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颂摽有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伯母

颂摽有梅 天空会明亮 5032 2019.11.30 22:13

  一辆平头青毡小油车停在了林府大门口,边上还簇拥着几个丫鬟婆子并数个小厮。前面骑着马的宁泽下马后忙去车前接了林清栎下来,小厮也眼明手快地放了一个马凳。

  下车后,只见林清栎红着小脸对着宁泽笑,宁泽行动之间也颇有维护。

  站在门口迎接的林源詹和林源绪二人看了都不住的点头。接着一个上前问好,一个指挥着仆妇家丁安排车马下人。

  到了柏桐院后,林老太太很是高兴,等他们二人磕过头之后,还让康嬷嬷端了红枣水来给大孙女喝,又重重地赏了她身边服侍的人。

  林清栎穿了一件大红色百蝶穿花刻丝的妆花缎通袖衫,一条蓝青色挑线马面裙,梳了狄髻,戴了一套赤金红宝石头面,手上的珐琅掐丝镯子也很是显眼,眉宇间还潋滟着一抹媚色,看起来明艳动人。站在神色温和,面庞英俊的宁泽身边,很是登对。

  林清桢有些激动地喊了一声“姐姐”。

  看着林清栎那温柔妩媚的样子,林清柠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她倒是满意,也不嫌弃宁家家贫!只是以后怕是还要看吴氏的脸色。

  想到这里,林清柠心里又不屑起来,将来她一定比林清栎强!

  说了好一番话后,直到康嬷嬷提醒,林老太太才恋恋不舍地把人放走。

  林清棠看着大姐姐和大姐夫离去的背影,心里却想着刚刚大姐姐那笑容和熙的样子,还有大姐夫满是维护的语气,暗道大姐姐应该是嫁对人了。她又有那么多嫁妆,后半辈子应该不会受委屈。

  边上的林清棋小声嘀咕道:“大姐姐看起来很开心嘛,肯定是大姐夫这个人好!”边说还边点头。

  昭和堂

  林敬德夫妇两个端坐在上首的太师椅上,因着林清栎成亲,吴氏特地让人把原来的罗汉床给换下来了,另摆上了黄花梨的太师椅和四方嵌大理石的高束腰桌子。

  林源绪兄弟两个就站在林敬德边上。

  等到小夫妻规规矩矩地行了礼后,吴氏就按照惯例笑着问候了几句:“……要孝敬祖母,要以夫为天,贤淑宽和……勤俭持家……”

  吴氏今天给足了林清栎面子,穿了一件绛紫色柿芾纹杭绸大襟,下着油绿色罗裙,头上带着赤金攒珠累丝分心,一对珐琅掐丝镶南珠掩鬓,精神十足。

  林敬德听着就瞅了一眼吴氏,心道你倒是会说话,一说一大串,可惜做的不咋样。又因场合不对,强忍着才没翻了个白眼,只在心里暗暗腹诽,也不知道岳父岳母知不知道你的真面目。

  “女儿谨遵母亲教诲。”林清栎盈盈地行礼,笑容可掬,“定不会给娘家丢人的。”

  吴氏就笑着点点头。

  等她们说完后,林敬德才问起宁泽以后的打算。

  “……虽早早的中了举人,到底年幼,应下功夫苦读才是,江西的柳先生与我有些交情,他本是熙宁二年的举人,颇有些才名,这些年手底下也出过数位进士,你若有心,我便帮你把他请来。如今会试才过,虽还有三年才到下一次,可也不能懈怠……”

  零零散散地说了一大堆,都是些场面话,可林敬德一副关心无比的模样,倒叫宁泽信以为真,连连作揖,内心也是感激不尽:“岳父所言极是,只是柳先生虽好,可小婿怕是没这福气……”言语间有些为难,“我原来的恩师文先生已去了京城,他老人家安顿好后特给我来了封信,要小婿进京,说苦读的同时也好长些见识。”

  林敬德听了就点点头:“文先生说得也对,京城人才众多,名师也多,多认识些朋友也好,与你将来有益。”

  一边吴氏听见宁泽要去京城,也没阻拦,只提醒道:“你这才刚成亲,现在就去京城?”

