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颂摽有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嫡母

颂摽有梅 天空会明亮 4824 2019.11.29 20:43

  林敬德给林老太太请过安后就出去了,他趁着长女成亲回了宁州,只是一回来就有诸多应酬。

  柏桐院里笑声晏晏,从正屋传来的声音让柏桐院做事的下人都放松起来。

  林老太太正捧着一双赭色绣如意纹暗花绸锦鞋,她眉开眼笑地对着吴氏夸奖小孙女:“瞧瞧这鞋子,哎呀呀,我还是第一次穿孙女给我做的鞋,啧啧啧,看着就漂亮。”

  “是啊。”吴氏也是一样的赞不绝口,还把林清棠搂在怀里,“我们家棠姐儿就是孝顺,这才多大呀,就又做毡帽又做鞋袜的。真怨不得是个招人疼的丫头。”说罢还摸着怀里小姑娘的头问道,“棠姐儿做了多长时间啊?”

  林清棠起先是坐在祖母身边的,不过在青黛把另一双杭绸云蝠纹鞋子送到吴氏面前后,就被吴氏拉到她怀里去了。

  听到嫡母问话,林清棠忙乖乖地回答道:“我以前没做过这些东西,还是徐妈妈帮着我做的,因为一开始做的不好,就又重新做了两双。我是从过年的时候开始做的,不过鞋底是徐妈妈帮着纳的。”又拉着吴氏的衣袖补充道,“母亲别怪我,我下次再给母亲做一双,一定全部都亲手做!”

  一席话说的吴氏极为舒坦,也就完全不吝啬脸上的笑容:“好啊,那母亲就等着棠姐儿做的鞋子穿了。”

  林老太太就在旁边笑道:“有这份心就是极难得的了,更何况,你又不是没动手。我瞧着这针脚还有些生疏,还不知道咱们棠姐儿的手扎了多少个洞呢!”

  “没关系,只要祖母和母亲喜欢就好,我以后还给您做。”林清棠笑的眉飞色舞。

  林清棋就坐在吴氏的下首,气鼓鼓地看着自己的母亲搂着林清棠那个小丫头。

  不就是一双鞋子吗,瞧祖母那高兴劲儿!

  想到这里,林清棋就忍不住道:“你就只给祖母和母亲做了吗?”

  吴氏就瞪了林清棋一眼,这孩子,她自己没东西孝顺老太太也就罢了,老太太自个儿也没说什么,怎么还一副生怕没人注意到她的样子。

  “怎么?你还想要啊!”吴氏先开了口,“你能绣一朵花就是好的了!你看看你妹妹都能做鞋袜了。”

  “这有什么!”林老太太却不愿意林清棋吃排头:“人各有专攻嘛,棋姐儿,你过来。”

  “祖母。”林清棋走过去,拉着林老太太的胳膊,“还是您疼我,父亲母亲都没您疼我!”

  林老太太听了就搂着她道:“那棋姐儿以后可要像你五妹妹那样乖乖的,可不能再爬高上低了。你的衣裳都是这样弄破的!”

  林清棋也不说话,把头闷在祖母怀里撒娇。

  林老太太又跟吴氏谈起明天林清栎回门的事来:“明天栎姐儿要回门,该准备的东西别少了,让人家笑话……”

  屋子里的两位长辈说着话,自是没有她们几个说话的份,坐在一边的林清桢就跑起神来。

  她穿着一件竹青色撒花织锦褙子,一条银白色暗云纹吴绫月华裙,坐在一边的黄花梨圆椅上怔怔地看着吴氏怀里的林清棠。

  她总算明白了姐姐跟她说的话,五妹妹从小就跟在嫡母面前讨巧,嫡母也向来不为难她,这些她是知道的。可没想到她现在居然会被嫡母看的这样重,竟会对着自己的孩子夸她!

  林清桢低下头暗想,若是她也这样……能不能让她和姨娘过得更好些呢?

  林清柠则坐在林清桢的正对面,看着眼前这一幕,她不禁在心里冷笑:五丫头贯会做人,能哄的吴氏对她另眼相看!你林清桢可没那么大本事,你去捧吴氏的脚?别被踹到一边就可笑了。

  就跟她一样,战战兢兢地在吴氏面前伺候了那么多年,还不是说丢就丢?

  撇了撇嘴,林清柠端起旁边案几上粉彩扒花茶盏啜了一口茶,想着今天前几天祖母对她说的话。

  济南云家,还是嫡出,那边的老太太又是祖母的亲姐姐。

  而且据说那云家三公子生得也是一表人才,云家伯父又是从五品的州官,比父亲还强些!

  林清柠就笑起来,这可比林清栎嫁的宁家和那个张家强多了。她若是嫁过去,云老太太看在祖母的面子上肯定不会为难她的,那云家太太自然也不会驳了自己婆母的面。

  更何况,她手里还有这么多嫁妆,祖母的、父亲的、姨娘的,还有吴氏的,加起来都快六七千两了。这些银子别说嫁一个六品官的庶女,就是勋爵人家的庶女,也没几家有这么多的!

