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应是燃枝向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应迟漠

应是燃枝向暖 柯颜颜 4402 2019.07.19 21:18

  唯暖把温璟沐送回去,将行李和他一起扔在家门口,在他还没来得及出什么幺蛾子之前,油门一踩甩了他一脸汽车尾气,便消失在了远方。

  回去后,一个人无聊,便去小区附近的公园走了走。

  天气转暖,温风蔌蔌,春景日盛,伴随了一路的花香。春天总是容易给人充满希冀的感觉。逝者如斯夫,白驹过隙,竟然就这般不知不觉中,跟应然深一起,已经从隆冬走到了春天,走到了万物复苏的时节。

  这些天,在温璟沐的不断干扰之下,她的思绪有些乱。原本对应然深固若磐石的信任不经意间便有了裂痕。她与应然深这一路走来,也算径情直遂。她更是在应然深的庇护之下没有经受过半点的风雨。

  但以前可以说她年幼无知,单纯不谙世事,可是,温璟沐已经暗示的如此明显,她再置身事外当鸵鸟便真的是连自己内心这一关都过不去了。

  不是没有忧虑的。

  当得知应然深身份的那一刻,她的心脏悄悄揪在了一块。面对家世这条鸿沟,她十分的无力。打小阅小言无数的她,几分钟就能列举类似故事的N种结局与未来。

  在应然深的家庭中,有多少人对他们是乐见其成的呢?

  如果仅仅凭他一己之力坚持,未来又是什么样子的呢?

  沿着公园的小道一圈又一圈的走,直到天色擦黑,唯暖才折回家中。

  看看手机,仍旧没有应然深的电话以及信息,甚至连广告都没有,一片沉寂。

  好像,她最近的生活一直在围绕着应然深打转,原地不动很久很久了。这样的生活逐渐让她生出了一层浓重的危机感。

  研二再过几个月就结束了,最近也已经收到了论文被录用的邮件。以前感觉需要费尽心力都不一定能做到的事情,仿佛只是在一瞬间就完成了。蓦然回首,人生总总,没有什么坎是过不去的。

  所以呢,未来也没什么是值得焦虑的。

  回家后,唯暖做了一份简单的晚餐,吃完后又开着音乐将房间打扫了一遍,最后便和衣在沙发上睡着了。

  等到再次醒来,时间已经临近午夜,仍旧没有应然深没什么信息。知道他最近一直很忙,所以唯暖很少主动打扰他,然而今天甚至连一个晚安都没有等到。

  手机里却有其他的未接电话,半个小时前几个舍友轮番打给她的,除了津津。

  听说津津最近谈了男朋友,感情之路貌似有些不顺。唯暖也在暗暗为她担心,只是一直没顾得上跟她细谈。

  所谓见色忘友那种朋友就是指的她了吧,津津也不止一次指责过她。

  直觉是津津的事情,于是唯暖迅速的拨了回去。

  接电话的是苗苗,语气里满是焦急:“七七,津津喝醉了,在酒吧里不肯出来,吐的人家座位上到处都是,非要喊着找你呢。你有时间吗?我给你发位置,你赶紧过来一趟吧。”

  唯暖对津津特别了解,她很少会遇到不开心的事情。但凡有什么事能让她借酒消愁,那这个坎可能是真过不去了。

  京城即使午夜,马路上仍旧有如流水般的车辆,此刻正是IT行业下班的高峰期。唯暖有些焦急,车技虽不够娴熟,但一直在加速,好几次差点闯了红灯,半个小时后终于顺利赶到了酒吧一条街。

  在为首最大的一家酒吧内的靠窗位置,唯暖看到了半歪在沙发上正在哭的林津津。看到唯暖过来,跌跌撞撞的站了起来便向她扑了过去。

  “暖暖,杜青平就是个王八蛋。”唯暖小心的扶住迎面倒过来的津津,“像你那样的完美的爱情我就不奢求了,可我只是想好好谈个恋爱,怎么就那么难呢?”林津津小声呓语着。

  若在平时,津津一定是那种“人若犯我,十倍还人”的主。这次,竟然喝闷酒,就连平时虎虎的威风都没了,可见,这次她是认真了的。

  杜青平是校篮球队的主力,有段时间,林津津三天连头往篮球场跑,还经常蹭应然深给唯暖的零食给杜青平。唯暖道听途说过几次杜青平的八卦消息,感觉他的风评不是特别好,有些花心,所以,也提醒了津津几次,只是她一直都没能听进去。后来看着津津每天一副恋爱中小女人的模样,也只好为她开心了。

  “七七,是这样的。”苗苗站起来帮唯暖扶住津津解释道:“杜青平确实是个王八蛋,他明明有外校的女朋友,却一直骗津津,跟她暧昧不清。今天下午,他跟那个女生在外面逛街,我们跟津津也在逛街,恰恰遇到了,于是被津津抓了现行。结果,津津不但被那个女生骂小三,还挨了她一巴掌,你说气不气?!”

