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颂摽有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颂摽有梅

天空会明亮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9.10.20上架
  • 18.55

    连载(字)

34位书友共同开启《颂摽有梅》的古代言情之旅

见习银烛饮泪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突变

颂摽有梅 天空会明亮 3286 2019.10.20 13:09

  宁州林府

  正是三伏天里,即便是大清早,天气还是有些闷热。府里的丫鬟婆子们都正忙着洒扫,这些日子里天气干燥,一天要洒好几遍水,尤其是这第一遍,还得赶在主子们起床之前收拾好,不然若是怪罪下来,受罪的还是他们这些下人。

  下人们洒扫完毕退下后,作为林府正院的昭和堂寂然无声,恍若无人般。昭和堂西南角连廊处山石堆砌,摆放了一些小石雕,潺潺流水顺着嶙峋的太湖石流入小池塘里,还养了几尾小金鱼,周边栽种的香草也十分雅致,颇有些野趣的味道。

  林清棠和姐姐们早早便起来给嫡母吴氏请安,可不知为何却被嫡母身边的魏嬷嬷以太太还未起身为由拦在了屋门口。到现在已等了大半个时辰,竟一点儿都没有让她们姐妹进去的样子。

  从林清棠在的位置往墙上的窗棂格看去,恰好能看到用透雕手法刻成的石榴蝙蝠图案在用素纱做的窗户纸的映衬下格外的清晰。

  她有些百无聊赖,数着蝙蝠发起呆来。

  在这府里,太太吴氏上面还有老太太要服侍,这么些年从未有过到此时还未起身的先例。

  虽说如今老太太不在府上,不必去柏桐院伺候,可身为主母总要主持中馈,如今这样到底有些怪异,林清棠面上不显,心里却不住的疑虑。

  院子里的丫鬟都低着头,魏嬷嬷站在走廊上也不敢吭声,太太还未发话,她可不敢自作主张让几位姑娘进去,只让小丫鬟们搬了几张榉木玫瑰椅让院子里的姑娘们先坐着,然后又让人端了云雾茶来。

  魏嬷嬷站了许久,心底越发的不安稳,院子里的四位姑娘虽都是庶出,可到底也是千金的小姐们,要是今后传出去太太白晾着庶女们的事儿,老太太那里怕是……

  她转身进了正屋。

  小丫鬟忙打着帘子让魏嬷嬷进屋,接着又急急忙忙地把门帘子给放了下来,生怕人瞧见什么。

  看是看不见了,可要是侧耳细听的话,还是能隐约听到屋子里传来的动静。

  林清棠端着白瓷茶盏看着里面清亮黄绿的茶液,其中似有簇簇茶花,茵茵攒动。品之,滋味醇厚,清香爽神,沁人心脾。

  云雾茶即庐山云雾,这东西本来是贡品,按照往日父亲在朝上的位置是无论如何也得不到的,这恐怕又是太太的母家送来的。

  难得喝到珍品,林清棠又品了一口,眯起眼睛来。

  她自幼身子骨就弱,原是佟姨娘在生她之前就亏了身子,后来她六岁那年又摔断过腿,不过这些年将养着也慢慢好了许多。

  且她是姊妹中最小的一个,即便与太太所出的四姑娘相比,也足小了三岁,吴氏瞧她乖巧,便也让人每日里送着银耳燕窝粥,从不苛待。

  其实说到底不过是林清棠无论怎么样都不会是吴氏嫡亲女儿林清棋的障碍,她姨娘又是个立不起来的,所以吴氏才顺手照拂她一把。

  不像另外的几个庶女,就没给过什么好脸色。

  再者,吴氏长子林源绍,也就是她的大哥,还是真心疼爱她的。

  是故林清棠也很是亲近吴氏。

  青黛就站在林清棠身后,看着自家姑娘的额头不住地冒汗有些心疼,小心翼翼的用帕子擦了擦,想着回去一定得给姑娘喂上次大公子临走前让人送来的丸药。

  在品茶期间,林清棠瞟了瞟三位姐姐——大姐林清栎穿着一件品红色撒花织锦褙子配着湘绣云纹雪缎襦裙,显得格外娇俏,一头乌发梳成了百合髻,戴了赤金嵌珊瑚珠的梅花宝结,双鬓插了一对蜜蜡流苏簪,耳朵上的珍珠耳环光滑圆润,而脖子上的金项圈是原来老太太王氏送给孙女们的,她自己也有一个。

