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颂摽有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开心

颂摽有梅 天空会明亮 3704 2019.11.05 18:47

  想到这里,林源绍有些心虚地道:“棠姐儿,佟姨娘定是骂了你一顿,这件事都是大哥的疏忽,竟让那小子钻了空子跑到了家里,不会再有下次了,母亲那里你不要担心,我会去说。”

  想了想又安慰她道:“别担心,你还小,母亲不会怪你的。在外面站了这么一会儿,你身子一定受不了了,回去让佟姨娘给你熬些姜汤喝。”

  听见大哥这么说,林清棠心里的大石头算是落了地:“那那个人……”

  “你不用担心,我知道那个人是谁,以后你再出去让人跟着,知道吗?”

  “嗯,那谢谢大哥哥,我还用去给母亲请安吗?”

  “不用了,我去昭和堂等母亲回来,你直接回去休息吧。”

  林清棠高兴起来:“大哥哥真好,那我就先走了。”

  说着林清棠放下手炉就要下榻,一边的林源绍看着小几上的银子却突然道:“棠姐儿,你先等等!”

  林清棠顿了顿,有些奇怪:“大哥哥,怎么了?”

  “你把这些银子拿走吧!既然那小子给你了,你就拿着,不拿白不拿,你今天受了这么大的惊吓,这是你该得的。”

  林源绍先把那些墨色钱袋里的银子倒出来,又给林清棠另找了一个姜黄色织金云缎钱袋把银子装了进去。

  林清棠有些不敢伸手,看着自家哥哥眨了眨眼睛,这算私吞赃物吗?要是让嫡母知道了……

  林源绍看着呆愣愣的小丫头笑起来:“怎么,你不要?这可是白花花的银子啊!你可以拿来买很多好吃的点心了!”

  她还是没伸手。

  “那好吧!既然你不要,那我可就……”林源绍作势把手收回去。

  “要,我要!”林清棠清脆的声音透露着高兴。

  林源绍就把钱袋递给她,道:“你放心,我会跟母亲交待的。”

  末了还心疼地摸了摸自己小妹妹的脑袋,嗯,毛绒绒的,还挺软,林源绍没忍住,又摸了摸。

  林清棠坐在那里乖乖的没动,等林源绍把手拿开后,抬头道:“那我回去了,大哥哥,你可要好好跟母亲说,我今天不去故意的。”

  “嗯,放心吧。”说完让叫了小丫头来送林清棠出去。

  林清棠刚出了静园的门,就对送她出来巧玉道:“巧玉姐姐,你看到我姨娘了吗?”

  巧玉闻言立刻道:“五姑娘,佟姨娘在静园不远处的亭子里等着姑娘呢,我们这就过去吧。”

  话音刚落,佟氏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姑娘别忙,我过来了。”说完人已到了林清棠跟前,“有劳巧玉姑娘了,你回去伺候大公子吧,我带五姑娘回去。”

  “姨娘,大哥哥告诉我说没事了!”

  林清棠出来已经已经戌时了,没人打灯的情况下黑咕隆咚的什么都看不清,可是从林清棠得语气里却听出来她很高兴。

  “嗯,我知道。那咱们回去吧。”佟氏心里知道这事儿算是差不多了。

  巧玉在一边道:“姨娘且等等,咱们院子里虽然有灯,可我手里没拿,这回雪泠阁的路上虽然有掌灯的地方,可到底不方便,这晚上黑漆漆的,天儿又冷,我出来前就让翠玉去拿了灯盏。还是让奴婢送五姑娘回去吧,也免得路上摔跤。”

  佟氏不好推辞便没再说话,再者,巧玉自称奴婢,便是对棠姐儿说的话,她也没资格拒绝,只是笑着点头。

  林清棠看看姨娘,又看看巧玉,道:“谢谢巧玉姐姐。”

  “哎呦!姑娘可别这么说,这是奴婢应该的。”

  正说着话,一个穿草绿色比甲的丫鬟提着一盏美人灯出来了,向林清棠福了福身子:“姑娘好,姨娘好。巧玉姐姐,这是上次大公子从外面拿来的灯,说是给姑娘玩儿的,不必拿回来了。”

