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绛川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女武神

绛川录 乾玄 2354 2020.09.03 23:11

  星历1622年十一月初,

  绛流云已是在炼鹰谷摸爬滚打了近两个月的时间。同时,一行人自极北冰洋而来,正向着苍云首府——玄云府前进着。待这些人来到城下,数百战骑正立于城门之前,似乎是在等待着他们。这些骑兵着清一色优质银色铠甲,皆跨雪白巨狼,飘扬的军旗上绣着霜狼图腾。

  见到来人,立于最前端的银甲骑士轻驭坐下白狼,向前行了几步,朝对面为首之人抱拳道:“见过小姐。”

  被称为小姐的那人却是从战马一侧取下了一个长条布包,将其掷于地上,才冷声道:“极北白鲸的独角在此,尔等可服我?”

  见此,那银甲骑士猛地一惊,赶忙从坐骑上翻下,快步来到那位小姐面前,单膝跪地朗声道:“您能通过试炼,我等必誓死追随于您。从此,您便是霜狼之主,霜狼义从右统领尹少良,参见将军!”

  十二月初,绛氏远东大都督袁麟熙,命大将归任雄率两万步骑出定武城,向东南行军,图取苍云之罗城。

  临近冬季的雪原,越发的让人感到寒冷刺骨。两万大军此时正在大雪中艰难行进着。

  一名骑在马上的小将搓了搓冻得发红的双手,向旁边的主将问道:“父亲,大都督这是怎么了,让咱们大冷天去打什么罗城,这还下着大雪呢。”

  归任雄闻言轻轻一笑,“远山,这你就不懂了吧,这罗城于我军而言可是甚为的重要。一旦拿下罗城,失去了罗城驻军的支援,其西的冰港就成了我军的囊中之物。而一旦拿下冰港这座军事港口,便能为我玄江驻军开辟出一块登陆之所。而后合水陆两方之力,慢慢将整个度罗半岛全部吞下!随后再筑几座坚城,以玄江岛群为核心来转运物资,我军对苍云之防线才能称得上是无懈可击。”

  归远山紧了紧自己的熊皮披风,有些担忧道:“可是现在马上就要入冬了,正应休整之时,不宜用兵啊。”

  归任雄对此也是长叹一声:“唉,没有办法,苍云军力强盛,正面交战我军占不到便宜。此时将要入冬,又连降数日大雪,自然不宜用兵。可也正因如此,大都督才让我们袭取罗城,以求攻敌之不备。而且苍云主君的独女马上要满十八岁了,该行华服礼了,这小丫头又完成了在极北冰洋的试炼,苍云主君特下令在行华服礼时举行阅兵仪式,各地驻军皆要遣士卒参加。如此一来,此时便是罗城防守力量最为薄弱的时候,虽是兵行险招,但若错过这个机会,想要夺取罗城就更为艰难了。”

  说着他转头向身侧的江水看去,“幸有这经年不冻的玄龙江,使我大军水源不绝,否则又要生出许多麻烦了。”

  这时,一名斥候策马奔来,向着归任雄道:“禀报将军,前方五里处便是白桥。”

  “好!过了白桥,距罗城就只有百里了......”

  “将军,我们在前方发现敌军的百余轻骑,为首之人头插两根冰蓝色雉尾。这支骑兵极为警惕,我等不慎将其惊动,现在他们已向白桥方向逃去,估计是打算通过白桥向罗城逃窜。”

  “冰蓝色雉尾...这是雪雉的尾巴所制,只有霜狼义从之主才可佩戴,此人定是苍云主君的独女苍云冷!”随后归任雄又有些凝重的向斥候问道,“那百余骑兵可是霜狼义从?”

  “那百余骑皆骑黑色战马,应当不是。”

  “好!真乃天佑我也!这小丫头不知是何缘故来到此处,却没想到会碰上本将军,哈哈,连霜狼义从都没带上,真是上天所赐的战功啊!远山,你领步卒留在原地,为父亲率五千骑兵,定要生擒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

  不等归远山作出回应,归任雄便已带领五千战骑奔白桥而去。

  白桥架于玄龙江主道之上,建造之初便将骑兵通行考虑在内,桥身修得极为宽大、结实,故归任雄及其麾下五千战骑在通过之时速度倒没有受到多少阻碍。

  通过白桥之后又追了许久,一名将领有些不安的说道:“归将军,感觉有些不对啊,这会不会是敌军的诱敌之策?”

  看了看前方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冰蓝色雉尾,归任雄难掩兴奋道:“不可能,苍云断然不会料到我军会在此时出击。此番若能活捉这小丫头,哈哈,霜狼之主,这可是天大的战功啊!吾等皆能获得丰厚赏赐......”

  然而话音未落,后方却响起了一声惊雷般的爆炸声。

  听到这声音,归任雄仿佛被人从头上浇下来一盆冰水,瞬间从兴奋状态中清醒过来,他有些颤抖地吼道:“停止追击!立刻回军!速派人去搞清楚后方的爆炸是怎么回事!”

  虽然即将到手的军功就这么飞了,但是归任雄此时更为担心后方所发生的事情,只得率领全部骑兵原路赶回。归任雄内心十分的不安,看这情况,或许自己已经......

  就在归任雄领麾下战骑向白桥狂奔之时,派去探查情况的骑士赶了回来,还带着伤痕累累的归远山。

  “远山?这是怎么回事?”

  “父亲,您...您走之后,过了...过了一会儿,一名...一名着我军甲胄的骑卒赶来,说父亲您...命我领军通过白桥,并...并在白桥附近驻扎,以防敌军抄我后路,孩儿...听此赶忙率军前往...咳咳...”咳嗽了两下,猛吸了口气,归远山才缓过劲来,“哪料赶到白桥之时,我军才通过一半,桥旁的一座山后却杀出数千战骑,皆骑白狼,军旗上绣霜狼图腾。我军被打的溃不成军,孩儿凭借着坐骑和亲兵保护,才得以幸存。后来,敌军又炸了白桥...此番孩儿,仅...仅以身免。”说罢归远山惭愧地低下了头。

  “什么?我的傻儿子啊,你中计了!为父何曾派人传命于你?那是敌军假扮的!”

  此时一名骑士慌张地奔到归任雄父子面前,“将...将军,后方有一支敌军向着我们杀来了,为首者头插冰蓝色雉尾,麾下战骑约有三千,皆...皆是霜狼义从......”

  “什么!”

  在夕阳的余晖中,苍云骑兵正清理着战场。

  尹少良走到苍云冷身边,抱拳行了一礼,“禀报将军,敌方五千骑兵全灭;其万余步卒为我军斩杀三千,在桥上淹死、践踏死约有六千,其余皆溃散。我军伤亡约500余,以伤者居多。”

  “敌方主将呢?”

  “敌军被追至玄龙江边时,见白桥已毁,又被我军等候在江边的五千霜狼义从所夹击,对方主将归任雄见形势不妙,与其子归远山跳入玄龙江中,凫水而逃。我军忙于剿灭敌方骑兵,故未能追得这二人。”

  闻言,苍云冷看向那终年不冻的玄龙江,极美的俏脸上浮现出一抹轻蔑之色,她冷笑道:“归任雄,好一个龟人,果然有几分水中功夫。可惜了,原想斩一条龙来为本将的华服礼添份彩头,结果上钩的,却是一只乌龟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