  “岳母放心,不是现在。”宁泽忙回道,“小婿打算入秋再去,无论是家里还是京城那边都得好好收拾一番才是。”

  林源绪就插话道:“大姐夫在京城有宅子吗?”

  听着林源绪存疑的语气,宁泽笑着解释道:“我家虽不是什么富庶之家,可在京城也有个小宅子,还是祖父在世时得了些机缘,攒下了一处二进的院子,虽有些小,却在内城康安街附近。”

  林源绪虽不知道康安街在哪儿,可林敬德对这三个字却是如雷贯耳:“康安街?那可离皇宫近得很啊!就是走过去也就一个多时辰,朝中很多大臣就住在那里。”

  宁泽就有些与有荣焉:“是啊。”

  “皇宫?”林源绪惊讶道,“怎么那么近?”

  林源詹也瞪大了眼睛。

  吴氏皱起眉头:“那地方的宅子向来是皇亲国戚聚集的地方,就算宅子小,可也是不好得的,你祖父是……”

  宁泽就慢慢解释道:“康安街与别的地方不同,别的地方住的都是勋爵人家,要不就是内阁大臣。可这条街却是分成了泾渭分明的两部分,一部分是富贵人家成片的大宅子,一部分是星罗棋布的小宅子。”

  “这些小宅子原来大都是那些皇亲国戚家的大总管之类的人的宅子,只是在几十年前天家却突然下令要让给百姓居住,把原来勋爵人家的刁奴都赶出去了。这还是小婿祖母说的,她说几十年前,几位长公主的奴才仗势欺人,伤了许多无辜百姓,触怒了先帝,才有了这道恩旨。”

  “还下令房价与外城的一样,不许官员和商贾购买,更不许受祖宗阴恩的勋爵和皇亲插手,只准普通百姓购买,以此彰显天恩,表示对百姓的厚爱。恰巧祖父当时手里有余钱,就入手了一座。”

  林源绪兄弟两个听得一愣一愣的,吴氏则完全不知道这事。

  林敬德却突然恍然大悟道:“是了,我想起来了。今上即位后还提过这件事,特意嘱咐清查康安街的户主,若有什么不对的定要彻查,我记得这件事还是让安国公和当时的户部尚书何维办的。”

  “这小婿就不知道了。”宁泽拱起手,“果然还是岳父大人走的路多。”

  听了女婿的夸奖,林敬德笑起来,心里对女婿就又多了几分满意。

  吴氏又提醒道:“那你打算一个人去?”

  “哦,不是不是。”宁泽连连摆手,“小婿自是要携家眷一起过去。”说完看了看林清栎。

  林清栎却低下了头,红着小脸,也不说话。

  “那你祖母那里……”

  宁泽听见吴氏又问起来,心道这位岳母的问题还真不少,忙道:“祖母只我一个孙子,且年纪大了,自是要带上她老人家一起。”

  吴氏就点点头,没再说话了。

  不知为何,宁泽就舒了一口气。

  刚说完话,就有小丫头来报,说林大老爷带着家眷来了。

  林敬德听了忙站起身,对着众人道:“那就到这里吧,堂兄既已过来了,我还得去看看。”瞅了一眼吴氏,“你带着孩子去母亲哪里用饭吧!估计堂嫂带着孩子也到了。”又对宁泽道,“你跟我到外院去见见你堂伯父。”

  宁泽就笑着称是,向吴氏行了个礼后跟着林敬德走了,林源绪二人也跟过去了。

  吴氏听了林敬德的话也没吭声,摸着手上的珠串,想着要不要换身衣裳,那位堂嫂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前天办亲事的时候她就心烦得很,可碍着老太太的面儿,到底忍了下来。

  看着林敬德几个人的身影消失后,林清栎忙走到吴氏跟前:“母亲,我扶您过去吧。”

  吴氏看着林清栎头上的首饰,好心提醒道:“你要不要摘下来两件?”

