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应是燃枝向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只想要你

应是燃枝向暖 柯颜颜 1926 2019.06.18 22:01

  回到办公室,唯暖伏案思考良久,根据厉严的意见开始认真的修改起方案来。如果再改一版,他能够满意,自己就可以做实验了。

  林津津又不知所踪,不是串门唠嗑就是跑实验室了。她的方向到现在都没有定好,每天却不不着急,总说跟师兄们混好了,一切就有了。她每天吊儿郎当的混日子,人又特皮实,厉严也拿她没辙。

  不过,她也是厉害,平时跟大家搞得关系全没白费,师兄们写论文都会给她带名,虽不是一作,但林津津的成果也算她们办公室最多的。

  唯暖有时候还是羡慕津津的社交能力的。像她,总不会主动。年幼的时候,长得好看容易吸引朋友。随着年龄增长,长得好看反而容易树敌。更何况,任何感情都需要花费心力维护,然而她一心致力于学习,根本无心其他。

  直到下午快下班的时候,林津津才终于姗姗来迟。估计是赶着饭点去吃饭。

  结果,她又带回来了一个劲爆的大消息,还故意小小的卖了一个关子。

  “应老师组又增加了一个学生,你们猜是谁?”她一脸神秘的样子。

  唯暖心里咯噔一下,想起上午应然深跟厉严说的话,这也太速度了吧。可厉严也说过了,他不会放人的。目前为止,跟着厉严做课题做项目,跟自己的同门在一起工作学习,一切尚好,她一点也不想打破这个舒适圈。

  “哈哈,是秦峰师兄,你们都没想到吧。研三面临毕业却连小论文都没发表,成了毕业困难户。他导师一急之下就把他托给了应老师。应老师真是人美又善良~”

  唯暖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虚惊一场。

  “唉,七七,”冷不防,唯暖又被津津点名了,“你刚刚那么惊奇的盯着我干嘛,难不成你也想跟着应老师?”

  津津嘴上真是没有把门的,现在唯暖很想把她打个包扔到操场上晒太阳。

  “我没有...”唯暖辩解道。

  “哎呀,有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嘛。不过像你这种心有所属又一根筋的妹子,是不会理解我们的心情的。不信,你问问咱们办公室有谁不想?对不对?”津津扫视大家一圈。

  男生还好,女生早就按捺不住兴奋的心情了。

  大家都想跟着应老师很久了,虽然厉老师也不错,但像应老师这种人,年轻有为多金帅气资源好,重点是钻石单身男,用小脚趾都能算出来跟着他定能谋个好前程,姑娘们对他趋之若鹜。

  光是颜值都能下饭的好吗?这就值回票值了。

  也有师兄不无好奇的问了一下唯暖到底心之所系的是谁,当大家从津津口中得知是一个新闻主持人的时候,不禁哄然大笑。

  “小师妹呀,应老师都比你那个隔了一整块大屏幕的偶像更现实~”师兄开始忍不住拿唯暖开涮。

  “哼...”唯暖不想再搭理大家,道不同不相为谋。

  “诶,你们说,同一层楼,对过办公,却同人不同命同遮不同柄,苍天真是太特么有眼了TAT......”津津的语气有些悲愤,终于又把话题引回了正道。

  大家讨论的内容越来越过分,语气中也多了很多艳羡成分,有些话语便越发显得不能入耳。

  这话私底下说一下倒也没什么,但唯暖总觉得有些不安,怕会传到厉严耳中,尤其还是津津带的头,到时候事情就大条了。如果让厉严知道这些学生都有反水的心,可能会一怒之下挨个逐出师门吧。

  为了唤醒大家的底线与良知,唯暖终于忍不住出口打断众人:“我觉得我们厉老师特别的好,我才也不想换导师呢!”

  她清清亮亮的的嗓音温温的穿透了办公室的嘈杂,终于换得了片刻安静。

  她以为是自己的话唤醒了大家的愧疚之心,颇有些安慰:嗯,真是孺子可教也。过了一会儿,发现安静的有点诡异,于是忍不住抬起头,却发现办公室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推开了,而此时站在门口不动声色看着大家的赫然是刚刚被热烈讨论的主角之一-厉严。

  “听说,你们都想背叛师门?”厉严语气不疾不徐,不悲不喜,却透着一股不怒自威。

  这熟悉的声音却让所有人噤若寒蝉。

  大家变脸的速度堪比翻书,尤其林津津反应最为迅速,脑瓜一转就换了一副语气:“没有呀,我们厉老师可是全天下最好的导师呢......”

