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应是燃枝向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雪落的声音

应是燃枝向暖 柯颜颜 3256 2019.07.05 21:07

  唯暖拿了一个西红柿站在砧板前,打算先从西红柿炒鸡蛋这道国民大菜做起。看了半天圆滚滚的西红柿,完全不知从何下手。

  应然深走过来,双手从她的腰际穿过,将她拥在自己身前,左手握住她拿西红柿的手,右手握住她拿刀的手,干脆利落的从中间切了下去。然后,再一下又一下,带着她将西红柿切成了厚薄均匀的一片片。唯暖想起很久以前,他第一次帮自己维修仪器的时候,整个人也是这般的认真又细致。

  应然深站在她身后,呼吸的温热气息轻轻萦绕在耳侧。

  唯暖悄悄的红了脸庞。

  无论在哪一方面,应然深从来都是个很好的老师。而唯暖也是个不算太笨的学生。这个原本在她眼里如蛮荒之地不可碰触的厨房瞬间充满了乐趣。打蛋、搅拌、热油、下佐料,每一步都在应然深的指导下井井有条的进行着。最后,一盘菜出锅,色香味俱全,唯暖简直激动到热泪盈眶。

  等到晚饭开饭时,看着满满一桌的菜品,虽然是应然深指导有方,内心还是充满了油然而生的自豪感,那是种不亚于小时候每周一升国旗的心情。

  她原来也是有厨艺细菌的~

  两个人虽然认识许久,但是鉴于刚刚转换身份不久,所以唯暖总是存了那么一小丢丢的拘谨。

  所以,饭后唯暖又很积极的要求去洗碗。

  总归还是要多表现表现的。

  现在身份虽略不同以往,但,唯暖对应然深,嗯,怎么说呢,喜欢归喜欢,更多的是一种“亦师亦友”的感觉...

  结果,应然深显然并不打算给她这个机会:“你例假快到了,最近不要碰凉水。”

  w、t、f......

  为什么连这么隐私的问题他都能知道。林津津把她卖给应然深这件事早已经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了,但她相信津津还是有底线在的。

  看出了她的狐疑,“你手机上有一款记录软件。”

  “你偷看我手机!”唯暖控诉。

  “只看了这一项。”

  好吧,既然是打着关心自己的名义,好像也就没什么计较的必要了。

  下午应然深给唯暖冲了一杯热热的红糖姜茶后,便去了书房加班。工作忙起来,是永远是没有尽头的。为了多陪唯暖一会儿,应然深没有去公司,选择在家加班。

  无所事事的唯暖也抱了糖水半躺在书房飘窗上看小言。

  房间里开着加湿器,外面鹅毛般的飞雪有时候时不时打在窗上沙沙作响。30层的高度,目所及处,都是苍茫一片。远处路上行人车辆很少,偶尔有人打着伞小心翼翼的行走,车辆也是慢慢的滑行。

  唯暖看累了便会趴在窗上看风景,或者偷瞄坐在自己斜前方正在书桌后工作的应然深。

  房间里温度很高,应然深只穿了一件白色的紧身T恤,好身材暴露无遗,看的唯暖有些想要去捏几下的冲动,手感一定爆好。偶尔被应然深眼神抓个正着,只好不好意思尴尬的笑笑,装作若无其事的继续看小说。

  等他投入工作,再继续悄悄盯着他看。看他不时翻翻资料,或者在键盘上敲打,或者偶尔接个电话。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很好看,好看到唯暖有些好奇他到底生活在一个怎样的家庭,才能有这么好的教养。两个人刚在一起的没多久,都甚少提及自己的家庭。很多事情是循序渐进的,所以她虽有好奇,但并不会刨根问底。

  只是,唯暖有些想不明白,以前的自己为什么会那么排斥他呢?现在她终于理解其他女生的心情了,就像以前对待奚明森的心情。如果没有应然深,如果有一天他对外公布女朋友了,如果有一天他结婚了,那时候的自己虽然嘴上会说着恭喜呀,但是,心里一定会很难过很难过的。

  还好,应老师,是自己的了。

  想到这里忍不住傻傻的笑了。

  正傻笑着,远处的应然深突然起身向她走来。唯暖慌乱的低下头摆正小说装作看的很投入的样子。

  然后,手上的书不翼而飞,整个人天旋地转后,应然深已经半躺在飘窗上,而自己正妥妥的坐在他的腿上,被他紧紧的束在怀里。

  眼看着应然深往前倾的动作,唯暖立马猜到他的下一步,有些紧张,伸手直接捂住了他的嘴:“老...老师...”

  用力拿开她的手束在身后:“以后不准再叫我老师!”老师这个称呼总让他有种摧残祖国幼苗的错觉,实在是太煞风景了。

  然后,唯暖终究没有摆脱被xx一番的境遇。

  应然深终于放开唯暖后,她用了好半天才清醒过来。

  此时,他正抱着她静静的坐在窗台赏雪。

  唯暖趴在她的胸前,看着近在眼前只隔着一层布料的胸肌,一个没收住,不自觉的揩~·了两把~油。嗯,果然充满了弹性跟力量,跟她想象中手感一样好。

  然后,便看到应然深颇具深意的盯着自己,瞬间反应过来有些放肆了,于是讪讪的想收回了爪子,不料却被应然深按住:“不用客气。”

  唯暖大囧。

  良久,唯暖缓缓抬起头,试探着:“哥哥...”

