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应是燃枝向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帮她检修实验仪器

应是燃枝向暖 柯颜颜 3048 2019.06.16 18:21

  林津津一直担任着八卦小能手的称号,一般情况下,有她的地方必有八卦。

  这天上班时间,大家正在办公室边搞学术研究边有一搭没一搭聊天时,林津津再一次一阵风般的跑进来打断了众人和谐的工作时光:“号外,号外!应老师时间那么宝贵,竟然答应了院长帮忙代为指导两个学生!你们猜他们两个分别是谁?”

  看众人停止交谈纷纷将目光转向自己,津津的目的达到了,于是满意的继续开口:“他们竟然是对面办公室的郁冬和陌非!想不到吧?哎哎哎,师兄你那是什么眼神。是怀疑我消息的可靠性吗?我可是刚刚是从他们办公室证实了才回来的。因为他们导师出国游学,没办法亲自指导,于是应老师代为接手。而且,应老师说了,他代为指导的学生可以成为他公司的储备人才。不得不说这狗屎运踩的呀,真是令人羡慕嫉妒恨!跟着一位神仙颜的代导师干活,吃饭都香~”

  林津津噼里啪啦一口气说完后,然后拿起杯子咕嘟咕嘟灌了几口水。

  然而她的一通话却似深水炸弹,平地里的一声雷,尤其是几个女生立马开始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

  郁冬就坐她们对面办公室,成绩还不错,就是有些骄纵的大小姐脾气,习惯对人颐指气使。但重在她有些家世背景,所以也经常有人围在她身边献殷勤。陌非则是郁冬刚入学的亲师弟,斯斯文文的男孩子,乖巧又懂事,每次进办公室都会甜甜的喊大家师兄师姐,因此很招人喜欢。

  两个性格迥异的人都因导师缺席而得到应老师的照拂,甚至连毕业后的工作都不用操心了,这怎么能不叫大家眼红呢?

  三个女人一台戏,几个女人一群聒噪的鸭子,大家众说纷纭,办公室内沸反盈天,刚刚幽静娴和的气氛不复存在。

  唯暖被吵的脑仁疼,什么思绪都没了,于是拿了一个笔记本一支笔打算去实验室看师兄们做实验。

  GC-MS的操作方法比较复杂,她一直计划等把教程看完再去实践。但今天看样子大家一时半会讨论不完,恰巧最近王师兄正在测水样,择日不如撞日,先去请教一下也好。

  看她要走,林津津也适时跟了上去,最近她也得学操作,一般有唯暖的地方,她学起来会事半功倍。所以,犹豫了一下,还是果断退出了群聊。

  结果两人到实验室来意还没表明,却被王师兄临时抓了壮丁。

  王师兄正好有事,正愁脱不开身,见到唯暖二人,如获大赦,不等她开口,简单交代了几句要她帮忙完成后续实验,便急匆匆走了。

  唯暖来不及推辞,教程又看的不熟,没有办法,只能凭着自己仅有的一点知识储备以及师兄的交代试着帮忙操作了一下仪器。

  只是这一次,仪器并没有给她留一点面子,警报声很快便响了起来,刚刚屏幕上还在走波浪线的数据突然变成了直线。

  唯暖尝试了各种恢复操作,无果。

  GC-MS的水样需要预处理,过程复杂。如果这批数据测出不来,王师兄估计得重新返工。

  唯暖有点内疚,只得委托津津去搬救兵,自己则一直上网查找方法,希望实验还能被补救。翻了几个方法,其中一条建议可能是仪器里面的零件故障,可以拆盖检查是否松动。

  唯暖感觉这条比较靠谱,自己还是能解决的,于是从工具箱里翻出了一个扳手打算拆仪器。

  当她正在半蹲着全神贯注拧外壳的螺丝时,一只手突然径直越过她的肩头,按住了她正在拧着的扳手。

  唯暖诧异的回过头,便对上了应然深略带责备的目光,惊慌失措之余,她赶紧松了手垂下脑袋站在了一旁。

  总之就是有点怂。

  “你们也太不爱惜设备了,仪器怎么能强拆?”

  这是应然深跟唯暖讲的第一句话,一句很不客气的批评。

  说着,应然深蹲下来拿着扳手仔细的将螺丝复位,然后才去旁边的电脑进行了一系列的操作。

  期间唯暖站在一旁一直忐忑不安,一方面暗暗佩服津津请救兵竟然能搬动这么一尊大神,一方面又为自己的无知有些愧疚。

  没学问确实挺可怕。这不,就被专家diss了。

  真是尴尬...

