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颂摽有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进京

颂摽有梅 天空会明亮 4490 2019.12.03 21:12

  这些天,雪泠阁也忙碌得很,钱姨娘忙着和家人告别和收拾手里的田产铺子,还有外面铺子里的下人也要挑些机灵本分的带过去,该放的人也得放了,另外她还打算到了京城后再置办些产业。

  苏姨娘的家当虽不及钱姨娘多,可到底也有几家铺子,也忙着收拾典卖。等到了京城就能见到栎姐儿和她的小外孙了,正和红艺商量着给什么见面礼才好,故苏姨娘这些天笑容满面的。

  西厢房

  萃恪把原来藏着的料子拿出来放在楠木黑漆圆桌上:“姨娘,这些也要拿走吗?要我说,干脆典卖出去好了,多带点银子还好些。”

  佟姨娘看着桌子上的数匹锦缎,这都是林老太太和太太赏的,大多是少见的古香缎、妆花缎和水波绫、帘锦罗之类的料子,颜色也素雅。

  她摸着一匹湖色的纱罗:“我听人说京城里的东西都贵重,有时候就是有钱也轮不到你得这样的好东西。这些料子颜色素雅,花样也别致,什么时候穿都不过时。我打算在路上给棠姐儿多做两身衣裳,等到了京城太太一定会摆宴会,到时刚好穿上。”

  萃恪边记账边笑道:“太太向来在银钱物件上大方的很,不会亏待我们姑娘的。”

  “我知道。”佟姨娘面带微笑,说起女儿来语气温和了许多,“可棠姐儿今年十三岁了,按道理说也该说亲了。到时候就跟着太太四处走动,哪能不多备几件衣裳。”不知想到了什么,她又笑起来,“棠姐儿长大了,这两年总是私下里偷偷地给我送东西,如今竟连衣裳都给我做了。”

  “那是咱们姑娘孝顺。”萃恪放下手里账本,“等将来姑娘嫁个好人家,姨娘就能享福了。”

  萃恪本是好意,可佟姨娘听见后却脸色一变:“你别这么说,就是将来棠姐儿有能耐了,那也该是太太享福,我算什么呢……”最后一句话几不可闻。

  还不待萃恪开口,她又道:“我只希望她将来嫁个好人家,一辈子舒舒服服的就行了。”

  “姨娘,您……”

  佟姨娘又转身去了正厅:“以后这样的话你莫要再说了。”

  正说着,红玉和红杏到了。

  “姨娘好!萃恪姐姐好。”二人先行了个礼。

  “哎呀,你们怎么过来了。是姑娘有什么事吗?”佟姨娘忙迎上前去,又对小丫头道,“端两杯茶来。”

  红玉先道:“姑娘让我们来瞧瞧姨娘这里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没有。”又往里间瞅了瞅,“姨娘在收拾料子啊。”

  萃恪道:“是啊,姨娘要给姑娘做几件衣裳呢。”

  佟姨娘让她们坐,但二人不肯。

  她也就不再谦让:“我这里都差不多了,姑娘那里收拾好了吗?”

  红杏虽接过了茶盏,却又转手递给了佟姨娘:“姑娘那里都好了,所以让我们来姨娘这里看看。我跟红玉都是要待在家里的。”

  “那姑娘身边不就没什么人伺候了吗?”佟姨娘问道,“就你们两个吗?”

  “不是,还有红如也待在宁州。”红玉解释道,“不过姨娘不用担心,太太说走水路,让几位姑娘住在一艘船上,倒也用不了这么多人。”

  佟姨娘就放下心来:“那就好。”又看着两个丫头道,“既然如此,那你们帮我清点清点这些物件吧,我正愁没人呢。”

  二人就笑着应是。

  临走前佟姨娘还赏了二人每人二两银子外加一支金镶玉的簪子。

  等她们走后,萃恪就抱着那个红木镶铜片的首饰匣子心疼起来。

  “姨娘的体己本就不多,首饰也没几件,原来好的都给姑娘送过去就罢了,如今倒还赏起她们来。赏银子也就算了,怎么连簪子也给了。那两支可值十几两银子呢。”

  佟姨娘接过那只匣子,里面只剩下几支金银簪子和几只玉镯,外加数块碎银子,充其量也就多了几朵绢花。

  她用手拨了拨:“不妨事,我吃喝嚼用都是公中的,每月还有一两半的月例银子,攒几个月就成了。那两个丫头在棠姐儿身边伺候了多年,如今要放出去了,自然要给些赏赐,也是棠姐儿的脸面,没什么可心疼的。”想了想又道,“外面那间铺子不是还有每月十两银子的租金吗,等过两天盘出去也能有百十两银子。”

