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颂摽有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不怕

颂摽有梅 天空会明亮 4132 2019.12.06 20:51

  “等到冬天就好看了……”

  林清棠跟她聊起天来,还时不时地把林清桢拉到话题中来,省的她不自在。

  “姑娘们,这来的也太早了些!”康嬷嬷撩起湖色的锦帘走出来,“老太太正洗漱呢,吩咐我把你们请进来等,她老人家怕你们站久了不舒服。”

  林清棋就上前挽了康嬷嬷的胳膊撒娇:“那我要吃冰镇的奶酥酪,还要加些葡萄。”

  许是林清棋的声音有些大,屋里的林老太太竟然听见了:“不许加冰!”

  康嬷嬷就戏谑地看着她:“还吃不吃呀?”

  “吃!不加冰的也吃。”她气鼓鼓地龇牙。

  林清棠眨眨眼睛:“我的加苹果。”

  “那我加蜜桃。”林清桢又补了一句,小声道,“嬷嬷,不加冰的话,冰镇的行吗?”

  话一出口,两个小的就疯狂点头。

  康嬷嬷没办法,只好瞒着林老太太偷偷端了冰镇的奶酥酪出来。

  于是三人并排坐在东间的大炕上津津有味地吃着,就连吴氏进来也没发现。

  “这可真是稀罕事,你们三个居然这么整齐的坐在这儿吃东西。!”

  林清棠和林清桢忙放下碗站起来:“母亲好!”

  吴氏摇着一把刻丝团扇走过来,笑吟吟的:“坐下吃吧!”

  二人又坐下来。

  林清棠瞄了一眼嫡母,见她面色红润,眉眼带笑。

  心情很好的样子,她想。

  康嬷嬷听见声音走过来:“太太今日怎么也来这么早?我还以为只有几个姑娘起的早呢?老爷上朝了?”

  不知为何,康嬷嬷说完话后,吴氏的脸更红了,右手有些不自在地摸了摸脸:“是啊,他起的早,我也就跟着起来了。听见棋姐儿的声音就过来了。”

  “那太太先等会儿吧!老太太就好。”

  康嬷嬷又进了西间。

  吴氏坐在炕床的另一边,小丫头上的茶也没喝,手也一直没停,可脸蛋儿还是红红的。

  林清棋见了就问道:“母亲不舒服吗?”

  “啊?”吴氏回过神来,掩饰般多扇了几下,“没有,就是有些热。”

  热?

  这大清早的,也不怎么热啊!

  林清棋看看母亲身上穿的绡纱,这料子够薄了啊!她又看看自己身上传的织锦,这才叫热吧!

  难道是因为自己吃了冰镇酥酪的原因?

  她把碗递过去:“母亲,要不您也吃点?”

  吴氏身子一僵:“我不吃!”

  “您不是热吗?”很不解的样子。

  魏嬷嬷忍了忍,没忍住:“姑娘,太太没事,您自己吃吧!”

  “哦。”

  林清棠觉得很稀奇,嫡母这是怎么了?

  林清棋姐妹几个不明白,林老太太和康嬷嬷心里却门儿清。

  康嬷嬷嘴角带笑:“……说是,差点没起晚,险些误了上朝的时辰。”

  她站在林老太太身后,把屋子的丫鬟都打发出去了。

  林老太太心里乐开了花,嘴上却抱怨着:“早这样多好,我也就不操那么多心了。你说说,我这儿子以前怎么就那么混呢!”

  康嬷嬷拿着一支点翠翡翠钗在林老太太头上比划:“现在不是知道了吗,老太太也该放心了。许是这些日子老爷没跟咱们一条船,多日不见太太了。”

  话音刚落,主仆二人就笑起来。

  林老太太忙捂着嘴:“小点声儿,当着孩子们的面,别让她没脸。”

  “是。”康嬷嬷又看了看,“行了,老太太,咱们出去吧。”

  林老太太边走边小声说道:“走,我得让人熬些汤给她补补身子……”

  到了正堂,林老太太不住地用意味深长的目光看吴氏,别说吴氏了,就连林清棠都觉得祖母的眼神太炙热了些。

  好在吃过早饭没多久,吴氏就借口处理庶务回了正院。

  直到吴氏走了许久,林老太太还是笑得合不拢嘴,林清棋都觉得不对劲了,正想问的时候,林清栎带着孩子到了。

  宁峥今年不过一岁多,正是将将会说话的时候,林清栎教了他一声“太祖母”。小孩子刚一出声,林老太太就把他抱在怀里舍不得撒手。

  林清栎穿了一件杏色素面羽纱褙子,一条素绫挑线裙子,只梳了个堕马髻,戴了一支烧蓝掐丝嵌酒黄的银簪,又簪了一朵湖色缠花,戴了一对珍珠耳坠。眉眼柔和,只微笑地看着林老太太怀里的儿子。