  林清栎:……

  她委婉地说道:“祖母都看过了,摘下来反倒让祖母不高兴,以为我防着她们。而且……我带了金银锞子。”

  其实她也知道堂伯母是个什么人,堂伯母并不贪别人的东西,只是嘴上酸得很。关键是……那个表妹有些问题。不过她今天准备好了东西,也就不怕这些。

  “嗯,有准备就好。”

  吴氏没再说什么,反正她也懒得动弹,干脆就这样吧!

  于是,吴氏被林清栎扶着,带着昭和堂的丫鬟婆子浩浩荡荡地去了柏桐院。

  果不其然,吴氏刚进柏桐院的门就听见一道刺耳的声音:“……还是婶婶有福气,这么多孙子孙女陪着,哪像我们家,就一双嫡出的儿女,充其量也就多了一个庶女。”

  声音有些尖锐,却又带着些许得意。

  林清栎听了有些不安,往吴氏那边看去。只是吴氏脸上却淡淡地没什么表情,林清栎就放下心来。

  进得正堂,只见一位穿褐色对襟杭绸褙子的妇人正坐在林老太太右手边,头上珠翠环绕,金光闪闪,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有钱似的。

  林清棠几个都坐在下首的圆椅上,只是其中多了一位穿桃红色绣牡丹花杭绸褙子的少女,她就坐在那位妇人的下首,正死死地盯着林清棋。

  那妇人还在说着:“也是我们家老爷不好,这么多年了,也不肯多纳几个妾,如今家里只民哥儿一个,我看了就劝他,可他也不听,只说有了民哥儿就够了。”语气很是惋惜,只是脸上却满是笑意,“还是婶婶家好,这多子多福的,瞧瞧婶婶这几个孙女,一个个花骨朵似的,可见弟妹照看的好。”

  林老太太也不吭声,只淡淡地笑着,时不时地端起茶啜一口。

  林清柠坐在林老太太旁边的绣墩上,有些意味不明地笑,她心里虽不喜吴氏这位嫡母,可她更不喜堂伯父这一家子,尤其是这位堂伯母和那个林清萍!

  那妇人正是林敬勤的妻子方氏。

  说话间,吴氏并林清栎就走进来了,众人听到声音都扭头去看。

  还不待吴氏说话,那妇人就站起来道:“哟,弟妹来了。我正跟婶婶说你呢。”

  林清栎忙行了个礼:“堂伯母好。”

  方氏忙拉着她道:“哎呀呀,瞧瞧这是谁呀,生得这样好看。上次我从福建来的时候,你才十来岁呢,如今一眨眼都是别人家的媳妇了。”

  林清栎只是红着小脸笑,也没吭声。

  方氏也没停嘴:“瞧瞧这通身的派头,都是弟妹养的好,什么都舍得给,这一嫁过去,宁家可成了富翁了!”

  说最后一句的时候,方氏就往吴氏那里看去。

  林清栎心里咯噔一声,也不知说什么好。

  林清桢也有些着急。

  上次林敬勤一家从福建来得时候,林清棠正发着烧,也没出来见人,对这一家的印象并不深。她听了方氏的话不禁咋舌,这位堂伯母可真敢说,这不是讽刺母亲拿自己的陪嫁贴补庶女吗!

