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应是燃枝向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报一下你们家公司的名号呀

应是燃枝向暖 柯颜颜 4649 2019.07.12 21:39

  “这...何出此言?”唯暖有点懵,打算好好听温璟沐解释一下,应然深到底是怎样不适合她的。毕竟,平日里,更多的人会认为她才是那个不适合应然深的人吧。

  看样子,男女看问题的角度确实不同,少年脑洞也算清奇了。

  看唯暖认真的样子,温璟沐语意微冷:“一个**的人,怎么能配得上我的天仙小姐姐。”说完,轻轻捏了捏唯暖的脸颊。

  “喂,温璟沐!”唯暖怒!果断的伸手将他的手打掉,眼睛中迸射出满满的警示意味:少年你过分了!

  他最后一句话有些模糊不清,权且忽略。但这个动作对唯暖来说,是可忍孰不可忍。

  温璟沐耸耸肩,一脸玩笑的意味。

  唯暖不想跟他胡搅蛮缠,拿出资料开始看起来。

  只是温璟沐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她。

  她终于知道了一万只鸭子在耳边聒噪是什么感觉了。

  这般如雾气森林般美好的少年,不应该也有着林中木的乖觉么。只是他怎么好奇心就这么旺盛呢。他跟唯暖瞎聊的话题涵盖了上下五千年,同时也涉及了她的日常琐事。

  最后唯暖开始忍不住扶额掩饰内心的哀嚎,实在忍无可忍:“少年,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吗?你难道不知道好奇害死猫吗?”

  “姐姐,我最近刚刚回国。”

  “So what?”

  “你是我回来后见到的最漂亮的小姐姐。”

  “And?”

  “知道印刻效应吗?”

  “不知道!”

  “鸟类出生后会把第一眼看到的动物当母亲。”

  “可我并不想要你这个儿子,我自己还是个宝宝!”唯暖脸上写满了大写的嫌弃。

  “No No No,当妈你太年轻了,女朋友正合适。”

  “啊...”唯暖瞪大了双眼看着温璟沐,要不要这么语不惊人死不休...

  这个社会到底是怎么了?现在的年轻人都流行单刀直入么?相比之下,应然深还是含蓄又内敛呢。

  “那我还是选择当妈吧...”良久,唯暖智商上线后干笑一声回答完,默默把脑袋埋进书里,不想再搭理他。

  “哈哈哈哈,姐姐,你害羞了?逗你玩的呢。”

  ......

  唯暖已经彻底拒绝跟他讲话了。

  在一旁的温璟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想引起唯暖的注意力,唯暖却不为所动,温璟沐终于意识到自己的言语有些过失,开始想办法将功补过了。

  他将手伸进背包里掏了半天后,拿出来了一堆各式各样的巧克力堆到唯暖面前:“唯暖姐姐,我错了,以后我再也不跟你开这种玩笑了。给你糖吃,别跟我生气了好不好?”

  唯暖抬起头,看到有些真诚的温璟沐,少了使坏时的俏皮,多了一丝认真以及执着,又有些乖巧,就像第一眼见他时的样子,内心瞬间柔软了一大片。

  是呀,跟一个小孩子有什么可计较的呢。

  唯暖就这么悄无声息的原谅他了。

  一路匆匆,再加上乍组团队需要一定的适应过程,一恍惚间,唯暖便忘记了给应然深回信息报平安。等到想起他时,已经临近中午。

  “暖暖,跟新同事相处如何?”应然深的电话不期而至。

  “挺好的。”唯暖语气中带着小小的一丝兴奋。

  “很愉快?”从应然深的语气中,唯暖听出了一丝丝不善的味道。

  赶紧正了正语气:“也还好。”

  “刚刚给你点了午餐,一会应该就能送到,别饿到自己。”

  接下来,应然深跟唯暖嘱咐了很多出门在外的注意事项,直到唯暖都一一记在心里了,最后那边才略带不舍的放下电话。应然深的高冷真的是一日不如一日了。遥想当年...

  算啦,唯暖放下电话,心里有小小的感动以及温暖,被人这般无微不至的牵挂,是一件十分窝心又幸福的事情。

  同时,唯暖隐隐又有些自责自己没有第一时间跟他报备行程。

  大概是面临新的旅程有些小小的兴奋吧。

  不久后,乘务员小姐给她送来了一份套餐。

  只是,应然深再怎么料事如神,也没想到她身边还坐了两个同伴。所以现场三个人面对一份午餐,场面略有些尴尬,于是唯暖只好问乘务员能不能再加两份。没想到傅兹凯早已点了三份鸡排饭,并解释接下来十几天三人要精诚合作,作为队长,请大家吃顿饭无可厚非。说话的当口,另一位乘务员紧随而至。三人四份饭,略略有些浪费。结果,温璟沐一点也没客气的拿过唯暖桌上的套餐,换了一份鸡排饭给她:“我吃两份好了,我正在长身体。”

