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应是燃枝向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坐实拎包之名

应是燃枝向暖 柯颜颜 2108 2019.06.20 21:53

  应然深离开后,唯暖一个人在实验室默默搬了一天砖。她不知道的是,应然深亲自帮她搬药品的消息早已传遍院里的六街三陌,外面的世界早已经被掀起了层层汹波。

  应然深来京科院的一个月里,虽露面不多,但已经不知有多少女老师甚至女学生拜倒在他的西装裤下。而他也只是拂佛裤子的尘土,淡然离去。他与人相交,从来都是疏离而不失礼貌。从不卖人面子,凡事不谈情面,只讲实力,好像没有谁能跟他深交,除了他的邻位厉严。

  众人只知他的科研历程,却对他的生活却一无所知。他很低调,也很善于隐藏,工作生活完全分开,不留任何痕迹。

  就这样一个看起来与尘世几乎格格不入的人,竟然屈尊降贵给学生帮忙。虽然也许只是出于绅士行为,却没见他对其他任何人绅士过,包括他的学生都不能例外。

  曾经有女老师差点跌倒在他身上,他竟侧身,让人家直接摔在了水泥路面上。曾经有女生买了大捧花束悄悄放上他的办公桌,转头花束便落入了凡尘。是的,直接被从四楼丢到了窗外的垃圾桶。他的手法不可谓不准。自然,被一起丢落的还有女生插在鲜花里大段的真心告白。曾经...曾经类似的事迹不胜枚举...然而他是铜墙铁壁,让人根本无从下手。

  唯暖晚上十点多钟才回到宿舍,舍友们都在,坐在各自床上嗑瓜子聊天。她们宿舍没别的,就是氛围好。在林津津这个活跃分子的带领下,大家相处十分融洽。因为大家毕业了就打算工作,所以学术压力不大,比起戚唯暖,日子过得相对轻松很多。

  京科院学生住宿条还不错,一室一厅一厨一卫,四个床位,给大家足够的做饭唠嗑上网聊人生的空间。

  听到唯暖进门,三人纷纷下床将她堵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津津最为激动,抓着唯暖的双肩使劲的晃:“七七,听说应老师亲自给你拎包了?”

  “啊?拎包?”自己一直在做实验,今天甚至都没有带包出门呀,唯暖有些搞不清状况。

  看着傻傻有些懵的唯暖,林津津一脸恨铁不成钢:“你都不知道自己已经登上学生公众号的头条了吗?现在到处都在讨论这件事,你跟应老师彻底掀起了一场腥风血雨的江湖争斗,现在的你已经陷入众矢之的了。

  “津津,你这也太耸人听闻了点。我们都做什么了,就上了头条?”

  “你们做什么了,自己不知道吗?”

  “不知道。”唯暖一脸无辜。

  “无风不起浪,你还是从实招来吧。”

  唯暖把白天的事稍加回忆总结,唯一的可能性便是应然深帮他搬了一箱药品。唉,真的是人言可畏,三人成虎。明明只是顺手帮个忙的事情,怎么传着传着又面目全非。想起那些谣传被厉严潜规则的日子,唯暖有些不寒而栗。

  她一点也不想被拉进这些乱七八糟的八卦漩涡中,只想清清静静的一心奔着目标前行。只希望归来那日,可以与奚明森匹敌。

  “那时候我拿着药品没法刷门禁,应老师路过,于是顺手帮了我一下。”唯暖不得已解释道,选择性的避重就轻。

  “只是搬药品?说好的拎包呢?”林津津不信。

  “我最近出门只带钥匙跟饭卡,哪里来的包?”唯暖摊摊手。她刚刚进门,身上确实什么也没有。

  林津津“嗷”的叫了一声,感觉受到了一万点的暴击。搬个破箱子有什么好瞎传的,拎包才是猛料,不料却是假的。

  按照林津津的直觉,这位不太接地气的应老师对唯暖确实是与众不同的,她十分的看好两人。不过唯暖就有点不开化,天天惦记着她家那位电视上的主持人。看着这样不争气的唯暖她就来气。

  不过对于林津津的心思,唯暖已经懒得再猜了。最近实在是太累了,得早点休息才好,接下来还有一场硬仗要打。最近几天将出一批新的数据,预测结果的准确与否就在这一次了。数据与现象吻合,便可以深入研究。如果不吻合,可能会前功尽弃。

  晚上洗漱好,唯暖拿出平板开始补看晚间新闻。奚明森每周三、周日主持,唯暖虽做不到每次都按时按点追直播,但只要有时间就会把落下的补上。每次看他在新闻节目中从容不迫娓娓而谈,自己有时候不安又浮躁的心也会慢慢平静下来。她一直认为新闻工作是一份崇高的工作,新闻主持人每天披星戴月,却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向这个社会传递着正能量。他们值得被尊敬,被喜欢,被追捧。

  几天后的一个惠风和畅的早晨,唯暖开开心心的拎着早餐去做实验。自从打定主意不被外界干扰之后,之前产生的风波对她再也造不成任何影响。所以说,万事取决于心态。

  不巧的是,这次,又在实验楼附近的小道上遇到了应然深。一身休闲的应然深今天看起来格外神清气爽。

  唯暖今天背了一个大大的单肩包,因为今天的样品上仪器测数据,她只需要在旁边记录换样。周期很长,等待的时间可以自娱自乐,于是唯暖装了几本精神吗啡小言进包里。

  看到站在前方路中央的应然深,唯暖隐隐生出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他公司都这么闲,不用老板去上班的么~

  果然,应老师他老人家又一次向唯暖伸出了友情的手:“最近都在传我给你拎包,怎么也得把这名头坐实了才对得起大家的殷殷期盼。”

  说完,唯暖的肩头一空,包已经落在了他的手中。

  唯暖默:应老师是抢她的东西上瘾么......

  一只女式包包被应然深单手拎着,跟他的气质充满了违和感,要多突兀有多突兀,要多抓人眼球有多抓人眼球。

  现在,正是去实验室的早高峰,一路上,唯暖接受到的目光洗礼简直能把她凌成纸片人。她感觉自己像个鹌鹑,特别想把脖子缩回肚子里,心情一下子变得很忧伤。

  偏偏应老师还能做到若无其事的跟大家打招呼。

  唯暖在肚子里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唉,应老师还真是有着一颗对抗全世界的心呀...还真是...挺...幼稚...

举报

作者感言

柯颜颜

柯颜颜

很希望,有人会喜欢这个故事,一如过去的我,很喜欢其他作者的故事一样...昨天收到了站短的签约通知,但是小说已经完结了,只有20万字...签约女频要30万字起,不想再往里加无谓的内容,纠结...

2019-06-20 21:5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