  实验室内还有其他同学在做实验,看应然深亲自维修设备,纷纷跑过来凑热闹。而林津津则全程崇拜脸,从头到尾盯着应然深的操作,直到屏幕上的数据恢复波动,也跟着忍不住叫好,压根没注意唯暖的窘迫。

  这个有异性没人性的林津津!

  唯暖正气鼓鼓的看着林津津,应然深却猝不及防的回过头看了看她,唯暖脸上瞬间变成了大写的尴尬。

  应然深视若无睹,只是对着她招了招手:“过来。”

  应然深这随意的姿势,不知怎的,唯暖竟然觉得有点像,男主人在唤自己家养的猫咪。

  现场好几人在场,唯暖却不由自主的走了过去,她知道应然深叫的就是她。

  此时,应然深的语气已经缓和下来,不复开始的严厉。他从头至尾将仪器的操作方法给唯暖讲解了一遍,甚至连原理都解释的一清二楚,最后还指出了刚刚她犯了一个什么样的错误,并告诉她以后再遇到类似的问题该怎样补救。待到应然深详尽的把一切给唯暖讲完,已经是午饭时间。

  津津特别有眼力劲,看应然深准备收工,及时向前表达了邀请他共进午餐的意愿,感谢他一上午的倾囊相授。

  应然深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唯暖。

  照理说,应老师拨冗给她们上课,她们应该感激涕零五体投地才对。但鉴于父母职业的原因,唯暖五行怵老师,即使他并不算实质意义上的老师。

  所以,唯暖虽然在努力的做好表情管理,却仍透出了那么一丝丝的不情愿...

  “你们先去吧,我还有事。”说完应然深便转身离开了,只给众人留下了一个帅裂苍穹的背影。

  津津盯着应然深离去的方向,久久才发出一句感叹:“应老师真是个绝世好男人呀!试想一个人对仪器都这么呵护备至,那么对他在乎的人...啊啊啊,简直不能想象,一定会苏到炸!”

  唯暖微微皱眉,津津到底是怎么得出这样风马牛不相及结论的...

  “对呀,对呀!”其他几人竟然也纷纷应声附和,都沉浸在应然深的余辉中无法自拔。

  唯暖看了看这群幼稚的人,无奈的叹了口气。

  “七七,你知道吗?你面子真大!”林津津冷不丁的凑过来。

  “啊?”

  “刚刚我去老厉办公室说你把师兄的仪器弄坏了,让他帮忙支个招,结果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呢,应老师突然站起来说他跟我来看一下。于是老厉便默许了。诶,你知道救世主长什么样子么?大概就是他那样了。”

  “这跟我有关系吗?人明明是你请到的。”

  “你听我说嘛。昨天下午,郁冬做实验也把仪器搞坏了。她亲自去办公室请应老师帮忙,结果应老师连眼皮都不抬一下,直接让她电话联系工程师。你不知道,郁冬当场脸都青了,然后一脸郁闷的走了。应老师来了虽没多久,但他的高冷跟他的才华早就一样的出众。当时我正跟老厉讨论问题,想着郁冬真是不自量力自找难看。结果,今天我才知道应老师早已经是她的代导师了。所以人家这么做也不算自己找钉子碰。”

  “所以呢?”唯暖有点摸不清津津到底想要表达什么。

  “你说,作为老师,应老师不管自己的学生,却管你,你可不是面子大么?他路上还专门问过我你人有没有受伤呢。我才意识到可能我慌慌张张跑进他们办公室的样子引起大家误会了。其实,我慌张的跑进去,只是为了制造紧张气氛,这样他们才能重视这件事情。你看,是不是很有成效?”林津津自豪的说。

  “你最厉害了。”唯暖一脸好气又好笑的看着津津:“你才是我的救世主。”

  “一般般啦,不要太爱我,哈哈~”

  “七七,你跟应老师之前是不是认识呀?”大家边往食堂的路上走着边聊着,一个好奇的声音带着疑问突然插了进来。

  唯暖赶紧摆摆手:“不认识不认识...像应老师这样大人物,我这样的小喽啰哪有机会认识呀...”

  “那应老师为什么不但帮忙修仪器,还耐心的教你操作呢?你跟他又没什么关系,犯不着呀...”

  “可能,这是应老师擅长的领域?”唯暖绞尽脑汁的解释着。唉,这个津津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差点把人民矛盾引到自己身上。

  说实话,应老师是什么想法,她真的不知道呀...

  众人想想也是对的,应老师虽然是专业的,但平时跟唯暖好像也没什么交集。

  “诶,我们中午吃什么呀?”唯暖不声不响的开始转移话题。

  “东坡肉...”

  “红烧肘子...”

  “酱牛肉...”

  一群吃货听到吃的立马兴奋了起来,这事算就这么过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