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应是燃枝向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货真价实的家访及以后

应是燃枝向暖 柯颜颜 3535 2019.07.10 22:22

  应然深的话一向言出必行。

  正月初五那天,几百里的行程朝发夕至。

  那天,Q城飘了一场小雪,雪花刚落地便开始融化,导致路面湿滑,交通拥堵,比预料的时间晚了一个小时。

  当应然深裹挟了一身的风雪敲开了唯暖的家门时,在唯暖开门的瞬间,他将唯暖拉出门外,给了她一个深深的用力的拥抱,聊以慰藉相思之苦。

  尔后,应然深跟着唯暖进了家门。

  应然深的双商奇高,在哄人这方面尤有天赋。

  因为之前已经认识,况且他与戚沉西交流特别投机,在唯暖家的几天里,应然深与戚沉西相处十分融洽。只是陆卿音一直少言,显得有些心事的样子。唯暖大条的将之归结为认生。话说只有相处不好的婆媳,没有关系不好的岳母和女婿,所以她一点也不担心。

  这天,唯暖跟着戚沉西去拜访以前的老师,留了陆卿音跟应然深在家。陆卿音对应然深始终没有戚沉西热情,平时只是偶尔几句客套的交谈。

  应然深正一个人坐在客厅沙发上看书,陆卿音从卧室走出来坐在了他对面:“然深,有个问题不知道当问不当问。”

  “阿姨,您说。”应然深放下手里的书。

  “可否告知令父的名字?”

  “应怀宽。”

  对于陆卿音的问题,应然深没有显出丝毫意外,仿佛早就知道陆卿音会这么问。

  而陆卿音在听到应怀宽三个字的时候,她静谧的眼睛深处却突然落下了皑皑的白雪。透过无尽的霜雪,陆卿音看到了被尘封了多年的往事。那些她以为她不说,就会被埋葬的往事。

  “暖暖一直是个很单纯的孩子,所以,请你一定不要伤害她。”良久,陆卿音终于下定决心,语气里有微微的恳求。

  “阿姨,您放心,这一生,我一定会照顾好她。”应然深保证着。

  “但愿如此。”陆卿音微微叹了一口气。

  此后,陆卿音与应然深依旧交流不多,态度却转变了很多。

  唯暖看了,暗暗放了心。

  一般来说,婆媳虽然可能不和,但女婿与岳母都是统一战线的。

  应然深在唯暖家的这几天,唯暖带着他走了走自己曾经走过的很多的路。带他去自己上过课的阶梯教室,带着他走过叶水河畔,带他去吃学校食堂的饭菜,带他去逛学校附近的步行街。

  寒假期间,步行街的商店大部分都关着门。

  唯暖的小手被应然深的大手包裹着,一起放进他的外套口袋里,两个人慢慢悠悠的走着。唯暖给应然深介绍着每一家店铺的来历,以及自己曾经在里面买过的东西,发生过的糗事。

  那些事情都很遥远了,遥远的有些模糊。

  “哥哥,你知道么,以前每次逛街,无论自己还是很多人,都会觉得很...怎么说呢,就是总会觉得心口有个大大的洞,四面透着凉凉的风。”

  “是因为身边没有我吗?”

  “对的,是我要表达的意思。”

  “暖暖,对不起,我来晚了。”

  “没关系,来晚总比不来好~”

  “那...”应然深顿了顿,“奚明森呢?”

  “奚明森...”

  奚明森这个名字,已经很久很久不在两人之间提起了。

  唯暖突然发现自己也是一个寡情的人。奚明森在自己的生命中驻足这么多年,曾经她所以为的始终不渝,也不过是一句空头戏言。从没想到自己竟然可以放下的那么潇洒,仿佛,奚明森已经是上一世的事情了。

  那个少年时代杜撰出来的有血有肉的偶像,自己于他只是陌生人,他于自己不过是一种憧憬。自己对他其实一无所知,而靠想象力拼凑出来的场景不过是镜花水月,搅两下就破碎了。所以,那么多年的喜欢亦或是欢喜,都远没有眼前这个真实的人来的重要。

  “忘掉了。”唯暖坚定的说着。

  寒假结束前的早晨,唯暖依依不舍的跟着应然深踏上了返程的路。

  如果不是因为应然深的工作需要,唯暖还可以在家里再多呆一段时间,她还是很些恋家的。直到得到应然深的允诺,以后如果想家,跟他报备后可以直接回,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收拾好了行李。

  爸妈准备了大堆的特产要应然深和唯暖带走,看着满满的后备箱,唯暖有种爸妈要把家搬空的错觉。

  走之前,妈妈告诉她,女孩子总是要长大的。小时候离家,会有万般不舍,但等有了自己的家,就不会再眷恋爸爸妈妈的家了。

  以前,每次开学,唯暖一定会不舍的哭一场。而这一次,却只剩下淡淡的愁绪,只因身边多了一个他。

  妈妈的话,总是对的。

  一路上,听着歌,吃着零食,看着窗外的风景,有一搭没一搭跟应然深说着话,离别的伤感被冲淡了不少。

  冷不丁的,应然深突然调小了广播的音量:“暖暖,回去后,抽时间带你练车吧。”

  论驾照,唯暖也是个老司机了,但论技术,传说中的马路女杀手就是她了。因为刚拿到驾照时,唯暖忍不住的开老爸的车炫技,结果有次踩刹车时无意中踩成了油门,急转方向盘后把路边一棵小树撞折了,好在人没什么大碍,但从此以后,她便抵制开车了。

