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应是燃枝向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我说过是见家长么?是家访!

应是燃枝向暖 柯颜颜 2587 2019.07.06 21:25

  最近这段日子,唯暖每天早上都会唇畔含着笑醒来。以前竟然从来都不知原来人生的幸福值可以达到这种高度。

  两个人虽是无意,在外人眼里却是无所不用其极的撒着狗粮,方式灭绝人性,惨绝人寰,简直令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只要应然深在,只要唯暖早上是饿着肚子去办公室的,不论多忙,应然深一定会亲自出门买了早餐给她送去。中午,唯暖早就抛弃了曾经的一帮饭友,跟着应然深短期内几乎吃遍了京科院周边的美食。晚上时有加班,如果厉严提前回家,那么唯暖便是那个唯一有幸坐厉严位子的学生。

  甚至,应然深会直接从厉严抽屉里拿零食给唯暖吃。

  开始吃的时候,唯暖胆战心惊,慢慢的便心安理得了。人是习惯性动物,同一件事做得多了就不觉是个事了。直到某次厉严半道回办公室拿文件,把坐他位子吃他零食的唯暖逮了个正着。

  唯暖惊慌失措的站起来,想要让开,不料厉严竟然绽放了一个慈母般的微笑:“没事,你坐着就好,我就是回来拿个文件。”

  唯暖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的,忐忑不安的看厉严站在自己身边,直到翻出了一个文件后离开,走之前还不忘跟应然深告别。

  唯暖觉得,他们厉老师真是愈发的大度了。

  然而,她压根不知道应然深给厉严的许诺。应然深在工作上给予他的帮助,他可以心甘情愿的将整个工位送给微暖。

  应然深对唯暖一向便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掉了,将她宠到无法无天。开始外面多多少少还会有一些流言蜚语,后来,便没有后来了,因为根本无力回天,甚至大家已经无从下口。

  唯暖的父母对她一向严厉,这种融化到骨子里的溺爱,她是从未体会过的。正是如此,导致她对应然深慢慢有了很深的依赖性,而且这种依赖感,一日更比一日的强烈。

  下班后,应然深只要有空,也会陪着唯暖像一般的小情侣一样在外面压会马路再送她回宿舍。周末的时候,两人也会一起共度。但每天,不论多晚唯暖总会要求要回宿舍。

  时间久了,应然深便有点撑不住了。

  这次分别时,应然深终于没能忍住:“暖暖,搬来跟我一起住吧。”

  “我...”唯暖有些犹豫。确实每天分开的时候是有很多的不舍,但想到第二天马上就能见到了,分别不过几个小时,还是可以忍的。

  但显然,某人耐心已经快到极限了。

  “女生宿舍人太多,条件也不好。”应然深又开始使用老招式循循善诱起来。

  “有么,我每天在宿舍的时间基本上也就剩下睡觉了,也还好吧。”唯暖装作不懂的样子开始给他拆台。唉,最近,虽然住在宿舍,但因为都没时间陪津津,所以还经常被她吐槽见色忘友呢。

  “搬过来,我住客房。”

  最近一段时间,应然深对唯暖几乎千依百顺,也因此养成了她有些无法无天的性子。以前说话还会三思,现在完全不考虑后果。应然深已经不打算跟唯暖客气了,直接强势下命令。

  “诶,哥哥~这个周末,我想请假。”唯暖顾左右而言他。

  “有事?”

  “周末Q大地质学院的教授们来京参加协会组织的年会,我爸爸是系主任,得负责带头安排,所以妈妈顺便陪着一起来了,我要去陪他们。”

  唯暖的话到此打住,应然深却还在等她继续讲下去:“然后?”

  “然后...哥哥你乖乖在家等我。爸爸妈妈会给我带很多好吃的,如果你表现良好,周天晚上给你奖励。”

  唯暖安慰似的揉揉应然深的脸庞。

  以前总有些怕应然深的,不敢在虎口拔牙。后来经过多次试探发现他对自己的容忍度很高,无论怎样上下其手,他都会视而不见,所以逐渐的小动作多起来。

  然而失算的是,应然深这次却没再放纵她,轻轻抓住她的手掌,在她的手指上用力咬了一下:“不带我一起?”

