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颂摽有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亲事

颂摽有梅 天空会明亮 4011 2019.10.21 17:37

  也不知林老太太跟钱姨娘说了些什么,钱姨娘出了柏桐院后,才过去两天就去了安庆府。

  林清柠有些坐立不安,姨娘昨日就已经去安庆府父亲那里了,她也是从姨娘身边的碧云那里才知道怎么回事。

  姨娘这次去安庆府要是做不了太太想让她做的事,那姨娘以后在太太面前就完了,要是做得了却被父亲知道了,这府里就更没有姨娘的立足之地了。

  她心里火烧火燎的。

  说来说去都是吴氏这个妒妇,原本她的矛头对准苏姨娘,可自从哥哥出生后,这府里的风头就变了,幸好老太太看重孙子孙女,所以自己拼了命的讨好老太太。

  可是看着这些日子的情形,老太太明显是站在太太那头的,要是真出了什么事,她和哥哥可能因为是府上得主子不会被连累,可姨娘就全完了。

  想到此处,林清柠便抱怨哥哥也是个不争气的,要是在学业上再优秀些就好了,那太太也不能随意拿捏她们母子三人,偏偏哥哥读书上一点儿也不开窍。

  而自己马上就要及笈了,肯定不能这个时候得罪太太啊!

  可是哥哥就不一样了,怎么说他也是男子,太太又不能拿他怎么样,顶多给他娶一个出身不好的妻子,他要是不喜欢将来可以休了再另娶一个,怎么看处境都比自己要好。可哥哥这几日里竟然什么话都不说,难不成他不说还让自己去顶着不成。

  林清柠越想越觉得自己没错,自己是有所顾忌,哥哥就没有这么多烦心事,可他就是不敢顶撞太太。

  他怎么这么没有用!

  哗啦—

  林清柠一甩手就把案几上的一套茶盏摔地上了。

  院子里的小丫鬟们忙跑进来:“姑娘,您没事吧。”

  林清柠转身吼道:“都给我滚出去!”

  绿倚进来后看见这情形,忙对小丫鬟们道:“你们快收拾收拾出去吧,这儿有我就行。”

  林清柠来回踱步,怎么都静不下心来,绿倚走上前去道:“姑娘,别生气了,姨娘才刚走,您就发脾气,这要是让朝晖堂或者柏桐院里的人知道了,您可就麻烦了。还有这套茶盏,这在府上可都是造册登记的,就算咱们赔的起也不能随便摔了让别人看笑话啊。”

  林清柠低头看着地上小丫鬟们收拾碎瓷片,又道:“我也知道厉害,只是姨娘该怎么办?父亲如今正宠着罗氏,怎么还会像以前那样听姨娘的话吗?我又该怎么办?哥哥他就是个三不管。”

  绿倚扶着她坐下来,又重新让人拿了一套茶盏沏上一杯龙井,劝道:“二哥儿也是没有法子的,他也难,他一举一动太太都知道的门清,他也做不了什么。”

  林清柠怒道:“他难?我就不难?他还是男儿身,我将来还得靠他给我撑着,他怎么就立不起来!”

  “姑娘,您跟二哥儿是嫡亲兄妹,您不能自己没法子就怨二哥儿呀,您也得体谅体谅他。再者,姨娘到底是在府里这么多年的人,不是奴婢僭越,比您强多了,您只要顾好自己就行了。”

  林清柠知道自己姨娘不是个草包,可是那罗氏能从一个卖唱的做成父亲的宠妾,肯定也不是个好相与的。

  可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绿倚说的对,她得先顾好自己的事。

  林清柠起身进了卧房,打开了自己的鸡翅木雕花鸟鱼虫衣柜,翻找着什么东西,道:“上次我给祖母用做了一件暗纹素娟中衣,今儿晚上得给祖母送去。”

  绿倚也走过去帮着翻找起来:“这就对了嘛,姑娘好好地在老太太面前尽孝,这些年她老人家也是疼姑娘,总不会眼看着太太随随便便就把您给嫁了,还是好好讨好老太太要紧。”

  没动静了?

  竹苓摸摸鼻子,拐回了屋里,看见自家姑娘正在练习上次徐妈妈教给她的锁丝,嘴里还嚼着什么东西。

  青黛看见竹苓回来了,问道:“你去干什么了,只是让你给姨娘送个荷包,怎么这么久?”