  萃恪听了没好气道:“您是用不着银子,如今姑娘那也不缺。可您在的佟家那几个兄弟呢?还有几个侄子侄女。每月您都会让人悄悄地送银子过去,这个月难道不用了!再有,说起那铺子我就来气!要不是因为佟家的人,您好好的点心铺子怎么会开不下去,如今租出去每月不过十两银子,要是好好的做下来,可比这多的多。”

  佟姨娘在林府多年,也攒了些银子。这些年棠姐儿长大了,要花钱的地方也多了,她自己不知道,可做娘的却不能不为她打算着。所以后来才买了一处两间屋子大小的铺面,打算给棠姐儿攒点嫁妆。

  结果还没做出来就被佟家的人知道了,日日上门去要银子。后来闹得不成样子,佟姨娘就把它租出去了,只对佟家人说已经卖出去了,以后再不做生意了这样的话。

  佟姨娘终是没说什么,只对萃恪交待道,等把铺子盘出去再往佟家送三十两银子。

  萃恪虽老大不乐意,却也没说什么。

  柏桐院

  已是戌时了,康嬷嬷也已经去休息了,今天在正房守夜的是浣纱。

  林老太太早早地就躺在了温暖柔软的衾被中,却怎么也睡不着。

  过两天就要入京了,也不知如今的颖南伯爵府如何了。按理来说,到了京城后她就应该派个人去一趟的。

  可她不想再跟秦家有任何牵扯了,也不知如今是谁当家,她已经很久没关注过秦家的事了。就连嫁去济南的嫡姐,也是因为柠姐儿才又有了来往。

  林老太太怔怔地看着上方的承尘,就这么想着心事,翻来覆去的直到黎明才睡下。

  ****

  林家是六月初六离府的,走的那天送行的人也多。

  都是与林敬德交好的同僚及宁州的富户。毕竟林敬德进京后就是能入朝的朝臣了,他们作为地方官,以后要林敬德帮忙的地方还多着。

  林府的马车出了宁州后直接往杭州方向走去,林敬德和吴氏商议过,打算从杭州走水路进京。

  因是入京,林敬德和吴氏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低调行事。可即便如此,算上箱笼包袱、丫鬟婆子、家丁小厮,也用了十几辆马车。

  林敬德带着两个儿子骑马走在前面,林老太太自己坐了一辆翠盖珠缨车,吴氏和林清棋二人坐了一辆翠幄华盖车,林清桢和林清棠两个坐了一辆八宝车,三位姨娘一辆青油车,后面的则是林府有头有脸的丫鬟婆子们坐的黑漆平头车这种情况下,佟姨娘也不好给林清棠做什么针线,只好等上了船再说。

  结果到了杭州码头后,林敬德又忙着应酬去了,林府众人就待在船上等。

  吴氏统共租了两艘船,因着男女七岁不同席,林老太太带着女眷用了一艘,林敬德带着两个儿子一艘,且府上的带来的东西也都放在了林敬德所在的那一艘船上。

  船上除了底层的空间外,共有两层。林老太太和吴氏并林清桢三个姐妹和几位姨娘住在了第二层,下人们大都住在了第一层。

  因着房间不多,除了林老太太和吴氏有两间房外,就连林清棋也是一间房。

  在她们上船前,船上就准备了热腾腾的饭食。

  为了防止有人晕船,送来的饭食并没有什么荤腥,就是有,也不过是一道排骨汤,一道清蒸甲鱼罢了。

  用过饭后,吴氏就让众人回自己的房间休息去了。

  林清棠从没坐过船,她找了个借口待在林老太太的房间里,坐在窗户边的美人榻上不住地往窗外看。

  可这里是码头,除了来来往往地客船外,就是搬搬扛扛地码头工人了。她看了一会儿就看腻了,百无聊赖地坐在美人榻上吃起肉脯来。这里比她的屋子要凉快些。

  如今是六月里,正是炎热的时候,林老太太屋里的冰虽不多,可也没断过。

  她穿着一件浅绿色素面云罗窄袖小衣,下着同色的折枝花羽纱罗裙,脚上穿了一双织锦单鞋,把头发挽成了个单螺髻,又戴了两朵拇指大的湖色小缠花。

  坐在美人榻上,两只脚丫一晃一晃的。一点儿都不像个十三岁的大姑娘。

  康嬷嬷正在和林老太太说话。

  “……东西都放好了,老爷让人来禀报,怕是要到下午才能走了。”

  康嬷嬷把箱子里的紫铜麒麟小香炉摆到床边,又点上了梨花香,沏了一杯西湖龙井递给了林老太太。

  “你也坐下来歇会儿吧,这里有小丫头伺候着呢,也是快六十的人了。”林老太太接过茶啜了两口,“还有数天十的时间呢,别老这么忙着!”