  巧玉有些惊讶,这灯是公子上次从庙会拿回来的,公子向来不喜欢这些东西,只是这是四姑娘要的便买了回来。虽说现在四姑娘玩腻了,可到底是四姑娘自己的东西,那位可是个祖宗,回头要是知道了闹起来可了不得。想着便看了看翠玉,发现她笑吟吟的,好像没有发现一样,巧玉便把心放回肚子里。

  巧玉接过来转头笑道:“那姑娘,奴婢送您回去吧。”

  “好,谢谢巧玉姐姐。”

  巧玉打着灯走在了前面,佟姨娘牵着林清棠的手跟在后面,本想问问事情到底是怎么处置了,可又不好开口,便先按下不提,反倒跟巧玉拉起家常来。

  到了雪泠阁佟姨娘住的西厢房门口后,站在门口的萃恪和徐妈妈等人忙迎了上去,巧玉便对林清棠笑道:“姑娘今个儿可算是累着了,大公子吩咐让人给姑娘熬些姜汤呢,姑娘可不许挑食,好好喝了才是。”

  林清棠甜甜地笑:“我会好好喝的,多谢巧玉姐姐送我和姨娘回来。”

  佟氏也道:“巧玉姑娘进来喝杯茶吧,也好暖暖身子,这一路上怪冷的。”

  “多谢姨娘盛情,只是公子院子里事儿多,我就不留了。”

  佟氏便不好再说什么,只是从身上掏了块儿碎银子递了过去:“那姑娘路上可慢些。”

  巧玉没有接,推了回去,道:“姨娘放心吧,我先回了。这银子留着给五姑娘用吧。”

  说完便把那盏美人灯递给了萃恪,施施然离开了。

  佟氏笑了笑,又把那银子递给了徐妈妈,道:“有劳妈妈去一趟厨房给棠姐儿熬些姜汤来,这银子便给那些灶上的婆子们吧,今个儿劳累了她们两回,别人去我也不放心,毕竟是咱们家姐儿喝的。”

  徐妈妈接过来笑道:“今个儿给姐儿做的芙蓉糕我给煨在屋里炉子上了,姑娘可别忘了吃。”

  林清棠有些不好意思,今天都是她闯祸了,对着徐妈妈笑了笑:“嗯,我记得了。”

  徐妈妈摸了摸林清棠的头后去了厨房。

  佟氏牵起林清棠得小手进了屋子,把林清棠抱上了梨花木罗汉床上,萃恪忙递了一个手炉过去,佟氏心疼的把女儿的双脚捂在怀里,还让小丫鬟用被褥把她包了起来,喂了她一盏热茶。

  佟氏看着女儿红彤彤的鼻子,问道“棠姐儿饿不饿,今天中午你要的芙蓉糕还煨着呢,要不要先用一块?”

  林清棠的声音却带着不容错识的兴奋:“不用,姨娘,我先跟你说话,说完再吃。”

  萃恪听着便让小丫头去把芙蓉糕拿了过来摆在了小几上。

  佟氏让小丫头们都下去了,只留下了萃恪。

  林清棠把那个姜黄色的钱袋拿出来对着佟氏道:“姨娘你看,大哥哥说这些银子还让我留着,说我受了委屈,这就算是补偿给我的。说是让我买点心吃。”

  佟氏有些惊讶,转而又想到大公子也不稀罕这点东西,便笑道:“既然大公子给了棠姐儿,那我们棠姐儿就收起来当私房钱吧,这钱袋瞧着是被大公子给换过了?”

  “嗯,哥哥把那个墨色的钱袋拿走了,又给我换了一个。”林清棠拿出来献宝,“大哥哥还说,他会跟太太说清楚的,不关我的事,也没让我等太太回来问话,说是他自己去说就行了。”

  佟氏笑了笑,太太虽然厉害,可是心疼大公子,大公子又是个肯担事儿的,这事算是解决了,就算太太心里不高兴也不会找她们母女麻烦了,只会调查那位少年的来历。

  想通了这一层后,佟氏放心的哄起女儿来:“那棠姐儿以后可要多亲近你大哥哥,更要乖乖听你大哥哥的话,你要是得了大哥哥的喜欢,以后也好过些,知道吗?”