  “对呀,原本津津是要打回去的,结果杜青平挡在前面,让津津要打就打他。”文文顿了一下,语气有些愤怒:“津津当然不舍得,一气之下便离开了。”

  “再后来,她便拉着我们来了酒吧。白的红的啤的要了一堆,喝着喝着便开始哭,越哭越凶,越凶越喝,越喝越醉,最后就吐这儿了。你来之前,服务员刚刚打扫干净。”

  “津津,咱们先回去吧,回去睡一觉就没事了。”唯暖看看趴在自己肩上的津津,已经快要睡着了,于是喊了服务员过来结账。

  结果等账单出来,几个人看着账单上的数字却有点傻眼了。津津喝的这顿酒,几个人的月工资全部加在一起都不够还账的。这一顿真是要把家底都喝光了。

  看看到眼下的情况,唯暖从包里拿出来一张卡递给了服务员。这是应然深留给她日常家用的,但她很少会用到。相处了近两年,彼此的财务情况都很清楚,几个姑娘都是月光,现在是月初,帮津津凑了酒钱估计就只能啃馒头喝稀粥度日了,所以唯暖今天便拿出来应急了。

  听到服务员报的余额,苗苗忍不住歆羡:“七七呀,应老师是真的宠你呢。求包养~”

  文文也忍不住插进话来:“对呀,对呀,咱们宿舍数你运气最好了。你看,像应老师这样多少人梦寐以求的金龟婿,竟然都只对你情有独钟..其他人,他真的是一眼都不多看呢...”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陪着唯暖扶着津津到了外面的停车场,当看到唯暖拿出车钥匙开了不远处应然深的SUV时,心情,更是不可言说了。

  唉,再说什么也是锦上添花了。

  所以,女生一定是要嫁对郎的!苗苗和文文两人默默的在心里下了决心!

  正要将津津扶到后座,余光里,却看到后方两个男人绕了过来。前面一位人高腿长,面容英俊却又不失冷峻,带着一股久经沙场后沉淀的微沧气质,看起来就浓烈老辣。他随手将车钥匙抛给了后方跟着的男人:“你先送这几个女生回学校。”

  后面的人结果钥匙恭敬的回答了句“是,应司”后,便走向津津几人,邀请她们跟着自己上车。

  唯暖挡在几个人前面,狐疑的看着他:“你们是谁?”

  “我是应迟漠。”应迟漠向前一步,对唯暖伸出了手,“戚唯暖同学,你好。”

  “啊!”苗苗尖叫了一声:“您是应司长,前几天我刚刚跟着导师参加了您主持的一场环保学术会议。”

  文文也在一旁不停地点头:“对呀对呀,还上京科院新闻了。我们系的女生一致推举您为环境系统最帅的司长呢。”

  听到这里,应迟漠冷峻的面容上微微带了一丝笑意,眼前的几个女生挺有意思的,一点也不怕生。此刻,如果是她们的导师站在自己面前,估计连话都不敢多说吧。

  “所以,你们现在放心我的同事送你们回去了吧?”

  “放心,放心...”苗苗和文文忙不迭的扶着津津跟着应迟漠的同事离开了。

  可惜津津睡着了,不然司长亲自来找唯暖这个大瓜,估计够她吃好久的。

  看几人离开后,应迟漠顺手拿过了唯暖手里的钥匙:“我送你回去,顺便谈谈你跟然深的事情。”

  “您是?”唯暖心里仍旧带着疑问,她之前虽没见过他,但也知道他此行必不简单,最重要的是,他姓“应”。

  “我是应然深的大哥。说来也巧,今晚正在在附近谈事情,结果就遇到了你。”

  果然不出所料。

  唯暖跟着他上了车,手心里沁出了一层薄汗。

  “是呀,好巧。”唯暖边回答,边大脑飞速旋转,希望能找出应对之策。

  “你跟然深在一起也有一段时间了吧?”应迟漠直奔主题。

  “嗯。”

  “你觉得他怎么样?”

