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颂摽有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言舒

颂摽有梅 天空会明亮 3505 2019.10.25 20:37

  柏桐院

  林老太太偷得浮生半日闲,坐在罗汉床上,背靠在驼色撒花织锦靠枕上看着林清栎给她绣的红绫金线佛经,这些日子里府上风平浪静,除了林清柠常常陪她玩笑外,另外几个孙女也都过来跟她说话,近日里她的精神也好了许多。

  康嬷嬷在一边用白瓷彩绘花鸟茶盏沏了一杯庐山云雾,递给林老太太:“看您这些日子的精气神好多了,可见还是孙子孙女们在身边好啊。”

  林老太太放下红绫接过茶盏乐呵呵地道:“那是自然,他们好了我自然也就好了。”

  康嬷嬷看着老太太的高兴劲欲言又止,林老太太看了奇道:“你跟了我这么多年何时也学会在我面前这样吞吞吐吐了?”

  康嬷嬷道:“老奴也不知道该不该提,只是安庆府那边……”

  林老太太果然敛了笑:“我还没老糊涂呢,知道是怎么回事。虽说罗氏肚子里是我的孙儿,可这事儿到底对不住咱们家太太,她娘家又是金陵大族,虽不大入朝,可到底是簪缨世族。当年我舍了老脸去提亲,在吴氏老夫人面前连连保证会好好对待儿媳妇,吴家这才看在老太爷的份上把人嫁了过来。可现在,你看看我这儿子干的都是什么事儿?”

  话到最后已是失望至极。

  康嬷嬷不好接这话,便只道:“那老太太心里是怎么打算的?”

  林老太太道:“我心里面门儿清,太太让钱氏过去就没打算让罗氏生下孩子。就连我也推波助澜了一把,不想让那个孩子活,它也不能活!如今绍哥儿前程似锦,比他老子不知强上多少,这时候我决不能让一个未出世的孩子挡了林家的路,也让吴家看不起。将来若是有了报应,我自一个人受着!”

  话到此处,林老太太脸上满是决然。

  康嬷嬷看着老太太的样子有些心疼,心里怪道这老爷怎么就拎不清呢,非要跟太太置气。

  昭和堂

  正厅里的丫鬟都被摒退了,只留下了魏嬷嬷。

  吴氏穿了一身正红色真丝云纹织金褙子,头发梳了高髻,戴了一整套赤金红宝石头面坐在上首的罗汉床上,左手端着盏茶右手用茶盖轻轻拨去茶叶抿了一口,跪在下面的小厮始终都没敢抬头。

  过了许久,久到小厮觉着自己的腿已经麻的起不来了,吴氏还没发话。

  魏嬷嬷看着,虽不好开口,可这样等下去也不是个事,在一边问道:“太太,你看……”

  吴氏轻笑一声:“所以这是一尸两命了?老爷还觉得是我派钱姨娘去干的这事?”

  那小厮战战兢兢地给吴氏磕了个头:“回太太话,老爷的原话是请太太给个说法。”

  “说法?”吴氏嘲讽道,“他要什么说法?有证据证明这是我让钱姨娘干的吗?钱姨娘说是我指使的了?还是老爷什么都不想问就认定是我做的了?”

  魏嬷嬷颤着声音:“太太……”

  吴氏猛地起身把茶盏摔地上了,不仅如此,还把身后高几上的插花的瓷瓶给摔了,恨声道:“你回去告诉林敬德,想随随便便就把杀人的罪名安在我的头上,做梦!别说我娘家不会坐视不管,就是老太太也不会同意他这么做!还有,钱氏自己做的事自己担着,他要是不信,有胆子就去报官,我倒要看看他敢不敢家丑外扬,看他有多少脸丢!”

  那小厮连滚带爬出了昭和堂,不敢多做停留,生怕吴氏迁怒于他。

  魏嬷嬷也不敢吭声,只叫来了小丫鬟收拾碎瓷片。

  吴氏走到罗圈椅边上坐了下来,表情木木的,也不管屋子是个什么样。

  过了一会儿吴氏又淡淡道:“跟我说说钱氏去安庆府这些日子都发生了什么吧。”

  魏嬷嬷便让小丫鬟退了出去,走到吴氏身边轻声道:“钱姨娘刚到安庆时,先哄住了老爷,说是老太太让她去伺候的,老爷想着您和钱姨娘之间的龃龉便信了,还时不时的让钱姨娘去侍候。可那罗氏却不肯了,整日里哭闹,老爷不得法,便不让钱姨娘去了。后来钱姨娘又在罗氏面前做小伏低,哄的罗氏不知天高地厚,竟让钱姨娘给她捶背捏脚。”

  吴氏冷笑道:“我身为一家主母都没有罗氏那么大的款儿,她可真敢做!也怪不得钱氏一动手就要了她的命,只可惜做的不干净,竟让林敬德查出来了。罗氏是怎么死的?”

  魏嬷嬷听得心惊胆战,这太太说起老爷来竟次次直呼其名。

  她看着吴氏的脸色回道:“听说是自己摔了一跤早产了,本来也没什么事,可罗氏养的娇贵,生孩子的时候竟没有力气了,孩子就被活活憋死了。老爷却不信是意外,让人去查,结果在钱姨娘屋子里发现了藏红花。这还不打紧,而且钱姨娘本也没有用,只是说不清而已。后来又在罗氏生产时喝的补汤里发现了迷药,顺藤摸瓜,发现是钱姨娘让人下的。”

  听到迷药,吴氏忍不住大笑起来:“哈哈哈哈!迷药,我的天爷呀!这原来也能杀人呐,钱氏可真是没白长脑子啊!”