  “一...一起?”唯暖吃痛,却明显更被惊吓到了,“这么短时间就见家长,不合适吧...”

  “我说过是见家长么?是家访!”应然深语气中蕴着即将喷薄而出的怒气。

  “那更不行了。自古老师见父母都是打小报告的,你一出现,我爸妈肯定以为我在学校表现很不好。”唯暖强弩之末般的拒绝着。

  应然深却不再容她置喙:“把叔叔阿姨的行程发给我,剩下的事情我来安排。”

  唯暖父母到的那天飞机晚点,落地已经接近午夜。应然深把车直接开到了T3航站楼的地下车库,带了唯暖在出口处等。

  唯暖心理一万个不情愿,跟应然深保持了足够远的距离。既然家访,那就得有家访的样子。到现在她都没跟父母坦白恋情,主要觉得为时尚早。所以,跟应然深千叮咛,万嘱咐,一定不能露出马脚。

  现在应然深正站在离她一米开外的地方,脸上挂着一大块寒冰。应然深这表情,应该是可以蒙住爸妈的。唯暖稍稍放心了些。

  虽然只分别几个月,当看到二人从电梯走出时,唯暖还是忍不住冲上前给了妈妈一个拥抱。

  应然深主动接过戚沉西手中的行李箱,并做了简短的自我介绍:“叔叔、阿姨,你们好!我是...”他停顿一下,唯暖紧张的揪了揪衣角,“唯暖的导师-应然深。”

  当他跟二位打招呼的时候,目光在唯暖妈妈陆卿音身上做了微微的停留。

  唯暖忍不住有点小自豪:怎么样,我妈妈可是个大美人。

  戚沉西转头责备的看了一眼唯暖:“怎么能劳烦老师亲自来接我们呢?”

  “叔叔,唯暖这学期表现优异,是我主动请缨,想跟二老讨教一下教育方法跟理念。”

  噗...这理由,简直不能再赞,也不能再扯了。

  路上应然深跟两位相谈甚欢,对他们的每一个话题都对接如流,对他们所有疑问都给出了详尽细致又耐心的解答,甚至沿途的经过的著名景点也能随口讲解几句,最重要的是不忘含蓄的夸赞唯暖,甚至夸的唯暖有些飘飘然了。

  到酒店后,应然深更是直到将他们全部安排妥当后才离开,那时候已经是凌晨了。

  唯暖看着应然深这么拼的样子,有些心疼。平时话不怎么多的他,为了刷好感度也是难为他了。不过,他这一路稳妥表现,实在为他加分不少。

  他离开后,爸妈对他赞不绝口,尤其老爸。唯暖长这么大,第一次见他这么夸人,还是很开心的。

  晚上唯暖跟妈妈睡一间房。洗漱后躺下,像小时候那样,唯暖轻轻抱着妈妈的胳膊聊天。

  “暖暖,应然深,真的是你的老师?”陆卿音语气里带着试探。

  “千真万确,如假包换...”唯暖撒娇般的晃晃妈妈的胳膊,却有些掩饰不住的心虚。

  “记得你刚入学时说,你的导师叫厉严。”

  老妈这记忆力有点逆天,一年以前的事情竟然还记得这么清晰...

  “哦,是这样的...厉老师学生太多,带不过来,他跟应老师平时关系好,便把我转过去了。”赶紧找个理由圆谎。

  陆卿音仍持有怀疑的态度:“应老师家里都是做什么的?”

  “妈妈,你查人家户口呢?我怎么能打听老师的家世呢?”唯暖用脑袋蹭蹭妈妈的肩,说实话,这个问题她真的回答不上来。

  “有些事情,是有必要了解清楚的。”陆卿音语重心长。

  “嗯嗯嗯,妈妈说的都对。”唯暖应付的回答着...

  对于老妈的叮嘱,唯暖并未走心,左耳进右耳出,不久便会周公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