  吴氏现在肯定很后悔吧,拿了那么多银子出来给她自己做面子,现在过了明路,想收也收不回去了!

  至于云家会不会答应,林清柠就没想过,她的嫁妆这么丰厚,难道还会有人放着白花花的银子不要?

  *****

  从柏桐院出来后,林清棋瞧着自己的五妹妹就有些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了。

  “你的针线什么时候学得这么好了?都能绣蝠纹了!”林清棠被她拦在抄手游廊下,“你做的时候也不跟我说一声。”

  跟你说干什么?

  再给你也准备一份?

  林清棠看着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林清棋,缓缓道:“那个时候家里都在忙过年的事,你又跟着三哥哥去外祖家了,这才没跟你说。”

  “是吗?”林清棋揪着她的双罗髻,“那我回来后你也没说啊!”

  “四姐姐,我是想给祖母和母亲一个惊喜。”林清棠拨开她的手,“要是跟你说了,那母亲不就知道了吗?而且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能不能做好,要是提前说了却没做好,不是太丢人了吗?”嫡母也会看她不顺眼的!

  林清棋看着眼前小丫头,觉得有哪里不对。可又说不上来!

  不过……

  “你下次要是做什么,要先跟我说一声,懂吗?”

  “哦。”林清棠点点头,“那我们走吧!”

  “去哪?”

  “去背书习字啊!”

  “那你去就好了,跟我说干什么?”

  “四姐姐不是说让我跟你先说说一声吗?你不是要跟我一起吗?”

  “你……”

  林清棋气结,看着林清棠笑眯眯的样子,她有些心虚道:“我要回去跟母亲学习打理庶务呢,我先走了!”

  看着四姐姐急匆匆跑掉的样子,林清棠在后面笑弯了腰。她就知道,四姐姐最讨厌背书!

  “青黛,我们回去吧!”又抚了抚头发嘀咕道,“都被四姐姐弄乱了。”

  青黛看着实在是不成个样子,就道:“姑娘要不先去前面的亭子里待一会儿,那儿人少,这珠花都快戴不上了,奴婢再给您理理。”

  “好吧,让人瞧见了又是一句闲话。”林清棠捂着脑袋去了前面拐角处的八角亭。

  都四月里了,亭子旁边的花草正发新芽呢,绿油油地惹人喜欢——林清棠一直在掐那些新发的芽。

  青黛看了好笑:“姑娘的手闲一会儿吧,这儿的花草都被您给祸害完了!”

  “哪有?”林清棠也没停手,折了一枝迎春花枝缠起来,语气温和,“我是在亲近它们!”

  “这……”青黛哭笑不得。

  “青黛说的对,五妹妹还是收敛些吧,别让人难做了!”

  一道悦耳的声音传来,主仆二人扭头一看,就见到一位衣着清雅的少女带着两个丫头走过来了。

  原来是林清柠。

  青黛屈膝行礼,林清棠则扬起笑脸,清脆地喊道:“二姐姐。”

  “嗯。”林清柠走过来坐在美人靠上,看着眼前被林清棠蹂躏的迎春花,“五妹妹的手可真是闲不住,连花都不放过!”

  这话怎么有些不对劲!

  林清棠看着二姐姐似笑非笑的脸色,暗生警惕:“二姐姐有事吗?”

  “没什么事,就是从这儿经过的时候看见五妹妹在这,过来打声招呼。”说罢又看着林清棠的发髻笑道,“这又是四妹妹干的好事吧。说起来,她与你虽亲,可到底没把你放在眼里,要不然也不会对你动手动脚的。”

  林清柠今年十六岁了,已是一位亭亭玉立的美貌少女了。穿了一件湖色素面茧绸褙子,緗色缠枝花方纹绫罗裙,梳了垂鬟分肖髻,发髻中间戴了三朵雪纱堆的簪花,插了支拉丝水晶花卉纹簪子,又戴了一对水玉攒珠耳饰,整个人清丽无双。

  又因她长在宁州,吴侬软语的,说起话来也煞是动人。

  林清棠心里警铃大作,面上却未露分毫:“二姐姐这话有失偏颇,我与四姐姐历来交好,她虽有时候快人快语的,但是却没有什么歪心思。就说这次,她是动了我的头发,可她也是因为喜欢我才跟我玩笑,要是不喜欢……”她又看了林清柠一眼,“恐怕都懒得看我。”

  林清柠坐在哪里冷冷地看着林清棠,真当她听不出来?

  你林清棠愿意在吴氏面前讨巧就算了,如今倒还嘲讽起我来了!她还真以为吴氏是个慈母了!

  她看着林清棠笑道:“是啊,要是喜欢,就搭理几句,不喜欢,就不搭理呗!”

  这是什么话,难道她还能因为别人不喜欢能做什么吗!

  “二姐姐。”林清棠也坐在美人靠上,“你觉得自己将来会嫁给什么人?你觉得大姐姐将来会不会过好?”

  此话一出,边上站的青黛、绿倚、绿缨三人都悄悄地站在亭子外面去了。

  林清柠有些不明白,这话题怎么转到这里了?