  “您就别操心我了。”康嬷嬷接过白瓷茶盏放在一边的茶几上,转头就看见了林清棠无所事事的样子,打趣她道:“五姑娘这会儿是清闲了,小嘴也不知道停,可别等下午的时候晕起船来。”

  林清棠嘴里还嚼着东西,听见康嬷嬷的话,咕哝道:“还早呢,我才不怕。”又从美人榻上跳下来,端着泥金小碟走到林老太太跟前,“祖母也吃。”

  林老太太笑着接过来,却放在了一边,又搂了她道:“康嬷嬷说得对,棠姐儿吃这么多肉,小心肚子不舒服。”

  林清棠就没有做声,只是不再吃了。

  从祖母怀里起身,给她捶起背来:“祖母,京城好玩吗?”

  林老太太看着如花似玉的孙女,不想让她失望,就絮叨起来。

  “好玩,怎么不好玩,京城里的大家闺秀可多了去了。她们初春踏青,夏天划船,秋天摆宴作诗,冬日赏雪,一年四季什么时候都有聚会。”林老太太握着她的手,像是回忆起什么,“她们都是天之骄女,一辈子都没什么烦恼,个个珠翠环绕,人人锦衣华服……”

  康嬷嬷见了就悄悄地退出去了,林清棠就坐在一边静静地听着。

  她能感觉到祖母有些伤感,也握紧了祖母的手。

  “……等她们十岁出头的时候,家里就会给她们四处相看。”林老太太没有停,还在说着,“京城的青年才俊也多,皇亲国戚、世袭勋爵、高官子弟……也个个见识超然,人人眼高于顶。他们都是家族里的骄傲,都是世人眼中的天之骄子……”

  林清棠有些后悔提起这个话题,把祖母引到这里。

  她觉得祖母快要哭出来了。

  “可是啊,就是那些人再好,京城再繁华,也只属于他们那个圈子罢了。一般的升斗小民也跟其他地方一样苦哈哈地过日子,只是看起来更繁华而已。就是普通小官的子弟也是一个样,都是为了讨他们开心罢了……”

  “他们一个个看起来学富五车,风度翩翩,温文尔雅,说起来个个都是大善人、大好人。”

  说着林老太太的眼神又黯淡起来:“……可你要是挡了他们的路,甚至是碍了他们的眼,他们就会露出面目狰狞的样子来……”

  她听不下去了。

  林清棠扑倒祖母怀里:“祖母,我们休息吧,我陪您睡觉!”

  林老太太也没说什么,只紧紧地搂住了孙女。

  她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人,心里想着,有些人,有些事,终是忘不了了。

  ……

  直到下午开船,林清棠也没回自己的屋子,她睡在祖母屋子里了。

  到了用晚饭的时候,祖孙二人才被康嬷嬷叫起来。

  “老太太也真能睡,五姑娘小孩子家家的打瞌睡也就罢了,怎么老太太也睡了一下午。”

  康嬷嬷正指挥着丫头们摆饭,见林老太太坐起来了,忙走过来,还叫了青黛过来伺候林清棠。

  她扶着林老太太下床:“老爷和太太来过一趟,见您正在睡觉,也没说什么。只让我告诉您,该置办的东西都办齐了,老爷如今已去前面那艘船上了。”

  睡了一觉后,林老太太感觉好多了,也不那么烦闷了。

  “太太是个办事妥当的,我不担心。”林老太太净了脸后看着还在赖床小孙女,笑道,“快起来,再睡就吃不到晚饭了。”

  林清棠懵懵地睁开眼睛:“祖母……”

  此时小丫鬟们已经摆好饭了。

  她闻着香味:“有我爱吃的鸡笋粥吗,还想吃莲藕……”

  康嬷嬷就笑起来:“有,都有,我特意吩咐了灶上做您爱吃的东西送来,姑娘快起来吧。”

  林清棠听了就乖乖地起身,收拾停当后跟着林老太太出了卧室。

  外间屋子里摆了座黄花梨镶大理石插屏,底座雕的是花鸟纹,又摆了一张三尺大小紫檀漆面雕云纹圆桌并四个紫檀四开光番草纹绣墩。

  林清棠哇的一声跑过去。

  桌上摆满了她爱吃的菜肴。

  什么蒸鲜鱼、羊肉水晶角儿、丝鹅粉汤、三鲜汤,还有绿豆棋子面、牡丹头汤、鸡脆饼汤,鸡笋粥、糖糯米藕,还摆了一碗奶羹并两碗香米饭。

  她抬起头,眼睛亮晶晶的:“还是祖母好!”

  林老太太走过来坐在她身边,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快吃吧,把奶羹也吃了,对身子好。”

  “嗯。”

  等林老太太动筷后,她就大快朵颐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