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绛川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碧眼天狼

绛川录 乾玄 2233 2020.09.12 20:50

  星历1622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这天是苍云氏族的太阴节,是雪原上黑夜时间最长,也最为寒冷的一天。太阴节是苍云氏族最为重要的节日,而今年的太阴节更是尤为的盛大。今年的这一天,不仅是苍云氏族的太阴节,也是新任霜狼之主正式授剑继任的日子,更是苍云主君独女苍云冷行华服礼的日子。

  华服礼对于泛大陆的诸国各族来说都是极为重要的日子。按泛大陆上的惯例,男子年及二十时,由族中长辈加授冠帽,行加冠礼;女子芳龄十八时,由族中亲眷缝制锦绣华服,并由长辈授予,行华服礼。大陆各族之人皆要行此二礼,以示成人。

  按礼,主君之女行华服礼,当于栖凰坛举行,挂各色绮罗,精挑百余宫娥侍于左右。

  而苍云冷自小习兵机、好骑射,端得是军中红妆,又逢霜狼新主加封大礼,故礼行于宫北拜将台,礼台周围,尽列甲士。

  吉时一到,苍云主君及后宫诸夫人坐于台上所设的木椅上,苍云冷在礼官的引领下,自台下登阶而上。

  依礼,本应由苍云冷生母来亲自将华服授予苍云冷,然而其母早逝,后宫大夫人又甚为宠爱苍云冷,故此礼由大夫人代行。

  等苍云冷在台上站定后,大夫人手捧一件雪狐裘走来,笑着说:“我们的冷儿今天也要长大了,时间过得可真快啊,还记得当年我第一次抱你时,你才那么小,可爱的紧呐。冷儿呀,你也长大了,什么时候领回来个夫婿给我们瞧瞧呐?”

  听到这话,饶是苍云冷的性子也不由的害羞了起来,冰山俏脸上闪过了一丝红晕。

  这一切自然逃不过大夫人的眼睛,她不由笑道:“呦,冷儿可是害羞了?这可不多见呐,哈哈哈,不逗你了。冷儿,这是正事,你娘亲走得早,她临终只有两个遗憾,一是不能为你授华服,二则是不能亲眼看看你未来的夫婿。今天为娘为你行华服礼,算是了了她的一个心愿,但是夫婿方面...冷儿你就要抓紧了。看上了哪家的公子,就和为娘说,不要不好意思。若是对方不愿意,嗯,就和你爹说,直接把他绑进宫里来。到时候,为娘要为冷儿风风光光的大办婚礼,再去你娘亲灵前和她说一声,让她也高兴高兴。”

  听着这有些唠叨的话语,苍云冷心中不由一暖,躬身一礼道:“谢大夫人!娘亲早逝,冷儿幸赖大夫人关爱,方能不受丧母之苦。冷儿代自己、代已故的娘亲,谢大夫人!”

  见此,大夫人忙将苍云冷扶起,“傻孩子,你还跟为娘客气呐?你自幼便懂事,又生得这么可爱,为娘不疼你疼谁啊?冷儿,你与别的女孩子不一样,你要带兵打仗。为娘不会阻碍你实现你自己的志向,但你万万要记住,刀剑无情,千万要小心呐!要是哪天累了,不想统兵了,就和为娘说,为娘给你撑腰!你父亲要是不允,我就...我就不让他进屋!”

  “谢大...谢娘亲!”

  “好啦好啦,快把这狐裘披上吧,待会还要行拜将礼呐,晚了你父亲就要催了。”

  闻言,苍云冷双手接过雪狐裘,在大夫人的帮助下披挂于甲胄外。由于没有戴头盔,金色的披肩长发散在雪白的狐裘上,在太阳下熠熠生辉,好似金色的阳光洒在雪原的白雪之上。

  见华服礼结束,后宫夫人们便先行离开,苍云冷也回到了礼台之下。

  苍云主君苍云哲起身走到礼台正中,环顾周围,他朗声道:“诸位将士!霜狼义从是我国立国之本,是我国之象征与荣耀!我苍云一族得天之佑,武运兴隆,数百年来不乏领兵之才来统率霜狼。如今,本君之女苍云冷,更是以不满十八的年岁完成了试炼,成为史上最年轻的霜狼之主,此乃天之所佑,我苍云,必千秋万代、称雄一方!”

  台下数万甲士齐声喝道:“千秋万代,称雄一方!”声振寰宇、惊荡层云。

  看着麾下的骁勇甲士,苍云哲满意的点了点头,“霜狼之主,皆是善于兵事的大才,故霜狼之主加封时,按例,当拜为大都督,总领全国兵马、战事。今日,本君依例而行,授苍云冷天狼剑,并加封为兵马大都督。苍云冷,上台来!”

  闻言,苍云冷再度登上礼台,苍云哲手持一柄宝剑,对她说道:“此乃天狼剑,为霜狼之主的象征,亦是兵马大都督行令之凭证。今日,本君便将其授予你!”

  随后苍云哲手拿剑刃,把剑柄递给苍云冷,“从此上至天者,都督制之!本君授予都督生杀之大权,军中敢有不听号命者,都督可先斩后奏!”

  苍云冷单膝而跪,抱拳行礼道:“谢主君!吾君所忧即为末将所忧,吾君所虑即为末将所虑!”

  苍云哲又手拿剑柄,把剑刃递给苍云冷,“从此下至渊者,都督制之!军中之事,战机瞬息万变,都督之决策,本君不横加干涉,都督亦当自重!”

  苍云冷再次单膝跪下,抱拳道:“谢主君!吾君剑锋所指,纵然粉身碎骨,末将亦当效死!若敢有不臣之二心,天雷诛之!”

  见此,苍云哲满意的点了点头,眼中浮现出一抹欣慰,“既如此,本君授都督天狼剑,愿都督战无不胜、所向披靡,为我苍云建不朽之伟业!”

  一旁的礼官高声道:“礼成!请都督接剑!”

  双手接过天狼剑后,苍云冷转身看向礼台下的甲士,她高举起剑,朗声道:“接剑之时,我便是霜狼新主。我当秉承霜狼之意志,义之所向,万死犹随!与子同袍,生死与共!霜狼义从,你们可愿听我号令!”

  台下的近万霜狼义从闻言皆单膝下跪,抱拳高声道:“愿为大都督效死!”

  看到这一幕,苍云冷点了点头,她将天狼剑拔出,剑指苍天道:“接剑之时,我亦是苍云之兵马大都督!军中之事,由我主之!本都督令曰:擂鼓不进、鸣金不退、举旗不起、按旗不伏者,斩!呼名不应、点视不到、违期不至、动乖纪律者,斩!.......”

  随着一条条苍云军规为苍云冷所复述,苍云军队迎来了一位新的大都督。台下的数万甲士齐齐下跪,朗声道:“愿为大都督效死!”声势惊人,在拜将台上空,隐隐浮现出一股天狼形状的军魂能量。那天狼高昂起头,仰天长啸!

  拜将台上的苍云冷剑指苍穹,金色长发披在雪白的狐裘上,碧绿色的眼睛好似雪原上封冻住的湖泊一般,没有涟漪,却隐透着寒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