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应是燃枝向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男人自然最了解男人

应是燃枝向暖 柯颜颜 3606 2019.07.13 19:15

  第二日一早郭局长已经在酒店大厅等候,大家一起吃完早餐便出发前往检查名单里的企业。这次的工作重点是是检查企业的整改情况。几个月前,已经有前期检查组去企业进行了问题的查找,并把企业在环保上存在的每一项疏漏登记在册。政府给企业留下了充足的时间按照问题清单进行逐一整改,而唯暖他们此行的任务便是按照清单,对企业的整改进度以及生产情况进行进一步的核查。

  大部分企业的整改情况还算不错,傅兹凯比较负责,一项问题也不打算放过,对于各大企业该上的环保设备,损坏后该检修的仪器部件以及采用的燃料等全部进行了细致的核查,并要求唯暖一一记录拍照。

  唯暖第一次深入到各行各业的生产第一线,第一次见到厂房、加工间以及后期的污染治理设施,感受颇多。只是随着检查工作的深入,慢慢发现一个规律,那就是无论企业规模大小、历史长短、生产与否,企业内都打扫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甚至很多地方地面刚刚洒完水,不见一丝尘土。有一家企业甚至在大家进门的时候正在往墙上写环保标语。

  这就有点太过分了,临阵磨枪浮于形式应付式的作秀行为令人一览无余。唯暖忍不住吐槽,傅兹凯却劝她:自古以来,下级应付上级检查,一向如此,不必太过介怀。只要企业分内的事情全部做好便可。

  既然组长都发话了,唯暖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况且,她的主要目的是跟着学习长经验的。

  检查的过程中,也会遇到一些不懂的技术问题,而温璟沐都会主动耐心的给她讲解,三个人的组合,分工明确,各有担当,进行的有条不紊。

  王局长应付检查的工作做得很到位,所以前几日工作比较顺利。每天完成当天的任务以后三个人都会在傅兹凯的房间集合开会,按照他的要求,温璟沐会和唯暖写好每日的工作总结和报告。这是以前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工作模式,虽然每天都很忙碌,但充满了新鲜感。

  这几日,唯暖收获颇多,开了新领域的眼界,长了很多见识。这样学习的机会,并不能嫌多。慢慢的她也就理解了厉严的用心良苦,虽然她现在一直是应然深指导,但是,厉严还是心系她这个学生的。

  接连几日的辛苦工作,每天朝八晚六,天寒地冻,众人不是在车上颠簸就是在企业里检查,晚上还要加班写总结上报,为了防止大家身体吃不消,傅兹凯决定给大家一天的时间修整。况且,三人进度很快,时间不过半,任务已经完成过半,所以也不必担心完不成的情况。

  最近几天确实很累,每天晚上几乎都是一沾枕头就睡着了,好几次跟应然深说着说着,就沉沉睡去,半夜醒来发现应然深的视频还没关,而他也早已睡下了。次数多了,应然深便颇有微词。

  休整这天恰逢周六,唯暖一觉睡到自然醒,没有下楼吃早餐。醒来第一件事便是回信息给应然深,最近的他,是真有点粘人呀~~~

  唯暖饿着肚子边跟应然深聊天边洗漱,与其说聊天,不如说开着视频,应然深在工作,唯暖想起什么便跟他说一句,然后应然深偶尔回应一下。

  两人目前的相处模式已经成为一种固定的习惯。

  都不是话痨型,所以并没有很强烈的想要讲话的欲望。大多数时候都是开着语音视频各忙各的,知道对方在身边陪伴就好。

  唯暖正刷着牙的时候,听到外面有人按门铃,以为是服务员,于是匆忙漱口去开门。

  等她拉开门后才发现,温璟沐正拎着袋早餐站在门外,早餐袋里装的是煎饼果子和豆浆。

  这种早餐搭配,自从离开大学后便没再吃过了。京科院的食堂没有煎饼果子。

  前几天在外面跑现场,车子路过一所中学,下午放学时分,学校外聚集了很多的小吃餐车。那时候唯暖开着车窗,远远地,煎饼果子的香味便飘了进来。原本想要下车买几份,又怕郭局长热情过头。之前路过商店想买一瓶洗发水,结果郭局长执意要替她付账,尴尬之于,唯暖果断决定不买了。因为前车之鉴,现在众人都在车上,于是只好生生把“好想吃呀”变成了“咦,这里竟然也有煎饼果子卖”。

  说完以后,又有些后悔,出门在外,工作中还是要尽量注意自己的言行的。好在,也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

  只是没想到随口一说,温璟沐竟然能领会到她的意思,并且记在了心里。这孩子,前途有些不可限量呀。

  “暖暖姐,我猜,你还没吃早餐。”门外的温璟沐穿着白色的高领毛衣,雪白的衣领软软的围了脖子一圈,他连眼睛里都带着笑意,走廊的晨光洒在他的肩侧,如梦似幻。

  他特别喜欢穿白色,虽是男生,出差带的行李箱并不比自己的小。无论企业的环境多么脏乱差,都没有动摇他穿白色的决心。某次从一个大机器底下检查出来,一抬身体撞到了旁边一个生锈的钢管,蹭的白色羽绒服上锈迹斑斑。他只是随意的拂了拂肩头,然后若无其事的往前走,看的唯暖心都在滴血:这么好看的衣服,可惜了。

