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颂摽有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争执

颂摽有梅 天空会明亮 3200 2019.11.22 21:23

  回到林府后,钱姨娘就直接被带到了小佛堂,也没顾得上更衣梳洗,身上穿的还是那件青白色素面潞缎褙子,穿了素色暗纹百褶裙,梳了圆髻,只带了镶青玉的银头箍,脸色发白,神情萎靡。

  进了屋子也没抬头,只默默地跪在了林老太太面前,一副认罪的样子。

  林敬德被母亲训了一顿,气愤地坐在椅子上看着门上挂的帘子,只冷冷地对钱姨娘道:“说吧,把你原来在我跟前说过的话再说一遍。”

  钱姨娘就抬头看了一眼林老太太和吴氏,吴氏还在抽泣,也没发话,也没看她。林老太太握着吴氏的手,悠悠地道:“你也不必害怕,该说什么就说吧。”

  听了林老太太的话,钱姨娘心里发苦,说实话?她能说出什么来?又想起罗氏的那张脸以及来之前老爷的交待,心中暗恨,不肯服软,只咬了牙道:“回老太太话,奴婢到了安庆府后那罗氏不过娼妓粉头之流,却在奴婢面前摆正房太太的款儿,还以色侍人狐媚老爷,心里气不过,就一时想左了,在她汤药里下了蒙汗药。”说罢又急急地辩道,“可奴婢那时也只是想让罗氏吃些苦头罢了,并没有要害她性命,奴婢也没想到罗氏居然没撑过去。”

  “这是第一宗罪,还有在你屋子里发现的藏红花怎么说?”林敬德淡淡道,“我怎么记得你大字不识一个,手里也没什么人,你在安庆的时候被我拘着出不了门,又是哪里来的东西。”说着瞥了一眼还在拭泪的吴氏,“又或者是谁给你的?”

  吴氏觉察到他的目光,忙转头向林老太太解释道:“娘,不是我,您知道的,钱姨娘是我和娘一块送走的,我能做什么手脚。”

  林老太太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安心,也没搭理儿子,只问钱姨娘:“你来说,从你房间搜出来的红花是哪里来的?好好说。”

  钱姨娘身子一僵,她没想到老太太居然这么维护吴氏,又不能说是自己猜着吴氏的意思办的,原本她以为吴氏让她过去就是为了斩草除根的。在安庆府老爷审她的时候,她之所以说是按着太太的意思办的,是因为当时只是想先保住自己的命,毕竟老爷和吴氏不合,肯定想抓吴氏的把柄,会留下人证回府来质问吴氏。

  如今虽说罗氏死了,可吴氏毕竟没对她说过那样的话,一切都是她的猜测,如今人证物证具在,先别说吴氏,她是跑不了的。

  看今天老太太维护吴氏这情形,吴氏压根就不会受到什么影响,她若是说出莫须有的话来,就算连累了吴氏,也不会伤到吴氏的筋骨。况且罗氏的那张脸……

  她抬头看了一眼吴氏,心里有些发酸,她做梦都没想到老爷居然……

  若是不能一竿子打死人,怕是会遭到反噬。就算她如了老爷的意,可嫡母收拾起庶子庶女来可是容易的很,再说……老爷他自来是不搭理庶子们的。如今她的柠姐儿已经到了说亲的年纪了,还有詹哥儿!

  想到这里,钱姨娘狠了狠心,急急地抬头:“老太太,那红花和蒙汗药是我让小厮办的,办好之后我就打发他远远地走了,都是奴婢一个人的错,与他人无关,更与太太没有任何关系,都是奴婢猪油蒙了心,心里善妒才干出这等事来,求老太太看在詹哥儿和柠姐儿的面子上饶奴婢一命吧!”

  说完头已重重地磕在地上的青砖上。

  “你说什么?你敢再说一遍!”竟然敢对着他耍心眼,林敬德站起来就给了钱姨娘一记窝心脚,像是要吃人一般,“你在安庆是怎么说的?怎么求我的?你敢再说一遍!”又踹了钱姨娘一脚。

  坐在罗汉床上的吴氏吓了一大跳,虽说她以前也整日里与林敬德争吵,还动不动就摔东西,可他从没在她面前动过手,就算气急了,也只会在她面前摔了她心爱的物件来刺激她。

  念头一闪而过,她看了看林敬德,脸色发青,嘴角讥诮,怒目而视的对着钱姨娘,她不禁害怕地往林老太太身边躲了躲。

  “你这是干什么,你也是为官的人,就这么动起手来?殴打妇人?”林老太太快要气疯了,她这儿子的脾气怎么越来越暴躁了,如此下去,如何为官,强按着心头的火气,“就算她说的有出入,你也不能这么就这么上脚了啊!给我坐下!”

  林敬德转过身,鹰隼一样的目光射向吴氏:“你可真是好本事啊!真是有能耐啊!是我小瞧了你,吴氏,你给我记着,你害死我的爱妾,我跟你没完!”最后一句已是咬牙切齿。

  没完?

