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颂摽有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再谈

颂摽有梅 天空会明亮 4543 2019.11.27 22:27

  昭和堂的丫鬟都退了出去,吴氏坐在东间里铺着栗色漳绒毯子的软榻上,脸色温和,眉眼带笑,正不紧不慢地摆弄花草,没有一点儿生气的样子,还让人点了青莲香。

  她穿着一件松花色花鸟纹妆花缎右衽通袖衫,墨绿色织锦的马面裙上面绣了绛紫色折枝梅花,鸦青色的头发挽成了圆髻,未上簪钗,只戴了一对辑米珠绕双喜纹红珊瑚的耳坠,看起来有种悠然的贵气。

  秋霞上茶的时候不住地在心里犯嘀咕,瞧着太太像是没把二姑娘的事放在心上,可老太太那儿如今还在闹腾呢,也不知该怎么办。

  心里想着什么,面上就渐渐流露出些许异样的神色来。见秋霞频频注目,吴氏不禁笑道:“你这是怎么了?心不在焉的。”

  见吴氏春风满面,又先开了口,秋霞就大着胆子道:“奴婢是觉得,太太似乎一点儿都不担心二姑娘的事……”

  听见秋霞的疑问,吴氏也没说话,只放下手里的花草招了招手,秋霞就忙出去叫了小丫头来。

  进来几个穿绿色比甲的小丫鬟,端着铜盆、棉帕、皂角等物给吴氏净手。

  吴氏把手伸进盆里:“我有什么可担心的,如今是张家先来表态的,人家为了表示对我们家的尊重,请的还是周家的太太,我能说什么?我是好好地替她找人家了,让她一个庶女嫁给有功名在身的嫡子,家里又富庶,结果呢?老太太模棱两可,就是不愿意商量下定的事,谁家的孩子不是个宝?你要当着人家的面挑三拣四的,谁不难受?人家既不愿意当剩下的,自然就不用跟我们虚与委蛇了。要我说,张家还是有气节的,只说是家里老太太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给孙子定了亲,也没提其他的,可是给足了咱们家脸面。”

  见吴氏把擦手的帕子放在四方黑漆盘上,秋霞忙把茶递过去:“……给您泡的是碧螺春。”

  又示意人都下去。

  “嗯,功夫不错。”吴氏啜了两口就放在了旁边的黄花梨包镶竹丝的茶几上,倚在緗色水草纹软花缎迎枕上,不咸不淡地说道:“出了这档子事也好,左右老太太也不稀罕我找的人,正好把话都摊开。从此我可就撂开手了,只让人备好两个丫头的嫁妆,其他的都不与我相干。到时候老太太找的人家要是还不如张家,那可就有好戏看了……”

  秋霞看着吴氏有些幸灾乐祸的样子,又想到二姑娘那眼高于顶的眼光,叹了口气道:“只要不影响咱们家四姑娘就行了。说起来,二姑娘这边虽出了事,可大姑娘还好好的,您准备什么时候办大姑娘的亲事呢?”

  吴氏换了个姿势,抚着手腕上的碧玺手串:“不急,就是现在下定,也得到年后才能成婚,虽说十六岁大了些,可也不是没有先例。”吴氏表情淡淡的,不知想到了什么,神色颇有些愉悦,“那个宁泽还真是会办事,虽说我也没见过他几面,可我看倒是个知事懂礼的。就连林敬德不也赞不绝口吗!”最后一句的语气怎么听都有些奇怪。

  林敬德中秋过后就急匆匆地回去了,一点儿都不想在家呆着,毕竟他又跟吴氏吵了一架。因走的匆忙,他只跟林老太太辞了别,就连李氏都没带走。

  不过林老太太也趁机把林清栎、林清柠的事跟他说了一遍,又把赶着时间把宁泽叫来让林敬德看了看。

  虽然不曾准备,宁泽倒是在这位未来的岳父面前表现的进退有度,毫不怯场,倒让林敬德刮目相看,暗想这吴氏的眼光还是不错的,狠狠夸赞了宁泽一顿。连说宁泽颇有房老当年的风范……反惹得宁泽心里发毛,嘀咕着也不知到底是在夸谁。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林宁两家就彻底敲定了这门亲事。

  秋霞心里苦笑,太太又直呼老爷的名字!

  秋霞看着吴氏略带古怪的语气,悄悄问道:“那……太太打算什么时候让宁家请媒人来提亲?”

