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颂摽有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生病

颂摽有梅 天空会明亮 3187 2019.11.06 22:38

  吴氏一惊:“这是怎么了,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敢在你跟前现眼?”

  儿子自来好性儿,她从未见过绍哥儿如此疾言厉色。

  林源绍开门见山道:“今日未时有人闯入了内宅。”

  咣当——

  “你说什么?”

  吴氏直接跳了起来,这会一点儿都不觉得累了,青天白日竟然有人闯进来。

  那可是内宅,都是女眷!

  吴氏突然反应过来:“你父亲知道吗?”

  “儿子还没跟父亲说,也没派人告诉祖母。”

  林源绍身为人子不好在长辈面前说话,可父亲哪里还不如不说,毕竟是内宅,出了什么事到头来都是母亲的错。

  看着吴氏缓缓坐下去,林源绍又主动交待:“今天棠姐儿午睡的时候自个儿去了后院,也没什么人跟着,可问题是内宅的丫鬟婆子不在就算了,居然连家丁也不在。”

  吴氏脊背发凉,狠狠地拍着案几,厉声道:“好啊!今日里瞧着主子们都不在家,都反了天了!”话锋一转,又问道,“那棠姐儿是见到进到府里来的贼人了?”

  林源绍顿了顿道:“棠姐儿突见了生人吓坏了,躲在了假山洞里,恰巧这时候徐妈妈来找棠姐儿,那小贼很是机敏,见状就又翻墙出去了,全程都让棠姐儿看见了。佟姨娘瞧着您还没回来,也不敢耽搁,就带着棠姐儿先来跟儿子说了,儿子也是听了棠姐儿的话后,才知道那人儿子也是认识的,他与儿子有些龃龉,前些日子在外面儿子与他动了手,他吃了些亏,恐怕是从那里知道了儿子是什么人,这才摸进来了。”

  吴氏却有些不信:“所以棠姐儿没跟那个小贼说话?那个小贼也没看见棠姐儿?”

  “是。”林源绍眼观鼻,鼻观心。

  吴氏沉凝了一会儿,喊道:“秋霞。”

  进来了一个着牙色团纹掐边素娟小袄的女子,走到吴氏面前福身道:“太太。”

  “你去把管家那儿去一趟,就说我说的,今天所有在后院里当值的人通通二十板子,罚两个月月钱,给我狠狠打。还有,凡是这会子没当值的人都给我去看!要是有人问原因,就问问他们今天午后都干什么去了!”

  秋霞怔然,回过神来道:“是,奴婢这就去。”

  林源绍坐在一边没阻拦,吴氏回想起来却脊背发凉,对着儿子道:“一次不忠百次不用,依我看,直接换人吧!庄子里能用的人多着呢,换一批上来算了。”

  林源绍忙劝道:“母亲大可不必,正所谓吃一垫长一智,有了这回,下次他们就不敢了,更何况动作太大的话,谁知道会不会有人在父亲身边吹耳边风呢。”

  吴氏冷笑一声,看向儿子:“我还怕这些,我倒要看看那个不长眼的敢伸手!”

  林源绍淡淡道:“哪有人千日防贼?如今这些人可都是母亲的人,还是稳妥些好。”

  吴氏起身踱步:“这事可大可小,得好好处置,万一传出去,你几个妹妹就别想做人了。除了佟氏那里的人还有谁知道这事?”

  “佟姨娘是个聪明人,她会约束好下人的,至于棠姐儿,我已经交待过了,母亲不必担心。”

  吴氏嘲道:“聪明人?她就是个没用的废物,什么事都干不成,要不是这些年我看她还算老实听话,她以为她能好好待在这府里?还让她亲手养着五丫头?”

  这话林源绍不好接,只是心里有些疼惜棠姐儿,劝道:“母亲也说了佟姨娘听话,这不,一有事就来跟儿子说了,连父亲哪里都没派人去,母亲也可宽心些。”

  说罢又对屋外叫道:“魏嬷嬷。”

  “哎!大公子,老奴在。”

  魏嬷嬷后面跟着的几个小丫鬟端着水盆、帕子等物进来了,一行人忙把地上的东西收拾干净,又给吴氏重新净了手。

  等到小丫鬟们都下去后吴氏才对林源绍道:“你先回去休息吧!今天这事还没完呢,虽说罚了下人们,可那贼人还是要找的,咱们家好歹也是官宦人家,就这么被人闯进来了,我咽不下这口气。你既认识他,就好生留意着,找到了人直接送官查办!”

  林源绍却答非所问:“今儿晚上这么大动静,母亲打算怎么跟祖母和父亲说?”

  “有什么可说的,就说有人在后花园让棠姐儿受了惊吓,敢冲撞主子,我打他们一百板子都有理!”

  林源绍没想到母亲打的居然是这个主意,借口倒是能堵别人的嘴,可往后棠姐儿岂不是成了众矢之的!