  这大姐姐的打扮还真是华丽的很啊,也不怕刺了太太的眼,触了霉头。

  心里这么想着,眼皮却开始往其他人身上瞟。

  二姐林清柠穿着草绿色折枝花对襟褙子,下着米色绣蝶恋花罗裙,梳了单螺髻,头上只系了条米色织绣发带,插了根白玉梅花簪子,夏日里倒显得格外出尘。

  这两位姐姐之间只差了一个月,今年都已经及笈了,如今来昭和堂的时候是越发的多了。

  不过这两位的亲生姨娘得宠时都跟太太打过擂台,虽然没翻起什么风浪,可到底隔应过人,也不知道太太会不会不计前嫌的给她们张罗亲事。

  林清棠心里一边嘀咕着一边把目光放在离自己最近的三姐林清桢身上,大姐和她都是苏姨娘所出,她比大姐小了两岁,姐妹两个生的也极像,只是不如姐姐明艳娇美。

  虽然穿了一件石榴红遍地织金的褙子,又戴了赤金红宝石步摇,不过也许是因为没有长开的原因,看起来没有大姐姐端庄。

  说起来三姐姐在家里就不那么显眼了,毕竟四姐姐作为府上唯一的嫡出姑娘只小了她两个月。

  林清棠回想起去岁冬日里这个时候,她来朝晖堂送她给嫡母做的毡帽,那时太太就已经和魏嬷嬷商议给四姐姐相看了,先不说没有提起三姐姐,就连大姐姐和二姐姐都没有提及。

  想到这里,林清棠板着小脸儿,将来嫡母会不会也这么对待自己?

  神游了半晌,林清棠摇摇头,把茶盏放下来,自己的姨娘从来都听太太的话,应该不会吧。

  不行,得多做准备。

  心下想着等到将来四姐出嫁后就加大孝顺嫡母的力度,反正她比四姐姐小了三岁呢,到那时也没人给她穿小鞋。

  不过想起四姐那风风火火的性子,林清棠不禁悲从中来,要是今天她也在就好了。

  虽然四姐平日里总端着嫡女的派头,可好歹有她外场太太就不会把注意力放在别人身上。

  林清棠悲哀的想,看今天这样子,估计她们几个庶出的不会在太太那儿有什么好果子吃。

  只可惜她缠着祖母出去拜佛了,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

  四姐要是在,嫡母会准备很多点心,就算为了贤名儿,也会有她们的份的。

  林清棠想着想着就想偏了,低头看看自己的胖胳膊,再瞅瞅自己的小短腿,再摸摸脸—嗯,这里肉最多。

  她更难受了。

  虽然她喜欢吃,可四姐姐也喜欢啊。怎么就自己一个人吃这么胖,明明姨娘是后院里最漂亮的,到自己这就翻了个个儿!

  想着万一将来生的不漂亮,该没人娶她了,毕竟她的腿还不大利索。

  想着又摸了摸被裙子遮住的腿,什么时候才能像小时候那样满院子跑啊。

  林府的昭和堂是一座两进的院子,花子墙中间的垂花门华丽无比,正房面阔三间,一明两暗,两边都带了耳房,前有连廊后有抱厦,还带着一排后罩房。

  吴氏住在正房的西间里,东间则做了日常休憩的地方,平日里吴氏便在正厅主持中馈。

  而东间里的林府主母吴氏这时候还没有缓过神来,神情冷凝,目光愤恨,厉声道:“我是造了什么孽,往日里他要纳外面的、要领上峰的、要收家里的,我那个没给他办,到现在了他居然还在勾栏瓦舍里厮混,还、还弄出了、弄出了……”