  “对呀,对呀...”众人紧随其后纷纷拍起厉严马屁来。

  唯暖觉得,他们办公室的氛围,很不对。

  原本,厉严只是打算出门取个快递,经过106时突发奇想,想看一下大家都在干什么。一般像取快递这种小事,很多导师都是直接找学生帮忙跑腿的。但厉严除非出差,否则都是亲力亲为。

  这次,他像个中学班主任一样在门外站了很久。办公室隔音效果不太好,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就这么被断断续续的传了出来,重点信息却一条没落。

  厉严已趋不惑,虽正当年,却被不到而立的应然深无论在学术上还是人气上处处给压制了一头。好在厉严为人豁达,非但不以为意,反而对应然深十分欣赏,颇有一番英雄惜英雄的味道。

  应然深随便往哪里一站就看起来很招风,比他自己风华正茂那会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只要不是学术上,厉严对学生们的容忍度都很高,所以大家对应然深一时无两的狂热,他也算理解。

  只是,应然深最想招的那阵风,似乎无意往他这边刮。

  这件事,厉严没有深究,却也压下了大家腾腾的气焰。更何况,大家对应然深的态度虽然狂热,但架不住他就是一大块冰坨子,被冻的多了,自然就凉了。工作生活逐渐步入了正轨,大家也只是在茶余饭后才会提一提他。

  唯暖后续修改的实验方案,厉严还算满意,在他的授意指导下,终于开始准备着手做实验了。

  前期工作从入手大堆的药品以及调试仪器开始,唯暖按照计划一件一件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争取过年之前可以投出一两篇较好期刊的论文。暑假的时候,她已经提前考出了雅思7.5的成绩,L大能不能成功,就看SCI的质量了。

  此时,她正抱了一大箱瓶瓶罐罐的药品往自己的实验室走。

  京科院环境所有自己的专属实验楼,环境所历年出的大牛较多,他们的实验室也拥有国内最先进的仪器和设备。所以只要肯努力,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是能取得一些成绩的。

  为了能取得同样的成绩,理工科的姑娘们在科研面前,每个人都能把自己当成汉子使,所以可以力所能及自己做的事情,唯暖绝不给人添麻烦。

  然而,唯暖虽不属于娇弱型,也不矫情,拿着这么多材料却也是很吃力的。

  穿过玻璃走廊,亭堂水榭的尽头,一座围满爬山虎的小楼鹤立眼前。

  在实验楼门口,唯暖左手抱着箱子轻轻抬起左腿支撑着箱底,打算空出右手从口袋里拿门禁卡。其实她完全可以先把箱子放到地下,打开门后再搬起来,只是那一刻突然就有些懒,不太想弯腰。

  门禁卡还没有找到,腿上却骤然一轻,箱子已经落入旁边人的手中。

  “下次再拿这么重的物品,记得找我。”听到熟悉的低沉又有磁性的声音,唯暖侧过脑袋,便看到旁边单手托着箱子的应然深。

  把唯暖压得快要踹不过气的药箱,在他手中如若无物。

  这是唯暖第一次见应然深穿实验服的样子。一身雪白宽松的实验服,却被他隐隐穿出了一股脱尘出俗之风。

  他一手拿着药箱,笑吟吟的看着唯暖。

  应老师还是很爱笑的,她见过就不止一次了。为什么,她见到的应老师总是如此的与众不同呢。

  “谢谢应老师。”唯暖礼貌的道了一声谢谢,不禁揉了揉有些酸的手臂。

  应然深抬手刷卡,门缓缓背向而开,两个人边走边聊,应然深问了唯暖一些关于实验的准备情况后,话题一转,话锋突变:“女孩子尽量不要做实验,对身体不好。”

  “啊?”应老师思维跳跃性好大,刚刚还在指点迷津,转眼之间就否定了一切,“可是,应老师,不做实验我怎样毕业?”唯暖直言不讳。

  其实做实验可能会伤身体,尤其是有机实验,这是人尽皆知的。虽然她做的实验偏无机,但化学实验室有时候确实不是什么好地方。

  但,又能怎么办呢?她一个2.0的小硕,还得靠着科研才能毕业才能读博才能实现人生梦想。

  唉,有所得,必有所失。

  “要不,你跟着我,我可以保证你硕士毕业时达到博士的毕业条件,好不好?”应然深突然俯下身来靠近她,英挺的身躯就这么骤不及防向她压了下来。他的脸上有着说不出的柔情,竟然带了丝丝诱惑。

  唯暖的心脏瞬间噗通噗通狂跳起来。

  应...应老师竟然又撩她。

  “谢...谢应老师厚爱,我暂时没有叛出师门的打算...”唯暖强压下心头的一抹惊慌失措,尽量保持淡定的拒绝了应然深。

  “对厉老师这么忠心?”应然深轻笑。

  “明师之恩,诚为过于天地。”唯暖搬出古谚语来反击。其实,这与忠心又有什么关系呢,这只是做学生的底线而已。

  “跟着我不算叛出师门,厉严还是你的导师。”

  “我资质驽钝,不敢劳烦应老师。”

  不想,应然深却突然加大俯身的幅度靠近了她的耳边,甚至他的唇畔有意无意的擦过了她的耳际。他用一种有着致命诱惑又散发着危险气息的语调说:“如果,我就是想要你呢?”

  唯暖的耳畔瞬间被一片灼热的气息包围,耳后悄悄红了一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