  吴氏听了还真细细想起来,这栎姐儿近来也挺听话的,时不时的还给她做些衣裳鞋袜之类的,就连苏姨娘最近也常常自请留下来服侍她,既然如此,她又何必为难一个毫无威胁的庶女呢。

  想到这里,吴氏打定了主意:“如今入了九月了,就在九月里挑个好日子吧。先跟老太太说一声,再派人去宁家走一趟,知会宁老太太一声,那可是个心里有数的。”

  秋霞笑着答应了。

  林老太太虽在二孙女的亲事上犯愁,可也没忘了大孙女的亲事,在秋霞委婉地表达出吴氏的意思后,她忙亲自与宁老太太会面,生怕再出什么波折。又给林清栎追加了五百两的嫁妆,算上林敬德给的,光银子就两千两了,这还不算吴氏准备的东西。

  就这样,宁家派人在九月初九之前去林府提亲。紧接着,纳采、问名、纳吉等礼数没一点儿波折的过去了。

  许是吴氏有意给林清栎脸面,直到十月里的纳征,林府上下都喜气洋洋的。只是林清栎除了去柏桐院和昭和堂问安,其他时间都待在自己的院里绣喜被,旁人一问,她就羞红了小脸,也不说话,很是娇羞的样子。

  纳征那天,宁家按照礼数送来了一双“咕咕”乱叫的活雁、八色礼盒、六洋红、一副银镀金嵌珍珠头面并六十四对包头、油包、喜饼等,还有六担老酒和六十四匹各色锦缎。除了这些明面上的东西,还在箱底压了六对金镯子。

  林老太太看着那珍珠头面和锦缎直皱眉,出了昭和堂悄悄地对康嬷嬷道:“……这是把家底都搬来了,宁家什么样子我还不知道?又何必这么……”话说一半,也没说下去。

  康嬷嬷就笑道:“老太太也真是的,哪有人家嫌聘礼多的,这宁老太太通共就这么一个孙子,自然要好好地置办。再说了,要是宁家没这么多东西……”康嬷嬷压低了声音,“您肯定又说宁家不把大姑娘放在眼里。”

  林老太太不禁有些讪讪:“我这不是担心宁家把家底搬空吗,怕栎姐儿过去后日子不好过。”

  “要我说,您老就是太操心了。”康嬷嬷扶着林老太太回屋,“大姑娘的嫁妆给的可是不少,您还怕饿着大姑娘不成?”

  林老太太慢慢地走着:“哎~,人老了,总是担心孩子们过得不好。”

  康嬷嬷听着林老太太似有些感伤,忙岔开话题:“您可别这么说,大公子如今前程正好,您不想看看重孙子吗,到时候您的身体肯定还好着呢,还得您好好地教重孙子长大才是……”

  一开始林老太太还笑呵呵地听着,可没过一会儿林老太太却突然停了下来,脸色发沉。

  康嬷嬷也跟着停下脚步:“老太太?”

  “我怎么这么糊涂,这两个月只顾着栎姐儿的事了,柠姐儿还没个着落呢!”林老太太道,“如今张家是不行了,可这宁州也没什么好人家。”

  康嬷嬷听了,忙劝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咱们慢慢地找。”

  林老太太却摇摇头:“哪有时间慢慢找,柠姐儿过来年都十六岁了。”老人家面上很是焦躁,“出事的时候我心急,就冲着咱们家太太发了顿脾气,也是我不好……如今看来她是不打算管了,若是我再不着急。柠姐儿就……就毁在我手上了。”

  又自言自语道:“这些日子,那孩子整个人都闷闷的,整日躲在屋子里做针线,就连给我请安也没个笑脸,我瞧着心疼。”

  康嬷嬷也不好说话,只轻抚着林老太太的背,给些无声的安慰。

  过了一会儿,林老太太突然道:“实在不行,就往济南找吧!”说着像是下定了决心,“你这就让人给济南那边送封信。”

  “是。”康嬷嬷也没问什么人,要送给谁,答应下来。

  昭和堂前的人还未散尽,今日是纳征的日子,而民间也有“看嫁资”的风俗,就是女方把男方送来的嫁妆置于厅堂之上,让亲朋好友来观看。

  虽然只是一个庶女的亲事,可到底是林府这一辈第一次办喜事,故与林家交好的人家趁着今日都来贺喜了。虽然宁家送来的东西不多,可因着关系,众人也都七嘴八舌地夸赞起来,给足了林府面子。

  林清棠和林清棋都是未嫁的姑娘,不好大大咧咧地站出去,就躲在黄杨木镶大理石的屏风后面,偷偷往外瞄,还时不时地讨论几句。

  而林清桢也跟着站在一边,只是她似乎没什么兴致,看了一会儿,就一个人闷闷地回去了。

  林清栎正在屋子里绣大红鸳鸯枕,除了素衣帮着给林清栎分线外,丫头们都在槅扇外等着。

  林清桢进来的时候就看见自己的姐姐正坐在红木雕花软榻上打理线团,她心里不好受,也没吭声,走过去呆呆地坐在软榻边铺了藕荷色绣兰花纹杭绸坐垫的绣墩上,低着头,绞着手里的花罗帕子,一副柔肠百结的样子。

  素衣不禁看了看林清栎,见她也不解地望着林清桢:“桢姐儿,你怎么了?”

