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应是燃枝向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把你家应老师搬出来,杀杀她的威风

应是燃枝向暖 柯颜颜 3182 2019.07.21 21:53

  唯暖终于还是硬着头皮去参加舞蹈训练了,甚至带了那么点视死如归的意味。

  这次舞蹈比赛,涉及集体荣誉,所里非常看重,副主任老太太甚至亲自出马组织监督大家排练,为的就是拿到一个好名次。

  排练厅练习的并不只有唯暖她们的节目,其他很多节目在同时租用场地。应然深悉心接受了唯暖的建议,从来没有到过现场,因为他出现的地方,经常性会引起混乱。所以,应然深一般会在排练厅外等唯暖结束后一起回家。

  众人虽然已经被二人撒狗粮撒到免疫,但每天晚上结束后,出门必会看到应然深在走廊拐角处等着唯暖,给她穿外套,然后牵了她下楼。偶尔跟着他们下楼,幽幽长道,灯光氤氲,款落双肩,一对璧人在小道上漫漫而行,每每此时,众人吐血的心都有。

  应老师平日里言语甚少,但人家能做的时候绝对不说,这才是好男人的典范。

  唯暖这个领舞,纯粹靠着能打的颜值,却没有一丁点的实力。所以刚开始练习的时候,被批的很惨。副主任老太太是个争强好胜的人,凡事只要经过她手,绝不允许出现一丁点纰漏。她请了专业的舞蹈老师为大家排兵布阵,并刻意嘱咐了有底子的郁冬给唯暖扒舞。

  唯暖第一次接触舞蹈,确实有很多动作不够准确到位。况且郁冬本身对唯暖这个领舞格外不服气,于是在扒舞的过程中,对她很不友好,言辞犀利刻薄。津津几次气的想要跟郁冬动手,无奈自己跟唯暖是半斤八两,舞蹈老师不在的时候只能靠郁冬抠动作,所以处处受制于人。

  关键这次的节目并不是大妈广场舞,而是颇有难度的现代舞。舞蹈的内容讲述了百合仙子力排众难,终于飞升上仙的故事。而唯暖便是那朵最顽强的百合花。

  因为身负重任,又被副主任老太太寄予了厚望,最初的几天,每天集体练习结束后,唯暖总会带着津津留下加班,两人互相帮忙,对着视频一个动作一个动作的纠正练习。所谓笨鸟先飞,明知道自己笨还不知道先飞,那就等着被猎人点吧。

  当偌大的训练厅只剩下两人时,津津经常会忍不住骂人:“郁冬太过分了,连未来的师母都敢得罪,七七呀,以后她要是落到咱们手里,一定变本加厉还给她!”

  面对津津的口无遮拦,唯暖哭笑不得:“津津,讲话要注意点啊,未来的师母这种话以后就不要再提了,被人听到了不好。”

  “我有说错吗?”

  “咱们两个本来就跳的差,又总是拖累大家的进度,郁冬的批评也是对的。”

  “副主任老太太是让她教我们的,不是对我们进行人身攻击的。你听刚刚她纠正你手臂动作时说的话‘你的胳膊是木头做的吗?怎么这么硬?弯一下会不会?’,她的胳膊才是木头做的呢。哼,她就是个木头人!”

  “津津~好啦,别跟她生气了。”

  “怎么能不生气,总是借用各种名目对我们进行攻击,真是咽不下这口气。”

  “现在,我们唯一能争气的方式就是,让她再也挑不出错来,无从下手。如果那时候她仍旧无理取闹,咱们就不再容忍她了,好不好?”

  “不好,快点把你家应老师搬出来,杀杀她的威风。”

  唯暖笑:“津津,你不觉得这么做有点大材小用?”

  “也是。”津津想想是这么个道理,终于放弃打应然深的主意了。

  两个人练习的很辛苦也很努力,每次结束时浑身都是被汗水湿透的。

  每天晚上结束的时候,应然深都雷打不动的在外等候着唯暖,然后津津眼巴巴在一旁看应然深用厚厚的外套将唯暖裹住,最后两人跟她告别离开,剩她一个人孤零零站在走廊里的那种氛围也是real凄凉了。

  这天的训练正如火如荼的进行着。最近两人的动作日益精进,尤其唯暖,已经完全可以担当领舞的重任,郁冬再也找不到任何可以攻击她们的理由了。郁冬本性也没有很坏,也知道见好就收,所以没得错挑了也就不再继续不依不饶了。

  唯暖正带着大家认真的踩着节拍,镜子里便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由远至近在慢慢的走向大家。当逐渐看清镜中人时,便放慢了节奏,停了下来。

  温璟沐脸上带着痞痞的笑,走到唯暖面前:“姐姐,你跳的很不错呀。”

  “七七,这是你弟弟吗?要不要太帅了点?”大家纷纷挤向前,七嘴八舌的将两人团团围住。

  我也希望这是我亲弟弟,那么就不会时不时给我添麻烦了......

