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应是燃枝向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开开大灶

应是燃枝向暖 柯颜颜 2202 2019.06.23 19:42

  唯暖的新课题是学习软件构建环境模型,当然是在应然深的研究基础上进行进一步研究。

  应然深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给她普及了她即将涉足新领域的研究概况。

  为了便于唯暖理解,应然深还用一份涉及范围广泛、内容却又简明扼要,甚至还有些美轮美奂的PPT给她做了详尽的讲解。这一次,他可以说是毫无保留的倾囊相授。

  应然深能够精准的捕捉到唯暖的每一丝困惑,每当她思考时便停下来耐心的等待,或者增加几个案例助她理解。

  应然深给唯暖上的这一堂课逻辑性强、用词言简意赅却又通俗易懂。原本一个结构复杂的模型在他的点拨下,眨眼便只剩一个简单的框架。说实话,唯暖做实验也有一段时间了,一直在摸索中前进,直到现在对之前的研究方向仍是一知半解。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第一次领略到应然深的功力,隐隐的对他产生了心悦诚服的感觉。大神果真名不虚传,跟着他真的是未来可期的吧。

  不过,按照应然深的讲解,把模型构建成功只是顺手的事情,完全看不出一点紧迫的痕迹。他所谓的缺人手呢,大抵就是一个光明正大的幌子。

  总之,她现在已经骑虎难下了,也没有退路了。

  不过,也无所谓。这一次换课题,唯暖终于看到学术界正为她敞开新的大门,L大已经在向她灿烂的招手了。

  最后,唯暖是左手拎着沉甸甸的零食右手拿着拷满资料的U盘下楼的。

  京科院的科研风气虽正,但师生等级界限分明,老师一般都比较严厉,更不会轻易纵容学生。所以,四楼对于106的他们来说,也算一块敬畏之地。平日大家过去大多是找老师汇报工作进展,是连杯水都没机会喝到的。因此,当唯暖从四楼拎下大包零食而且全是进口零食时,整个办公室瞬间炸开了锅。

  其实,唯暖有想过可能带来的后果,半道上甚至想将零食丢弃,最后还是没忍心。

  不过,她到办公室后立即换了一番说辞:应老师看大家学习辛苦,特地买来犒劳大家的。

  林津津首当其冲,二话不说撕开一大包薯片开吃起来。

  她对二人的情况了然于心,唯暖说的话她一个字也不信。不过,最近这件事情给唯暖造成的困扰挺大的,她也不打算继续煽风点火,添油加醋了。总之,唯暖这只小白不要再肖想能逃得过应老师的虎口,所以她乐见其成。此时此刻,还是吃比较重要,不但自己吃还要顺便吆喝大家一起来吃。

  既然,这番说词既然骗不了津津,当然也骗不了别人。

  前位的孙师兄奚落唯暖:“小师妹,你知道掩耳盗铃怎么写吗?能从四楼甚至是应老师那里拿下零食来吃的人,也只有你了吧。”说完也凑过来不客气的开始扒拉袋子。

  津津更是积极主动的拎着袋子给大家发了一圈,眨眼睛,零食去了大半。

  被师兄挖踩中痛处,唯暖坐在位子上既不说话,也不吃东西,任由大家讨论的沸沸扬扬。

  轮完一圈,林津津又喜滋滋的跑回唯暖身边,非要把一片薯片喂给她:“七七,你吃一下,这个薯片真的很好吃呢,比之前吃过的都好吃。”

  唯暖拿起桌上剩下的半袋零食全部给塞给津津:“好吃全给你。”

  “真的吗?那我就不客气了,哈哈哈哈...”林津津毫不客气的拎着零食乐颠颠又跑回了自己位子。

  “师妹,你以后要跟着应老师做课题吗?”赵师姐冷不丁开口了。

  “...”眨眼功夫,消息怎么传得这么快?

  “真的吗,你要跟着应老师?”另一个带着不可思议语气的声音插进来。

  “呃...他只是代为指导,而且我也只是去帮忙应急的。”唯暖语气顿一顿,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

  “师妹呀,这就是你不厚道了。这么大消息怎么不跟我们分享呢?”又是一声指责。

  “对呀,当初是谁信誓旦旦不愿意换导师?”这控诉更严重了。

  唯暖百口莫辩。

  她从小便不善于与人争执,遇到冲突,一定会退避三舍。现在大家七嘴八舌讨伐她的声音让她有些应付不来。

  “啪!”林津津拍了一下桌子,待震住大家后,用自己独特的大嗓门力压群雄:“吵啥呀,这是咱老板的决定,有疑问的都去找他。在这逮着七七一个劲批判什么?她还委屈着呢!是吧七七?”津津看看唯暖,唯暖忙使劲点点头。

  “切,她还委屈,谁信呀?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前面又有个声音很不客气的把津津给怼了回来。这是要赤果果挑起战火的节奏。

  平时大家相处还不错,即使有矛盾也从没挑到明面上来。

  这次,唯暖意识到是自己做错了,那袋零食就该扔掉,不该拿回来刺激大家。现在完全是好心被当驴肝肺,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有些说不出的委屈。

  津津呼哧一下站起来:“喂,师姐,说话要凭良心。”

  看津津一副要打架的样子,师姐有些怂,但仍嘴硬:“怎么了,我说错了吗?不信你们问问郁冬,之前应老师找戚唯暖跟着他做课题,她一副欲拒还迎的样子,不答应也不拒绝,最后把问题丢给了厉老师。厉老师那么善良,肯定不好意思拒绝!”

  唯暖瞬间明白了,是应然深办公室出了奸细。

  楼上的老师真是无聊的可以,怎么什么话都讲。什么叫她欲拒还迎,她拒绝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好吗?可她就是一学生,总不能直接讲出来拂老师的面子吧。她还想多活两年呢...

  “又是郁冬!”津津生气的攥了攥拳头,“她不好好学习,整天就知道八卦自己老师。哪天让应老师知道了她的作为,有她好受的。不行,我要去找她聊聊,让她以后有点自知之明。”

  津津说着就要向外走。

  “津津,”唯暖叫住她,虽然很感动,仍对她做了一个摇头的动作:“算了。清者自清。”

  “唉,七七,你就是太傻了。”津津叹一口气,坐回去,怒其不争。唰啦一下,又扯开一袋零食愤怒的吃起来。

  所谓众口铄金,她一个人跟一群人对抗,没有意思。嘴长在别人身上,随她们说去吧。

  时间是还原事情真相最好的良药。过些日子,都会结束的。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最好了。这一直是唯暖的处事态度。本来就没什么,所以,还是不要将事态严重化才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