  原本以为他会吃一堑长一智。结果第二天,只是换了件款式,又出门了。

  不过他确实是,很适合白色的。

  本来不觉得,闻到煎饼果子的香味瞬间便觉得有些饥肠辘辘了。唯暖开心的接过来:“对呀,璟沐,你都快要赶上我肚里的蛔虫了。”

  不得不说,这几日,温璟沐对她确实是照顾有加的。温璟沐虽小她两岁,有时候爱玩闹,但是,成熟起来却也可怕。唯暖甚至可以打包票,市局几个领导跟他过招,他完全不会落于下风。要知道,对方可都是些四十几岁的老油条,在官场上久经风浪,一辈子跟人斗智斗勇斗心眼的。

  有几次,郭局长他们想要替企业掩盖一些问题,都被温璟给不动声色的捅破并上报了。少年虽锐不可当,却也会转圜,最终令郭局长等人生了一场闷气,却无话可说。

  “对了,姐姐,下午队长安排大家参与一场政治教育活动。市里的领导也一起参加,中午二楼山水厅一起吃饭。”

  “不是说了不能接受宴请么?”

  “放心吧,队长已经提前把饭钱付了,不会违反纪律的。”

  听到组长做事如此稳妥,唯暖也就放心了。

  这几日的相处,唯暖对傅兹凯已经非常的信任了。傅兹凯为人虽然有些古板,但是人品不错三观正,而且对他们两个也比较关心照顾。其实,工作中能遇到一个好领导也算人生一大幸事。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所谓人生三幸,便是家中有好父母,上学有好老师,工作有好领导。现在,前两幸她已经都有了,所以希望日后工作,也能遇到一个好领导。

  “诶,姐姐,你的嘴角怎么还会有泡沫?”

  “啊?哪里有?”

  不等唯暖反应过来,温璟沐已经抬手将她嘴角的泡沫轻轻的拂了去。虽然只是拂去,但他的手指顺便又在她的唇畔摩挲了一下。

  “璟沐,你干嘛...”唯暖打掉温璟沐在她唇畔的手,伸手擦了擦嘴角。

  “帮你把泡沫擦掉呀。”温璟沐一脸无辜,唯暖却想暴走。

  温璟沐真是有点越来越不知轻重了,唯暖有些小小的不开心。

  终于送走温璟沐,去卫生间拿回手机,却有那么一丝心虚。不敢直视镜头,索性手机仰天放在桌上,开始吃起早餐来。

  然而,刚刚手机虽然在卫生间,但两人的对话却一字不落的传入到了某人的耳中。

  良久,应然深终于开口了,声音却不带半点温度:“肚里的蛔虫?”

  自从两人在一起后,应然深从没用这种语气跟唯暖讲过话,冻得她舌头有点抽筋:“啊?”

  “姐姐?”

  “对呀,璟沐平时是这么喊我的。”

  “璟沐?”

  “...”唯暖已经抓不住应然深的重点了。

  “他帮你擦掉了嘴角的泡沫?”

  “嗯...”

  “怎么擦的?”

  “用手...”

  “现在、立刻、马上,去洗脸。”

  “....好...但是,哥哥,你不要用这种语气跟我讲话,我害怕。”

  “先去洗脸。”

  唯暖以光速冲进来卫生间,认认真真的把脸洗了两遍才出去,也是被应然深突如其来的脾气给惊吓到了,脸都快给洗秃噜皮了。洗脸的功夫她终于冷静下来:我又没做亏心事,我为什么要怕他。他让我洗脸我就洗脸,我怎么这么从心。

  鼓足了勇气,唯暖打算出去跟应然深理论一番。

  结果,看到视频里他那冰冻三尺的表情,唯暖瞬间又蔫了。只好忍不住去哄他:“哥哥,璟沐就是个孩子。”

  “你哪只眼睛看着他是个孩子的?”

  “两只~在我眼里,所有比我小的男生都是小弟弟。”

  “你把人家当弟弟,人家未必把你当姐姐。”

  “可他一直喊我姐姐的。”

  唯暖家里只有自己,小的时候哭着闹着让爸爸妈妈再给她生个弟弟或者妹妹,无果。当第一次见温璟沐时,雪白干净清澈的他用最柔软的眼神看着她喊她姐姐的时候,她的心都融化了。

  “以后,跟他保持距离。”

  “为什么?”

  “因为,我不喜欢。”

  “好吧,你不喜欢的,我都不去做。”唉,只是可惜了,还没来得及帮林津津也走一下后门,这条路估计已经被堵死了。

  唯暖对应然深虽不至言听计从,却格外顾及他的感受。她一直认为两个人在一起,势必得有一些牺牲的。她坚持的原则便是两人要始终保持步调一致,无论在哪一方面。他喜欢的人,自己也会喜欢。他讨厌的人,自己也会保持距离。

  应然深对她的好,她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的。除却父母,这是唯一一个把她放在离心脏位置最近的人了。他把所有的宠爱疼爱都给了她,所以,她不会做令他不开心的事情。

  应然深在感情里面虽有些强势霸道,但他并不想她的全世界只有她自己。他是希望她有自己的生活圈子的,当他不在的时候可以有足够多的朋友来陪伴她。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会无限制的纵容。

  他是男人,男人自然最了解男人。

  温璟沐心里打的小算盘,他一目了然。为了以防万一,只能逼着唯暖做一些她可能不喜欢的事情了。

  他一直都知道唯暖的珍贵之处,之所以这么快宣誓所有权,就是想绝了周边一众人的心思。只是没想到的是,众人如野草,难以烧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