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应是燃枝向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现在我整个人都是你的

应是燃枝向暖 柯颜颜 2205 2019.07.22 22:03

  快要春夏交接了,晚上仍旧还有丝丝寒凉。唯暖穿着排练的衣服跟温璟沐匆匆出门,甚至没有来得及回去换衣服,于是给津津发条信息让她帮忙请假。

  她其实是信任应然深的,知道他做事情都有自己的计划,知道他做任何事都有自己的理由。然而今晚,她也解释不清自己的情绪,暗含着一丝愧疚,却又带着一头横冲直撞拉不住的小兽。

  排练服很单薄,唯暖抱住了胳膊跟着温璟沐去了停车场,没想到温璟沐竟脱下自己的白色卫衣,兜头便给唯暖套了下去,唯暖连拒绝都来不及。

  车子一路飙驰在夜风中,最后在一家酒楼的门口停了下来。温璟沐将钥匙给了一个泊车小弟后便带着唯暖上了楼上的包厢。

  在听雨轩包厢的门口,温璟沐指了一下门口:“暖暖,你自己开门。”

  唯暖伸出手,犹豫了一下又缩了回来,突然间就清醒了过来:自己到底在做什么。然后,转身便往回走。

  “你不敢了吗?”

  “不是不敢,而是不需要。璟沐,你希望我看到什么?”

  “我希望你看到真相。”

  “所谓的真相,是什么?是应然深跟其他的女人在一起?如果他们只是单纯的谈工作呢?”

  “呵呵,暖暖,你太单纯了。”温璟沐唇边带了一丝讥诮。

  唯暖不想继续纠缠下去,打算折身往回走。正在这时,门突然从里面打开了,布菜的服务员端着餐盘从里面走了出来。于是,唯暖终于还是没忍住,向里看了一眼。

  门里门外的人面面相觑。

  里面是谁,根本就不认识...呀...

  温璟沐也略显尴尬:“明明是在听雨轩里面的...”

  “哦,先生,这个包厢是轩听雨。”服务员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道。

  “温璟沐,你再跟我开这样的玩笑,我就跟你绝交。”唯暖转身离开。

  温璟沐旋即追了上去。

  只是,才拐过走廊,便看到了前方的应然深,他旁边确实也站了一位女子。一位曾经令唯暖都为之倾慕的女子。那个女子此刻仍旧如同绽放的空谷幽兰般安静的站在他的身边,两人在一起的画面感美好的有些不真实。

  可能童话里的王子和公主,就是这个样子的。

  再想想满身狼狈的自己,刚刚跳完舞出过汗的头发带着一丝凌乱,外面胡乱罩着温璟沐的白色大号卫衣,舞蹈裤运动鞋...真是自惭形秽...

  “暖暖,两个小时前,在酒店的门外,应然深抱着的就是这个女人。不信,我可以调出酒店的视频给你看。”温璟沐俯下头靠近唯暖的耳边,给了她温柔一击。

  只是他对唯暖反应的估计却是错误的。

  在事情明朗前,唯暖是会选择当鸵鸟。但当事实摆在眼前时,却反而会激发她正面刚的勇气。

  唯暖捋了捋耳畔的发丝,脸上挂了笑,步履从容的走过去:“童经理,好久不见。”

  “戚唯暖,是你呀,在这里遇见,真的很巧...”

  看到此刻唯暖穿着温璟沐的卫衣,应然深眼中闪过一丝不悦。脱下自己的外套递给唯暖:“暖暖,去卫生间把衣服换一下。”

  唯暖看了他手上的衣服一眼,没有动:“能在这里见到童经理实在是太意外了,哥哥,你还记得吧,上次我还说要跟她学做糕点呢。”

  “奥,是吗?荣幸之至。”

  “童经理这次过来几天?”

  “一周左右。”

  “那可以好好的玩一下了。”

  “没什么好玩的,这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这些年变化虽然很大,但还是熟悉的。”

  “哦,原来童经理也是京城人氏。”

  “我跟然深,以前是邻居。”

  “原来你们认识这么久了?上次可是一点也没看出来呢。”说着唯暖接过应然深的衣服,脸上仍旧带着完美无瑕的笑容:“不介意的话,我先去换一下。”

  “请便。”

  原来,这便是应迟漠提到的那位邻居家的姐姐了。应然深的眼光果然是一向很好的。

  虽然心里有个即将爆炸的小宇宙,唯暖仍旧深呼吸下,暗暗告诉自己要忍住,丢什么也不能丢了风度。虽然她的手都有些微微颤抖着。

  等她出来时,童清幽已经不在了。

  温璟沐正站在应然深的面前,脸上带着一股少年的桀骜不驯。

  唯暖穿着应然深的外套将卫衣还给温璟沐,转头向应然深:“哥哥,童经理呢?我还有很多问题要向她请教呢。”

  应然深伸手揽住她的腰:“她有事,先走一步了。以后,还有机会。”

  刚刚应然深跟温璟沐必定是经过了一番对话,看少年此刻的神色不善,便知道温璟沐又被应然深虐了。

  应然深不再给温璟沐任何开口的机会,带了唯暖便离开了。

  离开之前,温璟沐给了唯暖一个复杂的眼神,终于,唯暖还是放弃了去理解这个眼神所蕴含的寓意。

  不过,温璟沐之前赤果果要挑拨的目的确实也达到了。

  回去的路上唯暖一直赌气不想跟应然深讲话。

  如果,她没有遇到他们,她还可以自欺欺人,甚至责备自己不相信他。可偏偏,还是遇到了。

  看出唯暖的不开心,应然深主动给唯暖解释了今晚的情况:这次童清幽找他确实是为了处理一些公务上的事情。只是,路上才得知童清幽的父亲不久前刚刚过世了。以前两家关系都还不错,聊到伤心处,童清幽便忍不住抱着他哭了一会。因为当时她哭的实在是太过伤心,所以,他便没有忍心将她推开。

  “可是,我的男人为什么要去安慰别的女人?”唯暖也是一只披着小猫皮的小老虎,惹到了,一样会炸毛。

  “你是在吃醋?”应然深心领神会的笑了笑。

  “是的,不可以吗?”

  “很可以。”其实之前,唯暖处处以他为重,有时候反而会失了自我。他希望她能多将自己的感受放在第一位。

  “童清幽是你从小就很喜欢的那个邻居姐姐吧?”唯暖突然泄了气一般,不复刚刚的怒气,有些失落,又有些意外,自己竟然还能心平气和的跟应然深讨论这个话题。不知怎的,当面对童清幽这样的女子时,她显得分外没有底气。

  应然深之前从未跟她提起过这个话题,对于唯暖的乍然提起,却没有丝毫意外。

  “其实也谈不上喜欢,只是少不经事的迷恋。那时候太年轻,还没有辨别是非的能力。”应然深一如既往的温柔的抚了抚唯暖的后脑勺。

  “那你现在就有辨别是非的能力了么?”

  “现在我整个人都是你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