  看着他毫不犹豫把应然深给自己点的套餐拆开,并毫无顾忌的吃起来,真是吐血呀。

  她更想吃应然深给她点的那一份的。

  唉,这个温璟沐,大概也只有在安静下来的时候,才会有与众不同的气质。动如脱兔的时刻,分分钟破功到亲妈也不愿相认。

  抵达H市,三人直奔市局,与其他两队汇合后,一起给市局的同志们召开了一次任务启动会。三队各司其职,负责不同地区,会后便分头行动,这是唯一一次面对面交流的机会。

  当众人见到傅兹凯的团队时,第一件事竟然是盛赞他团队成员的颜值。这令唯暖有些窘迫,而温璟沐却是若司空见惯的样子,完全没有将众人的奉承当回事。甚至,他一改在火车上的少年心性,从容不迫的与大家周旋,久经沙场的表现,前后判若两人。

  唯暖反观自己,真的是毫无经验可言,脸上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写着两个明晃晃的大字:菜鸟。

  唉,人还是需要不停历练的。

  平时,应然深有时也会对她有些忧思:把她独自扔到外界锻炼,心有不舍;但一直放在身边,又怕她会失去抗压力,总不能长大。这是应然深的矛盾,明知将她娇宠过了头,却仍旧不舍得她吃一点苦。都说恋爱中的女子如果一直被宠溺,被养的很好,就会永远保持一份纯真。可,谁也不知道,这种一路坦途到底是福是祸。

  很多时候,人生该吃的苦,是一分也不能少的。没有谁能不经历劫便可以顺利飞升上仙。

  任务启动会结束后,市局安排了酒宴,傅兹凯以“有任务在身,不得接受宴请”为由回绝了对方,带着温璟沐和唯暖去酒店办理了入住后,便去一楼的餐厅吃自助。

  一天下来,舟车劳顿外加奔波忙碌,众人早已经饥肠辘辘。唯暖选了很多餐点,面前摆了一堆的碟碟碗碗,这个吃吃,那个吃吃,没吃多少已经饱了。平时也是应然深惯她的挑食毛病,因为平时无论怎样选怎样吃都有应然深给她兜底。

  这次出门,出于惯性,又因为欠缺经验考虑不周,所以把勤俭节约的古训早抛去了脑后。唯暖看着自己面前剩下的一堆食物以及两位队友干干净净的盘子,有些汗颜,瞬间意识到自己做的好像有点过分了。

  正为眼前的食物暗暗发着愁,温璟沐又一次现身演绎了什么叫天使在人间:“暖暖姐,你吃不完的交给我好了。”说完毫不犹豫的叉起唯暖盘子里剩余的一块寿司,三下五除二解决后之后,又干脆利落的夹起了一块糕点......

  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温璟沐毫不客气的将唯暖盘子里的剩余食物吃到了精光。

  是的,在傅兹凯的带动下,整个检查组的人都在吃自助,包括市局的几个领导,也一直形影不离的在旁作陪。

  大家桌位相邻,还能时不时的交谈几句。

  所以,对于温璟沐这种实力宠队友的行为,众人都有些目瞪口呆。

  有些上了岁数的过来人,甚至已经开始断章取义:这俩孩子关系不一般呀。

  好在,在唯暖眼中温璟沐也只是个孩子而已,所以对于他的慷慨相助,还是心存感激的。

  饭后,大家交谈几句后便准备各散东西了,只剩下市局的郭局长仍在作陪,并热情的邀请几位一起去酒店附近的公园遛弯消食。

  自古以来,为了迎接上级检查,也为了防止发生不能掌控的突发事件,地方一定会想方设法派人陪同。

  而郭局长便是那个陪同大家,名义上为了方便开展工作,实际上暗暗监视发展动态的人。

  傅兹凯想到大家只是一起出去散步,谈不上违反纪律,便欣然应允了。

  傅兹凯在官场也算摸爬滚打多年,虽只是处长,却十分精明,对郭局长一路上抛来的试探性问题全部四两拨了千金。后拉,郭局长看实在打探不出什么问题来,便专心陪着几人散步了。

  新年过去不久,H市又是个传统文化大市,公园里还有节日的余温,到处迎风飘荡着大红色的宫灯,三三两两结伴散步的市民接踵而过,广场上有正在唱着流行歌曲的网红歌手,路边有摆夜市卖着玩具和零食的小摊贩,小孩子们互相追逐嬉戏玩闹,到处都是人间烟火的祥和气息。

  以前,唯暖总是想,这一生一定要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等两人年龄再长一点,变成叔叔阿姨了,晚上吃过饭后就拉着应然深的手,一起去附近公园散散步,欣赏一下夜景,看看情窦初开的小情侣,逗逗蹒跚学步的小孩童,呼吸呼吸河边的新鲜空气,也是极好的。