  不要怪她肉麻,这是现在她唯一能想到的称呼。老师肯定不能再叫了,直呼其名她没那个胆子,她对他,总归是喜欢与敬重平齐的,所以,折中一下。

  “嗯?”应然竟然出乎意料的深答应了。

  “我很少能见到这么大的雪。Q城虽然在海边,却跟其他的海边城市不同,每年只是零零星星飘几片雪花。人家的雪可以堆雪人,我们的只能在地上画雪人。”

  “京城几乎每年都会下一场大雪,以后你会经常见到的。”

  “我们家虽不经常见到雪,却也不经常见到海,因为离海边很远,小时候,每次总是不能玩尽兴。那时候,总是幻想可以住在海边的大房子里,闲时听风晚听雨。虽然“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这句话已经被中学作文引用到老师一看到就想给低分的地步,可我还是想有一天可以面朝大海,看春暖花开或大雪纷飞。”面对外面的纷纷扬扬的大雪,唯暖细细碎碎的讲着。说不上为什么,在这样的天气里,就是很想跟他说说话。

  却没想到应然深在格外认真的倾听:“我都记下了。”

  “记下什么?”唯暖纳闷。

  “以后带你面朝大海,看春暖花开,看大雪纷飞。”

  “哈?我就是说着玩的。”

  “我没有说着玩。”应然深顿了顿,“暖暖,我希望能护你一世开心。”

  “呐,我相信你。”唯暖轻轻将脑袋枕在他的胸前。

  唯暖一直很喜欢雪天,也很喜欢雨天,当然,不论哪一种天气的前提都是可以宅在家里静静的赏景,或者充满了闲情逸致的出门闲庭信步。这样的话,心里总会有说不出的幸福感。

  晚上,雪还在下,但已经不那么密集。两人裹上大大的羽绒服,应然深牵着唯暖的手下了楼。

  路上不时会遇到小情侣或老夫妻沿着小区外面的公园在赏雪。这次的积雪很深,连树枝上都堆满了厚厚一层。银装素裹的大地,清幽的路灯散发着朦朦胧胧的绿色光芒,堆满积雪的树木枝桠在幽绿色光芒的映衬下下千奇百怪,此时的唯暖仿佛置身于纳尼亚衣橱后的冰雪世界,又仿佛一不小心跌进了爱丽丝的兔子洞,开心的像个孩子,专门拣没被人开发过的地方咯吱咯吱的踩,留下一串串脚印。

  以前遇到雪天,也会跟朋友或家人一起踩雪,但每次都觉得有些失落。而这一次,那种空落落的感觉竟然神奇的消失了,只因为身边的应然深。这大概就是肋骨找到了身体的感觉吧。

  平日里总是看起来很一本正经的应然深终于在唯暖的带动下释放了天性,跟她在大雪里追逐、嬉闹、奔跑、拥抱,在雪地里面滚来滚去。

  年近而立之年的他,性格沉稳,在外永远都是冷淡疏离不失礼貌的样子,永远都对自己的情绪有着绝佳的管理以及控制。即使在跟唯暖的这段关系中,他也一直是冷静自持的。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过多余的感情了。而今晚在陪着眼前的女孩开怀放肆玩闹时,却突然多了很多陌生的情愫,仿佛自己也跟着回到了青葱的少年时代。

  两人玩累了便选了一片洁白素净的小树林开始堆雪人。

  两个人都没有戴手套,只攒了几个雪球,唯暖便开始嚷着手冷要放弃。而应然深却不为所动,一直在坚持堆雪人。

  唯暖围在他身边好奇的问:“哥哥,你的手不冷么?”

  “不冷。”

  “可是我冷,我坚持不下去了...”

  “那你在旁边歇一下。”

  “你也别堆了吧,实在是太冷了。”

  “你说过,想要堆一个雪人,刻上我们两个的名字。”

  唯暖当时只是随口一说,却没想到他当了真,突然就很感动:“哥哥,我喜欢你。”然后唯暖过去半蹲在了正着攒雪的应然深面前,伸手轻轻的抱抱他,又重复了一遍:“哥哥,我喜欢你。”

  然后,她用手捧住他的脸,跟他对视,她的手冰冰凉凉的。见他迟迟不讲话,唯暖故意把冰凉的手蹭着他的脸往下滑,直到滑过他的脖颈,碰到他的锁骨......

  应然深止住她不安分的手:“暖暖,我也喜欢你。”

举报

作者感言

柯颜颜

柯颜颜

希望大家喜欢,帮忙多多投推荐票,多多收藏,谢谢啦

2019-07-05 21:0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