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颂摽有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说话

颂摽有梅 天空会明亮 4448 2019.12.04 21:48

  林清棠回去的时候还带走了一只楠木食盒,里面是林老太太特意让灶上的人给她做的玫瑰芙蓉糕,怕她晚上饿了。

  她又去吴氏那里请了个安,才回房休息。

  竹苓看见了,就抱着那个食盒不撒手:“姑娘在老太太那里乐得逍遥,可苦了我们,尤其是红英,恐怕到现在还没吃什么东西呢。”

  红英听了,就在一边点点头:“今天姑娘不在,灶上就只给我们送了一碟腌黄瓜,一道竹笋炒肉,东西也少。”

  林清棠看着竹苓眼巴巴的样子,不禁笑起来:“你们不就是眼馋这些东西吗,拿回去吃吧。”刚从林老太太哪里回来,她心情很好,坐在镜匣前卸妆,手里还拿着一朵缠花,“顺便再给萃恪姐姐送过去些。”

  “谢谢姑娘,还是姑娘疼我们,那我们走了!”竹苓抱着盒子和红英一起去了佟姨娘哪里。

  青黛在身后服侍她:“姑娘也宠她们了,这可是老太太让人给您做的。”

  “没事。”林清棠捋着头发,“祖母不会怪我的,她最疼我们几个了。再说,祖母向来厚待丫鬟们,我今天在祖母那里吃了两碗饭,正撑着呢,晚上不会饿的。”

  青黛就没再说什么,放下梳子:“姑娘,好了。我去给您铺床。”

  “嗯。”

  她没什么事,就站起身往窗外看去,不过除了前面那艘船的灯,整个水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

  但是吹着风很凉快,她不想动,就倚在那里:“青黛,你说我们现在走了多远了。”

  青黛正在给她铺床,闻言回道:“奴婢也不知道,不过从开船到现在也有三四个时辰了,恐怕早就离开杭州的地界了。”

  看着黑漆漆的水面,林清棠晃了晃脑袋:“还好我不晕船。”

  “哎呀,姑娘,您干什么呢!”青黛一回头就看见自家姑娘只穿着亵衣亵裤站在窗边,忙走过来把窗户关上,“就算如今天热,也不能这么站在风口啊,着凉了怎么办。老太太又担心的不得了。”又拉她回了床上,“您快睡吧。”

  林清棠见她把祖母搬出来,就乖乖地回去躺在了床上。

  过了一会儿,她翻了个身,看着正在倒水的青黛:“咱们人手少,在船上这些日子要辛苦你们了。”

  “姑娘说哪里话,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再说了,就这么大的房间,能有多少事。”青黛又煨了一壶清茶放在一边,然后抱了铺盖过来,铺在床脚,“今儿奴婢值夜,姑娘快睡吧。明儿还得给太太请安呢,虽说在船上,也不能少了礼数。”

  “嗯。”

  林清棠答应着,又翻了个身。

  ……

  第二天刚睁开眼睛,林清棠就看见竹苓拿着一双水波绫暗纹袜子过来了:“姑娘,好不好看?”

  林清棠坐起来:“好看,这上面的云纹绣的真巧,藕色与白色也不相冲。”又摸了摸,“料子也舒服。”

  “这是姨娘给您做的。”竹苓开心地道,“昨儿我和红英过去的时候,姨娘和萃恪姐姐正在给姑娘做衣裳鞋袜呢。姨娘还赏了我和红英栗子糕吃。”

  “啊?姨娘怎么突然想起来给我做衣裳了!”林清棠把那双袜子接过来,翻着看了看,“我不缺衣裳啊。”

  竹苓道:“缺不缺的有什么打紧,姨娘疼爱姑娘啊,姨娘说,让姑娘先试试大小,看合不合适。”

  “也是。”林清棠把袜子穿上了,双脚踩了踩床板,“刚刚好。”

  “那就成,奴婢这就去回姨娘一声。”竹苓站起来,“姑娘,姨娘打算给您做了好几身衣裳呢,还有两双鞋,说是打发时间。”

  林清棠听了担心道:“那你告诉姨娘一声,别让她累着了。再有,你以后再去姨娘那,悄悄地带些东西过去,吃的用的都好。”她又皱着眉头想了想,“只要我乖乖的,母亲应该不会在意这些的。”

  “好。”竹苓扭头出去了。

  “姑娘,咱们起来吧。”青黛拿了一条牙色挑线素罗裙子,“今天穿这条行吗?”