  吴氏笑了一会儿,突觉得没什么意思,换了个姿势,缓了缓又道:“不论如何,我是没让钱氏做什么,罗氏又不是老爷正经的妾,我又没喝她的妾室茶,她死了与我什么相干!”

  魏嬷嬷默然,后又问道:“太太,老太太哪里要回禀吗?”

  吴氏却笑道:“回禀?回禀什么?那罗氏是我们家的人吗?是老爷过门的妾室吗?她给老太太生下孙子了吗?有什么可回的,这种与老太太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没的脏了老太太的耳朵。”

  魏嬷嬷便没有再说话了。

  因着林源绍的话,林清棠这些日子乖乖地把书都给读了,把字都给写了,还每隔三天去一趟外院。每一次去的时候大哥都板着脸,好像她不读书以后就会变得嫁不出去一样。

  林清棠最近也不能好好的跟徐妈妈学做点心了,也不能动不动就给姨娘送东西了,更不能每日吃饱喝足之后瘫在床上了。

  更重要的是每次林源绍训林清棠的时候,她不喜欢的景染就会在旁边看笑话,甚至有好几次都笑出声来。

  林清棠更郁闷了!

  从林源绍的静园出来后,林清棠低着小脑袋也不看路,就只往前冲,心里委屈得不行。不过是少写了几个字,大哥哥竟然让她回去再抄五遍礼运大同篇?

  可恶!

  后面的青黛跟都跟不上,往日里姑娘可是走不了这么快的。

  林清棠正小跑着,却听见一道幸灾乐祸的声音传来,“哟!小丫头又挨骂了?怎么又没有听你大哥的话好好念书?”

  林清棠抬起头,看见坐在香樟树上面穿着墨色的景染正拿着个酒壶冲她笑,气不打一处来:“关你什么事?你又不是我大哥,还管我念不念书?”说完也不等景染说话低头就走。

  扑通!

  景染从树上跳下来,拦着她道:“我不是你大哥自然管不了你念不念书,不过我有其他的事可以帮你管!”语气很是神秘。

  林清棠吓了一跳,心道我哪里有什么其他的事需要人管,道:“你快让开,我要回去了,我也没有什么事需要你来管。”

  景染却没有动,看了看站在一边如临大敌的青黛:“你先站远些,我与你家姑娘有话说。”说完想了想又道,“这是你们家大公子的静园,我还能做什么不成?”

  青黛看了看自家姑娘,见她没吭声,便也没有动。

  景染对着林清棠笑道:“是真的,我就是有些话想替别人问问你,耽误不了你多少功夫。”

  林清棠半信半疑:“你要问什么,青黛从小就跟着我,她不用回避,你要问就问吧。”

  景染见她执意如此,便直接道:“你还记不记得言舒?”

  林清棠有些疑惑,她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可是看着景染的样子好像她一定得知道似的,回道:“我不知道你说的是谁,我不认识姓言的人,更没有听过这个人。”

  这下了轮到景染奇怪了:“你不认识他?你难道不记得你小时候……”

  话音未落,便听到远处林源绍传来的声音:“景灵均,你和我妹妹说些什么呢?”

  二人回头去看,只见林源绍悠悠地走过来道:“灵均,你是不知道女儿家的名声有多要紧吗?居然在我的院子里就这么把我妹妹给拦下来了,你想问什么就不能在我面前问?”

  景染心道要不是你一听见言舒那小子的名字便发火我何苦在这里堵人,却也没有回林源绍的话。

  见他不吭声,林源绍便低下头对着林清棠道:“你先回去吧,等回头我让人给你送些花笺去,在外面站久了回去后腿又该疼了。”

  说罢不等林清棠反应过来便揽着景染的脖子进屋去了。

  林清棠却站在原地没动,心里想着大哥似乎很不想让她听到景染说的话,居然做出打断人说话的事来!

  言舒,那是谁?

  林清棠歪头想了许久也没想起来,她只记得小时候她没见过外男,八岁之后倒是见过,可也没有姓言的啊。

  边想边往前走着,突然——

  等会儿,言舒不会是那个人吧!

  林清棠摸了摸自己腿。

  静园

  “你干什么?我不过就问问你们家棠姐儿还记不记得那回事,你急急忙忙把我拉回来干什么?”景染有些不满,“我好歹也来了宁州一趟,回去之后表弟肯定要问我的,到时候我要是说我什么都没干,那小子还不把我打残废了。”

  林源绍起先坐在书桌前没搭理他,可见他越说越不像话,竟然还当着他的面公然说这是言舒让他干的,冷笑道:“你怕他把你打残废了,就不怕我也把你打残废了?怪不得你非要跟我回来呢,原来是受人之托啊。”

  在心里骂道言舒不敢在他面前出现,却敢让景染来给他办事。

  景染不信:“虽然你老师在京中是个厉害的,可你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呐,我好歹也是候府公子,就算不得今上恩宠,可你也不能……”

  话还没说完,林源绍的拳头就过来了,景染连忙躲开,道:“你真打啊,你再这样我明日就回京城了!”

  林源绍不过吓吓他而已,收回手道:“那你走吧,不送。”说罢又拿起书来。

  一边的景染看着云淡风轻的林源绍,不吭声了。

  新竹院

  林清棠把礼运大同篇抄完后已经是晚上了,梳洗过后,林清棠躺在架子床上想着今天发生的事,觉着景染和哥哥有些怪。

  言舒,没有听过,但应该就是他!

  林清棠想着想着就打瞌睡了,蒙着头睡起觉来。

  结果林清棠做了个梦,她模模糊糊的在花园看见了一个十几岁的少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