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戴纳小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戴纳小姐 易水安澜 2311 2020.04.03 16:55

  “好的,先生。”勒麦尔回应道。

  霍尔为二人打开了大门,安静地站到大门的一侧。戴纳松开了勒麦尔的右手,战战兢兢地向前走着。突然她眼前一花,双腿一软,身体不由自主向左边倒去。

  勒麦尔不禁双眉蹙起,轻声呼唤道:“戴高乐小姐——”他向前跨了一大步,扶住了戴纳的双肩,叫她顺势倒在自己的右肩上。

  戴纳无力地用右手扶住头。“我感到非常抱歉,我......”她的声音轻飘飘的,就好像是从她纤细的喉咙里抽出来的一口苍白的活气,在燥热的空气中突然间就蒸发掉了。

  “我扶您进去,在此之前,您就先靠在我的肩膀上吧。”勒麦尔附在她耳边轻声询问道,“或许有些冒犯,但是,请问我可以搂住您的腰吗?”

  那一口已然蒸发了的活气好像带走了她的全部生命。她的身体就好像被惊雷重击了一般,剧烈而僵硬地颤抖了几下;面对勒麦尔温柔的问话,她只是无力地点了点头,再也没法从喉咙中抽出哪怕一口微弱的气息。

  米歇尔夫人绕过勒麦尔和戴纳二人走到霍尔身边。霍尔默默地关上大门,米歇尔夫人轻轻挽起了他的右臂,沉默不语。

  “那是个好孩子,我想他一定不会做出伤害戴纳的事情。”霍尔扭头对米歇尔夫人道,他低头亲吻了这位美丽的女士,用温柔的目光注视着她。霍尔带着米歇尔夫人回到屋内,他为四人拉开了遮挡阳光的窗帘。

  米歇尔夫人端来四杯水,她将托盘放到桌上,又特地将其中的一个杯子推到了戴纳面前。戴纳双手紧握着杯子,她的身体仍在不住地颤抖。

  勒麦尔率先站起身来,他向米歇尔夫妇深深鞠了一躬,平静而温柔道:“尊敬的霍尔·米歇尔先生、四月·米歇尔女士。非常抱歉在到访前没有寄予书信告知,不过戴高乐小姐说这件事实在是紧急得很,还请二位原谅。”

  米歇尔夫人用信任的目光看着勒麦尔,淡淡地笑了笑:“这本来就没有什么好生气的,我倒是非常好奇你说的——非常紧急的事情,那是什么?”

  勒麦尔正要开口解释,戴纳的神情骤然一变,她突然站起身来,拉住了勒麦尔的右手手腕,将他往后推;与此同时,她瘦弱的身体因为无法驾驭方才爆发出来的巨大力量而向一旁倾倒。勒麦尔急忙向前一步去扶她,只见戴纳将将扶住了桌角,随即稳稳地站在他面前。

  戴纳冲勒麦尔叫喊道:“我来解释!你只要坐在我旁边就是了!”

  勒麦尔愣了一下,他看着戴纳饱含惊恐的眼神,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向她轻轻鞠了一个躬。“非常抱歉,戴高乐小姐。”

  空气突然安静下来。

  米歇尔夫人轻声道:“亲爱的,你可以坐下来说,我们都在聆听。”

  霍尔看向勒麦尔,轻轻点了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勒麦尔当即会意,悄无声息地在戴纳身旁坐了下来。

  “非常抱歉,我刚才有些失态了。”戴纳跌坐在椅子上,她低下头去,用双手撑住了额头。

  米歇尔夫人只是带着淡淡的微笑注视着她,对于这句饱含忏悔的道歉,她什么都没有说。

  戴纳很快又抬起了头,这下她脸上又挂上了她那温暖的微笑。她的笑容依旧甜美,只是映射到米歇尔夫人眼中,那笑容却是勉强、无奈、甚至于是恐惧的。戴纳的眼神向她说了一句话:“请您原谅我,拜托了,请您原谅我吧!”它饱含祈求与希望,这份卑微的情感强烈至极,叫米歇尔夫人也惶恐不安起来。

  “夫人,戴高乐公司那边出了些小差错,这个问题有些......难缠,它已经困扰了我许多天了......”

  “有什么需要尽管和我说,我一定会站在你这边。毕竟我们是一家人了,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亲爱的。”

  戴纳支支吾吾地,声音越来越小:“确实有一件事......我想要,和贝尔纳离婚。”

  米歇尔夫妇当即愣住了。

  ——“只是暂时的,等我的麻烦解决了我就会和他复婚。”

  戴纳想要如此解释,却还是没有将这句话说出口。这实在是不切实际的一个想法。她要的是贝尔纳完全不知情,丝毫不因自己而难过、担忧;倘若这一次她搞砸了所有事情,米歇尔家不会受到任何舆论影响。她需要让贝尔纳发现自己有了新的伴侣,从而对自己大为失望。到时候,说是恩断义绝也不过分。

  米歇尔夫妇看着她,眼神中满是不可置信。

  戴纳以为米歇尔夫妇相信了她的谎言,不由得心里阵阵绞痛。她的笑容僵硬地悬挂在她苍白的面孔上,她的声音异常平静而坚定:“这位是我的男朋友,勒麦尔......”

