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非酋变欧之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救人一命

非酋变欧之路 似水年华流年 3168 2019.09.21 16:29

  两个脚踝部分应该脱臼,脚掌歪着。

  看上去像是玩坏的玩具,十分的别扭。

  一看就知道站不起来,怪不得他竟然在地上爬着走。

  那个男子是疼得不行,有心想要说什么,就感觉双脚猛地又是疼起来。

  跟着听到咔吧咔吧两声响,脚腕处的痛感减轻,一下子感觉自己好受很多。

  想不到竟然会遇到一位能干的医者,他的眼睛亮了,“这位郎君,你会医术?。”

  此刻的他带着几分急切,恨不得现在就站起来,但原主按住他的双脚,让他站不起。

  原主把他的脚部按着,说:“会一点,但你的腿要是不好好养着,就终生站不起来,你怎么照顾你家郎君?”

  听到这话,那人一下子闭上嘴,不敢做什么动作,但他眼睛很是明亮,此刻的他知道这位郎君也不是一般人,还是老实听话好。

  原主确定对方不会乱动,接着看看别的地方受伤,好在是没有大碍,不过凌霄在一边提醒原主一件事。

  不要小看脱臼,一次脱臼后,会有可能再一次脱臼,连续几次后就会变成习惯性脱臼。

  凌霄知道没有石膏,那么只能是上夹板,这样子就不用担心对方会再一次脱臼。

  原主处理完毕,让大猫看着那个人,他跑到车子那里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看到长长的车轮印,只怕是天黑路滑造成车子失控,应该是想要刹车。

  可那时候只怕是晚了,车速快,导致车翻了,车辕断了。

  至于马儿折断了脖子躺在那里,死得不能再死。

  车子没有用了,没有马匹,车轮也折了。

  车厢就歪在一个土堆上。

  悄无声息的。

  感觉不怎么好。

  按说有人不会安静。

  前面的门帘子掀在一边。

  雪花已经开始灌进去车厢里去。

  光线很暗,勉强看间有人躺在里面。

  大概这就是那个郎主,只是怎么也没有动静。

  他探身进去试试对方的呼吸,感觉很热,病人应该是高烧不退。

  整个人歪在那里一动不动,要不是还有呼吸。

  只怕是以为是一个死人,只怕是昏迷中。

  粗略地检查一番后,发现还好。

  大约是惧怕再冻着这位郎主。

  周身上下都裹着一些皮毛。

  这大大减少了受伤可能。

  没有再一次受伤。

  原主看看了一下天空。

  自然不能在这个地方停留。

  现在下着雪,越下越大,留在这里会冻死。

  该怎么走这是一个大问题,车子没有了,还有两个病人。

  他没有什么三头六臂,“怎么办?仙女阿姐,不能把人留在这里?”

  凌霄看看天,让原主拿出匕首把车子拆下来大半,把背上的背篓解下来。

  很快就利用车厢,造出来一个雪橇,就把两个伤病员放上去,让大猫帮着他一起拉雪橇。

  好在是那个车厢采用的材料不是好木材,不然只怕是沉死,再加上雪的原因,拉起来还比较轻松。

  至于那个郎君能够使内火攻心,再加上一些受寒,不知道为什么拖下来,导致他的病情是比较严重的。

  那么凌霄就让原主给那位吃点药丸,先保住命再说,路上还是冷,等回到家在好好诊治一番。

  那个赶马车的人一直是看着,就说:“小人只是一个奴仆,怎么能和郎主都在一个地方。”

  “不然怎么样?这是我唯一能把你们带走的方法,你好好看着你家郎主。”

  听到凌霄有些不客气的话,那人一笑,并没有生气。

  他真的是感谢上天,给郎主一个机会。

  不然,要是没有好心人的帮助。

  不是冷死就是被野兽咬死。

  他决定要是郎君醒了,就告诉有好心人救了他们。

  原主可以说费了不少劲,终于把两个人带到居住的山下。

  “有件事要告诉你们我住在山上,只能是一个个带上去,我先带谁上去?”原主说。

  而那人是一个壮汉,竟然听到一阵阵狼嚎声传来,就连声说:“请先带我家郎君上去。”

  就在这时候大猫的家人冒出来,它们这一次等了很久,也不见自己的伙伴回来,就等在山下的隐秘处。

  “好,你在这里等着就是,不要担心,这里还有大猫在。大猫,你在这里守着。”说完,原主就把那个还在昏迷中的中年人背上。

  好在是这些年吃的好,再加锻炼什么的,他虽然只有十六岁,但人长得是十分高大,背着人也算是可以。

  他上山时是相当的小心,在雪中爬山是比较危险的,好在是他的鞋底是加了齿,不会打滑。

  把这位贵人背上去后放在床上,他喝了点水,吃了一些东西,趁机算是休息了一会。

  拿上专制的篓子,他们主仆的东西还不少,正好让大猫它们帮着他背上来。

  就这样他再一次下山,背着壮汉上了山,上来后他感觉有些累。

  壮汉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位竟然住在山洞里。

  好在是洞口处于比较隐蔽的地方。

  一般是没有人能够看见的。

  把壮汉放下后,原主的呼吸都变粗了。

  凌霄知道原主真的是累了,精神上安慰几句。

  好在是修炼了有成,再加上原主一直是训练比较刻苦。

  不然都有可能挺不下来,要知道他拉着雪橇走了好几个时辰。

  这可是他见到仙女阿姐后第一次感觉到这么劳累,干粗活也是很累的。

  他决定等一会吃完饭后就赶紧休息,他调息了一会,才算是缓过劲来,慢慢站起来。

  这时候那个壮汉终于出声,“小郎君,小人不能和郎君一张床,作为下人是不能够这样的。”

