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颂摽有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堵人

颂摽有梅 天空会明亮 3727 2019.12.07 16:35

  林清棠躺在床上掰着手指头算明天的行程。

  她应该跟母亲和姐姐们坐一辆车,下车后应该也会待在一起,然后去茶楼坐坐就回来了。

  再说了,她们逛铺子的时候肯定丫头婆子一大堆,她完全没有落单的可能。

  更重要的,他说不定都不记得她的样子了!她现在只是杞人忧天而已。

  她越想越觉得自己安全得很,不过,有备无患,翻了个身喊道:“月亮。”

  今天在她屋里守夜的是月亮和红英,红英在外间,她在里间。

  “奴婢在,姑娘是渴了吗?”

  “明天给我准备一件厚实一点儿的幕篱,不要罗纱的。”她又想了想,“就用暗花绫的吧。”

  月亮有些讶异:“可姑娘前两天不是说要透气一些的吗,说如今正热着,要透气的。”

  她语重心长:“不用了,就要那个。”

  外面的红英听着她们的话,又想起今天下午在楼下的事,就下榻走过来:“姑娘,那暗花绫的带上就看不见路了,您要是想遮脸,不如用苏绣白纱的。”

  林清棠有些犹豫:“这样行吗?没什么用吧。”

  “那厚实的也没什么用啊!要是认识您,戴什么料子的幕篱都没用,要是不认识,你就是素面朝天,他也认不出来。”

  说完红英走到外间,在外间的立柜里扒了一会儿,拿了一个白纱幕篱过来,上面绣的是藕色缠枝海棠,把整个弧面都给绣上了。

  她拿到林清棠面前:“这样的成不成?”

  月亮就在一旁帮腔:“这样的好,姑娘,您戴上能看清外面,外面的人看不清您。”

  “行吧!”她点了点头,接过来摸了摸,“就这个吧,不过,你明天可要机灵点儿,以防外一。”

  明天跟她去的是青黛和红英,竹苓在锦棠园跟着杨妈妈学管事。

  红英点头:“姑娘可放心了吧,快睡吧。”

  “嗯。”

  她又躺下来。

  月亮则吹了灯。

  其实她只是一个小庶女,林清棠自嘲地想,言舒如今也快二十了吧,说不定早就把她忘了。

  要不是三年前景染突然去了宁州,她根本就不会记得还有这么个人。只记得六岁时候的假山很高,腿很疼。

  黑暗中,她摸了摸被子里的左腿,又开始隐隐作痛了。

  林清棠梳洗完毕后,先到正院请了嫡母的早安,又跟着姐姐们去了祖母院里吃早饭,然后就待在祖母那里等着。

  快到巳时的时候,吴氏才带着魏嬷嬷和秋霞秋月二人去了林老太太院里接她们。

  林老太太亲自跟几个孙女交待:“京中人多,且多是达官贵人,要谨言慎行,乖乖跟在太太的身后,不要乱跑。虽说是在铺子里,可什么样的人都有,你们是贵重的小姐,可不能不小心着……”

  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大堆,直到吴氏都听烦了。

  “母亲放心吧,儿媳还带了数个家丁,不会有事的。”吴氏拉着林清棋,“你们快跟祖母保证。”

  林清棋就跑过去,拉着林老太太的袖子:“祖母要是再说的话,我们就没时间回来吃午饭了。”

  “是啊,祖母,我们肯定不会乱跑的。”林清桢跑过去拉着另一只袖子。

  林清棠在一边频频点头。

  林老太太看着几个如花似玉的孙女,狠了狠心道:“好吧。”又对吴氏交待了一句,“小心点啊!”