  唯暖面不改色:“哦,我爸妈在外面捡的。”

  津津秒懂,这大概就是曾经唯暖跟自己提过雾气少年温璟沐了,果然很有雾气少年的感觉,就是笑容痞了点。

  知道这个小破孩总是爱捣乱,他出现的地方经常没好事,津津便用力扒开众人挤向前想帮唯暖解围。

  温璟沐环顾四周,看到来势汹汹的津津,不等她表明立场,抢先开口:“姐姐,爸妈喊你回家吃饭呢。”他倒也入戏快。

  “噗...”众人哄笑,立时明白刚刚两人都是玩笑话。

  唯暖只好示意他有事出去讲,免得他再搞出什么幺蛾子。八卦重地,小心火炉,像温璟沐这样的人适宜远离人群,否则一不小心就会燃起熊熊大火。他的个性,在熟悉了以后,可以说聒噪的有些讨人嫌了。最近一有空闲,他总是会给自己发各种信息,约饭、约K、约泡吧甚至还约演唱会,各种没话找话,强行拉近关系,甚至连雾霾天都能被他拿出来说一说,天蓝了又反过来说,偶尔还会提及一下应然深。如果不是因为他曾救过自己,做人不能恩将仇报,唯暖早就将他拉黑了。

  “有事么?”在门外的走廊,唯暖并不打算跟他多费唇舌。

  “暖暖,你能不能不要总对我这么冷漠?我也会受伤的。”温璟沐抗议。想引起唯暖的注意力,实在是太难了。自己已经被她冷冻处理不止一次了,真是头疼。自从跟了应然深这个大冰块,唯暖释放冷气的功力与日俱增。

  “这是我与人相处的正常态度。”唯暖不为所动。

  “你们家应老师,今天不在吧?”温璟沐的眼眸轻轻动了一下。

  温璟沐消息还真是灵通。下午的确收到过应然深的信息,晚上有事情要处理,让她先行打车回家。

  “那又怎样?”

  “他让我来接你。”

  “相信你的话才有鬼呢。”

  “那你相信他吗?”

  “相信!”

  “这样吧”温璟沐略一沉吟,“我带你去个地方。”

  “不去,晚上还要排练呢。”说着唯暖转身要往回走。温璟沐总是唯恐天下不乱,而且爱混淆是非,还是躲得他远一点才好。

  “不去你会后悔的。”温璟沐拉住她。

  “去了才会后悔。”唯暖叹了下气,突然放慢了语速,“璟沐...你为什么总是对我们两个人不依不饶呢?”

  “因为,我见不得你这么傻,对他死心塌地,他却三心二意,弃置你的真心于不顾。”

  “他没有。”

  “你知道他今天要处理的事情是什么吗?”

  “你又知道吗?”同样的招数总是重复使用,温璟沐也算技穷了吧。

  “我当然知道。”

  “可是我不想知道。我们不会事无巨细都要干涉对方。现在这种轻松的相处模式,我很喜欢也很适应,不想打破。况且,”唯暖顿了顿,“他绝对不会对我三心二意的。”

  “暖暖...”

  “你应该喊我姐姐。”

  “暖暖,我是为了你好。”

  “璟沐,谢谢你所谓的对我好,可是我不需要。我只想过好当下而已。”

  “你不能跟一只鸵鸟一样,总是自欺欺人。”

  “我哪里自欺欺人了...”唯暖无语,温璟沐还真是不讲道理呀。

  “你跟我走。”

  “璟沐,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

  “你!”

  “那你信任我吗?”

  “我心疼你,怕你受到伤害。我想保护你,一直保护你。”

  “你所谓的爱便是拆散我和我爱的人吗?”

  “如果他真的能够给你带来幸福,我会满心的祝福。”

  “那你又凭什么说他不会给我带来幸福?”

  “因为他身上有太多你不知道的秘密。”

  “秘密之所以被称为秘密,便是不能为外人道的。肆意挖掘别人的隐私是不道德的行为。他跟我在一起的时间远远超过我认识你的时间,你认为我会为了你的三言两语而动摇对他的感情吗?璟沐,不要再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我会让你知道我真的是为了你好。”说着温璟沐拉起了唯暖的胳膊,“今晚,你会看到应然深的真面目。”温璟沐不容拒绝的拉着唯暖一路向前走,:“顺便说,关于他邻居家的那位姐姐,你就从来都不好奇吗?”

  这已经不是唯暖第一次听到有人提起应然深邻居家那位姐姐了。应迟漠说,应然深的眼光一向不差。年少的应然深,漂亮的邻家小姐姐,那个没有她的年代,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怎样的故事呢?像应然深这样的人,真的有人能忍心拒绝么?说没有好奇心是不可能的,但是唯暖更愿意尊重应然深。

  他不讲,她不提。

  感情这件事,只有当事人才能理的最清楚,外人不过看个热闹。

  而这一次,唯暖鬼使神差的终于还是跟着温璟沐离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