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八方龙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魔军的折磨

八方龙域 东耳林夕 2192 2021.01.20 07:00

  刘修之已经在酝酿自己所能施展的最强魔法了,他大声喝道:“诸位,今日不战是死,战还有一线生机!我们,一起上吧!”

  这句话才是点醒众人的最终之力,他们不再迟疑,魔里重新汇聚,稍一蓄力,那些有着浓郁魔力的法球和魔法就向魔族人打去!

  刘修之最强的魔法也蓄力完成,只听他大喝道:“风卷残云!”

  一个仿佛巨大手里剑的风刃旋转着向魔族砍去,这个魔法几乎瞬间就将刘修之体内的魔力抽干,这是他最强力的一击,一定要有效果啊!

  “蝼蚁憾树,不自量力。”

  堕魔者单臂轻划,一股带着杀戮的魔法就劈砍出来,在瞬间就将诸位魔法师的全力一击破解。刘修之的“风卷残云”稍稍坚持了一会,但在堕魔者强大的魔力支撑下,他的风就好像真的那么软弱无力——它从中间分崩解析了!这就是境界的差距。

  堕魔者没有耽误时间,他指挥身后的魔族道:“把他们都带走吧,边防军快过来了。”

  他要将这个魔法师小队待会魔族的大本营,将他们的血肉当作龙文的极品,将他们的魔力当作魔族军的补给。人族的魔法师,可是难得的璞玉,他想让这些曾经的同僚一起堕落,成为魔族人的一员,永远地为魔龙王效力。

  随行的那个魔族人双手释放出一个简陋的传送阵的空间裂缝,众魔族扛着这些被打昏的魔法师走了进去。堕魔者来到刘修之面前,说:“你的能力好像是这群人中最强的,发誓效忠魔龙王吧,你会拥有和我一样强大的力量。”

  刘修之强撑着意志,他惨笑一声,然后不是风度地说:“堕落者不配和我说话!”

  “迂腐不堪!”堕落者一脚就将刘修之踢晕过去。刘修之在昏迷前看着堕落者的眼睛,他想起来这个曾经的同伴的名字了:夜游月!

  在魔族军之中,每一天都是无尽的痛苦和绝望。

  魔龙王掌握着邪灵与杀戮之力,每一个步入魔族的异族人都要向沉睡的魔龙王奉献上自己的灵魂,他们出卖灵魂之后可以将身体变得铁黑坚硬,甚至于普通的人族都能使用出强力的魔法。那些堕落者的灵魂在暗黑之都中吸收杀戮的力量,最终获得新的生命,成为守护暗黑之都的忠诚守卫。

  刘修之一众被带到位于魔族军与人族边境军对战的前线阵地,他们每天都要被强迫吸纳魔素,然后那些堕落的魔族人会将他们的魔力全部蚕食,那种痛苦犹如抽筋扒骨一般。夜游月并不想让让他们死去,他要用巨大的痛苦折磨他们,然后让他们的意志力彻底崩塌,最后成为和他一样的堕落者,成为魔族军的一份子。

  在这样的折磨下,除刘修之以外的魔法师,要么无法抵御痛苦的折磨以及力量的诱惑,成为了魔族人,要么在巨大的痛苦中精神崩溃沦为一具死尸。

  夜游月走到刘修之面前,蹲下身子,用自己硬如精钢的爪子在刘修之消瘦的脸上划着。刘修之的双手捆着赤红的铁链,铁链的另一端绑在一根粗壮的魔纹柱子上,他的双腿也被两块巨重无比的封魔石枷锁着。夜游月的眼睛微眯,竖瞳立即变成一条细缝,他的眼神带着几分残忍与惋惜,他说:“现在只有你一个人还在坚持了,放弃吧,臣服于伟大的魔龙王,你会拥有远超现在的力量!”

  刘修之笑了,很乏力但是充满挑衅:“堕落的魔族,没资格和我说话!”

  夜游月从感应魔素开始,就对变强充满渴望,只要能够成为更强大的人,它可以什么都不管不顾,可是他停在三星魔法师太久,久到他快放弃了希望,这时候是伟大的魔龙王给了他变强的机会。他不明白,这么好的事情,为什么刘修之要如此坚持地拒绝,他咆哮道:“为什么!?你可以变得更强!你为什么要为了那些弱小的人族如此坚持!”他吼的很大声,尖利的獠牙在昏暗的地牢里闪着寒光。

  刘修之没有说话,他昂起头,看着夜游月癫狂的模样。夜游月受不了这样的注视,他一巴掌将刘修之的脸打到另一边,接着喊道:“你回答我!”

  刘修之将嘴中的血沫吐到地上,呲地一声,那点血立即被暗红的地板吸收了,他回头瞪着夜游月,不卑不亢地说:“人族是很弱小,可是抛却本族的你,根本不配拥有强大!”

  夜游月怒了,这回他彻底的怒了,他裸露在外的手臂上是魔化的黑色鳞片,它们现在竟微微扬起,释放出一阵阵可怕的魔力,他放肆地吼叫:“只要足够强大,还要什么本族!只要足够强大,我就可以改变一切!包括你这愚蠢的想法。”

  “不,你不行!”刘修之已经无法调用魔力,封魔石禁锢了他对魔素的感知,但是他能用自己的言语击破这个看似坚强,实则乖张弱小的魔族人!

  听了他的话,夜游月暴涨的气势突然收敛了,他俯身到刘修之旁边,身上的鳞片又恢复到了冷静的模样,残忍的竖瞳慢慢恢复,他缓慢地说:“我知道,你想激怒我,想让我把你杀掉,放心我不会让你如意的。我会让你继续在这地牢中接受无边的折磨,想死?没那么简单!”

  刘修之反倒一脸无所谓,他一边的浓眉挑了一下,示意夜游月自己有话想说。夜游月脸凑的更近了些,他以为刘修之想要妥协,心里的戒备放下了些。在他的眼里,刘修之现在就是个任他摆布的死囚,没想到刘修之在他刚靠近的时候,本来静止的身体猛地动了起来,一口咬住了夜游月的耳朵!

  夜游月耳朵吃痛,几乎条件反射地从地上窜起,可是这一窜,就将他的耳朵带掉了一半!暗红的血液中混杂的黑暗的魔力,它们从夜游月的耳朵伤口上流出,夜游月立刻用手去捂住自己的残耳,血液又从他的指缝间淌了出来。

  本来暗敛的凶杀之气再一次从夜游月的身上涌出,他虽然能立即将血止住,但是被刘修之要掉的那块耳朵却无法再生,他这只象征着魔族荣耀的尖耳就要永远地少一部分!

  刘修之呸地一声将嘴里的肉团吐在在地上,又是土地吸收血液的声音响起,只是这次还升起了一阵诡异的黑雾。刘修之嫌弃地说:“魔族人的血,果然是臭的!”

  无声的愤怒才是最极致的愤怒!

  

举报

作者感言

东耳林夕

东耳林夕

一更求推荐票

2021-01-20 07: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