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应是燃枝向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应怀宽

应是燃枝向暖 柯颜颜 3312 2019.07.14 21:37

  为了遵守对应然深的诺言,中午的饭局,唯暖刻意到的很晚,等大家都已经落座后,略过温璟沐身边的空位,选了一个离他很远的位置坐了下下。

  平时吃饭,两个人基本是都是坐邻位的,所以,唯暖这次明显的躲避行为,傻子都能看的出来,两人是闹矛盾了。

  傅兹凯带着探寻的目光看着唯暖,他一直是把团队的团结放在第一位的。

  唯暖只好低下头装作视而不见。

  因为早餐吃的太晚,中午吃饭的时候实在是,不怎么饿。面对一大桌子菜,毫无兴致可言。唯暖时不时捡几根青菜放盘子里,然后静静听大家海聊。

  温璟沐依旧游刃有余的应对着众人的奉承。自从他是BY公司老总儿子的身份被曝光之后,每次遇到的场景都雷同,换汤不换药。在商言商,在官言官,却都脱不开一个利字。这就导致温璟沐的风头经常会盖过傅兹凯,永远都是众人的焦点。只是,酒桌上虚与委蛇的那一套,他早已看的透彻,所以,应付起来也越来越得心应手。

  只是偶尔会趁着大家交流的间隙把目光落在温暖身上。这时候,唯暖都会装作视而不见。

  唉,跟人装不熟也是挺难的。

  饭后的政治教育活动,是观看一场某部委的记者招待会直播,部长就最近一些政府政策或组织信息向国内外媒体做出深度的解释。

  傅兹凯的本意是要求温璟沐和唯暖对国家的时政有所了解,原本不过随口一说,没想到地方政府上纲上线,竟派了一众领导跟着一起学习。

  这样的活动总归是一件好事,所以傅兹凯没有拒绝。

  众人吃完午餐休息了一会儿,便一起到了酒店的会议室。领导们坐了前排,唯暖躲过了众人的谦让,默默找了最后排一个位子坐了下来。会议室的服务员开了大屏,连了有线,几分钟的广告后,新闻便开始了。时间卡的刚刚好。

  只是意外的是,新闻的主持人竟然是奚明森。

  自从跟应然深在一起以后,奚明森已经从她的生命中消失很久了。

  没有了奚明森,唯暖几乎不再看新闻,了解国家大事靠头条新闻,刻意避过了能了解到他信息的种种途径。

  大屏幕中的他笔直熨帖的西装包裹着昂藏的身躯,愈发的俊挺了。

  想起上次告别的场景,心口有些微微泛酸。

  自己其实也是个顶绝情的人,喜欢了这么多年的人,说放下就放下了,而且放下的这么干脆利落。这几个月的时光,真的就不闻不问,仿佛,他从未在自己的生命中存在过一样。

  奚明森报完开场,镜头便切向了记者会的现场,几个现场的镜头过后,便是部长的本人特写,已经准备就绪,等待中外记者的提问。

  这位部长的名字叫做应怀宽。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这确实是个兼怀天下的名字。

  而且,部长也姓应,竟然跟他家应哥哥同姓,真是有点点巧。

  唯暖顺手拍了张现场的照片给应然深传了过去,告诉他此刻她正在做什么,大家又在做什么。

  应然深许是在忙,久久都没有回音。

  屏幕里,应怀宽开始逐次回答记者们提出的疑问。他几乎没有看过发言稿,完全靠着自己敏锐的思维以及宽广的学识在应对大家的问题。这一不凡的气度和表现,赢得了众人的喝彩。唯暖也逐渐被他的发言吸引,不禁满心里佩服。

  突然左侧一暗,一个人坐到了自己身边。正在认真看屏幕的唯暖无暇分神顾来人是谁。只是来人微微向她侧了侧身体,嘴唇几乎贴到她的耳畔:“姐姐,你知道,这位应部长是谁吗?”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唯暖一跳。

  “他是谁跟我有关系吗?”唯暖向后靠了靠身体,仍旧不太想搭理温璟沐。

  “你为什么不问问你家应老师?”

  “呵~他怎么会知道~等等,你又怎么会知道他的?”唯暖疑问骤生。

  大家虽然一起工作一段时间了,虽然偶尔提及,但是唯暖从来没有跟温璟沐提起过应然深的名字。然而,他竟然连他的姓什么以及什么身份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我还知道,这位正在回答问题的应部长...”他顿了顿,“正是他的父亲。”

  “啊?哦...”