  吴氏抬起头,眼眶还是红肿的,只是那一双眸子已变得有些清冷,毫不畏惧地回看着她的丈夫,一字一句地说道:“我没做过的事,我绝对不会承认,老爷若是执意如此,那便休了我吧!”

  “你!你当我不敢?”林敬德瞬间变了脸色。休了她?吴氏居然跟他说让他休了她!

  就是以前二人吵架把昭和堂摔得稀巴烂片的时候,也没听吴氏这么说过,心头起火:“你果然不把我放在眼里,你想让我休了你?我偏不如你的意!”说罢竟连林老太太也不理,径自出了门。

  林老太太眼睁睁的看他闯出去,门口的丫鬟小厮拦也拦不住,气得捶胸顿足:“这个孽障,我怎么就生出这么孽子来,我……”

  吴氏回过神来,忙扶着林老太太给她顺气:“母亲,您没事吧,都是儿媳的错,儿媳连累了母亲受气。”又喊到,“快来人啊!”

  屋外的康嬷嬷就看着林敬德怒气冲冲地摔了帘子往外走,又听见吴氏的喊声,便知道出了事,心下着急,不敢耽搁,赶紧与魏嬷嬷一道进了房门。

  “老太太!老太太!您没事吧!快,你快去倒茶来。”康嬷嬷扶着林老太太,“老太太……”

  魏嬷嬷端来了茶盏:“茶来了。”

  几人手忙脚乱地服侍着林老太太半躺在罗汉床上:“母亲,你还好吗?都是儿媳的错。”吴氏跪在床前,“对不起,母亲,都是我不会办事。”

  林老太太摇摇头:“你们怎么回事,我心里边门清,与你无关,快起来。”

  吴氏就坐在了床边,心里有些不安:“母亲,儿媳给您找个大夫来吧!”

  林老太太摆摆手,看着还趴在地上一声不语的钱姨娘,对着康嬷嬷道:“还把她送回佛堂去吧,等过两天再说。还有,詹哥儿跟柠姐儿那里你派人看着点。”

  “是,奴婢亲自去办。”

  说着就叫了小丫头并小厮们将钱姨娘带回去了。

  看着如今婆母这个样子,吴氏有些内疚,她对着林敬德有几分情意她自己心里清楚,在婆母面前哭闹也多是演戏。婆母待她一直不错,嫁过来这么多年,也没摆过婆婆的款儿,更不要求她日日晨昏定省。

  想到这里,吴氏愧疚道:“母亲,这两天儿媳就住在您外面的暖阁里伺候吧,这样儿媳多少放心些。”

  林老太太有些头疼,她还在想儿子的事,闻言也没有拒绝,只拍了拍她的手,点了点头道:“孩子,你别在意,他不好是我没教好他,只是让你受委屈了。”

  “母亲说哪里话,满宁州谁不羡慕儿媳有您这么个好婆婆,怎么就受委屈了。”吴氏看婆母还是忧心忡忡的样子,又想到婆婆还担心着孙女的亲事,又道,“母亲放宽心,柠姐儿那儿我会多看着的,您也别着急,好人家多的是。”

  林老太太笑了笑:“好,咱们慢慢找。”

  林敬德从柏桐院出来后直接去了外书房,也没回内院,吩咐下人们把箱笼都放到外书房来,竟没一点儿回昭和堂的意思。

  而吴氏因着一直在柏桐院伺候,也没回昭和堂,所以林敬德带回来的那位曼妙女子竟被生生的忘了,还是昭和堂的大丫鬟秋月看着天色已晚,来柏桐院走了一趟。

  结果林老太太知道林敬德又带回来一位小妾后,刚缓过来又被气了个卯倒,惊得吴氏与康嬷嬷手忙脚乱的侍候,又让叫了大夫。吴氏只抽空对着秋月道让她先住到昭和堂的后罩房去,明日再说。

  林敬德匆匆从外书房赶回来后,就看见林老太太躺在床上,见了他也不出声,只摆了摆手,一副不想见他的样子。

  林敬德心里难受,只呆呆地坐在暖阁里,也不吭声。

  吴氏也没搭理他,忙里忙外地服侍老太太,又亲自煎了药喂老太太服下。

  吃了药老太太便睡着了,吴氏也没走,坐在老太太床前守着,一时间,夫妻二人相顾无言。

  晚饭时候,林源绍等人都来了柏桐院,看到祖母的样子都大吃一惊,林清棋悄悄地问道:“母亲,祖母这是怎么了?”

  “没怎么。”吴氏不想提林敬德,“天凉了,祖母不舒服,今儿怕是没法跟你们用饭了。”又吩咐林源绍:“你带着他们先用饭吧!”

  林源绍看着坐在一边低头沉思的父亲,也没发问,带着弟弟妹妹们用饭去了。

  林清棠有些好奇,走到林源绍身边:“大哥,祖母怎么了,今天白天不是还好好的吗?”

  林源绍摸摸她的头:“没事,棠姐儿,你乖乖吃饭,吃完回去休息,有大哥呢。”

  “嗯。那一会儿不用给父亲母亲问安了吗?”

  “不用了。”

  林清棠就没有再问,只乖乖地吃了饭,随着林清栎姐妹回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