  唯暖正在沉思着,不知道聊到了什么话题,走在前排的郭局长突然回过头来:“对了,温大公子还在呢,以后,还得麻烦您回去多跟令父美言H市几句,让他也来我们H市搞个投资,拉动一下我们市的经济,大家互利互赢才好呀。”

  刚刚打完电话才快步跟上众人的温璟沐饶是经验丰富,毕竟最近几年国外自由不羁的生活与国内千差万别,他还是做不到完全适应官场的做派,仍是被郭局长的话问了个措手不及。

  “您认识我父亲?”温璟沐忍不住蹙眉。

  “是呀,去年我们集体组团去G省学习,参观过您父亲开设在那边的分公司。当时正值假期,您也在场。现场人太多,也难怪您对我没有印象了。”

  唯暖恍然大悟的看看身边的温璟沐,怪不得少年气质卓绝与众不同呢,原来也是有身世背景的人。

  听了郭局长的话,唯暖也开始忍不住涮起温璟沐来:“璟沐,报一下你们家公司的名号呀,我明年毕业,到时候投了简历,说不定还能江湖再见呢。

  “BY环保。”

  “BY...”唯暖忍不住重复一句,猛地想起来,难道就是年前师兄师姐们前赴后继去应聘的上市公司BY?听说BY的工资待遇在同行中都属上乘,但是招聘条件也十分苛刻,所以,上一级只有一个师兄成功,现在已经去实习了。

  “暖暖姐要是有想去,简历都不用投,部门随便你挑。”温璟沐答应的十分爽快。

  呃...

  这后门开的有点大,唯暖却不敢应了,家里还有个现成的应总呢,他的公司虽没有BY这种老牌的企业名气大,但也属于后起之秀中的佼佼者了。要让应然深知道现在她开始打别家公司的主意,那一定会吃不了兜着走。

  “先得能顺利毕业...”唯暖答非所问,打着哈哈,恍然间觉得自己又说错话了。她真的只是想顺势跟温璟沐开个玩笑而已。

  “我是认真的。”温璟沐看出了唯暖的敷衍,加重了语气。

  “嗯嗯,我知道你是认真的...”唯暖极力摆出一副认真脸,内心OS:可我真的不是认真的,你千万不要当真...

  唯暖虽然在应付式的安抚温璟沐,但他这一脸受伤的表情又是怎么回事...少一个人给他添麻烦难道不是好事么...

  晚上唯暖跟林津津聊天的时候忍不住将这件事的始末给她重复了一遍,引得津津又一次仰天长啸:随随便便出个差都能遇到一个传说中货真价实的二代,这运气也是爆棚的好。

  随即,又忍不住给唯暖泼泼凉水:“七七呀,记住你已有应老师了,多了小心吃不消。况且,以咱们应老师那宠妻的个性,怎么会放心你出去工作呢?你大小姐就乖乖在家当个家庭主妇吧。这么好的机会,到时候记得让给我好呀,哈哈哈哈。”

  ......津津真的是十分开门见山了.......

  应然深晚上一直在开会,直到很晚才有时间给唯暖电话。他的声音微微沙哑,带着疲惫。两人已经有几日不见,视频里的应然深看起来有些憔悴。最近连续出差的他,一直没有休息好,看的唯暖很心疼,恨不得立刻飞回他身边做顿好吃的给他补一补。

  最近在应然深的调教之下,唯暖的厨艺有了质的飞跃,早已经达到举一反三不断创新的境界,随便几样普通食材,她都能迅速的化腐朽为神奇。可见天赋这个东西,还是需要伯乐挖掘的。

  两人聊着聊着,无意中唯暖便提起了温璟沐,并告诉他温璟沐竟然是BY的大公子,当然,他允诺她工作的事情,唯暖还是有意无意的提了那么一丢丢。

  不料应然深的反应却很简单直白:“工作的事情交给我,这不是你操心的范畴。”

  应然深果然霸气,不过唯暖还是很吃他的霸总范的。

  看样子左右都不用担心工作了,也不用担心年底招聘季到来时需要跟师兄师姐们一样,早出晚归在寒冷的冬日里,挤一场又一场人山人海的招聘会了。

  师兄师姐们连日来的辛苦她是有看在眼里的。

  某日,零下十几度,一个师姐只穿了一身套装外出面试,回来后冻得脸色青紫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就在一瞬间,从小没有经历过人生艰辛的唯暖突然便感受到了生活的不易。

  毕业季的学生都苦,若非极度优秀,众生平等,都需要经历在现实世界的摔摔打打,才有可能找到能让自己站稳脚跟的位置。

  也只是可能而已。

  不过,这一切距离她还有些时日。

举报

作者感言

柯颜颜

柯颜颜

今晚多更一些,请大家多多支持,多多投推荐票,多多收藏,谢谢啦!

2019-07-12 21:3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