  然而,面对应然深,便没了拒绝的余地。

  应然深接下来的工作行程安排很满,以后可以陪唯暖的时间可能会变少,于是,有意无意的,他开始锻炼唯暖的各项技能,希望他不在的时候,她依旧可以将自己照顾的很好。

  就这样,在繁重的课业之余,在陪同兼照顾好应然深他老人家的心情之余,唯暖未来要做的事情又加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而提前回校的唯暖,很快便跟着应然深步上了快节奏的学习跟生活。

  论文审稿很顺利,之前投出的两篇都相继有了回音。有应然深的把关,总可以化腐朽为神奇。审稿人只提了几个简单的修改要求,不久以后就能见刊。

  之前,远在天边的L大已经近在咫尺,几乎没有悬念了。

  只是,此时,她却有些犹豫。

  就像是一颗一直很想吃的糖果,悬在远远的云边,她一直跑呀跑,一路一直在补充能量,同时看遍了沿途的风景,当终于跑到终点在拿到糖果的那一刻,却选择默默的把它放进口袋的感觉。

  因为,时过境迁,已经不重要了。

  现在L大就是那颗糖果,她已经不想吃了。

  而应然深却像罂粟,每多一天相处,就会多一份沉溺,愈发不能自拔。偶尔思及如果没有他,唯暖揉揉脑袋,甚至觉得很可怕。习惯很可怕,依赖很可怕,而爱,更可怕。

  既然,离开会不开心不舍得不甘愿,那么就留下来吧。

  唯暖悄悄的带着把L大的心愿折成一艘纸船,放在了京苑湖畔,看着它慢慢的飘向水中央,最后打着旋慢慢沉入了水底。

  为此,还被环卫阿姨以破坏环境为由,狠狠的批评了一顿。

  唯暖终于还是搬去了应然深的家里,或者说两个人的家里。

  她正式搬进去的那天,应然深展现了他人生最幼稚的一面。

  都说男人其实就是孩子,所以,应然深在她面前确实也表现出了特别孩子气的一面。

  他竟然在家里的墙上挂满了装饰气球,甚至还在门口挂了一幅标语,顺便开了一个礼花来欢迎唯暖。

  唯暖简直要被他的幼稚笑哭,家里几乎被他搞得一塌糊涂,两个人又花了一个下午来收拾。

  不过,还是开心的。

  应然深遵守了自己的承诺,不强迫唯暖做任何事情。唯暖每天睡主卧,而他,睡客房。

  在应然深看来,唯暖能够来到他的身边,他已经满足了。

  平时,每天下班以后,唯暖为了避免引人注意,一般会约应然深在停车场的大树边集合。

  对于有些略显鬼鬼祟祟的二人,应然深抗议过几次,无效,便由着她了。有些时候,他确实是拿她没有办法。

  虽说是想要保持低调,然而并没什么卵用。

  唯暖仍旧得应对时不时经过的师生们扫来的各种目光。

  好在,唯暖的耐受性强,抗压力强,复压力也很强,慢慢的,就开始变得若无其事,可以从容不迫的应对各种挑衅的、好奇的以及质疑的目光了。再到后来,更可以对一切视而不见了。

  于是,应然深发现,相比语言,行动更行之有效。

  平时,若下班后的时间宽裕,应然深便会带唯暖去郊外行车少的小道练车。

  后来,唯暖便慢慢发现一个事实:无论什么困难,有应然深在,都会变得轻而易举。

  有了应然深,上路自然也不算难事。

  在唯暖可以顺利从家到京科院之间开几个来回后,她终于出师了。

  当天晚上,应然深带她吃了一顿大餐以庆祝她人生又get了新技能。

  “以后,如果有应酬,我终于不用请代驾了。”饭后,拉了唯暖的手,沿着路边走,应然深语气中带着几许欣慰。

  唯暖默,这如意算盘真是打得啪啪响,于是不想搭理他,“呵呵--”干笑一下,傲娇的别过了脑袋。

  不允许侧对自己,应然将她的脑袋扳正:“以后,如果你自己在家,下班就再也不用等公交了。”

  原来,这才是他强迫自己练习车技的原因...

  听完这话,唯暖的眼睛中流出了笑容,心里满满的感动要溢出来,忍不住向前在他脸颊上落下一个轻浅的吻。

  “不够。”

  “唔...”

  不等她撤回身体,又被攫住了。

  晚上,应然深有时候也会陪唯暖看肥皂剧。

  电视在家里以前只是摆设,很少打开。但是现在,只要唯暖要求,他都会毫不犹豫的陪着,看她为电视里的人物笑成傻子或者哭成花猫,默默在一旁递纸巾或者递水果。

  有时候唯暖胆子肥点也会数落应然深不懂风花雪月,当然这种胆子上天的时间也是少之又少。因为,她提要求的次数便很少。

  但,毕竟,偶尔,还是有的。

  所以,每次,他能陪她的时间,她都格外的珍惜。

  整个人慵慵懒懒的窝在他怀里,脑袋枕在他的颈窝里,时不时吹吹风,小小的撩撩他,然后再若无其事的点评一下剧情。

  而应然深也总能一心二用,明明经常心不在焉的玩手机,却能每次在故事恰逢高潮又戛然而止时,一针见血的点出下集的走向,这种可怕的推理能力,总让她感觉那个阅遍天下小言的人明明是他。

  或者,应然深才是那个早已经掌握了人生种种套路的人吧。

举报

作者感言

柯颜颜

柯颜颜

今晚多更一些,请大家多多收藏兼推荐,谢谢啦!

2019-07-10 22:2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