  吴氏端坐在罗汉床上满心愤怒,直拍床上的檀木案几,震的茶盏叮咚响,怒道:“如今老太太就快回来了,临了了却出了这档子事,我的脸都被丢尽了,她老人家若是问起来我又该怎么答?心里肯定怪我容不下人。”

  魏嬷嬷轻抚着吴氏的后背:“这不是您的错,整个宁州城谁不知道您的贤惠,您要不贤惠……”魏嬷嬷看了一眼窗外,刻意压低了声音,“那如今外面就没人站着了!”

  屋子里的丫鬟个个都低着头充耳不闻。

  吴氏站起来踱步:“我还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性子?不就是见色起意吗,说什么为了救人,我呸!我还不知道他,那么多逛戏园子的,偏让他瞧见了,让他英雄救美了,让他耍威风了!”吴氏绞紧了手里的帕子,“这都好几个月了才敢让我知道,想让我喝那个小贱人的妾室茶,做梦吧!要是肚子里没那块肉我还能思量思量。真当我娘家吃干饭的了!”

  听到这里,魏嬷嬷连忙回道:“是啊,咱们吴家的人也不是吃素的。您别气坏了身子,老太太也不是不明理的人,再说了,老爷已经接到了调任,就要前往安庆府做正六品通判了,他肯定也不敢把事情闹大,您大可放宽了心。”

  重新坐在罗汉床上,吴氏也没说话,只是脸色阴沉的很。

  吴氏脸色虽不大好,可该说的还得说,魏嬷嬷看着吴氏小心翼翼地道:“这事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处置了,如今外面几个姐儿还都等着呢,虽说才辰时,但这三伏天也着实难耐得很,还是让几个姐儿进屋来吧!别人不说,五姐儿可要受不了了,这也是太太的福恩。再者,等到老太太回来,见您把家里的事打理的井井有条也会理解您的。事已至此,太太总要先顾好家里头,才能腾出手来收拾那个腌臜货!几位姐儿要是在太太院子里吃了瓜落,您就是占理也说不清了。”

  静下心思索过了片刻后,吴氏觉着也是这么个理,总不能因噎废食,便起身去了内室更衣,穿过隔扇门道:“让她们进来等吧。”

  吴氏身边的大丫鬟秋霞忙掀了门帘走出去,露了笑脸:“太太请几位姑娘进来等呢。”

  言毕又转过头来道:“青黛,快扶着你家姑娘,姑娘身体弱,在外头坐了这么久,还不仔细着!”

  唬的青黛赶紧托住林清棠的胳膊。

  正屋要是再没人出来,林清棠都快要受不了了,倒不是她身体真的这么差,而是偏今个儿早起她没胃口,过来请安的时候就喝了杯茶,平日里过来给吴氏请安前都会用些点心的,那知嫡母今天让人等了这么久,现在着实有些饿。

  “谢谢秋霞姐姐,我没有大碍的。”林清棠进到花厅后笑吟吟的,“母亲今儿怎么了,不舒服吗?早知道我该拿些大哥哥给我的丸药来的,说不定母亲还可以用一些。”

  林清棠坐在罗圈椅上摸着铺在上面的冰丝席,想着屋子里就是凉快,看着花厅正中间摆放在方木几上的冰釜,林清棠眯了眯眼睛,仔细嗅来这房间里还有淡淡幽香。

  “噗—”秋霞还没答话,旁边的林清桢就先笑了出来,“丸药?傻子,那是大哥给你吃着玩的,不治什么病,再说母亲哪里就是病了,五妹妹可不要瞎说。”话到后半句已带了些许深意。

  秋霞心里不住的冷笑,怪不得太太不想搭理这几个,都这时候了还不识一点儿眼色。要是真知道了怎么回事,这府里的人恐怕得几天几夜睡不好觉。

  “三姑娘慎言,在咱们昭和堂可没有胡言乱语的先例,想来是这些年嬷嬷们没有教好两位姐儿!”

