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应是燃枝向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应是燃枝向暖 柯颜颜 3000 2019.06.28 22:38

  距离上次来没多久,所以应然深的家一如既往的清冷。唯一不同的是,他卧室的衣柜换了之前的两倍大,另外一边挂满了女生的衣服,各种类别应有尽有。重点在于都是唯暖的尺寸,而且,每一件都设计独到,气质非凡。

  应然深,真的是有心了。

  上次告白虽然失败了,但对他几乎没造成任何影响,反而有些变本加厉、得寸进尺,甚至俨然已经以自己的男朋友自居了。

  对于两人关系的认知,唯暖还是清醒的。对方虽不断攻城略地,自己也在不断丢盔弃甲,然而,还在殊死抵抗,并没有缴械投降。

  回到家应然深径直进了厨房。唯暖轻车熟路的洗了澡换好衣服后觉得无聊,便拿了个抱枕坐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厨房对她来说是个重灾地,爸妈对她的教育已经仁至义尽,仍旧没能把厨艺这一技能给她满点。重点是,爸妈的厨艺也是很一般的。这些年,一家人吃饭,都是将就。当然这是缺点,得遮丑,所以唯暖对厨房从来都是退避三舍的。

  片刻后,应然深从厨房出来,手里端了一碗热气腾腾的汤,递到唯暖面前:“刚刚淋了雨,先把葱姜水喝了驱驱寒。”

  说完,他的目光落在了唯暖露在外面的半截莹白小腿上,眼神有点微闇。

  唯暖不自然的往下拉了下抱枕,挡住小腿跟脚丫后,便很不凑巧的打了个喷嚏。

  见状,应然深三步并两步向前,便把汤递到了唯暖嘴边:“先喝了吧。”

  唯暖伸伸鼻子闻了闻眼前的汤,是一股熟悉的又呛人的味道。小时候感冒妈妈也会给她熬葱姜水,然而第一次喝完留下了严重的心理阴影,后来她全部阴奉阳违找机会把汤倒掉了。难为那棵富贵竹,这么多年仍旧坚挺的活着。

  她内心是拒绝的,但看到脸上写着不容反抗的应然深,还是不情愿的接过来喝了一口。一口之后万匹羊驼瞬间从心底奔腾而过。

  这...这也太辣了吧,敢情买姜是不用花钱么...

  “难喝?”看到唯暖小脸皱成一团,应然深问。

  “你尝尝。”唯暖果断又把汤推回了应然深面前。

  应然深低头啜了一口,是有点辣。

  “家里没备药,拍你感冒,所以网上现学的。”应然深边解释边拉开前面茶几的抽屉,拿出了一盒方糖,放了两块进去。

  “我可以不喝吗?”

  “不可以。”

  “那可以多放几块糖吗?”

  “可以。”

  最后,唯暖终于硬着头皮在应然深的监督之下,把这碗又甜又辣味道又怪的汤喝完了。

  喝完汤后的唯暖继续看电视,不久之后,应然深也去卧室洗了澡换了一套浅灰色的家居服出来。

  看惯了平日里穿着有些正式的他,此刻少了一丝的棱角,整个人竟有着说不出的柔和。刚刚洗过的头发有些蓬松,额前几绺碎发落下,平添了一丝不羁。他确实是很好看的。如果,没有奚明森的存在,自己说不定也会跟其他女生一样被他迷得七荤八素了。

  唯暖悄悄瞥了他一眼发现他也在盯着自己看,立刻有些做贼心虚的将目光转回面前的屏幕。电视台正播放一档综艺选秀节目,几个小鲜肉在舞台上又唱又跳,活力四射。唯暖刚刚看的正兴起,屏幕却整个黑了下来。

  然后,应然深突然放大的俊脸便猝不及防的压了下来:“不如,我们来谈谈你的论文。”

  “哈?”戏跳的太快,跟不上套路。鼻尖若有似无晃过他身上甘冽的青草气息,唯暖脸色微微一红。

  “今天是工作日。”应然深双手架在沙发上,跟唯暖面对面。

  “又不是我要主动翘班的。”唯暖悄悄往沙发靠背上缩一缩,小声嘟囔,有些委屈。

  无视唯暖的反驳,抬起手腕看看时间,旋即坐在了她身边:“这些玩物丧志的节目,还是少看为好。这几个电视台都是为大妈准备的。”

  “你在变相说我是大妈?”大妈会看美少年吗?只有少女才会看!

  “对号入座不是好习惯。”

  “你...”想了想悬殊的实力,唯暖还是不情愿的住了口,反正辩驳了也没用。

  “最近给你留的时间比较充足,汇报一下学习进展吧。”

  ......