  林清桢也不说话,没过一会儿,眼泪就开始不停地往下掉。

  “桢姐儿?”林清栎慌了神,忙放下手里的线团,“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吗?”

  素衣也很是着急,蹲在林清桢面前:“三姑娘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您跟我说说。”

  林清桢越哭越委屈,扑在软榻上抽噎起来,任林清栎和素衣怎么哄都不抬头。

  她无法,只得道:“素衣,你先下去吧,把门带上。”

  素衣站起身:“是。”

  随着槅扇那边响起关门声,林清桢趴在软榻上哭道:“姐姐,你不觉得委屈吗?你看看宁家送来的都是什么东西,就那么点首饰料子,充其量也不过是弄了个中礼,就这些都快把家底掏空了!”她又直起身来对林清栎忿然道,“是,我们是庶女,可就不能嫁到同样是官宦人家的家里吗?庶子也行呀?为什么我们要嫁的人不是下九流的商人就是家徒四壁的穷举子?”

  林清栎身子一震:“你胡说什么?”她忙起身把窗户关了,回头道,“桢姐儿,你怎么能这么想!”

  “可这本来就是事实!”林清桢梗着脖子道。

  林清栎重新坐在软榻上,拉着妹妹的手:“你不明白,这不一样的。虽然如今宁泽不过是个举人,可无论是父亲还是大哥都看好他,可见他是有真才实学的。”

  林清桢却不屑道:“有真才实学又怎么样?你就敢保证她能考中进士吗?退一万步说,就算中了进士,他还不是要从芝麻小官做起!”

  林清栎有些头疼,可她还是耐着性子和林清栎说道:“他既有真才实学,就不会不努力去做那人上人;他既中了进士,就不会不努力力争上游;他既想力争上游,就不会不借着咱们林家的东风;他既靠着咱们林家的东风,就不会不把我放在眼里。”林清栎给妹妹细细讲来,“就算从芝麻小官做起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等再过些年,咱们家肯定比现在要强,到那时候肯定不会不管宁泽这个女婿的。就是父亲不关心,大哥也会提点他的。况且,宁泽就只有一个祖母,我嫁过去又不用侍奉公婆,直接就是家里的主母,咱们家比宁家强,宁老太太肯定不会慢待我这个孙媳妇的。”说着林清栎声音又小了些,“说句诛心的话,宁老太太还能活多久谁也不知道,到时候我岂不是一身轻!都说糟糠之妻不下台,我既与他共患难,他又怎么弃我与不顾呢,我的日子是只有越过越好的。”

  林清栎弯弯绕绕地说了一大堆,连婆媳关系都想好了,又想着她就要嫁出去了,对着妹妹交待道:“……太太虽不喜欢我们,可到底要顾着府上的体面,就说这次林清柠的事,都闹成这样了,她不也没克扣林清柠的嫁妆吗?还把银子都给了祖母的人去置办,清清楚楚地把账目记录下来给祖母瞧。”

  林清桢听了姐姐的话,抿了抿嘴,还是没说话。

  林清栎看着就叹了口气:“桢姐儿,我走了以后,家里就剩你和姨娘两个人了,你以后要万事小心,切不可触了嫡母的霉头,省的到最后连林清柠也不如。”

  “怎么会!”林清桢撅着嘴,“我才不像她一样阴阳怪气的呢。”

  “是,你是比她强,可她的嫁妆是一开始就在祖母面前说好了的,你可没有!”林清栎握着妹妹的手,“以后棠姐儿怎么讨好嫡母的,你就怎么讨好,知道吗?”

  林清桢才不想跟那个小傻子学,可大哥和嫡母就是喜欢她,就连林清棋那个野丫头也愿意跟她玩……

  “我知道了。”林清桢咬牙答应下来,话锋一转,又问道,“姐姐,你最近见过姨娘吗?”

  林清栎的眼睛黯淡下来:“没有,姨娘偷偷让红艺给了我三百两银子和一家铺子的地契,还把她以前攒的首饰送来了。我问了问红艺,她说姨娘也给你留了这么多东西,只是没那么多首饰了,就给你留了两家铺子。”

  “那……姨娘以后怎么办?她把东西都给了我们,她以后在府里的日子不是更难过了吗?”

  林清栎道:“红艺说姨娘也留了点银子傍身,说只要我们姐妹过得好,就没人敢欺负她。”

  过了一会儿,林清桢重重地点了个头。

  ps:我把地名改了,因为突然觉得南京和金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