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应是燃枝向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此一时彼一时

应是燃枝向暖 柯颜颜 2092 2019.07.27 22:30

  以前,她最大的梦想就是希望能在现实中见到奚明森。

  某次有个小粉丝晒出抱着奚明森腰的合影,她羡慕了好多天。

  又有一次,他自己晒了一张好友跟他的合照,对方是个男星,当时对方的双手抱着他的脖子,他笑的一脸宠溺。

  那时候,整个粉丝群炸了锅,大家议论纷纷,表示未来不管谁可以在现实中见到奚明森都要将自己的双手挂在他的脖子上合影。这是所有人的梦想,并且集体约定到奚明森的微博下留言。

  她一直当这只是个玩笑。她怎么可能见到奚明森呢,况且是近到可以将胳膊挂到他脖子上的距离。

  上次见到他,隔着玻璃围栏,隔着两层楼的高度,隔着宽阔的舞台,隔着遥远的时间与空间。

  这次见到他,他与她的距离只有五十公分。

  而她手中还握着一张递到他身前的粉红色纸币。

  奚明森俯身将花朵折断,没有接她的钱,细心的将刺清干净,然后把花朵别在了她的耳畔后,赞叹道:“真是人面玫瑰相映红。”

  他的手指轻轻蹭到了她的耳朵,有些痒痒的,唯暖忍不住笑了笑。

  此时此刻,她是希望应然深在自己身边的。如果他站在自己身边,那么自己就什么都不会害怕了。

  可是,他不在。

  面前咫尺天涯的人令她的心情稍稍好了一些。

  “这就是了,这么漂亮的小女生,愁眉苦脸的就不好看了。”

  说到这个,唯暖又有些惆怅了,小脸瞬间垮了下来:“唉!”

  “应伯母一向从容得体,也很会左右逢源。她对外人的敌意绝不会轻易表露。你大概是第一个能惹得她连表面功夫都不去做的人。这么大的仇怨,你到底是怎么得罪她的?”

  “所以...”唯暖试探的问,“伯母是真的不喜欢我?”

  “是的。”

  奚明森这毫不掩饰的话真是扎心了。她已经这么难过了,难道他就不能捡两句好听的说么。

  “我也不知道原因。”她沮丧的垂下头。

  “没关系,应伯母也很不喜欢我。”

  “为什么?”唯暖好奇道。

  “我也不知道。”奚明森摊摊手。

  现实中的奚明森与唯暖曾经想象的区别不大,为人风趣幽默又不失绅士风度。与应然深工科男的高冷截然不同,奚明森一直在致力于用下可五洋捉鳖,上可九天揽月的渊博学识以及出口成章的段子哄唯暖开心,成效显著,终于让她心底的阴霾散去不少。

  奚明森给她讲了很多工作上的趣闻,在与唯暖的交谈中,奚明森发现唯暖对自己工作情况的熟悉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多。她对自己的工作领域一清二楚,他了解的事情唯暖也都有所接触,她甚至能清楚的讲出C视大楼外面小道两边的浓郁法桐,还能跟他谈论远在北欧L大的学术排名。

  讲到最后,奚明森脑海中灵光一闪:“去年五棵松音乐会,看台上跟我挥手再见的女孩,是你?”

  “是呀,是我。”唯暖苦笑了一下,痛快的承认了。可惜时过境迁,此一时彼一时。此时再聊起那时候的场景,竟然带了一丝的苦涩。

  “那天看现场乱哄哄的,而且隔得太远,我根本没看清楚。当时还在想,这个小粉丝真是太勇敢了。”

  “是太疯狂了吧?”

  “这才是年轻该有的样子。”

  “说得好像你多老了似的。”

  “跟你比起来,已经不年轻了。”

  “奚明森,你既然长我这么多岁,又有这么多的人生阅历,能不能为我今晚的情况支个招?”

  “然深平时都喊我森哥。”

  “那我能喊你的名字么?虽然好像有些不尊重。以前追星的时候,总是希望可以跟你做朋友。没想到人生竟然可以这么跌宕起伏,出乎意料,比小说都精彩得多。原来,我曾经想认识的人竟然跟我只隔着一个人的距离。”

  “现在就不想跟我做朋友了吗?”

  “可以么?”

  “当然可以。”

  “那,朋友之间就要相互平等。”

  “没问题。”

  这如梦似幻的一夜,如同昙花绽放在漆深的夜空。曾经幻想过很多次的场景,终于化作了尘埃落定的现实,只是太迟了。曾经幻想过的欣喜早已不复存在,她以为第一次见他会语无伦次,会紧张到大脑一片空白。却未曾想可以与他侃侃而谈,甚至相谈甚欢。仿佛面对的只是一个许久未见的老友,两人甚至可以把酒话桑麻。

  唯暖抬头看看天上的月亮,正好月中十六日,像个银盘,周边环绕着几缕虚无缥缈的云。

  “你们在聊什么呢,也不进屋去坐?”应然深推门出来,走到两人身边,顺手将唯暖揽在了身前。

  刚刚虽然一直在跟奚明森聊天,心情好了一些,可是心脏一直都悬在空中,仿佛在等一个判决。现下他出来了,唯暖轻轻倚靠着身后坚实的胸膛,终于有了落地的感觉。

  “刚刚在替你尽地主之谊。现在,物归原主。天色不早了,我也得回家了,明天还有工作要做。”

  在跟应然深擦肩而过的时候,奚明森伸手轻轻拍了他的肩:“小姑娘被伯母吓到了,记得好好宽慰她一下。”

  在奚明森越过二人之后,应然深抬手将别在唯暖耳后的玫瑰摘下来顺手又扔回了花丛中:“以后,除了我,不能接受其他任何人送的花。”

  送走了奚明森,时间已经不早了。应然深也提出来要带唯暖回去。

  杨书恩始终没有再出现。但对于两人的离开,应怀宽并不准许。难得一家人相聚一次,怎么也得在家过夜。

  张姐已经提前把各人的房间收拾妥当,应然深带唯暖去自己的卧室让她先洗漱,自己去客厅跟父亲说几句话。

  应然深的卧室与京科院附近的房子的布置截然不同。京科院的房子在唯暖住进去之前处处透露着不食人间烟火的冰冷气息,而这个家却是应然深从小长到大的地方,虽然经过翻修,但是房间里仍旧充满了他成长的历程。

  书桌上摆着他本科毕业的照片,穿着学士服,身后是碧绿的草坪,整个人看起来意气风发。与那时候相比,应然深的眉宇间已经悄然多了一份成熟以及沉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