  唯暖为自己刚刚的想法感到羞愧。什么他还挺好看的,什么七荤八素...看看他此时严肃的模样,从头到脚都是一股老师的做派,没半点仁慈可言。自从跟着应然深,虽然他一直给自己开小灶,学术上倾囊相授,但是时间上却一直把控的很紧,不让自己有丝毫松懈。

  唉...唯暖在心里默默叹一口气,应老师也是为了自己好呀,没什么可抱怨的。

  临近晚秋,白天变得越来越短。一通讨论结束,天色已暗。其实忽略对应然深固有的偏见,每次跟他讨论都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唯暖心里很清楚,应然深对自己的培养不遗余力,这种进度,可能要不了多久自己也可以成学术大神了。

  讨论结束,唯暖打算告别了。临近饭点,总归不好意思积极主动的留下来蹭饭的~

  然而应然深却正有此意。

  不知道什么时候下的单,讨论结束没过几分钟,跑腿小哥便拎着满满两大袋的食材气喘吁吁的站在门外敲门。

  唯暖目瞪口呆,不禁对应然深佩服的五体投地,他对时间的规划真是精确的可怕。

  虽然唯暖对厨艺没有任何研究,但自认为打打下手应该还是可以的,比如洗洗菜切切肉什么的。毕竟,干坐着饭来张口衣来张手她会内疚。应然深拎着食材去厨房准备晚餐,现下正是个偷师的机会,多开发一项技能百利无一害,于是唯暖也还是乖巧懂事的跟了进去。

  厨房里,应然深利落的准备着一切。所有的食材以及工具在他手里都变得十分听话,光看他做事也是一种享受。唯暖禁不住慨叹老天爷的不公平,优秀的人,真的是无论什么都能做的十分好。

  当然,应然深对跟进来的唯暖也没怎么客气,径直递了一捆绿叶菜到她手上:“去洗一洗。”

  于是唯暖便乐颠颠的到水槽边开始洗起来来,这个工作她还是能胜任的。

  “老师,你也太厉害了,学霸就算了,竟然还是厨霸。”唯暖边洗菜边碎碎念。

  “我也是生活所迫。小时候,不爱吃保姆做的饭菜,只好自力更生。后来在国外读书,又把这门手艺发扬光大了。”

  听到这里,唯暖“噗”的一下子笑了,应老师还真是有些矫情呀,有的吃就很好了,竟然还这么挑。相比之下,自己算得上是一个比较佛系的人了。没得吃,宁愿选择饿着...

  厨房里还是有小小乐趣的,至少会给人带来成就感。所以,洗完菜以后,唯暖又盯上了盘子里的肉。

  应然深正在煎着鸡翅,于是唯暖很热情的拎起一块肉放在砧板上,打算帮忙切肉丁。

  因为经验少,唯暖拿菜刀的姿势有些笨拙,所以手上的刀跟刀下的肉并不听使唤。突然她的手下一滑,菜刀哐啷一下便落到了地上,将在一旁暗暗观察的应然深生生吓出了一身冷汗。

  关了眼前的火,捡起菜刀:“算了,你不会做饭,出去玩吧。”

  被当面戳穿,有点面上无光。唯暖冠冕堂皇的稍微坚持了一下下:“老师,做事情不能半途而废,你说的。”

  “我还说了,你可以去把刚刚的节目补上。”应然深有些无奈,只想她快点离开厨房。

  闻言,唯暖终于欢欢喜喜的去了。

  多看网综,可以修身养性~

  一个小时后,窗外华灯已上,大雨不知何时已停,路上有匆匆赶着回家的行人。室内餐桌上摆了四菜一汤,还有热气腾腾的米饭。应然深打开餐桌上的水晶灯,满室皆是柔黄色的暖光。

  这大概就是家的感觉吧,是除却父母以外的家的感觉。

  唯暖不确定的想着。

  眼前的饭菜,每一样都特别合她的胃口,然而心里却五味杂陈。有什么不断的倒塌,有什么又在不断的筑垒。眼前这个人,真的是很可怕,他只要用心,大概没什么是做不到的。

  氛围略有些安静,唯暖没话找话的跟应然深聊天,顺便表达一下自己的赞美以及敬佩之情。

  正有一搭没一搭的瞎扯,“暖暖。”应然深突然正色。

  “嗯?”

  “我给你时间。”

  “什么?”

  “忘掉奚明森。”

  “你...怎么会知道奚明森?”

  “我还知道关于他的很多。”

  “可他...是我喜欢很多年的主持人了...”

  “他跟你不在同一个世界,而你的世界却可以有我。”

  “我做不到...”

  “所以,给你时间。”

  “老师,可以问一个问题么?”

  “你说。”

  “为什么会是我?”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她想起来十六岁那年夏天对奚明森的惊鸿一瞥,“应该是有的吧。”

  “所以,这就是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