  “挺...挺好的...”唯暖小心翼翼的回答。坐在应迟漠旁边总有种泰山压顶的感觉,见一个已经这么压力山大了,如果应然深一家人都在场,自己很有可能会吓得落荒而逃。

  “你不用紧张。”感觉到唯暖的不安,应迟漠出言安慰:“我只是想了解一下你们的基本情况,毕竟我是你们的大哥。”

  你们的...大哥...

  这几个字是证明对自己的认可么...

  唯暖紧张的心情稍稍放松了一下:“所以,我也可以喊你大哥么?”

  “当然可以。”应迟漠低低的笑了一声,“你很漂亮,然深的眼光一向不错。”

  “...谢谢...大哥...”应迟漠直言不讳的夸奖,让唯暖略略有些害羞。跟人尬聊真的很不美好。

  “你喜欢然深吗?”

  “嗯...”这大家长式的严厉拷问真是让人招架不住呀,连应然深自己都没有这么直白的问过她。

  “我们家的情况复杂,所以你们可能还有一段路要走。”

  “是所谓的家族考验之类的问题吗?”唯暖一不小心,就将自己揣测了很久的疑问给问了出来。

  “倒也不全是...”应迟漠显然没有想到唯暖会这么问。

  唯暖以前还比较乐观的心态,被应迟漠这么一点拨,突然感觉两人前路堪忧。难道跟应然深在一起还需要过五关斩六将,再增加些琴棋书画等方面的才艺考验吗?

  然而,直到后来真正遇到所谓的考验,唯暖才知道当初自己的想法何其简单,而现实却又是多么的残酷。

  因为,并不是所有的感情都可以最终修成正果的。人生海海,要面临要经过的实在是太多了,而身不由己,也实在是太多了。

  “谢谢大哥提醒。”无论以后将要面临什么,当下唯暖都决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因为车到山前总归会有路的。

  “然深从小个性清冷,很少与人亲近,连我都很难能猜到他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他一直很优秀也很孤傲,所以很少有什么能入他的眼。在我的印象中,他只有少年时代曾经喜欢过一个邻居家的女孩。那是我们第一次见到他除了亲情外的情感起伏波动。只是,那个女孩年龄大了他两岁,只把他当弟弟看。他为女生做了每个少年会做的事情,却仍旧没能打动她的心。后来,女孩随着家人一起出国了。从那以后,然深便一心放在了学业上,直到你的出现。”应迟漠顿了顿,“这一次,他的感情却掀起了惊涛骇浪。他使用了很多手段最终使你跟他走在了一起,跟你在一起以后他有了很明显的情感起伏。这在我们看来是欣慰的,却也是担忧的。欣慰的是他其实也跟正常人一样,担忧的是他有了你便有了软肋。”

  原来应然深竟然有这么一段过往......

  他曾经喜欢过的女生一定也很漂亮很漂亮吧,唯暖突然心里有些酸酸的,要不大哥怎么会说“一向”二字呢,虽然过去很久,说不介怀,那也是骗人的。

  “可是,为什么说,我是软肋?”

  “如果他能找一位在事业上或家世上与他匹敌的女孩结婚,那他的未来前途必定更加不可限量,这也是我母亲一直期盼的。而他选择了你,却必定要拿出更多的时间以及精力来照顾你,带着你成长,所以,你只能成为他的牵绊。”

  细细想来,确实如此。

  这么久以来,唯暖得到的都是应然深的照顾。她也很想为他做些什么,无奈他实在是太过强大,最后便堕落到心安理得的享受他所给与的一切了。

  不过,就像津津所说的,她也不过只是想单纯的谈一场恋爱而已。她也只是单纯的想一生一世一双人而已。明明很简单的事情,为什么一定要掺杂那么多的利益,为什么一定要搞得那么复杂呢?

  “在一起只是两个人的事情。”唯暖反驳。

  “涉及然深,就绝对不会只是两个人的事。”

  “所以,大哥,你今天到底是要告诉我什么?”唯暖不想再跟他打哑谜。真是受不了这些大人们,肚子里的心思九曲十八弯,有话不直说,让人猜不透。

  “你是个好姑娘,所以,以后你跟然深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要好好走下去。”

  “我们能遇到什么困难...”唯暖嘴上虽然以一副无所谓的语气说着,心里却咯噔一下,怎么都觉得应迟漠这嘱咐别有深意。

  未来到底是有怎样的荆棘丛林在等着两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