  林清桢就坐在她身边。

  “看看我们家峥哥儿,多懂事呀,不哭也不闹。是不是?”林老太太搂着哄他,见他喜欢亮晶晶的东西,便让康嬷嬷拿了一串红蓝宝石串成的手串来给他玩。

  林清栎忙推辞道:“祖母,这太贵重了,他会弄坏的,还是收起来吧。”

  林老太太却道:“这有什么,你是我家的闺女,在自己家里,什么贵重不贵重的。”说罢又用额头抵着小家伙,“是不是。”

  宁峥刚会说话,见林老太太来亲他,忙把小脸贴上去,嘴里咕哝着:“太乌木……”

  康嬷嬷就笑道:“小公子喊人呢!”

  林清棠和林清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不敢往前去抱他,这么小的孩子,摔着怎么办!

  “就是喊地不大清除。”又问道,“去过正院了吗?”

  林清栎回道:“去过了,母亲还赏了峥哥儿一套吉祥如意的紫檀木摆件,磨的光滑油润,大大小小的一共二十四件,那上面花鸟走兽,雕的栩栩如生,孙女看啊,多少钱也买不来。”

  林老太太点点头:“她出手向来大方。”又抱着孩子晃了晃,“我们铮哥儿可是发财了,他舅舅让人送来一套羊脂暖玉,外祖母又给了一套紫檀木,这几个小姨呢,又都送了长命锁,再加上手里这一串宝石,可成了个小富翁了。啊!是不是?”

  宁峥象征性的啊啊两声,又握紧了手里的宝石串。

  林老太太看着时候差不多了,就对她说道:“你去一趟小跨院吧,也让苏姨娘看看。”

  “祖母……”林清栎眼眶红红的,她没想到祖母会这么说。

  “没事,太太那儿有我。”林老太太又安慰她道,“桢姐儿也过去吧。”

  “多谢祖母。”

  姐妹二人抱着孩子出去了。

  林老太太看着二人的背影发起呆来。

  “祖母?”

  林清棋晃了晃她,“您怎么又发呆啊?”

  握住林清棋的手:“没什么,就是想起你二姐姐了,也不知道她在济南过得怎么样,到现在还没有孩子。”说着就有些哽咽,“你大姐姐是在我身边了,可你二姐姐……”

  康嬷嬷忙安慰道:“老太太也太操心了,儿孙自有儿孙福,再说,二姑娘还小呢。”

  林清棋不知说什么好,干脆闭了嘴。

  林清棠也默默地当个隐形人。

  ******

  吴氏看着林老太太让康嬷嬷亲自送来的红枣枸杞乌鸡汤有些不知所措,脸不争气的红了。

  康嬷嬷笑眯眯地看着吴氏:“老太太说了,太太每日管家辛苦了,这大晚上的,还是多进补些才好。”

  “我……多谢母亲……”

  直到康嬷嬷走,吴氏也没说出什么话来。

  魏嬷嬷看着案几上的乌鸡汤,面无表情:“太太,凉了!”

  “……那,那就先热着吧……”说完去了内室。

  秋霞站在魏嬷嬷身边:“您老人家也真是的,怎么也跟着揶揄起太太来了。”

  “谁揶揄太太了?”

  一道浑厚的男声响起,林敬德回来了。

  二人忙行了礼,魏嬷嬷道:“没有,是老太太让人给太太送了补汤。”

  说罢悠悠地出去了,也没把汤端走。

  林敬德看着案几上的汤呆了一会儿:“太太呢?”

  秋霞用手指了指,然后也出去了,还带上了门。

  又过了一会儿,他端着汤进了内室。

  *******

  林清棠站在林源绍的院门口,手里拿着一沓素笺,看着面前的韵诗笑眯眯地道:“……我年纪大了,今年都十三了,不好进兄长的门,烦请姐姐把我写的东西交给大哥。顺便帮我转告大哥,他让我背的东西都背完了,也是鉴于我年纪大了,就不背给大哥听了,劳你转告。”

  韵诗看着语笑嫣然的林清棠,有些出神。

  五姑娘是来大公子院里来得最勤的姑娘,她见她的时候也多,可什么时候五姑娘的眉眼竟生的这样精致了?