  “行。”林清棠下了床。

  ……

  虽然是在船上,可吴氏也没闲着,常拘了林清棋看账,故她出来的时候并不多。反倒是林清桢常来看林清棠,不过俩人之间到底有些生疏,也说不了多少话。

  所以她平日里除了去给嫡母请安外,常常待在林老太太处午睡,赶也赶不走,时间长了,林老太太也就随她去了。

  不过,许是出了府,小孙女又常在膝下玩闹,林老太太的心情也开阔起来。没过几天,就给小孙女讲起京城豪门世家的故事来。

  “……那个时候啊,最受先帝爷重用的是定国公府,还有镇国公府,再加上一个建安侯。当时先帝爷刚继位,这三家都是有从龙之功的。”林老太太摇着蒲扇,搂着小孙女娓娓道来:“当年的皇后娘娘,就是如今宫里的皇太后,姓蒋。她出身安国公府,又是国公府那一辈唯一的嫡女。生得美若天仙,性情又和顺,待人也好,深受昭武皇后的喜爱,就嫁给了先帝爷。而且那时的安国公又兼任了五城兵马指挥司的指挥使,她叔叔还是兵部侍郎。”

  林清棠坐在林老太太身边,双手托腮,静静地听着祖母说话:“然后呢?”

  “然后她就生下了当今的陛下和敬平公主。可惜,好景不长,先是公主早夭了。先帝继位后,又出了许多宠妃,不过五六年的时间,就又生了七个皇子。”

  “啊?”林清棠张大嘴巴,“那皇后娘娘不是很伤心吗?”

  林老太太就笑了笑:“伤心又能怎么样呢,日子还是要过的。那些宠妃中最受宠的就是出自定国公府的盖贵妃,她给先帝爷生了两位皇子。且定国公府在京中树大根深,又是开国元勋,子孙也个个出息。因为这,盖贵妃的心思就活络起来,想让先帝爷立她生的儿子当太子。”

  林清棠就问道:“那皇后娘娘总不会坐以待毙吧。”

  “当然不会,不过那个时候皇后的势力远不如盖贵妃,因为镇国公府也投向了盖妃一脉。而安国公在先帝继位后主动卸了职,又因着外戚的身份不好揽权,落了下风,朝中那些大臣们也都左右摇摆。不过昭武皇后是不同意的,她那时是皇太后,她不同意,先帝也不好开口。毕竟一顶不孝的帽子落下来,就是先帝也不好办。”说罢,又嘲讽道,“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先帝就是喜欢盖贵妃,还一门心思的给她儿子铺路。等到昭武皇后去世后,皇后娘娘的日子更不好过了。”

  林清棠转了转眼睛,可是如今坐上帝位的却是皇后娘娘的儿子!

  不待她发问,林老太太就解释道:“不过,盖妃还是输了,最后自缢了,两个儿子都没活下来,整个定国公府也被抄了家,褫夺了爵位,镇国公府也是一样的下场。而这一切的原因就是建安侯支持皇后一脉,而且,还有衍王。”

  “衍王?”

  “他是昭武皇帝的幼子,先帝的幼弟,生母是周婕妤,深受昭武帝的喜爱。且自小就聪明伶俐,长大后更是通晓兵法,弓马娴熟,可谓文武双全。他年少成名,娶的是北境的世家大族的嫡女,姓赵。后来又做了今上的师傅,他还是西北都护府的都护,掌管了大楚一半的兵力。”

  “所以皇后最后才赢了?因为衍王的兵力和赵家的支持?”

  林老太太听了就挑挑眉:“你还挺机灵,知道有赵家的事。”

  她答道:“赵家即是北境大族,定然不会什么忙都没有帮。”

  “是啊,赵家可是整个北境地土皇帝。”林老太太看着明眸皓齿的孙女,思忖了一会儿,决定再多说几句:“这其中,还有你外祖家的事呢!”

  外祖家?

  林清棠知道,祖母说的肯定不是那个市井小民的佟家,那就只能是……

  “金陵吴家?”

  “对。”林老太太摸着她的头,“如今在世的赵家老太爷的祖母是吴家的姑娘。”

  林清棠有点懵,她仔细捋了捋,过了一会儿,她有些不确定的问道:“所以……当年衍王妃的父亲的外祖家是……吴家?”

  林老太太点点头:“是啊!衍王妃出嫁的时候,赵家的那位老太太还在世,她最疼的就是衍王妃这个孙女。赵家有人有势力又有权力,但是缺钱!当时不仅赵家没钱,就连朝中支持皇后一脉的另外几个大臣也没几个有钱的。因为当时能比定国公府和镇国公府富庶的人家几乎没有,除了金陵吴家!”

  林清棠明白了,以赵家在北境的势力,肯定养了大量私兵,可养私兵最需要的就是银子。还有,衍王掌了那么大的兵权,肯定需要大量的黄金白银来支撑。而吴家几百年都盘踞在江浙这等富庶之地,恐怕最不缺的就是钱。换句话说,整个江浙的钱,除了税收,恐怕都进了吴氏的腰包!