  “是的,我是她用一万法郎买来的男友。期限一周——好吧,或许会遗臭万年。”勒麦尔挑了挑眉,调侃道,“很多人说利益换不来爱情,我想那是不对的,只是因为你付出的不够多而已。或者说,是因为你付出的在他眼中不值一提。如果你的代价成功引起了他的兴趣,那么你就可以拥有他的爱情。”

  霍尔用欣赏的眼光看着勒麦尔,谈笑道:“你说得很对,勒麦尔先生。我想听一听这些天发生的事情,我实在是克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了。”

  戴纳愣愣地看着勒麦尔,这个瘦弱的少女好像马上就要从座位上跳起来给他一拳。勒麦尔回头看了戴纳一眼,指了指自己的嘴唇,淡淡一笑——“你的唇妆显得非常僵硬哦,这位女士。”

  勒麦尔用温和的目光看着霍尔,口齿清晰道:“我是西蒙·戴高乐先生的助理,如今是切利亚·戴高乐小姐的助理——”

  戴纳语气冰冷地纠正道:“请叫我戴纳·米歇尔。”

  “好的,切利亚·戴高乐小姐。我是您的助理。”勒麦尔挑了挑眉,又转头看向霍尔,“戴高乐集团奉行的宗旨是售卖的商品要物美价廉,在市面上,或许品质相同的货物,寻常店铺卖五法郎,可是戴高乐集团旗下的公司只卖三法郎。由此,戴高乐集团通过降低己方所得利润的方式控制市场。以前的几年中,集团旗下的公司互帮互助,形成了一个非常牢固的集体。

  “不过随着公司规模扩大,戴高乐公司不允许大规模抬高价格,导致其他公司的净利润连年下跌,这叫很多人非常不满。这是其中一个祸端,因此便有了闹解约这件事的出现。不过西蒙先生很快便和他们谈妥,签下了协议书。

  “然后西蒙先生不幸去世,那些家伙又开始要求解约。他们的依据就在于当时西蒙先生的一个退步——只要递送上三万法郎的补偿金,就可以随时解约;当乙方使用这个权力的时候,甲方没有任何阻止的权力。

  “西蒙先生不在了,他们纷纷抵上解约书与补偿金;不过在此之前,他们想要和戴高乐公司再签一个项目,借此彻底搞垮戴高乐公司的声誉——正好戴高乐公司因为因为打乱市场价格,在业内的声誉不算太好。”

  “仅仅是声誉吗?”

  “没错,他们要在明面上给戴高乐公司冠上‘打乱市场价格’的帽子,接下来,业内的上百家公司都会来要补偿。这补偿可不是随便十几万法郎就可以打发得了的,很快戴高乐公司的经济也会被搞垮,我们就不得不申请破产,并且背负着巨额的债务。”

  “伊娃答应了?她不应该看不透这件事。”

  “就算她看不透,我也早就预料到了,我一定会告诉她。夫人虽然答应同他们合作,不过与此同时,她也已经在着手办理破产相关的手续了,在仇家找上门来之前,戴高乐公司就已经不存在了。”

  勒麦尔的食指在面前的水杯上轻轻敲击着,他的目光在米歇尔夫妇二人之间来回跳跃。他有时会与米歇尔夫妇对视,不过很快便会刻意躲闪凝视着自己的目光。

  霍尔看向戴纳,问道:“那么,戴纳想要的是不叫西蒙先生创立的公司被人侮辱,不想让父亲这些年来的努力变成笑谈。我的猜想是否正确呢?”

  戴纳点了点头:“我相信父亲用生命去经营的戴高乐公司是正直的,就算他不是,我也不能允许别人这么说。”

  霍尔问道:“所以亲爱的,你要赌上你后半生的幸福,去挽回一个虚无缥缈的——名誉吗?这东西可没有你的幸福来得实在,而且非常脆弱。”

  戴纳的声音坚定不移:“我并不是要赌上我的幸福,只是母亲这么做一定会波及到米歇尔家。就算别人不会追究责任到我头上,可是议论的声音也绝对不会停止。”

  霍尔微笑道:“亲爱的,贝尔纳如今是男爵了,而你是男爵夫人。就让他们议论去吧!我们的生活依旧幸福美满。”

  戴纳愣住了。她看着霍尔的眼睛,看了很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