  她敛了神色:“你什么意思?”

  林清棠转过头去,对着林清柠道:“你知道吗,如果将来大姐夫对大姐姐不好,她还可以回家来哭诉,还可以让大哥过去撑腰。因为宁家远不如我们家,大姐夫将来也需要靠岳丈,所以宁老太太肯定会把她当王母娘娘供着的。而且,大姐姐的嫁妆那么丰厚,大姐夫又是个举人,将来在我们家的支持下十有八九会中进士的。”

  林清柠直直地看向她:“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母亲作为嫡母其实很好,她虽然有时候不大搭理我们,可我们也平平安安的长大了。而且……”林清棠看着林清柠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以前大姐姐对母亲也没有多大的尊重,可就乖乖听了几个月的话,母亲就给她找了一门靠得住的亲事。即便是你,母亲也毫不吝啬地给了那么多嫁妆。当然,你也可以说是你以前在她身边伺候的原因,无论如何,比起堂伯母对庶女的态度,母亲待我们好多了。而且,我跟二姐姐不一样,二姐姐有兄弟撑腰,我没有,姨娘只有我一个!”

  听完林清棠的话,她半晌无语,不过事已至此,她如今也不必去讨好吴氏。

  林清柠站起身,傲然道:“你小小年纪,想的倒挺多。我跟你直说了吧,祖母已经为我考虑好了,是济南那边姨祖母的嫡孙!有这功夫,我还不如去孝顺祖母。”

  林清棠听了有些惊讶,没想到祖母竟豁出去这么大的人情。不过,济南……那是远嫁!

  她也站起身,对着林清柠行了个礼:“那恭喜姐姐了。”

  直到林清棠回了新竹院,也没从林清柠的话中回神。

  济南的姨祖母的嫡孙?

  她没记错的话,祖母好像只有一个嫡姐,难道那边的姨祖母也愿意让自己的嫡孙娶一个庶女?她的儿媳妇也愿意?而且,她们林家在济南可没什么人呐,不会又出什么事吧!

  林清棠摇摇头,这不是她该想的,她只要顾好自己和姨娘就行了!

  想到这里,林清棠对青黛道:“你去把库房里的那匹花青色丛花绢拿来,再拿些好看的花样,我要给姨娘做鞋袜。”

  “是。”青黛答应着,“不过,姑娘可跟太太提起过?别回头太太知道了,又不高兴。”

  “没事,我委婉地跟母亲提起过,说想练练手,母亲也没说什么,还让我别累着了。”

  林清棠抬脚进了屋门。

  雪泠阁

  钱姨娘自打从小佛堂回来后就整日里呆在雪泠阁,一改往日掐尖要强的模样,还时常给吴氏做些针线。从张家事发开始,她就整日里跟林清柠通气,让她好好抓着老太太,不然就什么都完了。

  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林老太太竟给她的柠姐儿找了一门这么好的亲事。

  不过,钱姨娘知道林老太太的打算后却还是嘀咕了几句有些远之类的话。

  见钱姨娘又开始操心,碧云忙打断她:“姨娘快别说了,那云家是多好的一门亲啊,老太太这么多年没跟云老太太联系,如今为了二姑娘重提旧事,您还在一边嘀咕!”

  “我知道,我知道。”钱姨娘有些讪讪然,“老太太想着我的柠姐儿,我知道她老人家的大恩,我感谢着呢!就是……”语气中有些不确定,“云家可别再出什么变故了,那云家太太是个好说话的才好。”

  没等碧云接话,钱姨娘又跪向窗外,嘴里念叨起来:“菩萨保佑,菩萨保佑,保佑信女心想事成,保佑我的柠姐儿平平安安的……”

  “姨娘!”碧云拉着她,“您快起来吧,地上凉,好歹跪在蒲团上。”

  “没事没事……对了,我得给老太太做身衣裳才好……”这边还没做完,那边又忙活起来。

  自李氏住进雪泠阁后,她就没敢四处走动。一来,这院子里都是有名分的姨娘;二来,她也不知道各人的性情如何;三来,林敬德虽把她带回来了,可到底没理过她。

  所以,除了云氏常来串门外,她平日里是不出门的,而云氏也只是在倒座走走。至于林清棠的生母佟氏,就更不会四处走动了,只除了林清棠让她去新竹院外。

  所以,住在东厢房的苏姨娘从去年起,就觉得院子里冷清,不过有着女儿的婚事打头,倒也过得去。

  苏姨娘正翻着黄花梨衣柜里的衣裳:“红艺,明天大姑娘回门,你说我穿什么衣裳好,昨天穿的那件织金衣裳可不能再穿了……”

  红艺看苏姨娘兴致勃勃地翻东西,虽不想明说,可总不能让姨娘出丑,就压低了声音:“姨娘,明天您又不能去见大姑爷……何必呢……”

  红艺话音刚落,苏姨娘就身子一僵,神色落寞地道:“对啊,我明天又不能去,就是昨天办亲事还是太太特许的呢。”

  她转身坐在椅子上:“我这是做什么呢……还不如省些事。”

  遂让红艺把衣柜收起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