  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过来时,像是要把人溺进去,眼珠子滴溜溜的转时,像只小狐狸般可爱。且在阳光底下,肤若凝脂,就跟白瓷娃娃一样,她都忍不住想上手摸一摸。

  “韵诗姐姐?”

  韵诗一个机灵,回过神来:“好,姑娘放心,这些话我一定亲口跟大公子说。”

  林清棠就又眯了眯眼:“那谢谢姐姐了,我先走了。”

  韵诗行礼:“姑娘慢走。”

  她带着青黛红英施施然回了雪梅林。

  结果林清棠回了屋子后就开始翻书,青黛看着就问道:“这是做什么呢?”

  “名字!我都忘了。”她趴在西次间的书案上,也没抬头。

  “什么名字?”红英没反应过来。

  “雪梅林啊!我不喜欢这个名字。都住在这儿好几天了,要不是今天看见大哥院子里的匾额,我都快把这件事给忘了。”

  她就在那里呼啦啦地翻书,翻了许久后,决定罢雪梅林改成“锦棠园”。

  青黛听了想翻白眼,好不容易忍住了,很诚恳地建议道:“还是原来的吧!”

  “不要。”林清棠兴致勃勃地道,“雪梅林听起来就很冷,跟我一点儿都不搭边。还是锦棠园好,热热闹闹的,有人气儿!关键是还有我的名字,别人一听就知道是我住的地方。”

  “你还挺聪明啊!”

  林清棠身子一僵,马上站起来,嘴角向上微翘:“大哥哥好!”

  青黛和红英忙放下手里的东西行礼:“大公子好!”

  一身青衣的林源绍背着手走了进来,看见她书案上的东西:“看来你很闲啊!”他把手里拿着的素笺给她瞧,“闲的把字写成这个样?”

  林清棠勾勾头:“挺好的呀。”

  见她不承认,林源绍直接戳破她:“前两天交过来的是一年多前写的吧,今天是因为存货用完了,就又开始重新拿笔写了,所以才写成这个样,对吧!”

  呃……

  林清棠低头,她今天不过去就是为了这个事儿,她已经一年多没练字了,猛的一写当然写不好。

  原本她想,只要她不过去,就不会看见大哥那张渗人的脸,结果他直接来抓人了。

  她诚恳地低头认错:“哥,我错了,我明天一定认真写。”

  林源绍原本不想搭理她,其实前两天他就看出来那些字是前两年写的,不过想着先看过她现在的功夫再说,结果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把这几天的都补上!”

  林清棠愕然:“都?”

  林源绍笑笑:“那补过去这一年多的?”

  林清棠举起左手:“补,这几天的都补!”

  林源绍就扯了扯嘴角,又交待道:“明天你别出门。”

  林清棠炸毛:“为什么?明天母亲要带我们去逛京城的银楼和衣料铺子,要给我们添首饰做衣裳呢!还说要给我们打金银锞子,连三姐姐都要去,我也要去!”

  林源绍笑呵呵地摸着她的脑袋,语气温和:“你的腿还疼吗?你还记得这里是京城吗?”

  林清棠:……

  “疼……”

  可她觉得总不能因噎废食吧!难道她以后都不能出门了,可怜兮兮地抬头,一副孺慕的样子,“大哥,你一定有办法的吧!”

  林源绍搓了搓她的脑袋:“当然……”他看着妹妹期望的小眼神,斩钉截铁地说道,“没有!”

  “大哥!你耍我吗?”林清棠拉着他撒娇,“我要出门!”

  林源绍甩开她:“你要是不怕你就去,我是不会拦你的,反正他也不会把你怎么样。就是把你怎么样了,我也不能把他怎么样,毕竟这里是京城,不是宁州。”

  说罢林源绍摆摆手:“我走了,不用送了。”

  林清棠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大哥出了锦棠园的大门,末了还回过头来贴心地嘱咐她:“别忘了写字!”

  林清棠压了压被林源绍弄乱的头发,心里很委屈。

  为什么两年没见,大哥会变成这个样子,都不管她了!

  “姑娘……”

  青黛不知道他们兄妹两个在打什么哑迷,腿疼为什么跟京城有关?还有,怕谁啊?

  林清棠看着空荡荡的大门,下定了决心:“我一定要去!我才不怕他,我就不信,他敢当街把我掳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