  竹苓道:“才刚我回来的时候,听见二姑娘屋里有些动静,就过去瞧了瞧,看见绿倚姐姐正让小丫头们扔碎瓷片呢!想来是二姑娘屋里又摔坏东西了。”

  林清棠抬起头道:“又摔东西了?二姐姐真是有钱,这些个东西可都是要照原样描赔的。”又嘀咕道,“要是什么时候我也能想摔什么就摔什么就好了,上次不小心摔碎一个冰裂纹的点红花鸟盏,我一个月的月钱就没了!”

  青黛心道姑娘关注的地方可真奇怪,也不问问竹苓为什么二姑娘又摔东西了。

  又笑道:“姑娘,摔东西可不是什么好习惯,想来是因为钱姨娘去了安庆府,二姑娘想着这些日子见不到亲生姨娘着急呢。说起来二姑娘如今都及笈了,还这么黏人。”

  林清棠接着低头摆弄针线,想着这两天府里的流言蜚语,恐怕二姐姐是担心钱姨娘会做出什么事来吧。

  还有二姐姐都已经十五岁了,及笈之后是要嫁人的,她恐怕是担心太太没把她的事放在心上,将她随便嫁了什么人,所以这些日子往祖母院里跑得越发的勤。

  想到这里,林清棠对着自己的丫鬟道:“以后你们不要去听别人的墙角,还有从今天开始你们两个和徐妈妈一起把我们屋里的人都管好,这样对大家都好。”

  竹苓连忙保证以后不去了,青黛道:“姑娘如今还小,现在就……”

  林清棠打断她的话:“以前几位姐姐也这么想,可是现在呢,即便这两年大姐姐和二姐姐一直讨好太太,可太太对她们一直都是爱搭不理的,高兴了就说两句,不高兴就不搭理。我要是不小心着,万一哪一天触了太太的霉头,那可就完了。”

  说完林清棠就开始想着将来她一定要找一个听话的夫婿,不贵也没什么,重要的是要富,能让她天天给姨娘买首饰;然后又想着她的夫婿一定要好看的惨绝人寰,不然就不要……

  然后林清棠就低下头去做针线了。

  旁边的青黛和竹苓一脸茫然。

  昭和堂

  吴氏刚把府中杂事处理完,秋霞就进来在吴氏的耳边低语。

  “是吗?摔东西?让她摔!看来她是不满意我这个做嫡母的了。敢跟我别苗头,她亲娘都不敢,我看她是不想活了,还以为是几年前她们母子三人得宠的时候呢!”

  如今已是初秋,吴氏穿着一件石榴红百蝶穿花云缎褙子,梳了高髻,戴一套红宝石头面,整个人珠翠环绕,坐在罗汉床上,似乎之前的阴郁之气一扫而光。

  吴氏端了盏茶道:“这几日二丫头日日在老太太身上下功夫,瞧着是不把我这个嫡母放在眼里了。打量着老太太好性,跟我耍心眼子呢。钱氏若是好好的把我想的事办好了,顺了我的意,我还能给她条活路,如若不然,我叫她们娘几个都下地狱。”

  最后一句已是咬牙切齿。

  秋霞看了看一边的魏嬷嬷,不敢做声。

  说着吴氏又突想起来一事,自言自语道:“那两个大丫头的生辰前后不过差了一个月,如今都已经及笈了,也是时候把她们嫁出去了,免得挡了我棋姐儿的路。”

  听见这话,魏嬷嬷停下手里的活,问道:“那太太可想好了什么人没有,毕竟婚嫁大事,老太太那也是要过问的。”

  这宁州统共也就这么大,也没几家高门,吴氏道:“两个庶女而已,难不成我还舍了老脸去攀那富贵人家的亲不成,就在这宁州城里找就行了。那张家不是有个嫡出的三小子吗,还有宁家,不也是一门现成的亲吗。”

  “这?”魏嬷嬷有些艰难地开口:“张公子虽说是个嫡出,可那张家不过是个商贾之家,虽有些富贵,这出身是不是有些低了?还有那位宁家的公子祖上不过是个庶民,老太太那里怕是不好交待。”

  “低?人家可是个嫡出的公子,且是有秀才的功名在身的,家中又富庶,将来他家里肯定要让做官的,性情又好;宁家那位祖上不行,现在也不行吗?宁家公子如今不过二十的年纪就已经是个举人了,虽说比不上我的绍哥儿可也差不到哪里去。我可是没安什么坏心眼好好地给她们挑好了。再说了,我们家老爷不过就是个正六品通判,纵使我娘家富贵,可那也是我的棋姐儿沾光,与她们两个什么相干?”