  吴氏笑着应了一句:“是。”

  不出林清棠所料,吴氏只准备了一辆翠幄珠缨车,只是马车宽大些,倒也坐的下四个人。

  马车里面的四个角都挂了织绣香囊,铺着秋香色暗花纹的杭绸锦垫,放着同色的折枝花纹迎枕。因是七月里,中间还放了冰釜,车上倒凉快得很。

  丫头婆子们都坐到了后面那两辆平头小油车上,只留下十数个家丁在外面。

  因吴氏也在车上,姐妹几个都乖乖地坐着,就连林清棋也强忍着没动帘子,只静静地听着外面的喧闹声。

  “京城有名的铺子不少,单是银楼就有十几家,成衣铺子就更多了。我的意思是只去几家银楼就行了,再去两家成衣铺子看看京城都流行什么花样,然后让人来家里给你们量身,到时候再给你们做几件秋衫。”

  “……本来也没必要出来,只是我想着你们来京城也十多天了,既然是要常住,就带你们出来看看。”

  林清棋手里拿着一根暗纹银棍,心不在焉地拨着冰釜里的冰块:“知道了。”

  林清桢笑道:“还是母亲疼我们,是吧,五妹。”

  虽然林清棠昨天晚上自我开解了一番,可她的心还一直悬着,吴氏说什么她也没听进去。

  诈然听见自己的名字:“……什么?”

  她看了看林清桢,见她正看着自己,又看看嫡母,她也看着自己。

  她诚恳地低头道歉:“母亲,我走神了。”

  吴氏哭笑不得:“行吧行吧,看你们一个个心不在焉的。”

  又过了盏茶的时间,马车才停下来。

  林清棠是最后下来的,青黛扶着她:“姑娘,慢点儿。”

  她抬头:“这银楼好大啊。”

  “是啊,两层呢,咱们快进去吧。”青黛催促道,又指着她头上的幕篱,“也好摘下来。”

  林清棠点点头:“也是,反正都进了楼阁里了,那么多人呢。”

  吴氏带着她们几个直接上了二楼。

  二层的人不少,没过一会儿,吴氏让她们自己去看,她就坐在红木方胜纹的椅子上喝起茶来。

  出来后吴氏又带着她们逛了几家银楼,然后去了成衣铺子。

  此时林清棠已经彻底把心放下来了,也没什么事发生。认认真真地挑起首饰来。

  她暗想,大哥就是吓唬她!

  后来又进了一家三层银楼。

  因为林清棠已经放心了,也没跟林清棋一起,只一个人逛着。

  直到林清棠在银楼里逛了许久后,周围都安静下来了,她才觉察出不对劲,左右看了看,发现只剩下她和林清桢在这里:“母亲和四姐姐呢?”

  林清桢看着送到她面前的一套紫瑛石头面,头也没抬:“哦,刚刚母亲碰见了熟人,说是金陵那边的舅母,应该还在跟她说话吧,四妹应该也过去了。”

  “舅母?”她有些惊讶,“金陵的舅母怎么会在这里,为什么不让我们过去问安?她们人呢?”

  “我怎么知道。”林清桢看着手里的满池娇挑心,又转头对身边一位穿暗青色窄衣的妇人道,“这挑心不错,只是顶簪上的紫瑛石有些杂质,还有没有其他的了。”

  那妇人忙道:“有,在楼上,我这就让人给您拿来,就是得等一会儿,要不您亲自过去一趟?”

  林清桢却站起来道:“也好,坐了这么久,腰都酸了,我跟你一起去。”

  那妇人忙引着她去了,末了还回头看了林清棠一眼。

  绿丝却回头道:“太太好像在一楼的雅间里,四姑娘也去了。”

  林清棠左右看了看,发现整个二楼的客人和银楼的仆人都不见了,只剩下她和红英二人,她有些不安:“青黛呢?”

  红英白了小脸:“刚刚还在呢……”

  她脊背发凉,下意识喊道:“姐姐,我跟你一起……”

  此时楼梯上的林清桢已经拐了个弯看不见人影了,她忙小跑着跟过去。

  可还没跑到楼梯边,她就停下来了。

  红英在她后面战战兢兢地道:“姑娘……”

  林清棠也没回头,定定的看着从楼梯上下来的一位玄衣男子。

  他约莫十八九岁,身材修长,穿了一件玄色绣金线祥云纹的长袍,腰间挂了一只密织团龙纹的石青色香囊,还挂了一只黑色钱袋,生的玉质金相,正意味深长地盯着她。

  林清棠脑袋还晕乎乎的,他是没当街掳人,他是当店抓人啊!