  “嗯。”

  林清棠搂着银子点点头,把脚从佟氏怀里拿开后整个人又扑上去撒娇:“我以后会乖乖的听大哥哥的话,将来棠姐儿给姨娘买漂亮首饰戴。”

  一番话哄的佟氏高兴起来:“好,姨娘等着棠姐儿给姨娘买首饰,可这话出了这屋子可不能乱说,尤其是在太太面前,知道吗?”

  林清棠声音有些闷闷的:“我知道了,出去后我不乱说。”

  “哎呦!姨娘,咱们家姑娘可是孝顺呢!”萃恪蹲在罗汉床边,“姑娘想要孝顺姨娘的话,那咱们就先用晚饭吧,姨娘可是还饿着呢,还有姑娘喜欢吃的芙蓉糕。”

  萃恪正哄着林清棠时,徐妈妈把姜汤端来了:“姑娘,快起来,咱们先喝汤再用饭,今天可不能挑食。”

  一席话调侃的林清棠红了小脸:“我才没有呢!”

  众人都笑起来,佟氏把林清棠从塌上抱了出来,小声道:“以后去花园,要让我跟着,知道吗?”

  林清棠重重地点头,心里却想着那个哥哥不知道还会不会再来,来的时候会不会被大哥哥给打一顿,还有会不会真的给她拿什么东西来……

  静园

  临照进来时林源绍正倚在罗汉床的靠枕上,也没看书,只是静静地瘫着。临照也不敢吭声,上了盏茶后,便立在了一边。

  屋子里暗香浮动,加上升了火炉,一会儿临照就有些睁不开眼睛,想着大公子怎么也不说话。

  其实那天跟着林源绍的人就是他,临照也看见了那位盛气凌人的小公子,当时只是觉得那位公子有些霸道,毕竟他也没有威逼店家非卖给他不可,只是没想到他居然直接摸到林府里来了,这得多大的胆子!

  还有,这么多年就没见过公子这么生气的时候,自家公子不好惹,可看起来那位也不敢惹,现在这事闹成这样,也不知道公子会怎么办……

  正当临照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有人进来道:“公子,老太太和太太回来了!”

  林源绍立刻站起身,也顾不上整理衣衫,大踏步走了出去。惊的临照连忙从檀木衣架上拿了件披风喊道:“公子您慢点,外面冷,先披上衣裳。”

  林源绍心里想的却是母亲回来后肯定有人去报刚刚在他院子里的事,下人要是说不清楚,棠姐儿可就受连累了,得赶紧跟母亲解释清楚,毕竟这事因他而起。

  直到林源绍到了昭和堂临照也没把披风给他披上。

  吴氏从梁家回来后累的话都不想说,老太太看出来后便免了她的伺候,让她回来休息了。

  刚坐下来,便有下面的人来报今天晚上静园的事。吴氏心里纳闷发生了什么事居然让佟氏一个内宅的姨娘跑去了儿子的静园,正要好好查问时,就看见一身青衣的大儿子进来了,后面还跟着慌慌张张的小厮。

  林源绍看见吴氏后道:“母亲万安!儿子有事要跟母亲说。”说着对着魏嬷嬷道,“嬷嬷先下去吧。”

  吴氏心里就更奇怪了,不过她知道儿子向来是懂事的人,便让身边的丫头婆子们都下去了。

  吴氏坐在红木油漆雕花鸟罗汉床上,捂着手炉,看着儿子抱怨道:“你今天怎么这么着急,外面天儿冷,也不多穿件衣裳,来,这手炉给你。”

  林源绍笑了笑,坐在吴氏的下首的罗圈椅上道:“不用了,母亲捂着吧!儿子有事跟母亲说,来得就有些急。”

  “说起来,今天晚上是怎么回事?怎么佟氏一个内宅的姨娘跑到你那里去了?还有,五丫头又怎么了?”

  林源绍正色道:“母亲,咱们府里可该好好地收拾收拾下人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