  其实,应然深父亲是应怀宽这件事情,只让唯暖惊讶了0.1s便冷静了下来,更多的感觉是理所当然。能教育出应然深这种人的家庭,必定不凡。况且,平时偶尔提起,应然深字里行间对自己的父亲十分尊敬,相信他的父亲一定是位很了不起的人。

  仔细看,应然深确实在某些地方遗传了应部长的优点。

  应然深平日里甚少提起他的家人,虽然他已经见过了自己的家人,自己对他的身世却几乎一无所知。

  反正谈及婚嫁还是很遥远的事情,也不着急去见他的父母,所以,对他的家庭也并未多过问。她知道应然深做事有自己的计划,他想说的时候,一定会都告诉她的。

  她隐约记得之前妈妈曾经嘱咐过自己要了解一下应然深的家世的,不过那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现在应然深都见过他父母了,所以这事她也没有太放心上。

  仿佛看透了她在想什么,温璟沐突然咄咄逼问:“应然深是不是从来没有带你见过他的家人,甚至,都没怎么跟你提起过他们?你们在一起这么久,你是不是连他家住在哪里都不知道?”

  听温璟沐这么一提醒,唯暖才意识到自己对应然深所知实在是太少了。

  平时跟着他如过家家般的过日子,却忘记了一件事—他并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京城人氏,自小生在京城长在京城,京城就是他的故乡。京城地界就这么大,即便是堵车,开车几个小时也能从东头走到西头。这么近的距离,竟然从来没有听他讲过回家二字。

  可笑的是,唯暖竟然从未对此生疑。可见,她是有多么的粗心大意。

  她突然发现事情看起来并不像表面那么简单。自己单方面毫无秘密的暴露在他的面前,而他却像一个黑暗的无底的深渊。

  突然就,有些闷。

  明知道温璟沐是来挑拨的,唯暖却止不住的气恼。虽不知道温璟沐目的何在,但他所言非虚,并且直击要害。

  看到唯暖逐渐有些复杂而伤感的神情,温璟沐继续加码:“你真的认为应然深对你是真心实意的吗?像他那样的家庭,要找一个结婚的对象,必定是门当户对的。否则,你怎么会对他的家庭情况一无所知?”

  唯暖终于是坐不住了。

  电视里应部长的脸变得模糊,他的话语也不再清晰,唯暖心理乱糟糟的成了一锅煮沸的粥。作为一个女孩子,其实是很需要安全感的。应然深此前给了她足够击垮全世界质疑的安全感,带着这份安全感以及笃定,她躲过了身边人的重重袭击。

  可是,今日,温璟沐一席话却将一切击垮,连根拔起。她的无条件无底线无私的信任以及无穷无尽的安全感像逐渐在黑暗中熄灭的火焰,慢慢全部化为了灰烬,而她对此无能为力。

  即便如此,也不能丢掉自尊。

  唯暖用冷漠去掩饰心底的不安,不再理会温璟沐,从后门悄悄的走了出去。

  应然深迟迟没有回复。

  她回到房间后,脱了鞋子上床,用被子包裹住身体,将自己与世隔绝,静静地等他的信息。

  她只想要他的一个答案。一个最简单,却能将她拉出无边黑暗的答案。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没有丝毫的回音。除非出差在飞机上,否则,应然深从来都不会隔这么久都不给她信息的。

  她突然想起了奚明森,以前跟奚明森总是隔着天涯海角,仿若不在一个时空。可自从知道应怀宽是他父亲的那一刻,她便知道与应然深可能也是隔了天涯海角的距离。

  她是不是要失去他了呢。

  女孩子胡思乱想起来十分可怕。

  此刻的唯暖陷入了一个死循环中,已经不能解套。她很想给应然深打一个电话求得一个证实,可心里却像憋了一口气,一定要等他主动给自己解释。她要听他怎么说,在此之前,多一个字,她都不想再说。

  初春的白天依旧短暂,她坐在床上静静地看着窗外,看着天色逐渐灰暗,夜幕渐次降临,直到远处万家灯火齐放。

  远处的高楼一个格子一个格子里的灯光相继亮起,看起来温馨又甜美。每一个有灯光的房间里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故事,她以前经常会趴在窗台上想,这些人身上都有着怎样的际遇。

  可是,此刻,她自顾不暇。

  房间里很安静,甚至世界也是安静的。

  中间手机响起过一次,温璟沐。唯暖没有接,直接挂掉了。

  后来,房间电话响起过一次,服务员告诉她下楼吃饭,她仍旧挂掉了。

  然后,便一直很安静。

  八点钟过去了、九点钟过去了、十点钟马上就要到了。

  明天又要出去工作了,每天长途颠簸都很辛苦,不早了,还是早点休息养精蓄锐吧。可笑呀,自己竟然还能残存一丝理智,无可奈何的理智。唯暖苦笑了一下,起身去洗漱。

  洗漱完以后,仍旧没有任何信息,于是她关灯钻进了被子里。房间里早已经停止了供暖,却没有开空调,她冷的瑟瑟发抖。

  迷迷糊糊似睡似醒中,听到叩叩叩的敲门声。

  房间里仍旧冷的厉害,手脚冰凉还没有暖过来,所以唯暖一点不想也不想离开身边这仅存的热度,所以一直听着外面的敲门声无动于衷。

  过一会儿,门外的人应该会识趣的自己离开的。

  这么想着,唯暖又闭上了眼睛。

  然后,她听到门外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暖暖,开门,是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