  只是若不这样说,那府里的名声……

  吴氏看儿子不说话,道:“怎么?你还有其他的好法子吗?今天下午棠姐儿一个人跑到了后花园里,府上都知道,没什么比这个理由更让人信服,老太太一贯疼爱孙辈不会说什么的。”

  林源绍闭紧了嘴巴没吭声。

  他直到从昭和堂出来也没找到理由反驳吴氏,心里有些无奈,不管怎么说都是他把那小子惹上门来的,可最后还是让棠姐儿背了黑锅,心里想着回头要给她送些东西才好。

  他之所以没跟母亲说实话,只捡了要紧的来说,本意就是想把棠姐儿给摘出去,结果又让母亲给绕回来。

  至于那小子,若有胆子再来林府,他要是不好好收拾他就不姓林。花言巧语竟哄得棠姐儿东南西北都不分了,要不是佟姨娘机敏估计这小妮子还不往外说呢!

  林源绍心里打定了主意后才大步流星回了静园。

  第二天早上林清棠没起来,她发烧了!

  佟姨娘心急如焚,虽然昨天在静园外面站了那么久,但回来后也好好的喝姜汤泡脚丫子了,自己夜里还搂着她睡,可到了半夜还是发起高烧来。

  “萃恪,你去太太那儿回一声,就说五姑娘高烧不退,求太太请位好大夫来。”

  佟氏坐在架子床边上,用湿帕子敷在林清棠的额头上,雪泠阁西厢房的人都着急忙慌的。

  林清棠红着小脸躺在床上,闻着佟氏身上的香味有些昏昏欲睡,她没什么感觉,就是脑袋有些胀,可是她对于不用早起这件事还是很高兴的。

  林清棠看着围在自己身边小丫鬟门,又看看满面愁容的姨娘,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佟氏哭笑不得:“你这孩子怎么还笑出来了,难不成生病还是好事?”

  林清棠拉着佟氏的手道:“是好事啊!我生病就不用去给太太和祖母请安了,我还可以赖床,可以多陪会姨娘,还会有人给我做好吃的。”说完还用脸蹭了蹭佟氏的手。

  佟氏心里像吃了蜜饯似的甜,自己的女儿从会说话时就乖巧,什么悄悄话都跟自己说,有了这个孩子后,太太因着棠姐儿会说话讨巧,对自己也好了许多,棠姐儿就是她的小福星,是她的心肝宝贝。

  想起以前在太太手里受磋磨的日子,佟氏不禁潸然泪下:“说什么傻话,你要乖乖的吃药,等你好起来姨娘带你去后院捉迷藏,教你弹琵琶,给你做芙蓉糕吃。”

  “嗯,姨娘最好了。”

  母女二人正说着话,徐妈妈带着韵桉进来了,韵桉看着屋里的情形,佟姨娘只着了一身天青色素衣,头发只挽了个纂儿,可即便如此,依旧清丽可人。

  徐妈妈道:“姨娘,大公子让韵桉姑娘送东西来了。”

  韵桉走上前去笑道:“这五姑娘一病,瞧给姨娘急得,连头发都不梳了。”又转向林清棠道,“姑娘觉得怎么样,可还烧的厉害?”

  佟氏忙道:“韵桉姑娘快坐,五姑娘好多了,已没有夜里那么烧了,可额头还是烫。”

  徐妈妈搬来了一个红木四开光番草纹坐墩,放在架子床前:“姑娘坐吧。”

  韵桉道了谢,坐下来道:“大公子一大早就听到姑娘病了,特让我给姑娘带来些血燕和红枣,还给您拿了盒绒花戴着玩。”

  佟氏这才注意到她手里捧着两个描金彩绘的紫檀木匣子,边角都镶了黄铜片。

  韵桉把匣子放在腿上,打开上面的一个道:“姨娘您瞧,这是公子让人置办的血燕,特地让我送过来给姑娘当粥喝呢!还有这下面的是新鲜花样的绒花,大公子昨个让人去惊鸿阁买的,今个大公子刚起身就让人连带着血燕给姑娘送来了,那红枣我刚交给萃恪了。”

  佟氏忙道:“这哪里使得,绒花还好说,这血燕可是稀罕物,还是留给老太太吧!五姑娘人儿小,给她可就浪费了。”

  “姨娘说哪里话,咱们家姑娘宝贵的很,昨个太太为了五姑娘把昨个在后院当值的人都打了呢!快收着吧!”

  佟氏一惊:“什么?把当值的人都打了?”

  那棠姐儿以后……

  韵桉苦笑道:“是啊,大公子也没拦住,所以今儿一大早就让我给姑娘送东西来了,省的那些下人们看人下菜碟儿,打量着五姑娘和姨娘好性儿欺负人,公子这是给姑娘撑腰呢。”

  佟氏有些呆呆的,看了看还在愣怔的女儿,回过神来道:“多谢大公子,徐妈妈,快收起来,回头给姑娘熬燕窝粥喝。”

  徐妈妈接过来退了出去。

  “棠姐儿,还不谢谢大哥哥。”

  林清棠懵懵的:“谢谢大哥哥,哥哥真好,我以后一定乖乖听话。”

  韵桉上前去摸了摸她的脑袋:“奴婢回去一定跟大公子说。”

  因着林清棠生病,吴氏和林老太太都送来了补品,吴氏还请了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头来给她把脉,就连林敬德都破天荒的来看她,吓的佟氏手慢脚乱。

  而这几天,府里对林清棠的议论也就下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