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应是燃枝向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国博一日游

应是燃枝向暖 柯颜颜 2187 2019.07.07 21:42

  第二天,唯暖困意连连的跟着爸妈去开会。老爸看她无精打采的样子,留她在酒店休息,然而难得见到爸妈,无论如何都要跟他们一起的。

  在会场,唯暖迷迷糊糊的听了一天关于地质勘探的辉煌历史、蒸蒸日上的现状以及充满无限希冀未来的科普,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专家们的学术交流会,作为一个外行,真的是相当boring。主讲人每一句话都充满了枯燥、冗长以及莫名其妙的莫测高深,而且他们的普通话大多夹杂着一口方言,听的唯暖有点生无可恋。

  偏偏她亲爱的爸妈还听得津津有味。

  每年这场地质界的盛宴不过是业内专家们交流的一个平台。大家在茶歇及用餐期间或认识几个业界大牛,或顺便谈妥几个项目,再或者重拾一下昔年老友之情,总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的。

  看唯暖实在兴趣缺缺,戚沉西第二日便决定带着妻女逛一逛京城。

  戚沉西与陆卿音年轻的时候都曾在京城读书,一别经年,前尘往事俱已烟消云散。但既然女儿最终选择了这座城市,二人便也打算忆一次往昔岁月。

  一早吃过饭,唯暖便随着爸妈到了国博。

  戚沉西与陆卿音二人读大学期间便是相识于国博的同一展厅。当时二人不约而同的欣赏同一件艺术作品,进而发现对方竟是邻校且来自同城,于是相识相知。毕业以后,一同回Q大做了老师,再后来就有了唯暖。

  二十多年以来,二人相敬如宾,日子过的和和满满。

  只是,意外的是,应然深竟然也...在。

  唯暖曾跟他报备过行程,所以,就很不巧很不巧的在入口处看到台阶上长身而立的应然深。他穿了一件黑色长款风衣,正背对着阳光在打电话。他的站位,真的是想不让人看到都难。

  见到唯暖三人,他竟还表现出很惊讶的样子,并解释是跟朋友一起来看画展的,没想到跟他们这般有缘,然后讲了几句客套话。至于朋友,刚刚去洗手间了。

  唯暖站在一边一副好笑的神情看着应然深:我静静看你编...

  只是,她的神情维持不过三秒,厉严便从大家后侧绕了出来。

  还真的带来了神助攻,唯暖默。

  虽然唯暖最近对应然深的敬畏已经削弱了很多,但因为总是坐厉严的位子且被抓了包,所以她对厉严的敬畏是与日俱增的。

  见到厉严,立即不自觉站直了身体毕恭毕敬喊了一声:“老师。”

  这是见到老师该有的正常反应,唯暖对厉严与对应然深的态度比起来,实在是不可同日而语。

  看她乖巧又懂事的模样,应然深牙有些痒。

  于是,顺理成章的,戚沉西与陆卿音的追忆似水年华之旅变成了五个人一起正儿八经参观国博。

  相比应然深的年轻,厉严老成持重,与唯暖父母契合的话题更多。

  于是,走到走着,厉严开始在前面陪二老聊天,应然深跟唯暖则慢慢跟在了身后。

  应然深总会悄无声音的想拉唯暖的手,都被她不着痕迹的躲过。眼前有三座泰山,别说拉小手,肩并肩都是胆战心惊的。

  唉,这般躲躲藏藏的,也很是心累。

  爸妈是下午的返程飞机,中午应然深在附近订了餐位,大家一起吃过午餐,回酒店取了行李,便直接去了机场。

  终于要送走爸妈了,唯暖忍不住要松一口气。

  然而,在地库,应然深竟然出其不意的从后备箱提了几盒礼品要送给唯暖爸妈。而且不论他们如何推辞,都坚持要他们带回,厉严也在旁边推波助澜。

  唯暖小心隐瞒的事情几乎要破功。

  而应然深却是一副无辜的模样,甚至于送礼的理由都十分牵强-投缘。

  投缘是个什么鬼,要说投缘也应该是厉老师跟爸妈更加投缘吧。更何况,自从厉严帮忙招呼父母,应然深对唯暖的态度就不再多加掩饰,只差脸上写着“戚唯暖的男朋友”几个大字了。

  终于送走爸妈,唯暖心里忐忑不安,害怕接下来迎接自己的将是一场暴风雨般的质问。以爸妈的火眼金睛,怕是早就透过现象看清楚本质了。

  只是,那厢还没落地,这厢已经挨了厉严的批。

  厉严也是见他这个学生实在是把应然深虐的够苦。轻易不求人的应然深,半夜给他打电话请他帮忙。在他的印象中,应然深跟他提过两次要求,一次是要亲自带唯暖,第二次便是现在了。平日里,二人关系不错,况且工作上应然深确实给过他很多的帮助,所以,他欣然应允。只是没想到,这丫头在父母面前连名都不给应然深正,这就有点看不过去了

  厉严话也没说的特别重,毕竟当着应然深的面,虽说是帮他,但他护犊子,说多了还心疼。所以,厉严只是点到为止的敲打了唯暖几句,旁敲侧击的告诉她应然深为她的付出,要她自己反思一下自己的所作所为。

  然而,唯暖却是有苦说不出,只能默默的全盘接受。她知道自己的做法不恰当,但确实没有勇气现在摊牌。一是时间太短,二是她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实在不知道怎样跟爸妈解释。

  因此,她很鸵鸟心态的想,能拖一刻是一刻吧。

  只是这次预料有点失算。爸妈回家只是同往常一样报完平安便再也没有下文,这令唯暖有些诧异。

  难道不应该是兴师问罪吗,还是爸妈的洞察力已经严重退化了。也曾尝试着试探爸妈的口风,二人的表现却出奇一致,只是嘱咐她在学校好好听老师的话。

  事情的发展方向有些诡异,唯暖想了想,没想明白,便不再自寻烦恼了。

  自觉有些愧对应然深,所以唯暖这段时间一直在积极的将功补过。回去后,应然深闹了一点小脾气,在唯暖的百般示好之下,这件事便过去了。

  很快元旦便到了。

  而这一年的元旦在唯暖此后很多年的记忆里仍旧是明亮到闪光,带着冬天特有的清亮以及明澈,充满了惊喜、浪漫以及感动。

  回忆里每条街道的空气都带着冰冷又清新的味道,街道两旁的树木上闪耀着五颜六色的璀璨光芒,各大亮晶晶的橱窗里是没来得及撤下闪着七彩灯光的圣诞树,圣诞老人牵着麋鹿静悄悄的伫立在广场正中央,胡同里却已经挂上了迎风摇曳的朱红色宫灯,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温暖的笑容,那天仿佛突然打开了童话世界的大门。

举报

作者感言

柯颜颜

柯颜颜

请大家多多收藏,投推荐票,谢谢啦!

2019-07-07 21:4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