  一边林清栎反应过来,瞪了妹妹一眼,嘴角含笑:“秋霞姐姐不要生气,三妹妹还小,说话口无遮拦,还请母亲恕罪。”

  这是什么话!

  秋霞沉下脸来:“这与太太什么相干?奴婢看大姐儿回去可得好好跟嬷嬷学规矩了!”

  到底是早年间不听话的,即便现在要看着太太的脸色过日子,也没个消停。

  “就是,大姐,三妹不懂规矩,就让嬷嬷们好好教教,与母亲什么相干?”林清柠笑了笑。

  林清栎没有说话,她不是这个意思,如今她的亲事还没着落呢,怎么敢编排吴氏呢?

  可现在一个丫鬟也敢驳她的话,要是放在以前父亲宠着姨娘的时候,她们那个敢这么跟她们姐妹两个说话?

  她看着一边等着看笑话的老二气就不打一出来,可想着这里是昭和堂,便不再作声。

  话到此处,本来无论嫡庶算都是正室的孩子,可林源绍出生后,吴氏身子不太好,老太太便做主停掉了通房们的汤药,又替林敬德纳了一位商贾出身的良妾,这便是钱姨娘。

  可偏偏林敬德上峰那里又送了一位苏姨娘,长的是娇媚无比,生生压了钱姨娘一头,吴氏便暗中撑着钱姨娘跟苏姨娘打擂台。

  可谁知反倒让钱姨娘先生下了次子林源詹,这下吴氏索性就不管了,让她们随便闹去,自己好好的在昭和堂修身养性,教养孩子。

  在钱苏二位姨娘相互倾轧的这几年,通房们是一个都没起来,只留下了个无所出的罗姨娘。

  后来随着林府里几位姑娘的出生,林老太太就有些不满了,再加上吴氏身子慢慢好起来后,特别是生下了三子林源绪和嫡女林清棋后,后院里就安静起来了。

  可吴氏心里不舒服,看着钱苏二人心里就来气,便直接把庶出的孩子都接到新竹院里让老嬷嬷们管教了。

  随着孩子们一个个长大,吴氏就懒得搭理林敬德了,为了恶心钱苏二人,就做主给林敬德纳了艳压二人的佟姨娘。只可惜这佟氏空有美貌,却是个及其木讷的,生下林清棠后又彻底坏了身子,昔日恩宠再也没了。

  吴氏心里暗骂她不争气的同时又舒了一口气,可哪知道这家里还没清净多久,外面又不消停了,最关键地是林敬德居然敢瞒着她。

  小丫鬟们早在她们说话的功夫就陆陆续续上了茶点。

  林清棠拿着芙蓉糕小口地吃着,听见她们的争论,有些后悔。

  她皱着小眉头,早知道这样就不卖乖了,她想着能让太太喜欢些,让她和姨娘过的好些,结果成了这个样子,说不定临了太太还要怪她多嘴。

  她在这个家里是哪一个姐姐都比不上的,大姐姐是父亲的第一个女儿,自小得宠,即便是现在苏姨娘失宠了,可父亲也没远着她,连带着三姐姐也受宠;祖母只喜欢嫡出的四姐姐,四姐姐本来就是家里的嫡女,无人能比;二姐姐的姨娘手里有钱又有人,还有一母同胞的二哥哥。

  只有她是独一个,又小又不得宠,身子还弱,太太日常待她虽不是多好,可也算过的去,从不克扣她们娘俩的东西。

  林清棠想到堂伯母是怎么对家里的庶女的,便觉得这已是很好了。

  秋霞已经懒得再说话,她是正房大丫鬟,除了老太太院里还怕得罪什么人吗,何况一个已经不得势的姨娘,转过身来进了内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