  林清棠想着就往嫡母那边看去。

  吴氏进来后先是对着林老太太行了个礼,又坐在了林老太太下首的椅子上,端起小丫鬟们上的茶啜了两口,听见方氏讽刺她,就皮笑肉不笑地对着方氏道:“嫂子过誉了,不过就万把两银子的事儿,又不是什么大宗儿,能花多少钱?咱们这样的人家可不能只守着那一亩三分地,也得往后看看。不过要说起宁家,可跟那些商贾人家不一样。我那女婿自幼是读圣贤书长大的,自有一番风骨在身上,怎么会花自己媳妇的钱呢!栎姐儿的嫁妆自是栎姐儿一个人的,更何况……”吴氏轻笑一声,“宁家那位老太太知礼懂礼,亲口告诉我和母亲,她会好好照顾孙媳妇的,绝不会让她受委屈,也绝不会插手孙子的房里事,安排通房什么的。”

  吴氏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林清棠都听懵了,她从没见过嫡母为了怼人说这么多话,不禁微微张着嘴。又突然反应过来,看向方氏。

  只见方氏正怒目圆睁地盯着吴氏,看那样子是气急了!

  很生气的样子,林清棠在心里道,只是母亲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呢?

  林清棠不知道内情,自是不明白个中缘由,也就不明白方氏的火从何来。

  方氏出身福建商贾,而吴氏却出身金陵簪缨世家,是士族。二者的身份天差地别,根本不在同一水平。吴氏又向来眼高于顶,不把人放在眼里,就连林敬德都时常被蔑视,更何况出身低微的方氏。

  且二人是一前一后嫁到林家来的,嫁妆上却差了许多,方氏心里就起了不平之意。她能以商贾的身份嫁到官宦人家,嫁妆自是不少,可她那些金银首饰和铺子田产跟吴氏一比就有些不够看了,吴氏的嫁妆多是价值连城的古物和上千亩的良田,还不止一处!其余的不是整件玉料雕刻而成的大件屏风香炉等物件,就是整套紫檀木的家具,且做工精细,有钱也买不到。

  而方氏的婆母又不是个省心的,常常往儿子房里塞小妾,亏得方氏有些手段,不然哪能只得一个庶女。也因为这个,林敬勤一提起纳妾就头疼,行为自然也就与方氏所说的一致了。

  方氏心中的怒火直往脑门上冲,却不知说什么好。

  吴氏也没饶人的意思,又打击道:“说来,嫂子也该好好敦促民哥儿读书才是,都这么大了,连个童生都不是。毕竟咱们这样的人家将来还是走仕途的好,可别沦落到下九流里头去了。”

  “你……”方氏有些压不住火气。

  林老太太看着不好,忙叫道:“好了,你们妯娌两个一见面就互相打趣,倒把我一个老人家丢在一边!依我看,你们等会儿都该罚酒才是。”

  吴氏听了忙道:“母亲说的是,都是媳妇不好,一会儿席上给您赔罪。”

  康嬷嬷也忙道:“奴婢这就让人摆饭去,您看摆在东厢的花厅行不行?”

  “就那里吧!”林老太太走到方氏身边笑道,“侄儿媳妇,咱们过去吧。”

  方氏心知此时不是吵架的时候,也忍了下来,扯出一个笑脸:“好啊,就听婶婶的。”

  剩下的人听了也忙跟着往外走去。

  林清棠看了个全程,心里不禁纳罕道,这堂伯母也是有本事,竟能惹的嫡母回了这么多话,可见是个人物。

  她正出着神,却突然被人拍了一下,林清棠回过头:“四姐姐?”

  林清棋拉着她走在众人后面:“你等会儿离那个林清萍远点!”

  “为什么?”

  “她可不是什么大家小姐,上次她来的时候看见我的珊瑚珠和碧玺首饰非拿走不可,还摆出一副被人欺负了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把她怎么了呢。”

  林清棠睁大眼睛:“怎么会?”

  林清棋却解释道:“怎么不会。林清萍当年才七岁就知道嫁祸别人了!当时母亲不在家,我还被父亲狠狠骂了一顿呢!要不是母亲提前回来,我就完了!你那时候因为发烧一直没出来才不知道。”声音有些恨恨的。

  林清棠想问怎么回事,前方却传来吴氏的声音:“棋姐儿,走快些,磨磨蹭蹭地干什么呢?”

  “哦,来了。”林清棋走之前又强调,“记住了!”

  林清棠看着那个穿桃红色衣裳的少女,有些迟疑,看着不像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