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应是燃枝向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折腾不止

应是燃枝向暖 柯颜颜 2041 2019.07.28 21:46

  房间里满满的一书架书,在大多的科研著作中,最为突兀的应该属于金庸的一套珍藏版武侠。她从小便喜欢金庸构筑的刀光剑影的江湖,羡慕那些快意恩仇的大侠,很多年前就已经看遍了金庸的十四字箴言,没想到应然深也有相同的爱好。等他的时间有些无聊,于是随手抽了一本《天龙八部》又看了起来。

  也不知道看了多久,唯暖不知不觉睡着了。在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从她手中将书抽走,然后便被熟悉的温暖的气息给笼罩,她知道是应然深回来了。

  唯暖翻个身,很自觉的滚到了应然深的胸前。应然深伸出胳膊将她紧紧的拢住,以额头抵住她的额头:“暖暖,委屈你了。”

  唯暖是觉得有些委屈的。于是只是盯着他不讲话。

  “给我时间,我来解决这些问题。”

  “我从来都没想过,有一天自己竟然会这么的不招人喜欢。最可笑的是我竟然不知道原因。哥哥,你告诉我,一定一定不要骗我,伯母为什么对我有这么深的敌意?”

  “跟你没有关系。”

  “是因为我的家庭吗?我什么都帮不到你,甚至总会拖累你。”

  “傻瓜,不要妄自菲薄。”

  “要不是因为我不够好,又怎么会把今晚的聚餐毁掉。”

  “都说了,跟你没有关系。你不要多想,剩下的交给我。”应然深将唯暖紧紧的拥在怀中,勒的她有些无法喘息。这是她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应然深烦躁的一面。她以为,无论遇到什么事情,他都会泰然处之。可这样的他让她心中更加没有底气。

  平日里的唯暖对应然深总会言听计从,因为当个不思进取的米虫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也因为应然深可以把每件事情都安排的面面俱到,从来没有他掌控不了的情况。在唯暖心中,他就是个无所不能大神般的存在,所以她很少会违拗他。

  但这一次,她不打算让步。

  用力的从应然深的身边挣扎出来,翻身睡到了一边,背对着他,准备抗争到底。

  以前唯暖一直乖顺的像只小猫咪,现在终于亮出了明晃晃的爪子。

  她不是傻子,有敏锐的五识,杨书恩对她的反感隔着半个地球都能感受得到。应然深总想大而化之,非但不告诉她原因,陪她解决问题,反而总想隐瞒,她怎么可能置之不顾。

  应然深的这一系列反应只会让事情越来越糟糕。

  应然深躺下后伸手扯了扯她,想把她拉回去,唯暖却不领情。

  安静片刻后,应然深妥协,挪到唯暖的身边,附在她的耳边:“暖暖,这件事情,你不要插手。只管相信我,好不好?”

  此时的唯暖有些累了,已经快要睡过去了,再也没有什么力气去想今天发生的事情,也不想再去想。

  只是,即使睡去,她如远山的眉间仍旧笼罩了一层阴云。

  第二日,唯暖和应然深吃早饭时,家里除了张姐已经空无一人。

  每个人都很忙。

  应怀宽日理万机,昨日难得休息。应迟漠一早也早已经离开,而杨书恩则带着落歌去拜访故友,这种猝然相聚与分别在应家早已经是常态,应然深并不觉得有什么意外。

  “从小,家里的每个人都很忙,见到最多的人只能是张姐。十岁以前,我每天写完作业都会捧一本书坐在大门口的台阶上等爸妈回家。远远的,过往的车子还没拐过胡同口,我就能通过声音分辨出是不是他们。不过,能等到他们的时间寥寥可数,十岁之后我就不再做这样的傻事了。”应然深给唯暖盛了一碗粥,卷了一个蛋卷放到盘子里,“大家的工作以及休息时间都是彼此交错开的,昨天能聚齐,全是看你的面子。不过大家都不在也好,过会我带你在家里到处转转,也省的你拘束。”

  “你小的时候,应该很孤单吧?”唯暖想起自己小的时候,爸爸妈妈的时间还算充裕,虽然严厉,但对自己的关心一直无微不至,所以无论回忆起哪个成长阶段,记忆里都是温暖的。

  突然很想去抱抱那个少年应然深。

  “习惯了。不过自从遇到你以后,再也没有过那种感觉了。”

  应然深冷不丁的告白令唯暖心里微微一漾。

  “是呢,我在遇到你之后,也再没有觉得孤单过。”

  整个人生所有的罅隙都被另一个人的点点滴滴填满,这是一种最幸福的存在。唯暖的嘴角悄悄弯起了向上的弧度。

  “昨天遇到奚明森,有没有很意外?”应然深突然提到奚明森,差点呛到正在喝粥的唯暖。

  她对奚明森狂热迷恋的过往,应然深参与了最后一程。只是没想到他瞒她瞒的密不透风。那次演唱会,第一排的票并不是林津津帮她买到的,而是应然深安排林津津拿给她的。后来,两人在一起以后,林津津跟她坦白从宽了。她并没有为此责怪应然深,反而有些庆幸,如果不是他一直坚定的推着两个人往前走,他们肯定要错失在茫茫人海中的。不过想来,他才是那把幕后的黑手,亲手斩断了她对奚明森的最后一丝情愫。

  “你明明认识他,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为什么要给自己树立一个情敌?”

  “他不是...我以前对他的感情...怎么说呢?”唯暖凝神苦思,最终想到了一句最合适的形容:“就像亲人一样。”

  “呵呵...”应然深突然冷笑了一声,笑的唯暖心底开始发毛,“亲人?”

  “嗯嗯...”唯暖连忙点头:“我对他的感情就像是对家里的一个大哥哥,只有尊敬以及崇拜。”

  “崇拜?”

  “现在已经不了!我现在最崇拜的就是哥哥你了。”唯暖一脸谄媚的笑着坐到应然深旁边,抱住他的胳膊晃了晃。

  已经触了逆鳞,得抓紧抚平。

  相处这么久,唯暖对应然深的了解比对自己还透彻。他是个吃软不吃硬的性子,不论遇到什么事情,唯暖只要软下来,保证能达到目的。光凭这一点,她就能将他吃的死死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