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应是燃枝向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嫌隙纵生

应是燃枝向暖 柯颜颜 2532 2019.07.16 21:28

  应然深送唯暖离开后转身折回酒店打了一个电话。温璟沐来者不善,是时候将他的底细查一查了,他插手干预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检查的路上,气氛是有些微妙的。

  路上,郭局对应然深赞不绝口,一直夸他气质不同凡响,气魄也是人中龙凤。其实,凭他的直觉,便隐隐觉得应然深与众不同,只是无从得知他的真实身份。有些人身上是自带气场的,这种气场,不管隔了多远,都能清晰的与普通人区分开来。

  郭局长这个人,怎么说呢,世俗而又不掺杂许多功利,油滑中又透露出几分真性情,平时相处中也能看出他是一心为了地方发展的,也算是一个好官。所以,大家跟他的相处中也多了几分敬重。

  他对应然深这一通夸赞,原本是想抛砖引玉,套出应然深身份的。

  京城卧虎藏龙,多数能下来检查的人北京绝不简单。唯暖虽早已表明身份,只是代师出征,但京科院很多专业在京城也是与清北齐名的,所以她不可谓前途不可限量。

  而且,像她这般才貌双全的女孩子,连温璟沐对她的感情都不加掩饰,她又怎会觅一个普通人。

  郭局长的意图昭然若揭,唯暖却对他置之不理。

  这时候,温璟沐不冷不热的插进了一句话:“郭局可还记得昨天观看的记者招待会的应部长?”温璟沐着重强调了一下“应”字。

  半晌后,郭局长冷汗涔涔落下,“应...”

  温璟沐并未明说,但这一暗示也足够郭局长忐忑不安的。

  平时,郭局长看唯暖只是个女生,还是个学生,对她较为冷落,一直忙前忙后的奉承温璟沐和傅兹凯。此时,才发现,对他们地方发展最有裨益的很可能是这个话不怎么多的小姑娘,追悔莫及。

  果然京城来人卧虎藏龙,而且大家一个更比一个低调。

  众人心中绕了几个弯,唯暖完全不知情。

  她只知道温璟沐彻底颠覆了她对他的印象,穿白衣的不一定是天使。这个男生,来意不明,居心不良,不停的在她和应然深之间搅起一通通的浑水,直到现在也不消停。她对他的好感已经到尽头了。

  恰逢这天迎来了倒春寒,原本天气逐渐转暖田野山间已见迎春花开,众人出发后不久北风却忽然来袭,狂啸不止,外面气温骤降,中午时分便飘起雪花来,导致道路难行。

  今天检查的企业都是半山腰的矿场,山向背阴,年初的积雪还没化完,众人向当地政府借了几辆越野车才堪堪而行。按照郭局长的话,半山腰的几家矿场都已经在停工整改中,一时半刻不会复产,众人大可不必去看。只是傅兹凯做事比较谨慎,实事求是,绝不偷懒,于是不顾山路崎岖,还是带着一行人上了山。

  到了山上,唯暖见到的便是破败的厂房以及挖了一半的矿山,还有积雪不化的矿坑,入眼处满目萧条。

  山风呼啸中,唯暖拿着手机不断拍照,现场留证,没一会儿便冻得手脚僵冷。平时三人虽分工明确,温璟沐却时常会帮唯暖分担,因为,他的工作郭局长总会恰逢其时的帮忙。

  现在唯暖单方面跟温璟沐划清了界限,便不再接受他的帮助。

  她虽然性格温和,但不代表毫无攻击性。她不喜欢与心思太缜密的人打交道,太累。温璟沐已经碰触到她的底线,大家友好合作的关系便到此为止吧。

  温璟沐看着唯暖对他的防备,意识到自己操之过急了,最重要的还是低估了应然深对她的在意程度。

  他亲眼见到应然深参加了与表姐的相亲宴会,也亲耳听到表姐跟他讲应然深陪她去B大的种种细节。表姐从小到大都对他特别疼爱,所以他对表姐也十分敬重。这些年,其他的少女追星,他的表姐则忙着追应然深。从初中见过应然深一面之后,绥远冰便开始追随着他的步伐,一路从中学到大学再到研究生,跟他读的都是同一所学校。唯一不同的是,绥远冰硕士毕业之后,便被父母召回家族企业工作了。当然,最重要的一个原因还是,应然深也回国了。

  这些年,绥远冰多多少少都有机会出现在应然深面前,却从未给他种下很深刻的印象。她努力将自己变得跟上他的步调,却没想已经被人捷足先登。

  她心有不甘,于是温璟沐自告奋勇替的表姐调查戚唯暖与应然深之间的真实状况。

  只是,那天下午,他在京科院外面的林荫小道上,看到摇着应然深一只胳膊在撒娇的唯暖,像一个在跟大人讨糖吃的小孩子。夕阳的光透过银杏枝桠的罅隙洒在她的脸上,和着她明媚又甜美的笑容,那一瞬间,他希望站在她身边的是自己。

  说不上为什么,只是一刹那的心动,便化作了狂风巨岚般地动山摇的喜欢。他要把她抢过来。虽然,这个女生,要比他大一些。但是年龄对他来说从来就不是问题。

  他努力寻找了很久应然深对她并非真心实意的罪证,却都是徒劳。

  应然深对她的好几乎无懈可击。他几次三番悄悄跟在二人附近,看到应然深对唯暖的宠爱,几乎要打起退堂鼓。喜欢一个人不一定非要得到,她看起来已经很幸福了。至于表姐,也是强扭的瓜不甜,他已经打算倒戈了。

  没想到事情还是出现了转机。

  最近“保卫蓝天”的专项启动,参与名单里他们公司也赫然在列。出发前,部门员工上交分组表让他确认签字的时候,他看到了戚唯暖三个字。鬼使神差的,便替换了唯暖组的员工,亲自上阵。

  第一次正式见到唯暖,她穿着大大的羽绒服,整个人缩在里面,即使冻得有些瑟瑟发抖,还不忘刷着手机,令他起了一丝捉弄她的心。于是故意走近她,看到她的眼神亮了亮,然后又故意走过她,再看到她眼睛里的光逐渐消失,最后终于折了回去,拉了她的行李箱便走。

  后来,经过几天的接触发现这个女生要远比看起来更有趣的多。明明有超凡脱俗的容颜,却没有美丽女孩子们惯有的公主病。虽也落落大方却又带着小小的莫名的胆怯。心思单纯,容易被骗,却也带着固有的小倔强,一看便是涉世未深的样子,一直以来应该被保护的很好。他最喜欢她笑起来的样子,能够让整个世界都明亮起来。

  他嫉妒着应然深,同时又些赞同着他的眼光。唯暖是一块完美无瑕的碧玉,确实可以成为一个商人最引以为傲的藏品。

  只是,这个商人揣的什么心思却也未可知了。

  几天相处下来,旁敲侧击,才发现应然深对唯暖有许多隐瞒。正巧近期有应怀宽的记者会,于是温璟沐算好了时间,怂恿傅兹凯带大家一起学习,借机向温暖道出一个应然深隐瞒的事实。

  因为打交道特别多,所以温璟沐对应然深这类人的家庭,最为了解。何止应然深,即便是自己,也会为了前途未来而牺牲婚姻。所谓门当户对,既是老祖宗传下来的名言,存在自有它的道理。

  更何况,应然深曾背着唯暖私下见过表姐,这是不容置疑的事实。

  所以,他改变了主意,打算争取,并且,势在必得。

  只是,中间不知道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两人非但没有产生任何距离,反而比以往更亲密。

  看样子,他还是对情势估计有误,得转变一下策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