿先说一下若敌将追击,女儿会采用什么策略。女儿现身之处就在白桥前不远,敌方想追上女儿就一定会追过白桥,而女儿早已在白桥下安放了炸药。女儿是骑着战马的,敌方想追击的话,势必要分兵,以骑兵前来追击。”

  “女儿在白桥附近埋伏了五千骑霜狼义从,以断敌军后路,一旦敌军骑兵通过了白桥的话,便已是女儿的笼中之雀,任我宰割。下一步便是引诱敌人的步卒,女儿引诱步卒所用的计策十分简陋,也是为了一测敌将的水准。若敌方步卒成功被引诱至白桥,并伏击成功的话,便如此战况一般,击溃敌步卒,再炸毁白桥诱敌骑兵回军,而后女儿亲率三千霜狼义从,合围敌军骑兵,歼灭之!”

  “若是敌方统领步卒的将领谨慎,没有被女儿计策所诱,或是过桥渡河时派出斥候侦查的话。埋伏的五千霜狼义从便直接出击,凭借霜狼之悍勇正面将敌军击退。而后炸毁白桥,围歼敌军骑兵。失去了骑兵后,敌军面对我霜狼义从便再无还手之力,只得撤退。而在敌军撤退途中,女儿便领霜狼义从不断地袭扰,定能在这些步卒赶回敌方控制区前,将其彻底击垮!”

  苍云冷端起了桌上的白瓷茶杯,微抿了一口,才继续道:“若是敌军主将谨慎,一开始便未追击女儿的话。想必敌将一定也明白,女儿既然会现身引诱他们追击,定是奇袭之策已被我方所识破,我军早已做好准备、恭候多时了。说不定,敌将还会想到,女儿这个霜狼之主既已现身,那霜狼义从说不定也已埋伏于此。”

  “面对这种情况,敌将只能退军,或者放慢行军速度以防伏击。若是敌军退兵,女儿便率霜狼义从不断在其后方袭扰,凭霜狼义从的悍勇,纵然敌军由良将所领,在其回到敌方控制区后,怕也是要折损不少。而且敌军是奇袭而来,粮草辎重不可能带的十分充足,那会拖慢行军速度。而在女儿的袭扰下,敌军行军速度将大大降低。而行军过慢的话,天寒地冻,一旦粮草耗尽,敌军休矣。敌军想不全军覆没的话,就要舍弃速度慢的步卒来阻挡女儿,以保证骑兵能够安然退回。如此,女儿正好将这些步卒一举灭掉。”

  听到这里,苍云哲捻了捻自己的胡须,他眯起眼想了想,才笑着说道:“如果父亲没猜错的话,敌军若是不退兵,也会因为要提防埋伏而降低行军速度。而罗城已有防备,不会被轻易攻下。如此一来,敌军必会因为粮草耗尽而退兵,无功而返。”

  “父亲所说正是女儿所想,而只要敌军从罗城退兵,女儿就会在其撤退途中,从敌军身上削下一大块血肉来。”

  闻言,苍云哲大笑起来,“好好好,得女如此,吾复何求!有冷儿你执掌兵事,父亲可以放心了。你小小年纪便能识破敌军的奇袭之计,并设下这重重连环之策略,甚为难得,难得!”

  听着来自父亲的夸赞,苍云冷嫣然一笑,“父亲谬赞了,女儿若是绛氏的远东大都督,也会行也这奇袭之策。只是没想到敌军所派主将竟然如此不堪,让女儿的好些设计都白白浪费了。”

  正在喝茶的苍云哲似是想到了什么,朝苍云冷问道:“冷儿,听闻你此番抓了一名敌军校尉,叫归恒?”

  “是的,有他带路,倒是让女儿在找寻敌军粮道时省了不少力气。”

  “此人冷儿打算怎么处置?”

  “女儿观此人有些阴毒,恐心术不正,可杀之。”

  听到这话,苍云哲摸着胡子思考了一会儿,开口道:“这人还是可以留着的,听闻他是敌将归任雄的侄子,说不定可以用来策动部分敌军倒戈,为我苍云一统远东减少些障碍。”

  闻言,苍云冷冰湖般的碧绿色眼眸闪动了几下,轻轻一笑,“父亲说得是。”

  待苍云哲离开后,一名面戴鬼脸面具的甲士前来拜见苍云冷。等进到房中后,这甲士便摘下了面具,一张美到有些阴柔的英俊脸庞便露了出来。面似白玉,剑眉星目,朱红唇与新月耳。咋看之下似美娇娥,但若细细观之,方知为玉树少年。

  后世有一诗人有幸听闻其容貌,慨叹而歌曰:

  “鬼面覆时,他是战场上狰狞的魔王。

  鬼面落时,他是雪原上最美的情郎。

  一生纵横震山河,此世潇洒谁为歌。

  惜哉,惜哉。英雄尚在时,容貌几人知?”

  取下面具的俊秀甲士单膝跪下,抱拳道:“末将参见大都督!”

  “秦姐姐来了,都安置好了吗?”

  “回禀大都督,兄弟们都已安置好,物资也已分发下去了,将士们定能过好这个年节。只是...”说到这,被称呼为秦姐姐的俊秀甲士不禁有些无奈,“只是...大都督,对末将的称呼不知可否改变一下啊。毕竟...当年大都督与末将都还是孩童,大都督才将末将错认为...错认为是女子,把末将称为姐姐,如今......”

  听到这,苍云冷直接打断了俊秀甲士的话。然后,接下来发生的一幕,恐怕会让全苍云的人都惊掉下巴。冰山美人苍云冷竟然...竟然嘟起了嘴巴???然后有些傲娇的说道:“我不管!我把你错认成姐姐,那你就是姐姐,一辈子的秦姐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