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应是燃枝向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落水

应是燃枝向暖 柯颜颜 2143 2019.06.30 22:22

  加班到凌晨两点,方案终于改到尽善尽美。当然,第二日合约也签订的很顺利,案子完美收工。

  为了犒劳大家,应然深和厉严给大家放了一下午的假。

  林津津早已经跟两个师兄约好逛外滩,但前提是不带唯暖。午饭一过,便想了一个蹩脚的理由把唯暖一个人扔在了酒店房间。讲真,摄于应老师的师威,她可不敢霸占了唯暖去。老师让大家自由行动,这行动也是颇有深意的。她要看不破,这些年的八卦就白八了。

  唯暖莫名被林津津抛弃,只得惆怅的在房间看电视。看了一会儿,倍觉无聊,于是打算出门散散心。沿路买几枝花枝丸关东煮,边走边吃边逛:你们不带我玩,我一个人也可以玩得很开心~

  后来看到一家摆满了饰品的商店,又忍不住进去转了一转。店里的饰品琳琅满目,璀璨耀眼,看的唯暖有些眼花缭乱。然而,就在这时,透过玻璃橱窗的阳光,一串精致的月光石手链闪耀着蓝色跳动的光芒,就这么意外的撞进了她的眼睛里。月光石是她的星座守护石,所以对于不经意间偶遇到的这一串精美的石头,忍不住试戴了一下,嗯,果然很适合自己~

  她有些爱不释手。然而在询问完价格,并尝试着杀价无果后,唯暖还是决定歇菜。三个月工资还不够喂这条手链的,再喜欢也得忍着!

  悻悻然正准备离开,手链却忽然被旁边的人拿了过去:“这条手链,我要了。”

  “应老师?”听到熟悉的声音,唯暖转身果然看到了站在自己身侧的应然深,以及,俏生生站在他旁边的童清幽。

  唯暖看看身边的二人,张了张口,没有说话。

  反正自己也买不起,还不准别人买了么。

  只是,应然深的举动却出人意料,他轻轻执起唯暖的手,径自将手链扣在她的手腕上:“明明很喜欢,却舍得放弃?”

  青光淡淡如秋月的手链衬的唯暖皓腕凝霜雪,真的是很美很美。

  然而唯暖还是坚定的摇了摇头:“负担不起的,我都会选择放弃。”

  “不惋惜?”

  “从来都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不会。”

  “现在,它是你的了。”

  “我不要...”说着唯暖便执意要将手链解下来还给应然深。

  应然深止住她的动作,微一沉吟:“这次出差大家都辛苦了,回去后我跟厉老师会给大家发一笔奖金,你的就用这条手链代替吧。”

  用脚趾也能想出这是应然深临时编出来糊弄自己的借口,唯暖竟找不到理由拒绝。

  看到她质疑的目光:“不信你可以问厉老师。”

  “呵呵...不用了...”唯暖干笑一下,张口要钱这种事怎么能摆到明面上呢...“不过,老师你不能食言。”

  “自然不会。”

  唯暖嘴角忍不住有些小小的上翘,借机落实了应然深的承诺,给津津她们赚一笔零花钱也是不错的。

  其实这天下午,应然深早已经安排好带唯暖出去玩,只是童清幽不请自来约他叙旧,打乱了他所有的计划。

  于是,他只得带童清幽去了出酒店必经之路旁边的一家咖啡厅。

  果然,不久以后,便看到唯暖一个人百无聊赖的从酒店里闲逛了出来。

  他草草跟童清幽道了声抱歉,起身离开,追了上去。于是,一路上看她走走停停,直到进了一家饰品店对着一串月光石流连忘返,却没想到童清幽也跟了过来。

  16采样落水

  继这次出差顺利完成任务后,论文也在应然深的把关下提前投稿,唯暖最近的日子过得还算顺利。

  接下来,厉严开始做一个河流评估的项目,人手不够,又找应然深借人。

  目前,厉严正在监控温榆河的水质,全长四十多公里,设置很多采样点,需要出动大批人手现场采集水样。其他人,应然深二话不说全部借给了厉严,唯独唯暖这一个,厉严好话说了一箩筐,应然深才答应把她放了回去。

  跟唯暖一组的是两个合作部门的女博士。唯暖虽然不认识她们,她们却是认识唯暖的。在与应然深的绯闻沸沸扬扬传了这么多次之后,唯暖也算小有名气了。

  两个博士对她很不友善,抓住她与应然深的关系问了很多尖锐的问题。开始唯暖还在极力澄清,而后便觉没甚意思,扔出最后一波官方回答后全程保持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不再多做解释了。

  当然,博士自然是博士,想比唯暖这个小硕,学术不是白做的,饭也不是白吃的,年龄也不是白长的。唯暖很快便为自己的冷漠付出了的代价。

  一路上,两人本着游山玩水的目的,主要任务是沿河踏秋赏景拍照,偶尔会帮唯暖提一下水桶,取水样测指标兼存样并记录的工作只留唯暖一个人苦哈哈的干。后来,司机师傅都看不下去了,开始主动帮她取水,两位博士更乐得清闲。

  天已微寒,像唯暖这种十分怕冷的人,在寒风中简直萧瑟成了一抹明日花黄。然而,这还不是最悲剧的。

  最悲剧的地方在于只剩最后一个水样就要完工的时候,唯暖没有注意踩到了河边的松泥,她只听到自己一声惊呼,整个人已经滑落了小半截身体在水里。双脚触不到底的感觉令唯暖倍觉恐慌,紧紧扒在岸边丝毫不敢动弹,害怕再挣扎一下就要沉没了下去。两个博士听到她的惊呼才反应过来,从远处跑过去和司机一起一左一右把她拉到了岸上。

  回到岸上良久,惊魂甫定,一阵小风吹来,湿漉漉的裤子贴着身体,唯暖冻的有点欲哭无泪。两个博士终于有些过意不去,主动完成了最后的工作,大家才一起赶往了集合地点。

  由于这次活动的规模比较大,工作量也大,厉严晚上请客慰劳大家。

  唯暖这一组是回来最晚的,到包厢的时候,其他人早已坐定。因为人多,分了好几桌。

  意外的是应然深也在,跟厉严坐一起。而应然深的身边,还有一个空位。明眼人一看,便知道这个位子是留给谁的。

  唯暖进去后,眼神跟应然深有过一瞬间的碰撞,然后就没骨气的悄悄遁了。林津津一直在旁边的小桌跟她使眼色,要她坐到应然深身边。唯暖视而不见,老神在在的坐了津津那一桌。

  津津是真的生气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