  她突然明白过来,掰着手指头查道:“也就是说,当今陛下能够登位,多亏了建安侯府、衍王、赵家,还有……吴家?”

  看着祖母点了点头,林清棠心里像炸开了锅一样,这得多少钱?

  把最受先帝宠爱的定国公府和镇国公府都比下去了!

  恐怕还不止这些!

  而且,这么大的肥肉,先帝居然没有动,难不成是动不了?

  怪不得嫡母花起钱来大手大脚的,给起庶女的嫁妆来一点儿都不吝啬。

  不过她想不明白,既然吴家能把女儿嫁到赵家这等世家大族,如今也没什么败落的迹象,为什么还会把嫡母这个嫡支的女儿嫁给一个普通举子!

  还有,为什么吴家这些年没露出一点儿风头,反而整个家族都低调起来,这一辈的孩子一个入仕的都没有。

  还没等林清棠想明白,林老太太又来了一句:“我之所以能知道吴家的这些事,还是你大哥哥告诉我的。”

  她愕然道:“大哥哥?”

  “是啊!祖母只是颖南伯爵府的一个庶女,哪里知道这么多东西。只知道衍王和建安侯护着陛下登基了而已。”林老太太有些唏嘘不已,“说起来,吴家也真是有本事,夺嫡的事,险象环生,说搅进去就搅进去了……”

  林清棠突然想起来大哥哥幼年就是在吴家长大的,恐怕又是吴家外祖父告诉大哥哥的吧。

  不过,既说起了颖南伯爵府,林清棠就趁着这个机会问道:“那我们到了京城要去颖南伯爵府吗?”

  林老太太就捏捏她的小脸:“到了再说吧。”

  “那祖母再给我讲些京城的事吧……”

  就这样,祖孙二人说着话,大半个月就这么过去了。

  这些日子林清棠多多少少把京中的关系网了解了个大概,不过……是几十年前的关系。

  毕竟林老太太这么久没回京城了!

  ……

  过了天津就到京畿了,虽然林清棠一路上也跟着吴氏上了几次岸,不过每次都只待了一两个时辰。

  大半个月下来,她的脚都是飘的。

  快下船时,吴氏又把家中仆妇小厮们叫来好好嘱咐了一顿。

  “……天子脚下,卧虎藏龙,扔出去一块砖头,砸的人中十个有七个是高官。行为举止不可张扬,若是惹出了什么事,我是保不住你们的。”

  吴氏说这话时,疾声厉色,目光如炬!

  底下的人都敛声屏气,唯唯诺诺。

  下了岸,早已有人在码头迎接,林家和吴家在京城的管事都来了。

  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林源绍和宁泽二人也立在码头等候。

  即便林清棠戴了幕篱,可还是一下岸就看见了他们俩。

  一个穿着玄青色圆领绣云纹素绫长袍,腰间束了一条青金石腰带,头上戴了竹冠;另一个穿着亮蓝色竹叶纹直䄌,脸色温和,举止间彬彬有礼。

  林老太太和吴氏见了忙走上前去,林敬德也快步跟了过去。

  林源绍见了她们便直直地跪了下去:“祖母,父亲,母亲。”

  “快起来。”林老太太和吴氏一人扶着一边,“好孩子,你怎么亲自来了。”

  还不待林源绍回答,宁泽也先行了个礼:“祖母,岳母。”又对着后面的林敬德作了个揖,“岳父大人。”

  林敬德就笑起来:“子慎也来了。”

  “是啊,我与大舅兄一道来接岳父岳母,还有祖母。”

  林老太太就问道:“栎姐儿可好?还有我那乖孙子呢。”

  宁泽笑道:“好,好着呢,知道您来,她早两天就催我过来呢。峥哥儿如今也会喊太祖母了。”

  林老太太就舒了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等林老太太说完话后,林源绍看着机会:“孙儿已经安排好了,祖母与父亲母亲安心上车就是。”又对着后面的弟弟妹妹道,“一路上都好吧!”

  林源詹与林源绪跑到林源绍旁边,一个响亮地喊了一声大哥,一个恭敬地行了个礼。

  林清棠几个则浅浅地行了个礼。

  林源绍看着面前戴着幕篱的几位亭亭玉立的少女,一时之间竟然分不出来谁是谁了。

  吴家与林家的管事也来行礼问好。

  不过,他们这一堆人就这么站在码头,又个个衣着华贵,多有不便。林敬德夫妻二人只各自问候了几句,就带着众人上了马车,一行人缓缓入了京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