  真会选时候!

  言舒见她不吭声,也没打算等她开口,扯了扯嘴角:“棠宝儿?”

  小丫头如今生得很漂亮嘛,一身霞色衣裳衬得小脸面若烟霞,眉目如画,还有那双眸子,像他在猎场见的小鹿一样。

  她面无表情地张嘴:“我不认识你,我要去找姐姐了。”说罢低头就走。

  “呵!”

  林清棠听见一声低笑,脸不争气地红了起了来。

  可她没走两步就停下来了。

  “我的头发!言舒,你放手!”

  她一双眼睛简直要喷出火来了,又是这一招,他是不是有病!

  可她不敢喊人,喊了人她的名声就毁了,如今可不是她六岁的时候了!

  言舒凑到她耳边:“你不是不认识我嘛?你让谁放手呢?”

  林清棠简直要哭出来了:“你为什么老盯着我?”

  她是快哭出来了,可言舒却满带笑意:“谁老盯着你了,明明是你自己撞上来的,我好好地在楼梯上走着,你挡我的道了。”

  林清棠拉着自己的头发,做小伏低:“那我让开,您快过去吧!”

  他挑挑眉:“我现在不想过去了。”又低头看她,唔,耳朵红了,他就笑起来,“要不你跟我说两句话?”

  鬼才跟你说话!林清棠抿紧了嘴不吭声。

  言舒见她露出一副强硬的表情,突然想起她小时候在凉亭上花容失色的样子,忍不住想吓吓她:“你还记得王八吗?”

  林清棠愕然抬头!

  言舒煞有介事的上下左右看了看,漫不经心地道:“这是二楼哦!好像比你们家的假山高……”

  林清棠真的哭出来了,眼泪啪啪地往下掉,她不自觉地摸了摸左腿,带着哭腔:“我跟你说话,我说……”

  在一边扣着红英的秦昭实在看不下去了,公子还记得自己是来干什么的吗?

  怎么这年头都兴道歉的时候吓人了吗?

  红英也忍不住:“姑娘!”

  言舒一个眼刀过来,成功的让她闭上了嘴。

  边上的人都觉得不对劲,偏他自己没什么感觉,还一副宽宏大量的样子:“这不就行了吗,害我费那么大功夫!我又不会欺负你。”

  林清棠想骂他,她觉得这人有病!可她不敢开口,只得低声下气地道:“言公子,我今天是跟母亲和姐姐一起过来的,我要去找她们。您有话就说,我听着,只是还请说快些。毕竟如今不是小时候了,让人看见不好,不说我的名声,就是对您也不好……”

  她的声音戛然而止,他在干什么?

  在她说话的时候,言舒直接上手摸她的脸了??

  一开始言舒还认真的听着,只是听着听着他的眼睛就转到她嫣红的嘴唇上去了。

  张嘴说话的时候还能看见她的贝齿,往上就是挺拔的鼻梁,乌黑晶亮的大眼睛,还有长长的睫毛……还能看见娇白雪嫩的皮肤上的细小绒毛。

  他的左手不自觉地握紧,想摸。

  当然他也这么干了!

  手伸过去——原来这就是唇红齿白、肤白若雪啊!小脸软乎乎的,还能感觉到嘴巴传来的热气,他又捏了捏手边的小脸。

  他第一次感觉到书本里的词语有多优美,多形象,如今一个活生生的大娃娃就站在他面前,他很想揉揉她。

  秦昭早在言舒伸手的时候就已经想以头抢地了,他活了二十年,第一次看见这么道歉的!

  红英忍不住喊起来:“你这个登徒子!你快放开我家姑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