  原主听后是有些头疼,他说:“现在是寒冬时节,你不睡在床上,睡在哪里?别说什么打地铺,就算是你身体没有受伤都不能睡在地下,因为太冷了。”

  “这会让人很容易生病的,现在是事急从权,没有别的地方安置你,就是我也要另外找地方睡下。”

  凌霄有些想要笑,只怕是原主真的是累了的原因,此刻是毫不客气,一直说个不停。

  “相信你家郎君要是知道,也会同意我的说法。”原主有些不耐烦地说。

  那个壮汉嘴巴张了张,想要说什么,却被原主的快语速给打断。

  他有些呆愣,想不到一个不大孩子的竟然这么大的气场。

  原主真的是感觉不耐烦,好好的一天活得太不顺。

  这一天来,他遭遇接受恩惠之人的背叛。

  那个心情实在是说不出的不爽。

  不得不逃出县城。

  还没有收拾好自己的心情。

  就听到壮汉求救声,就顾不上自怨自艾。

  为了救人,还把自己当成牲畜使,真的是又饿又累。

  恨不得好好休息一番,谁还顾得上别的?

  现在就是说破天来,也没有什么用。

  说完,他就转身走掉。

  要去做些吃的。

  大吃一顿后好好休息。

  “哎,小郎君。”壮汉说。

  原主装作没有听见,直接带着一盏灯走了。

  就在这时候,那个一直昏迷中的中年人醒过来。

  他睁开了眼睛看看四周一片黑暗,好在是留着一盏灯还有些亮光。

  看了一眼后,他知道不在书屋里,这是在哪里?

  “有人吗?”他听到别人的呼吸声。

  壮汉正看着原主消失的方向。

  忙转头说:“郎主。”

  中年人这才注意到壮汉,

  看向了他,“阿茂,咱们在哪里?”

  “郎主生病了,小的带郎主出来看病。”

  听到这话,中年人想起来自己只怕是生病很厉害。

  他一声叹息,慢慢坐起来,阿茂拿东西给他垫在背后。

  “阿茂,你这又何必这么做?”他说话时,声音是有些嘶哑的。

  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身体轻松了几分,难道是大限将至?他做出这个猜测。

  枉他自认为自己是一个足智多谋的人,一定为家族所看重,现在想来是太过狂妄。

  此刻的他是有些后悔的,他属于那种不怎么愿意出名当官的人,很多事情在他看来并不重要。

  毕竟他出身为大家族的成员,家族属于大世家之一,一般的时候也算是过得还好。

  蛮族人入侵晋皇朝后,杀戮了不少晋人,但在豪族面前,还是有些客气的。

  他的日子还是那么平顺地过下去,一如之前晋皇朝还在的时候。

  在知道真实的情况后,他很反感野蛮粗鲁的蛮族人。

  但整个家族成千上万的人在蛮族人统治下。

  他只能是装作不知道。

  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祸事来临。

  他唯一的独生女在年前上香时遭遇兵祸,死无全尸。

  在看见女儿尸身后,他猛地吐出一口鲜血,有些不敢相信是真的。

  等他确定后,他好恨,他最爱的女人给他留下唯一的骨血,就这样死掉。

  啊啊啊!他感觉自己要发疯,为人父,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儿女!为人夫,没有完成自己对亡妻许下的诺言!

  把女儿的尸骨尽量收集全后,他就准备给女儿报仇,可他手里没有任何武力。

  那么他只能是去找族长,想要看看族里能不能帮着他报仇雪恨。

  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族长根本就不同意他的建议。

  族长在知道他的想法后,就把他拦下。

  他劝盛郎君放下仇怨。

  不要因为一个丫头片子。

  致整个家族于水深火热之中。

  家族的人就是鸡蛋,而蛮族人就是石头。

  鸡蛋和石头相撞,惨的那一个只能是鸡蛋,不会是石头。

  家族的人是拼不起的,蛮干会让全族陪葬。

  现在北地已经是蛮族人的天下。

  他们大都是野蛮。

  就算是家族的人都不得不退让。

  要是不让的话,那就是整个家族被灭。

  盛郎君听了族长的话后,不由地冷笑起来。

  劝他要息事宁人吗?又是要退让。

  那么问题是退让到哪里去?

  他已经是无路可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