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应是燃枝向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一X不定情

应是燃枝向暖 柯颜颜 2614 2019.06.24 23:01

  有了应然深的指导,唯暖在科研的道路上瞬间开挂。

  软件现成的、教程现成的、前期模型也是现成的,教材现成的、文献现成的、甚至国外顶级期刊的下载网站账号都是现成的。应然深把自己所有的资源全部打包给了唯暖,对她有应必求。

  虽有应然深的前期指导,学习的过程却没人能替代。想顺利上手,还得付出足够的努力。所以唯暖每天仍是坚持早出晚归,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懈怠。

  这晚又加班到深夜,打算把最后一段教程学完,软件也就差不多掌握了。只是还剩最后一个功能,根据资料无论怎样设置都达不到想要的效果。时钟滴答滴答,又临近午夜,却仍旧一无所获。

  叩叩叩!有人敲门。

  “请进。”正在沉思的唯暖条件反射的回答后,又开始翻下一页资料。

  良久,等她反应过来,身后已站了一人。

  对方给自己带来的压迫感实在是太熟悉了,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谁。

  “有困难?”

  “一点...”

  “有困难为什么不找我?自己一个人解决要浪费多少时间?嗯?”

  就是不想找你才要浪费时间的...唯暖曾经想过去跟应然深请教,但一靠近他就犯怵,所以,还是少见为好。

  “我可以自己解决。”唯暖死鸭子嘴硬。

  “所以,是解决了?”

  “还在寻找方法中...”

  “是吗?”应然深轻轻弯下腰,一手撑住桌面,一手握住鼠标,打开了软件。骤然间,唯暖就这么被环在了他的胸前。而他右侧的脸颊紧紧靠着自己左侧的脸颊,唯暖甚至可以感受到他的身体散发出来的烫人气息。几乎一瞬,唯暖身体便僵硬了,吓得大气不敢出,生怕碰到他分毫。

  看他修长的手指敏捷的操纵着鼠标,一步一步,像变魔术般,自己想要的结果霎时出现在了眼前。而自己与他的操作程序,只少了一个辅助步骤。这步辅助,教程并没有提到,甚至所有的资料都没有提到。

  “最后一步是我们公司的科研团队根据模型研发的辅助功能,目前还没有公开的资料。”应然深解释,“暖暖,你觉得没有我,自己真的能做到?”

  问完,应然深却仍保之前持姿势不动。

  在唯暖印象里,这是应然深第一次喊她暖暖。在家里爸爸妈妈也喊她暖暖。只是在学校里,大家多喊她七七,因为她姓戚,七月生,为了顺口,津津喊她七七,顺便带动了大家都喊她七七。

  所以,已经很久没有人喊过她“暖暖”了。

  因而,这个称呼让她心里微微一热。

  只是,现在不是感动的时候。应然深对她的动作显然已是不止一次越过雷池了。是可忍孰不可忍。唯暖掰开他的手臂,呼的一下子站起来,与他对视。

  好吧,是仰视。

  气势上,瞬间就弱了。

  “老师,请您...”她本是要跟应然深摊牌的,请应然深以后离她远点,不要再打扰她的生活了。

  “暖暖,做我女朋友。”应然深却猝不及防的跟她告了白。应然深盯着她的眼睛深处,漆深的目光里是满满的认真及真诚。

  于是,“自重”两个字被生生噎死在了唯暖口中。同样逐渐弱下去的,还有唯暖眼中两簇愤怒的小火焰。

  最近,唯暖确实有些受够了应然深的逗弄。他仿佛一直拿着一个毛线球,在一只小猫咪面前晃来晃去,就是不让她碰到。直到猫咪怒了,要亮爪子伤人,然后,他便将她的小爪子给握了起来。

  虽然拒绝承认,但冥冥之中唯暖也知道事情走到今天这一步没什么可意外的。

  虽然没什么意外,但不代表她就要从了。是时候提醒一下应老师该注意身份了:“别忘了,您是老师。”

  应然深笑笑,抬手抚上她的脸庞,唯暖想躲,没有成功。他总是出其不意,先发制人:“我不算老师,只是你们环境所的特聘专家,随时可以走人。我之所以留在这里,一方面是因为你,另一方面是需要借用你们的实验室。况且,你又不是小孩子,早就成年了,我不算摧残祖国花朵。”

  可我心里有障碍呀,更何况,她还有一个奚明森呢。她一直觉得,什么时候奚明森娶了,她才会嫁。现在的她,完全没有做好接纳其他人的准备。

  所以,拒绝的话仍旧是不经大脑脱口而出:“可我有喜欢的人了。”

  “是吗?”应然深的语气有些漫不经心。

  “是真的!”唯暖加重语气,觉得有必要让他重视这个问题。

  “男朋友?”应然深仍旧轻描淡写,一副吃定了她的样子。

  “还...不是...”这就有点尴尬了。他真是知道抓重点呀,一击即中。更何况,唯暖为自己说的话感到脸红。还...不是...这三个字要不要太天方夜谭...应该说,永远也不会是才对。

  不过,现下情况比较特殊,只能牺牲奚明森来当挡箭牌了。

  “永远也不会是了。”应然深盖棺定论,替她把话讲了出来。

  “啊?”唯暖惊讶的看着他。

  “因为那个人只能是我。”应然深的语气带着不容置疑。

  “应老师,有没有人说过您很专权?”唯暖有些不开心的反驳。

  “有。”应然深十分坦诚。

  “既然您这么明理(有自知之明),那我也实话实说,我一点也不喜欢您。”甚至是怕...他总是一意孤行,从来都不在乎自己的感受。每次都将自己步步紧逼,唯暖只能想尽一切办法的去躲。

  当然这句话也成功的惹怒了应然深。

  从小到大,他从没被人这么直截了当的拒绝过。

  攸的,应然深抬手攫住了唯暖的下巴,眸里深处是燃烧的熊熊怒火。“你敢再重复一遍?!”

  “我有喜欢的人了,我不喜欢您。”唯暖倔强的抬头,要挟,她也没在怕的。

  “以后跟我讲话,拿掉‘您’字!”

  然后,下一秒唯暖便落入他的怀抱。

  然后xxxxxxxx

  看过那么多小言,唯暖希望自己的爱情一定是两情相悦,过程要甜美而温馨。可这番体验并不美好,过程也不舒适。

  莫名的委屈瞬间袭来,夹带着一丝的不知所措,眼泪断了线的珠子般滚落了下来。

  察觉到她哭了,应然深松开她,便看到眼前的人梨花带雨,我见犹怜。这样的唯暖,令应然深的心脏都揪了起来。

  意识到没有控制好情绪,做的有点过了,应然深只好安抚般轻轻将她拥入怀中,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发丝:“下次,不会了。”

  唯暖却哭的更厉害了,将应然深胸前衬衣打湿了一片。

  然后她边哭边说:“我讨厌烟草的味道...”

  “以后,我再也不抽烟了。”

  “我也讨厌你...”

  这话,应然深真的接不住了。

  良久,他终于憋出了一句话:“你饿不饿,我带你出去吃碗面。”

  这突如其来的TVB剧情的既视感令唯暖纳闷的从他胸前抬起头,差点破涕为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