  吴氏又对秋霞吩咐道:“这两天我要跟张家夫人还有宁家老夫人聊聊,你派个人去问问,看看她们什么时候有空。”

  秋霞问道:“那是单独请还是一块儿请?”

  吴氏道:“一块儿吧,我也懒得费功夫。”

  秋霞应声而去。

  柏桐院

  林老太太午睡刚醒,正躺在黄杨木雕福禄寿架子床上回神。

  康嬷嬷打着扇子近前道:“老太太,如今虽已是初秋,可您也得小心着秋老虎呢。”

  林老太太道:“那里就这么金贵,以前在伯府做姑娘时什么苦没受过,不也过来了吗。”

  想起那一段被揉搓的日子,那才是真苦啊!

  康嬷嬷自小跟着林老太太,知道老太太未嫁时的有多么不容易,身为颍南伯府庶出的庶出,那时候就连老太太的嫡姐都要受到当时伯爵夫人和世子夫人的慢待,更别提老太太自己了。

  好在后来嫁给了老太爷,虽然家底薄,不是功勋之家,但林家至少没那么多腌臜事。

  林老太太翻了个身,轻声道:“其实这些日子我知道是怎么回事,咱们家太太出身世家,在家里时又是受宠的幼女,心高气傲,我也就随了她,毕竟是我的儿子不成器。可是家里的几个丫头到底无辜,我就是赔上我的棺材本也得让她们嫁个好人。太太的绍哥儿、绪哥儿和四丫头我自是不必担心,五丫头还小,又不碍着棋姐儿什么事儿,再者她们母女从来就听太太的话,另五丫头自个儿本身就乖觉,懂得讨嫡母欢心,我给她留些个银钱就行了。至于钱氏苏氏两个姨娘所出的丫头,我倒是得上上心。二丫头将来过得再不济也有个兄弟可以依靠,更何况她心眼子本来就多,又会说话。太太那个人是不屑也不会下什么暗手的,毕竟我还在世。只是可怜苏氏的两个丫头,没有亲兄弟照拂,早些年又受了苏氏的连累,怕是在吴氏手里不好过。”

  康嬷嬷听到这里觉得不对,问道:“明明五姑娘才是无依无靠的那个,苏姨娘再不济手头还有几个铺子,两个庄子,怎么……”

  见老太太连连摆手,遂停下不语。

  “你不知道,咱们家绍哥儿很是疼爱五丫头,比四丫头还强些,以后不论如何,有绍哥儿在,她不会无依无靠的。”

  康嬷嬷不解:“大公子?怎么会?”

  像是想起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林老太太笑道:“绍哥儿从出生起就有些孤僻,一直都不太喜欢说话,可是后来,哦,也就是五丫头六岁那年在后花园里玩,不知怎的摔断了腿,后来被绍哥儿给抱回去了。从那以后绍哥儿明里暗里都一直照顾着五丫头。”

  康嬷嬷奇道:“还有这回事,老奴竟不知道。”

  “我也是听太太提起来的,说起来太太对她这么好说不定也有绍哥儿的意思呢。”

  林老太太又算着大孙子这两天也该回来了。

  话锋一转,又叹气道:“这几年我也冷待几个庶出的丫头,想着树大招风,我多疼疼棋姐儿,好让太太高兴些,毕竟我一个老人家过一天少一天,将来绍哥儿要是顾忌兄妹之情肯照顾她们些也是好的。就怕……”

  林老太太想到绍哥儿幼年时,吴氏夫妇因为府里的妾室频频争吵,也不再说话了。

  康嬷嬷道:“老太太别想了,还早着呢!”

  “早?可不早了,府上两个丫头都快该嫁人了,我好歹也得看顾着点,不能让她们被太太随随便便就嫁给什么人。这个年纪了,多活一天少活一天也没什么区别,只要孩子们过得好。”说着又翻了个身闭上了眼睛。

  康嬷嬷没有再作声,老人家上了年纪,记性也不大好,那安庆府还有个没生出来的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